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的“调性”

标签:管理阿里江湖

访客:32500  发表于:2014-08-29 08:56:25

阿里的“调性”

“麻烦师傅,去淘宝城。”在打车超难的杭州,记者总算“扒”上一辆空车。
    “西溪的那个?”出租车司机问,在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他又纠正道:“哦,那应该叫‘阿里城’了吧,听说阿里大部分人都搬那里了。”
    这位范姓出租车司机已从业8年,对杭城了如指掌。在他看来,去年8月,阿里巴巴集团从发迹的文二路西湖国际,迁至市郊的西溪湿地园区,算是真正建立了自己的“城”,而马云则是这过万员工和数百亩土地无可争议的“城主”。
    最早用“网上黄页”开拓外贸电商B2B,到后来C2C的淘宝,再到独立B2C的天猫商城,直至现在全面在移动端发力,阿里巴巴集团在电商的世界里先试先行,构建出一个上万亿元交易的电商生态。就这样,天猫、淘宝、聚划算、阿里巴巴国际——整个“交易线”业务,成为这家互联网巨头的基石,也成为阿里IPO上千亿美元估值的核心。
    15年沉浮之中,作为创始人,“马云”二字被打造成阿里的精神象征,他本人亦与“阿里巴巴”这四个字融为一体,但马云说:“阿里不是我一个人的”,毕竟,阿里巴巴已经从18 人的小团队发展到20000人的大公司,在最初的基因下,形成了自己的Style。
    杭州市余杭区文一西路969号,那里是马云的城,弥漫着阿里的味——江湖、视野、规矩,一个都不能少。而各种耐人寻味的故事背后,告诉我们的,是行为和结果之间穿越时间的因果关系。
江湖
    的确,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在马云身上,江湖情节格外深重,以至于阿里的江湖味也异常强烈。马云曾说,他从小喜欢看武侠小说,尤其喜欢金庸。其中,江湖儿女的侠骨柔情,练习高深武功时的投入和机缘,还有高手们必须面对“心力成长”的磨难让他遐想不已……于是,带着江湖基因的马云创立了阿里,阿里也便成了江湖。
    “最江湖的特征是,阿里人彼此都以花名相称,这里只有一个人会被叫‘总’,那就是马云。”已经在阿里巴巴B2B部门工作15年的方永新告诉记者。
    在阿里内部,出身B2B、淘宝等“交易线”的人可以从金庸武侠小说中,选取花名,比如马云自诩“风清扬”,如今阿里的CEO陆兆禧花名为“铁木真”。而支付宝(现在的“小微金融服务集团”)员工们的花名则来自“四大名著”,比如,其负责人彭蕾,花名是“林黛玉”,即便这个花名与她的个性、行事风格大相径庭。用方永新的话说,在花名体系下,阿里人更显平等,彼此沟通畅所欲言,没有传统企业官僚体系的等级森严,更容易目标一致,共同承担,一起感受开创事业的煎熬。如此,马云、高管们经常与一线员工共同做事就不显做作,彼此诚心,所以信任,上下齐心,才能成就理想。
    也正因如此,在创业初始,阿里人有成绩,无法给予真金白银的奖励,仅一句“给你增寿100 岁”的口头表扬,也可让团队保持极强向心力。而到2009 年9月,马云一招“杯酒释兵权”,让18个阿里元老级的人物集体辞去创始人职位,重新竞聘,也未引发人事地震——要知道,此类事件若发生在别家公司,结果必然不可想象。
    这群理想主义的人,一起做理想的事,所以阿里才能在发展的快车道上稳健地狂飙。就好比同样是做事,有人看作是谋生的Job,有人视为Career,是职场规划中的一步,更有人奉为Calling,按照时下流行的话,是情怀与梦想。阿里的江湖味,本意便是如此。同时,也是在这种共同意志的驱使下,阿里才能在屡次危机中完成自我救赎。
    例如,2011 年,阿里巴巴上市的B2B公司爆出“黑名单欺诈事件”——其平台有逾千供应商涉嫌欺诈海外进口商,负责人卫哲、李旭晖等高管引咎辞职,公司展开内部整顿,人事动荡。
    当时,方永新也曾十分迷茫,但在马云充满理想信念的安抚下,他和众“老兵”还是担起重任,重塑管理体系、运营制度,带领B2B“地推”大部队,在全国各大商区重振旗鼓。
