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D采访TimeInc首席内容官NormanPearlstine(摘要)

标签:趋势广告创新

访客:25499  发表于:2014-08-25 15:29:34

问:时代公司也开展了原生广告业务。你认为这会改变了新闻业的性质吗?答:原生广告不算新东西,它和过去杂志的“软文”差不多,“数字软文”只是更为复杂一些。技术带来了很多变化,我们只能顺应潮流,没有退路。但有些原则并没有变。
我认为原生广告的核心在于透明度,只要我们清楚地表明哪些是广告信息,哪些是新闻,用户是能接受的。

问:你曾经说过,还没有人能够找到足以支撑严肃新闻的商业模式。现在还这样认为吗?答:情况变化很快。时代公司旗下好几种杂志的收入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非纸媒收入的增长超过了纸媒收入的下降。这是最近发生的事。我现在变得比过去乐观多了。
有些技术摧毁了我们的收入来源,但也有很多技术帮助我们节省了大量成本。虽然我们尚未转型成功,但进步确实很快。

问:你参加了时代公司上市前的分拆路演,有什么体会?答:很刺激。我们在六周的时间里举行了近百场路演,不停地宣讲和回答问题。我惊喜地发现,我们从投资人那里能学到了很多东西,我们一遍一遍的回答和解释也使得我们的信念更加坚定。面对这些人,我们对自己的问题认识的更清楚,也不再羞于回避困境。而且,我们更清楚地意识要加快转型和变革的速度。当然,转型不仅仅是数字化转型,还包括很多方面,比如如何发展视频业务,会展活动业务,等等。

问:你们的周刊怎么办?新闻类的周刊是不是没救了?答:有的周刊已经死了,有的虽生犹死,但我相信《时代》周刊,《经济学人》和《Bloomberg
BusinessWeek》这三份刊物是不同凡响的产品,他们的用户是精英人群,其品牌也有能力覆盖全球。换句话说,《时代》周刊和Newsweek,US News
& World
Reports是不一样的新闻刊物,它的气质是独特的。去年time.com的用户数暴涨就是一个明证。
我们有四本周刊,除了Time,还有体育画报、People和Entertainment
Weekly。从纸媒角度,他们的挑战确实很大,但从品牌角度,他们的总用户量发展的不错,这说明它们有能力吸引新一代的用户。

问: Andy Serwer不再担任Fortune主编,这意味着什么?答:Andy是个了不起的主编,也是过去20年里任期最长的主编。目前Fortune遇到的问题不是哪位主编造成的。他离职的原因恐怕就是他在同一个岗位上呆了八年,该换换人了。
另外,作为上市公司,人员需要精干一些。我当总编的时候,有两个全职助理,现在一个也没有了。过去,如果你当了Fortune主编八年,离职后肯定能在总部管理层谋个职位,但现在没有这种岗位了。现在的架构有点像金字塔上插了一面旗,高管爬到上面之后反而无法流动了。

问:你的意思是说主编也像产品一样有生命周期?答:数字化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肯定要持续几年。你觉得Andy会愿意再干很多年吗?再说,如果有一位新人,做事能有新的视角,老人让位也是正常的事。

问:编辑不能自我变革和转型吗?答:我当然希望能。如果Andy主动提出要变革,并且拿出想法,我们肯定愿意考虑。这件事的核心是公司的组织架构变了,层级减少了。每一家传统媒体公司都在精简,你去了解下Conde
Nast的情况吧。

问:你觉得个人的新闻博客有前途吗?你没有觉得自媒体泛滥吧?答:我觉得自媒体会有追随者。我不清楚Andrew
Sullivan(美国著名政治博客,自媒体的代表人物)的经济状况,但他的内容质量很高。但自媒体能否成为大生意,我并不确定。

问:那么Time Inc未来会投资那些东西呢?答:这个问题太宽泛了,我很难回答。我只能说围绕我们的新老客户,新老市场,投资机会很多。笼统地说,我们对视频、数字和纸媒领域都会进行投资,只要这些资产与我们的品牌和能力能够匹配,尤其是营销能力。

问:你个人如何阅读?答:除了我一直喜欢的地缘政治和宏观经济,我会浏览时代公司出版的所有杂志,以及NYT,WSJ和华盛顿邮报这三大报,还有一些行业刊物,比如Hollywood
Reporter和Women’s Wear。当然,我关注的内容是趋势,而不是谁获得了谁的授权生产墨镜。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