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时代的可穿戴设备,“傻瓜”了生活还是“傻瓜”了我们?

标签:大数据技术产品

访客:61499  发表于:2014-09-01 16:12:42

    8月31日,兼具“可穿戴设备之父”和“全球七大大数据专家之一”名号的阿莱克斯•彭特兰在一个下午的THE BIG TALK给中国媒体带来一场科技的思想盛宴。尽管彭兰特所提到的大数据和社交网络也是我感兴趣的领域,但因其“可穿戴设备”之父的身份,我想先更多聚焦到其关于可穿戴的观点。听完彭兰特的演讲之后,我认为国内对可穿戴设备的理解还有些肤浅,手环、手表、眼镜,或者直接将其等同于个人健康设备,均是盲人摸象。大数据时代的可穿戴设备,“傻瓜”了生活还是“傻瓜”了我们?

手环和手表,只是可穿戴设备的冰山一角

GoogleGlass将可穿戴设备带入大众视野,这款革命性的产品的操盘手正是彭兰特的学生Babak Parviz。彭兰特透露早在20多年前的实验室他们便已做出了智能眼镜等可穿戴设备的雏形,甚至已经前瞻性地去与法国时尚学校合作时尚智能眼镜项目,并参加了法国时尚展,这个项目名字叫做“彭兰特”。也就是说,现在我们所提及的关于可穿戴设备要时尚化的趋势,彭兰特在20多年前就已经想到并且在做了,当时的目的十分简单:将电脑嵌入到身上或者眼镜上,还是为了解决便携的问题。

在不少人印象中,可穿戴设备等于或者约等于智能手表+手环。尤其是手环的制造门槛极低更是让这个市场鱼龙混杂,手环大有烂大街之势。智能手环和智能手表的作用被主流声音归为两类:一个信息中枢,作为手机的助理接受信息或者上传数据。二是健康跟踪,通过传感器量化自我并且提升自我健康。事实上,这些都是对可穿戴设备十分狭义的理解。

一是可穿戴设备不一定是“穿戴”在人体上

嵌入到车里的、家居的、工厂的、公司的、环境的这些设备,它们虽然被穿戴在别处,但依然可以不断追踪你,知道你何时在哪里出现过,知道你的睡眠习惯,知道你的起居时间,知道你在公司的工作状态……就是说,这些设备虽然没有被穿在你身上,但它们依然可以量化你和你的环境,将这个世界数据化。基于此,彭兰特甚至认为,汽车算一个比较大型的“可穿戴设备”,虽然是你在它里面,但你可以戴着它出门行动,同时利用车联网技术汽车又可以追踪你在路上的数据。

二是可穿戴设备还有更多种形态和功能

真正受用户欢迎的可穿戴设备并不是手环,也不是手表,更不是眼镜。譬如GoPro,它被穿戴在自行车、滑雪板、旅行背包这样的运动工具上,可以运动摄像,这家公司已经上市了;再比如LifeLogger,这是一个被戴在耳朵上像蓝牙耳机一样的摄像机,在KickStarter上取得不菲成绩;Oculus这类虚拟现实眼镜是可穿戴设备,已被Facebook收购;还有面向宠物、小孩和物体的防丢设备,都比手环需求和场景更加明确……总之,将可穿戴设备与健康追踪归类在一起是十分狭隘的。

三是可穿戴设备不只是个人消费产品

可穿戴设备已被应用在迪士尼乐园作为游客的身份ID标识,中国有房地产物业公司在给保安定制可穿戴手环实现自动化的考勤、定位、开门以及巡更签到。彭兰特则给我们展示了更多有想象空间的可穿戴场景:大数据时代的可穿戴设备,“傻瓜”了生活还是“傻瓜”了我们?

可穿戴设备与社交深度结合,进入阿凡达世界

在阿凡达的世界,阿凡达人可以用辫子和植物、动物或者同伴无声交流。在彭兰特看来,可穿戴设备的终极目标就是做到这一点:当两个人都佩戴了可穿戴设备的时候,见面之后完全无需语言交流便可直接与对方交流,甚至揣度对方对自己是否感兴趣,对方的一些历史——前提是对方对可穿戴设备授权了某些数据。

有人会说,我们为什么要不说话交流呢?人类为什么要放弃上天赋予的能力?人体本身就是一个精妙的系统,同时整个世界系统也在某种神秘规则之下稳定地运转着。彭兰特的想法则是,量化人的一切增强人们理解世界以及理解人的能力,进而带来社交上的改变。这在某些场景下会有用武之地。

彭兰特在设想中,我们通过“镜像神经元”彼此观察和理解。如果你举手,你大脑皮层会发生对应变化进而传递给我;你点头我也感受到你点头。就是说让我设身处地知道你的真实感受。杰里米·拜伦森便已拥有这样的设备,帮助人类提高30%的理解力。彭兰特认为这是非常有价值的事情。

在社交层面,男女约会时坐下谈三分钟,在决定是否要互相交换信息前,有了这样的理解能力便可以准确地去判断到底对方是不是真的感兴趣。我想到的是,日后的约会、线下相亲活动、酒吧搭讪或者说《非诚勿扰》这类节目可能会有更多新玩法,甚至连陌生人交友都不再是摇一摇/查看附近的人,看资料和照片再加好友这样的流程,而是用手环去感知附近对自己感兴趣的人,如果自己也感兴趣了便可先在设备和信息上连接起来。

社交与可穿戴设备结合在中国已经有不少实践。譬如世纪佳缘即将发售的情侣手环;再比如高磊的新我手环则引入亲情社交,你可以随时“戳”一下对方,对方的手环就会震动,增加社交性和趣味性;微信向一些智能手环开放接口也是让大家可以排名、可以分享,进而形成一种社交激励,在彭兰特看来,社交激励比单纯的经济激励要高出8倍以上的价值。

可穿戴与社交密不可分,与可穿戴最终还是映射到“人”有关。不论是汽车这样的“泛穿戴设备”,还是穿戴在用户的其他设备上的设备,它们最终都是在量化用户,将一个人的过去和现在直观映射到网络,因此,可穿戴与可穿戴的连接将造就新的社交,进而重塑企业生产方式、医生病人关系、情侣约会模式、陌生人社交流程……

大数据的安全需要制度保障

大数据时代,每个人的数据都会被存储在在网络上,那么如何保护数据安全,特别是用户隐私呢?这可能是所有人都关心的话题。

彭特兰教授认为,我们需要有法律法规来监管与控制个人数据的传输。使得它与传统的方式进行匹配,我们以前是需要签名或者是说把一个纸质文件交给别的人进行授权;那么在这个电子时代、数字时代也需要有这样一个授权,如此才能够了解并控制个人数据。

对于谁掌控大数据这个更进一步的问题,彭特兰认为这更接近一个伪命题。他说,其实这个问题就好像说谁要掌控英特网一样,这两个问题本质是一样的。不能说企业来掌控它或者是谁来掌控它,其实都非常清楚这个软件是一种服务,我们应该要更好地去找到它的价值。

    面对着即将出现的各类可穿戴设备,我们的生活方式也会随之简化,可是这些设备除了能够让我们“傻瓜”式的生活以外,我们是不是也会被这些设备“傻瓜”化呢,最重要的隐私是否还会存在呢?各位CIO们你们的观点呢?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