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孵化器为何成不了硅谷YC?

标签:创业热点孵化器

访客:21543  发表于:2014-08-26 10:24:24

[导读]创业者的形象、地位达到了无与伦比的历史高度,如果你选择随着大潮创业,别忘了给自己选个合适的孵化器。

中国式孵化器为何成不了硅谷YC?

2013年底 ,从新京报离职一年多、创办了数据可视化公司海云的冯一村十分迷茫,他的办公室租在了在北四环的一个大厦,团队只有10个人左右,别提商业模式不清晰,连公司究竟该2B还是2C还没有考虑清楚,冯一村非常希望能找个大腿来抱。那时候国内的孵化器热潮已经来临,各类孵化器都如雨后春笋般萌芽,但冯一村想抱的大腿比较粗壮,那就是创办于2012年7月的微软创投加速器。最终入选微软加速器的过程并不轻松,投了计划书快半个月还没有回音,冯一村老觉得自己肯定挂了,不过幸好在漫长的等待和选拔后,他终于如愿进入了第四期项目,同行的还有另外18家公司,那时候他才知道,和他一起竞争的,有几百家公司。

其实除了微软,冯一村的选择并不少,还在等微软通知的时候,某一天早上冯一村就在公司旁边的那栋大厦发现了一个新上的招牌“***孵化器”,冯一村觉得特逗,“真是遍地都是孵化器”。入选后,冯一村获得了很多帮助,包括6个月免费的工位、每个月由微软提供的不同话题的课程、每周不同的风投进驻以及一个颇为庞大的朋友圈,由于 选择时微软避免了选择相似度较高的两家公司,所以孵化器的19个项目可以和平共处,或是互利互惠。更让冯一村开心的是,微软给他们提供1年的免费的云服务,一年之后会打折给他们 整个微软云上面有一个大数据服务,现在海云和微软在数据可视化领域已经达成了战略合作。

中国式孵化器:政府成后盾

中国式孵化器为何成不了硅谷YC?

(2005-2015E中国孵化器数量趋势图)

除了微软,国内优秀的孵化器并不在少数。目前国内共有多少家孵化器?根据国家规划,到2015年,我国各类孵化器数量将达1500家,孵化场地达5000万平方米以上,孵化资金总额50亿元以上,在孵企业10万家以上,其中国家级孵化器达到500家,并实施国家级孵化器的动态管理和退出机制。国家级孵化器30%以上建立创业苗圃和企业加速器,50%以上具有天使投资和持股孵化功能,60%以上从业人员接受孵化器专业培训,80%建有公共技术服务平台,90%形成创业导师辅导体系。

孵化器大致可分为四类:其一是由政府或非盈利团体主办;其二是由大学主办;其三是私营企业或个人投资者主办;其四是由政府或基金会等非盈利团体出资、由私人经营的复合型孵化器,各主办方分别获得各自利益。根据国务院今年6月发布的《2013年度获认证国家级孵化器》名单,北京共有10家上榜、上海共有26家上榜、广东共有4家上榜、江苏共46家上榜、天津共有4家上榜。从名单来看,长三角地区国家级孵化器认证度明显更高。

中国式孵化器为何成不了硅谷YC?

2013年度获认国家级孵化器(上海)

中国式孵化器为何成不了硅谷YC?

[2013年度获认国家级孵化器(北京)]

而据早前的数据,软件孵化器内的企业比软件孵化器外的企业存活率高出10倍,国家级软件孵化器的企业存活率更高达80%以上。据不完全统计,近几年来,全国每年孵化毕业的企业超过3000家,企业毕业时平均收入超过1000万元;国家级孵化器的企业存活率超过80%。

中国式孵化器特色:政府是后盾

联想之星的教务长周自强近期表示,我国最早的孵化器出现在80年代,比鼻祖美国晚了30年。早期的中国孵化器就是政府背景的办公场地,打着孵化器的名头实际在鼓捣房地产,向企业收取租金,顺带着招商引资,配合一些优惠政策,来拉动地方经济。而现在越来越多的民营孵化器已经崛起,政府也更愿意以开放的心态支持民营企业办孵化器。

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高级市场经理陈强告诉记者,目前上海共有100多家创业孵化器,都归属于上海市政府旗下的上海科技创业中心管理。而在北京,中关村管委会今年年初推出了17家中关村示范区创新型孵化器,包括 创新工场、车库咖啡、3W咖啡、创业家、创业邦、联想之星、36氪,微软创投加速器、厚德创新谷等等。

中国式孵化器为何成不了硅谷YC?

