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鄂情更名:转型第一步,先当广电“雇佣军”?

标签:转型热点湘鄂情

访客:18779  发表于:2014-08-25 10:30:30

[导读]湘鄂情作为一家急于转型改善业绩的上市公司,选择的方向却是需要熬时间、改革缓慢的广电行业。做过收银,收过影视,赌过环保的孟凯,这一次能跑赢时间这个最大的对手吗?

湘鄂情更名:转型第一步,先当广电“雇佣军”?

[背景介绍]湘鄂情8月24日晚间公告,因公司名称发生变更,经申请,并经深交所核准,自2014年8月25日起,公司全称由“北京湘鄂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中科云网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英文名称由“Beijing Xiangeqing Group Co.,Ltd。”变更为“Cloud Live Technology Group Co.,Ltd。”,公司证券简称由“湘鄂情”变更为“中科云网”,英文简称由“XIANGEQING”变更为“CLTG”。湘鄂情2013年财报显示,当年营收8.02亿元,比上年度下降41.19%;净亏损5.64亿元,是历史上亏损最为严重的一年。从去年7月开始,通过一系列收购,湘鄂情涉足环保、影视、互联网行业进行转型,最重点的转型,落在与中科院的合作,搞大数据、新媒体之上。

在孟凯挽救湘鄂情的一揽子计划中,与中科院的合作无疑是重中之重,这也是外界质疑最多的地方。

中科院计算所副所长隋雪青在一次媒体沟通会上说,中科院计算所掌握了很多核心技术,比如龙芯和中科蓝鲸做的海量存储,但通过下属企业把技术变成产品周期很长,中科院将通过为湘鄂情提供大数据支撑,试图把海量数据产品化。

湘鄂情迈出的第一步是帮广电系统占领互联网,这些强势部门选择牵手湘鄂情,显然是看重它身后的中科院。现在孟凯经常辗转各地跑市场,有时坐一大早的高铁,谈完一个城市赶到第二个城市,晚上再坐最晚一班高铁回来。采访次日,他便赶去江苏网络电视台。

但湘鄂情一位高管爆料说,这些都不是湘鄂情与中科院最主要的合作内容,网络安全领域才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安全层面的活儿只能交由“国家队”干,对技术应用方湘鄂情来说,这才是前景广阔的生意。“现在国家已经提出银行的安全漏洞问题,服务器都是老外的,安全漏洞谁来填?网信办已经内部发文必须要换服务器,换服务器你需要保密技术,这就需要保密、破密方面的专家”。

“中科院郑建华院士和银行U盾发明人王将军都是这方面专家。你想想两个顶级专家在湘鄂情,竟然没有人明白公司要干什么。”这位高管说,湘鄂情注资中科天玑之后,这些院士、专家都会到公司来,未来湘鄂情对网络安全服务很有信心,所以那些基金研究员才疯狂买入——“他们终于发现,国家队进来了,这有点像借壳湘鄂情。”

按照这位湘鄂情高管的说法,叫国家队潜伏到湘鄂情来了,要干的事情就是互联网安全和大数据采集及运用,这两块业务不得了,机房建立了,数据中心建立了,保密相关应用还得湘鄂情做,而且还得维护。

这位湘鄂情高管的说法未免有些夸张,很多细节亦无法证实。但有中科院背书和支撑,的确为湘鄂情转型带来了帮助,“安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其实在这个业务之中真正看中的是中科院、大数据,很多人现在真正买进(股票)都是为这个买的。”孟凯说。即便是与上海瀛联合作,如果没有中科院介入,上海瀛联的品牌和技术也很难让湘鄂情有能力获得大规模订单。

在中科院的羽翼之下,孟凯似乎有了十足的安全感。

大数据、云搜索、底层技术……孟凯很容易把人讲得云里雾里,最终投资者对湘鄂情转型后到底要做什么还是不完全清楚。

“什么大数据、云那都是扯,不是说概念扯,而是说他们只停留在概念层面而已。”一位广电领域专家告诉《中国企业家》,说白了湘鄂情就是要协助建设一个开放的有线网络。

如果不考虑大数据的问题,湘鄂情的方向其实很简单,就是对有线电视网络进行改造,免费向广电用户赠送新型机顶盒。根据用户数的多少,以及用户缴费情况,与广电公司进行一定比例的分成。

在孟凯看来,湘鄂情和省网谈合作,是以基于广电网络被互联网追打、踩死,开机率降低的背景。他不无憧憬地表示,湘鄂情用互联网技术把广电网变成广电互联网,这对广电保护住自己这张网具有革命性的作用,“这是彻底的在技术上给了广电一个核武器。”

事实果真如此吗?

