常浩:艳日朗风说万历

访客:15483  发表于:2014-09-03 19:03:13

九月开学季,今天想谈谈读书,关于读书,我有几个非常好的享受方案:


譬如,在七、八月间读彼得.梅尔写的普罗旺斯系列,这个英国人以前是广告公司的文案,将身经百战之躯炼为天才的辛辣笔法,用小说的形式意淫广告公司的高级人员发达后在法国南部的暇意人生,读来可以令人从心底产生南欧夏日乡间的放松和愉快,《山居岁月》和《茴香酒店》都是上品;


又譬如在九月底接近红色十月的时候,读香港明镜出版的各类红朝秘史如《毛的私人医生》,秋风朗朗,十月初的超低空气湿度会产生一种通感,似乎可以把你带到红墙秘闱之内,此等妙处,只能意会;


上面两本读的时候要考究时节,还有一本书可以常年阅读-黄仁宇写的《万历十五年》,从九几年开始,这本书可能是我目前读得次数最多的一本,我最喜欢的是中华书局老版,黄黄的选纸,看起来舒服,反反复复,百看不腻。


为什么喜欢读呢?我也说不清楚。


我小学2、3年级的时候,幸有恩师教导,画画博有浮名,因为某件作品入选,可以免课一周,去北京参加一个叫做《河南儿童画十年进京展》的画展,这次旅行给我留下了两个深刻的印象。


一个就是看见一个“生动”的老一辈革命家:八十年代大家都还没学会折腾,画展开幕式很简朴,一大堆人围在展厅外的草坪上,看见一个革命老奶奶颤颤巍巍的说了一些话,“邓大姐”是河南人,估计奈于老乡人情,出来捧个场;


第二个印象就是深入地下,参观了一个皇帝的墓-万历的定陵。


万历皇帝是朱明十六帝中的一员,御宇虽长达四十几年,生平既无洪武之霸业也无崇祯之国殇,他之所以会被史学家和大众读者关注,有一个非常特别的原因:皇帝多的是,现代人能“接触”到的就此一位。


什么叫接触,只有这位皇帝的帝陵是对外开放的景点!


定陵我去过两次,我想每个参观者都像我一样极为震撼,它向我们揭示了位及九尊的皇帝落寞的身后世界。


地下百米的梓宫里,宽大的石座上,原本安放万历和他两位皇后的三个棺椁已在文革荡然无存,如流的参观人潮,地宫却空空如也,如此奇怪,使你肯定能感受到皇帝的无比的威荣和默寂。


58年,定陵被发掘,国内一大票研究明史的专家纷至沓来,这里面就有郭沫若,他来的时候,万历的遗骸已经被革命群众损坏,令文豪甚为遗憾,他一直推断,万历是梅毒患者,想亲自察验。


我也记不得这段资料是从哪里看来的,我只记得看的时候极为震撼:历史学家真牛,啥事儿都在琢磨。


心里甚为崇敬。当然,当时我还年少,不知道文豪还写过“我的亲爷爷”这种花诗。

说了老半天,还没进入主题,已经浪费了你们很多时间了。


我赶紧浓缩一下,万历的一生是和张居正的变法、海瑞的古怪、李赘的“真道学”、戚继光的新兵捆绑在一起的,里面还混演了一出“夺嫡立储”令他无比痛苦的老戏。

微信微小,欲之详情,你们还是去买一本《万历十五年》来看吧!


关于品牌的话题,欢迎大家和我交流!

微信公众号搜索:常浩

微信号:changhaotalkshow

qq872489381

也可关注个人微信号: changqtt

与各路精英,跨界讨论互联网时代的品牌管理

本文版权归上海扬馨扬禾品牌管理机构所有。

扬馨扬禾-中国最具互联网思维的品牌营销机构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