(北京部分孵化器明星项目)

“除了提供租金低廉的场地,政府对于进驻我们17家孵化器的公司也会在政策上开绿灯。”3W咖啡合伙人夏强表示,“很多公司因为创办初期没有办公场地,就没有办法注册公司,即使有办公场地,注册流程也非常繁琐,而对于进驻孵化器的公司,政府会尽量降低他们申请公司的难度,而这只是政府扶植政策的很小一部分。”

目前全国各地对于创新企业都会有一定的补助,像大连就会对中小企业免税,这也是创业工坊CEO戴敬涛在大连建造了近5000平孵化产地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创业工坊主要针对的领域包括 互联网、新能源和新材料。虽然现在80%的民营孵化器也是以租场地为主,但戴敬涛选择了更接近新潮流的模式“免费提供场地,投100万占30%股份 ”,戴敬涛和朋友成立了一家基金,一年半来他们总共看过1200个公司,其中大连占了 80%,投了18个项目,总计投资了1800万,目前已经死了2个。

“优秀的人才都去北上广深了,留在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创新人才很少,”谈及于此,戴敬涛显得有些无奈,和其他地方相比,北上广深有着更多的投资人、更多的孵化器、更多的媒体资源,这些优势无一不吸引着创业者趋之若鹜。“不过还好,虽然北京有很多的孵化器,但优秀的孵化器接受率只有几百分之一,但在大连就能达到几十分之一,我们也感受到,越来越多的创业者选择了回归,这也给了我们机会。”

除了北上广深 ,几家孵化器负责人均表示,已经收到了很多地方政府的邀请去创办孵化器,孵化器的热潮已经蔓延至更多的地级市,但除了政府的补贴政策外,当地的创业环境其实更为重要,缺少优秀的创业者,再优秀的孵化器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虽然国内孵化器享受着各种国家政策的扶持,但国内孵化器也面临着诸多问题:

其一,孵化器模式较重,投入过多;目前较受好评的孵化器往往被要求能像小叮当一样全能,既能提供免费的工位,又能提供配套的财务、人力资源、创业导师支持,交好的投资机构自然是不能少,最好还能提供媒体资源。种种需求导致孵化器的前期投入和后期维护投入非常高,除非有王健林一般的亲爹,草根孵化器面临的财务窘境不可谓不坑爹。

其二,目前广受追捧的占股模式也面临着困境,众所周知,早期投资风险非常高,且回报周期较长,孵化器自建基金用以投资初创公司也存在了较大风险,不少孵化器自己也迫切地需要被“孵化”。

孵化器对比:国内选中后期,国外选早期

在微软创投加速器CEO高欣欣看来,目前国内正处于创业最好的时期,大量人才加入创业队伍,资本市场也掀起了热潮,每天都有几家新的融资被宣布,每一个细分行业都可以有10亿美元的公司的存在。

但和硅谷的明星孵化器YC不同,在高欣欣看来,YC的成名依靠于创始人的个人魅力以及健全的导师制度,但由于中国的优秀人才都还在创业第一线,所以YC的模式在国内行不通,毕竟孵化器是一个较重的模式,并不会成为大家的创业选择。

而和YC类似,国内优秀的孵化器选择标准也非常严苛,此外,多家孵化器本体都配备了基金,方便以占股的形式来抢占市场。

微软创投加速器如何选择项目?在高欣欣看来,选择标准其实和VC差不多:

方向:创业者必须能解决硬需,这是核心竞争力;