盒子未来

天下没有人愿意做赔本的买卖,无论看上去湘鄂情转型大数据有多么不靠谱,完全否定逆境中的企业家这种突破的勇气与决心也太武断。实际上,在封闭和割据的中国有线电视网络,资金、技术与人脉结合,谁说一定会折戟沉沙?

7月29日,湘鄂情宣布承接安徽广电500万用户,准备推出500万个机顶盒作为家庭智能有线电视云终端,并实现数字电视机顶盒、无线路由器等多重功能。孟凯声称,他们是在帮广电系统进行互联网化改革。

谈及与广电系统的合作,孟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广电系统已经被互联网打压得很厉害了,他们是在替广电出一口气,相当于替广电当先锋。

“他们这次合作主要是基于有线电视终端,对于广电而言,有人愿意出资解决盒子、平台甚至内容的投入,当然欢迎。但从有线网络如何发展的角度,最重要的其实不是终端的问题,而是到底有没有商业模式。”华数传媒一位人士告诉本刊,从湘鄂情公告内容来看,增值服务里面提到的互联网流量分发、广告模式以及电商,并没有太创新的东西,可能要等产品出来才看得更清楚。

他个人认为,这个领域的进入门槛实际是非常高的,没有对这个行业有特别深的理解,很难一下子成功。

当然凡事不是绝对的,最终结果取决于湘鄂情与安徽广电到底绑定程度如何,双方磨合效果如何。“简单研发一个终端并不难,但商业模式、后续持续的服务能力和产品运营能力才是合作能否成功的关键。”上述华数传媒人士说。

流媒体网CEO张彦翔分析,从广电的角度,它要再继续往前走。其实面临一个终端巨大成本的支出,终端这一块技术门槛并不是特别高,最大的问题是资金,湘鄂情可凭借其资金投入弥补广电本身的资金缺口。

另一方面,广电市场其实存在巨大的用户存量,终端规模对于湘鄂情来说可以在较短的时间内实现所谓的转型,毕竟500万户是一个不小的数字,而整个安徽电视用户达几千万,这可以让双方形成一种合作基础。

虽然仅仅是合作的开始,但凭着中科院的技术、广电系统的资源,孟凯野心很大。他放言:“我们有创新的技术,创新的思维,打造的是目前没有人竞争的市场”,“到时候,小米、华数这些盒子加上它们的路由器,都没法和我们比。”除了北上广深之外,很多正在进行双向网改造的省份湘鄂情都准备进入。

中国互动媒体产业联盟数字文化产业工作组组长包冉接受本刊采访时直言,并不看好湘鄂情做电视盒子。在他看来,有线电视行业不像影视,影视见效快,只要你拍出一部神剧,拍出几个现象级的电影,这个事就成了,但有线行业是需要熬的,“你得熬时间呀,熬建设呀。由于档期比较长,行业现金流不好,怎么弄这个事啊?”

湘鄂情从大数据角度切入广电改革,其中的风险确不容忽视,“关键是回款周期太长。硬件账期一般需要5年,服务运营账期不会少于3年。”包冉说,之前想帮助广电总局进行互联网改造的公司很多,但做成的不多。

湘鄂情作为一家急于转型改善业绩的上市公司,选择的方向却是需要熬时间、改革缓慢的广电行业。做过收银,收过影视,赌过环保的孟凯,这一次能跑赢时间这个最大的对手吗?

采访结束前,孟凯告诉我们,自己已经习惯了被质疑,“任何一个企业成功之前一定会被质疑,不被质疑的企业往往不成功。雷军当年做软件现在改做硬件了,李嘉诚曾经是卖塑料花的,马云当年是做黄页的,最后也改行了。改行对一个企业来讲并不是很难的事情,我有这个信心。”采访中,他不止一次引用这段充满励志味的排比句。

“别人越质疑,我心情越好,像打了激素一样,你说我傻逼,其实不知道我多牛逼。”孟凯说。

“你这种心态怎么形成的?”我问。

“卖菜的人心态很好。卖菜永远是和气生财,顾客砸板凳我们陪笑脸,所以我们没脾气,永远笑嘻嘻,我们长期受气习惯了。要不然我怎么卖成中国餐饮业老大了呢?湘鄂情企训就是‘都是我的错’。”孟凯挺着凸起的小肚子,边踱步边背起企训……

他说因为自己心态好,一年来体重增长了20斤。但他的一位下属则悄悄说,孟总体重增加,是因为太累,没时间锻炼。

(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