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自由的企业

标签:企业#管理#自由

访客:20781  发表于:2014-08-21 10:12:16

【导读】所谓自由的企业,不应该存在任何真理性的前提,而是能充分体现企业家的自由意志,让他在面对“不确定性”的时候,把“可塑性”控制发挥到极致。

[管理]自由的企业

所谓自由的企业,不应该存在任何真理性的前提,而是能充分体现企业家的自由意志,让他在面对“不确定性”的时候,把“可塑性”控制发挥到极致。

不管我们在经济学理论中看到多少关于“企业”的定义,在现实中,我们都会发现一个永恒不变的现象:企业在根本上是体现企业家的意志,而非市场的意志。
在弗兰克·奈特眼里,企业家是应对“不确定性”的关键要素。正是因为有了“不确定性”,企业才会因此得到自由。
我们经常看到这样的比喻,企业家是“造钟人”或者“敲钟人”。其背后的假设是企业是一座结构复杂、高精密度,并被预先设置的钟。这是经典的物理决定论,即这个世界是一个封闭的物理系统,它的行为是规则的、有秩序的和高度可预测的。用奈特的话来说,这是一个都已“安排就绪”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科学都是以真理的面目出现,科学既定,秩序既定。这就是波普尔批判的已经糟糕到极致的科学主义。
古典经济学理论最为人诟病的地方也在于此。首先,经济学假设企业家追求的是利润。但是,波普尔在《走向进化的知识论》中讲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案例。他说曾经有人对企业家做过一个调查,发现他们的答案和古典经济学理论假设的并不一致,即企业家并不会把利润放在首位。
其次,如果真的按照经济学的平衡模型来做的话,企业生产永远会滞后于市场,而市场的需求往往是未知的,如此看来,企业或者企业家不过是一套呆板理论的下脚料而已。
波普尔认为,这种真空状态的理论遭遇了“情景”的挑战,而所谓情景更像是奈特提出的“不确定性”。正是因为“不确定性”的出现,才会释放企业家的主观意志,比如预测、制定战略、改进生产等一系列行为。利润是对企业家以及企业在进化中不断试错的一个补偿。
当然,现在不少中外管理学者在鼓吹“量子物理”。他们认为上个世纪初期出现的量子学说更加适合描述现在的世界,尤其是互联网世界。不规则、跃迁、不稳定,这样的系统里只有永远的碎片,没有可靠的控制系统。
可是,在企业实践中,我们发现量子学说固然可以放大“不确定性”,但是忽略了对“不确定性”的控制。也就是说,机遇会比之前大大增加,并不意味着企业就可以获得真的“自由”。
如果沉迷于“量子说”,那么企业会完全失去方向感,一次试错就可能断送持续进化的前景。
因此,“不确定性”是企业获取“自由”的前提,绝非结果。
量子物理学和经典物理学,恰恰为我们提供了关于世界的两个极端想象。波普尔将其称之为“云”和“钟”的关系,世界的一端是没有体系的气体,另一端是高度精密的钟。所有的事物都是在这两端中间,或者偏左或者偏右而已。
以蜂群为例。大多数关于自组织的理论都会以此作为案例。如果我们追求的是一个开放社会或者开放组织的话,蜂群却不是一个典型。因为,蜂群内部并不存在个性化意见或者信念。个性化的缺失,就意味着亚社会的缺失,这是开放精神的大敌。
波普尔对“自由”一词做了定义,“自由不仅仅是机遇,而倒是某种几乎任意的和偶然的东西和某种像限制性或者选择性控制一样的东西之间微妙的相互作用的结果。”
这种相互作用的结果是,“可塑性”控制的产生,就像铁罐之于气体。铁罐作为一种形式将气体固定其中,但是又不会干涉气体内部的分子运动。铁罐更像是一种偶然,如果将其替换成气泡也无大碍。
气体存在的形式是可以多样的,其被控制的模式也是如此。道理在于我们一定要承认世界存在于多元化之中,多元化作为结果,便是自由。
因此,对于企业而言,“不确定性”就像铁罐、气泡,它考验的是企业家对于“可塑性”控制的控制能力。但是,这绝不意味着企业家面对“不确定性”的每一次控制都是正确无误的。我们可以对“控制”进行控制,也可以被“控制”所控制。目的、信仰、文化这些都可以构成控制我们的条件。
对于企业而言,有条不紊地推进不过是一个阶段性描述而已,它本身应该是一个试错的过程。波普尔认为,进化的本质是试错,正是因为其具有开放性的特征,才会让最终的生物向着一种正确的方向进化。
所谓自由的企业,不应该存在任何真理性的前提,而是能充分体现企业家的自由意志,让他在面对“不确定性”的时候,把“可塑性”控制发挥到极致。进化是一个整体性过程,而不是个案。在一个时代中,“不确定性”总会击垮大多数企业,失败者便会在这场进化游戏中自动出局。
自由是一个结果,也是一个过程,泥沙俱下也是不可避免的。(via IT经理世界 作者:胡泳 郝亚洲)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