团队:团队据有解决硬需的实力,团队组合相处融洽、互相认同;

技术:据有颠覆性创新,技术决定了进入市场的时间 ,如果比竞争对手 快了半年,便可抢占先机;

和微软生态系统相关(非必要条件):微软不会选择完全无关的企业,比如非互联网领域的餐饮,还有早期的O2O,因为O2O早期难的是线下而不是线上。

而微软选择项目的方式也非常严格,需要先海选,再从其中的35家中做最终决选,有12家VC和微软共同面试,最终选出其中的19家进驻孵化器。

目前微软在7个国家建立了孵化器,包括北京、特拉维夫、班加罗尔、柏林、巴黎、伦敦以及西雅图,有200多家公司毕业,约80%拿到下一轮投资。除了加速器为初创企业提供办公场地、技术平台、产业链资源、投资机会、客户等资源外;SeedFund种子资金会对适合的初创企业提供种子基金,不过高欣欣强调,微软的政策是“跟投不领投”。

在印度、以色列 ,微软只做3-4个月的孵化,主要因为他们的创业者 创新性比较强,并且产品主要针对海外市场,因此微软会选择特别早期的公司。但在国内,微软提供的孵化器是6个月,因此选择的主要是晚期一点的、迅速扩张的公司,在所有入选公司中,只有35%是背包入驻,但是 55%都是已经有了一个小产品,要做大规模的扩张 ,还有10%是A轮之后的。

和国外孵化器最大一点不同在于,国内孵化器会选择抱团的形式运营,以中关村几家孵化器为例,几家孵化器其实也存在着联动,由于任何一个公司的创始人,在早期在任何一个孵化器都不可能得到所有的资源,高欣欣表示,别的孵化器有的资源,我们就直接用,不会再重复做,自己的课程也会开放给别的孵化器,可以用场地来做活动,实现孵化器的联动。

国外创新孵化器:占股为主

在互联网泡沫之前,商业孵化器曾经十分风靡,美国那时营利性质的有700多家,还有更多是非营利性质的。互联网泡沫破裂和经济大衰退之后,其中超过八成都消失了。现在,它们又重新回到了每一个群体之中。

提到在互联网泡沫之后兴起的孵化器,就不得不提 Y Combinator,YC的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本身就是成功的互联网创业者,人脉甚广,创办YC后更是凭借自身魅力以及云存储服务公司Dropbox和共享房屋短租平台Airbnb的成功吸引了大量的关注度。但随着知名度的增加,YC的迅速扩张也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过多的公司分享着一定的资源,隐患很明显,入驻公司从40到50到66到79,YC带给创业者的价值也不断被压缩,迫切地需要转型,YC创始人也因此在今年2月宣布不再负责YC运营、只担任合伙人并在办公时间参与具体项目,让位给了28岁的Sam Altman。

和大班化的YC不同,另一家明星孵化器TechStars更偏爱小班化,TechStars则在纽约、波士顿、西雅图、博尔德四个城市设有招募点,每个城市的招募点每次只接收10个左右的创业团队,入选的企业可以选择其中之一就近孵化。

而在股权分配上,YC一般与孵化团队制订协议,用1万8千美金的价格购买创业公司6%左右的股份;另外,还会提前支付15万美金用于购买团队下一轮融资之后的股份,但团队承诺YC在下一轮出资占股时可以享受一定的折扣。TechStars会用2万美金的价格购买团队大约6%左右的股份,并提供10万美金预定公司下一轮融资之后的股份。

硅谷的华人孵化器Ufrate则选择了另一种模式, Ufrate 在他们的孵化企业中则占相当大的股份,甚至在大多企业有董事长的席位。Zion 本人就是 6 家孵化企业的董事长,也积极帮助其他孵化企业找和创始团队互补且经验丰富的董事长。

创业者的形象、地位达到了无与伦比的历史高度,如果你选择随着大潮创业,别忘了给自己选个合适的孵化器。

(来源:网易科技,文/严珺)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