    按照阿里巴巴B2B 负责人吴敏芝的说法,2012年,阿里巴巴B2B公司从香港退市,清除了7000 个不诚信的供应商,打造出全新的诚信体系,改变了B2B业务的下滑现象。2013 年,其日均订单破万、日均成交金额超过3000万美元、年度总成交约200亿美元,相对2012年,实现3~4倍增长。由信任产生的感召力转化成执行力,便是如此。
    “为了维持这种极具凝聚力的江湖味,阿里会在新人面试时,设立‘闻味’环节。”曾在阿里人事部门工作的李然(化名)告诉记者,“闻味”环节由资深的阿里人充当“闻味官”,他们经验老道,只需几个问题就能探出新人可否与阿里气味相投。
    虽然李然不肯透露这些问题的细节,但他肯定地说:事实证明,“闻味”得分高的人,在阿里更容易融入团队,也更容易取得成绩,该制度因此一直被传承下来。
    于是,马云一个人的“调”,就这样孕育、发展成20000 阿里人的“江湖味”,赋予阿里超强的精神动力。当然,如此巨大的力量必须用对方向,否则,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因此,它需要广阔而前瞻的视野作为指导。在这个意义上,对阿里而言,“江湖Style”是框定内在的小味道,而“视野”则是决定外在格局的大味道。
视野
    其实,商业竞赛,无非两种——降维与超维。阿里也不例外,早年价格血战比拼,看谁犯错少,谁活得长,这是降维。而跳出樊笼,获得技术升级或战场转移,是超维,这考验的是商业的视野。2003年,马云确信电商C2C大势已定,阿里开始在该领域开疆拓土,与外来者eBay 针锋相对,按照当时淘宝网站运营官章凌骁的回忆,一开始,eBay在国内市场份额已经很高,作为追赶者的淘宝步履艰难。比如,eBay 极力围剿淘宝,买断诸多媒体广告,着实令阿里难受。
    是时,马云在淘宝确立了另类的“倒立”文化,每个员工都要有这“另眼看世界”的功底,结果就有人从中看出了门道——既然eBay 买断主流广告,那么淘宝就走“草根站长”路线,竭尽全力与之合作,吸引垂直细分领域的年轻人群,从游戏玩家、动漫爱好者开始,淘宝逐渐走上逆转乾坤的路上。仅仅两年之后,2005年上半年,淘宝网的交易额、用户活跃度等关键指标全面超越eBay,确立自己C2C老大的地位。
    此后,淘宝吃下国内九成以上市场,竞争对手一个接一个地倒下。而阿里人并未停止用“技术拓展商业的边界”,此后,淘宝中又分化出品牌化的淘宝商城(后更名为“天猫”),它也迅速占据相关领域半数以上市场。如此,B2B、C2C、B2C 的全电商视野,成就了阿里“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的电商生态圈。在前阿里副总裁干嘉伟(现美团COO)看来,阿里之所以能这样不断成功,更重要的,在于其管理视野的支撑。
    他解释道,管理无非是四个层次:第一层,是“自发管理”,最原始也最低端,不成系统;第二层,是西方的“现代企业管理”,关注目标、结果、数字,赏罚分明;第三层,则是在现代企业管理的基础上,引入比较完善的过程管理,使得过程可控、易优化;第四层,则是“借假修真”。
    所谓的“借假修真” 是指前三个管理层次里,结果数据、过程指标,并不能完全反映本质,那些数字某种程度上是假的。而最终,管理要落实到人才和组织的发展提升,才是真。
    在2008年年尾,干嘉伟正在广东负责阿里的广东大区,马云在广东深圳出差,两人相约在马可波罗酒店外一起晚饭。他与老马聊起当时的状态——虽然一直在第三层次的管理上拼命干,也有些成绩,但总有瓶颈感,直到听老马讲了“借假修真”的观点后,才突然豁然开朗。
    其实,这就应该是管理的本源,它不是建立一个四平八稳的组织,让一切井井有条,而是让员工和组织随着核心业务往前走,不断成长、升级。否则,即便到了第三个层次的管理,老板们兢兢业业,员工们压力巨大,大家都拼命,但就是达不到期望的高度,投入产出比越来越不经济,“要我做”和“我要做”的差别便越发明显。
    业务视野为术,管理视野为道,道术相济,阿里才可以聚能成势,在重点领域尖刀突破,再横向扩张,立三拆四,成为新时代的领军者。
    不难理解,既然是领军者,就不是顺着旧有的轨道追赶超车,而是另找颠覆性岔道,更多的时候,是在开辟未知的蛮荒领域。显然,只有树立规矩,才能保证“阿里号”快车不在高速行驶中脱轨,马云深刻地明白这点,如今的阿里人们也都对此心知肚明。
规矩
    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不过,规矩并不意味着刻板,它既有不变的底线,也体现着包容与变化。按照李然的介绍,阿里人力资源部曾有不成文的规矩,但凡“二进宫”(第二次入职阿里)的人都不得重用,理由是他们很可能与阿里的江湖不相容。
    然而,最近几年,这样的规矩已经消逝,他招入的一位“二进宫”,就负责阿里“双11”网络购物节的关键环节——按照数据分析、引导购物流量,要知道,这些流量决定着商家的交易额,极为重要,以前绝不会假手一个“二进宫”,但现在已经大大不同。甚至连“三进宫”的人都已经出现在阿里城,放在以前,“二出宫(两次从阿里离职)”的人是绝不会再被录用的。按照阿里首席人力资源官彭蕾的话说:此一时,彼一时。
    确实,当年阿里强敌环伺,自身快速扩张下,管理的制度和流程不可能面面俱到,这时候只能用人治的条条框框暂代一时之用,而随着制度的细化、优化,规矩自然与时俱进,所以马云才可以从原来的时时“紧绷”,逐渐“放松”下来。
    如此,阿里如同蓄养了一个更大的人才池,拉新与营旧保持着良性循环,才能不断拉高水位,保持前沿化运作。
    与之类似的,还有马云和阿里在投资并购上的手法。按照阿里46号员工李治国的介绍,早年的马云和阿里,除了“口碑网”,再也没有投过其他阿里人创业的公司,但最近几年,投资“快的”,并购“虾米网”,已表明在投资策略上,马云和阿里不再“一刀切”。“显然,不再担心变相鼓励阿里人出去创业。”李治国说。
    规矩就是这样,不破不立,破后而立。
    相对于其他独裁即规矩的互联网大佬们,马云没有每天监听高管们的晨会,更没有一言不合,而破口大骂、扔东西,或事后,用“架空、流放”彰显自己的权威。彭蕾就曾与马云有过一些激烈的争论,“但大家都是为了阿里更好地发展,所以,对事不对人。”她解释道。时至今日,她仍是马云的左膀右臂。
    不仅如此,在规矩框架内,马云和阿里也更有包容度,即便是2011年“十月围城”那样的事件(淘宝商城大幅度调整商家入驻条件,引发网商们强烈反弹),淘宝商城的团队也没有受到过多苛责,马云亲自充当“救火队长”,从美国飞回杭州,向媒体解读事件的来龙去脉,以及阿里修订的“新政”。事后,商城团队依旧是阿里晋升和发展最快的领头羊。
    不过,对于规矩中的原则底线——“触犯商业诚信原则和公司价值观底线的行为”,马云和阿里从未手软或包庇。
    负责阿里内审的袁涵(化名)告诉记者,2009年,阿里便成立“廉政部”,由阿里“原教旨情怀”的“十八罗汉”之一蒋芳带领,通过与审计部们合作,处理各种举报和投诉。阿里B2B“黑名单欺诈事件”和淘宝“聚划算事件”即为其领衔调查。
    2012年中,原聚划算总经理阎利珉因涉嫌不正当利益收受行为,被免去职务,移交法办;今年,原人力资源部副总裁“关羽”也因受贿遭处分,后被判刑……借助技术手段的丰富和屡次事件的震慑,相较早年,阿里廉政部收到的举报、投诉量已经下降了九成。同时,容易造成贪腐的人为环节也开始大量被IT 自动化程序替代。
    规矩定行为,视野明方向,江湖赋动力——对马云而言,是“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位而众星拱之。”对阿里而言,是“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这就是马云的城,阿里的味。
    于商业世界而言,阿里即将上市,成为千亿美元的新巨无霸,但这只是另一个开始。

(本文系IT经理世界/经理+原创,作者郝志伟,拒绝转载)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