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B计划下的软件商

标签:谷歌腾讯软件企业微应用

访客:13058  发表于:2014-08-20 08:37:33

企业级市场正在成为谷歌、Facebook、腾讯等互联网巨头的必选项。面对夹带着完全不同DNA、新思维模式、新构建元素以及超强软件开放能力的互联网巨头,传统企业级软件商在最初的忧虑之后,将如何拥抱新世界?
腾讯“企业号”的冲击
    在继订阅号和服务号之后,腾讯微信即将推出“企业号”,定位在企业办公,员工打卡、报销、会议、协同都可在微信上完成。据说,CRM(客户关系管理)功能也将包含在其中。此举将对传统OA、CRM 厂商造成冲击。
    “我们对这件事既新奇,又忧虑。”摩卡软件总经理潘韬坦言。摩卡软件是家有着16 年历史的企业“协作软件”供应商。
    潘韬的忧虑与其他IT 厂商如出一辙。一直以来,IT 业界的一些企业都在与腾讯打一场反掠夺的战争。这次,战争又拓展到企业办公软件领域。最近一年,看到很多企业都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发办公管理和协作功能,腾讯也迅速跟进。潘韬深深感到,市场上这种急功近利的氛围,严重损害了大家的创新积极性。但在忧虑之后,潘韬还要想办法去适应。潘韬与微信创始人张小龙曾有过交流。张小龙告诉他,腾讯做过的产品有上千种,真正成功的并不多。这说明,腾讯即使依靠QQ 和微信客户端庞大的市占率去攻占各种市场,到头来并不都能成功。
    与此同时,潘韬也看到其中的机遇。现在,一个新技术商业模式,需要培养用户习惯和搭建生态圈,大公司的作用不可小觑。“京东电子商务今天能做这么大,刘强东要感谢马云。” 潘韬举例说,正是因为阿里多年的努力,才让用户相信网上也可以放心买东西。同样,2006 年,业界就提出了手机办公,但发展得一直磕磕绊绊。办公市场要想加速变革必须要有重量级企业来引导市场。“腾讯只能做通用、基础性的功能,还有很多个性化或贴近业务的功能,它没有能力去做。这其实就是我们的机会。”
    摩卡也在摸索新的创新。今年,在正和岛的一次会议上,潘韬介绍了“游戏化执行力”。这是企业管理的新理念,也影响到未来企业办公软件的发展。现场400 多位企业家中,有279 位点赞。潘韬最早是在与中国移动的合作中接触到游戏化管理理念的。中国移动汲取它来激发员工活力。再早之前,潘韬在华胜天成有过10 多年管理销售团队的经历。那时,销售部用“龙虎榜”激发员工斗志;到了摩卡软件后,摩卡有个知识问答社区,几百位工程师就工作中的问题提问和解答,并获得相应的积分、排名和奖励,这是促进大家分享、积累知识库的好方式。潘韬发现,积分、徽章和排行榜等游戏化元素,的确激发了员工的参与度和内在动力,这恰恰是企业管理中最看重的。
    实际上,这些实践现在有了理论基础。沃顿商学院教授凯文·韦巴赫通过多年研究撰写了《游戏化思维》一书。他认为,游戏化是企业管理方式深度变革的正确方向……每款设计精良的游戏都是激发人类内在潜力的导火线,巧妙运用这些游戏经验可以彻底改变商业模式。“现在,传统企业都在做互联网转型,如果管理理念还停留在100 年前,那肯定是不行的。”摩卡软件公司战略支持部总经理石振勇说。为此,摩卡团队分析了小米的管理体系。“小米的模式已从管控型进化到‘社区型’。他们没有层级、没有KPI、人和人之间自发协作,因此,员工的自我驱动力更强,这与游戏化执行力中的协作机制不谋而合。”
    与此同时,企业管理软件也在“轻盈化”。从2008 年成立起就为中国移动定制企业管理软件的摩卡,早已适应了大型软件的重型开发。石振勇认为,管理软件就要用最简单的方式让企业员工用起来,而不似以往需要几个月的培训。除了管理理念的更迭,商业模式的创新是不易被竞争对手轻易拷贝的。潘韬很赞赏“羊毛出在猪身上”的做法。他认为,企业管理软件供应商不能一味靠软件本身盈利。
    在他的计划中,摩卡新产品会让80% 的人免费使用,20% 的 VIP 用户提出定制化要求,摩卡收取少量费用,从而维持系统100% 地运转。同时,通过办公管理这个链条,搭建一个圈子,再在其中摸索其他商业模式。比如,摩卡已为某地运营商运营积分兑换奖励系统。再如,圈子可以实现上下游生态链的协同,摩卡也有机会创造增值服务。“总之,我们就是不断地想新招。”潘韬说,“在互联网时代,你一旦停滞了,你就会死掉。”
谷歌开源的影响
    谷歌找到了福昕(Foxit)CEO 熊雨前。当时,谷歌正在为一个开源项目忙碌。
    谷歌的成功一直与开源技术相关。它使用了大量开源技术,也设立了超过900 个开源项目。这些项目的目的只有一个——让用户更容易地使用谷歌服务。
    现在,谷歌希望把PDF核心技术也纳入Chrome 浏览器开源项目中。它们评估了市面上的PDF 开源技术,都不甚满意。于是,它们找到了Chrome 目前集成的PDF 技术供应商福昕,希望福昕将其PDF 核心技术开源。福昕是除了Adobe 之外,拥有PDF 核心技术的企业。
    熊雨前坦言,一开始对这件事有些担忧,但仔细分析后又感觉不太必要。经过几十年的演进,PDF核心技术没有再发展,而PDF未来发展的核心是提升用户体验。于是,福昕同意与谷歌达成开源协议。
    如今,很多中国公司都在利用开源技术,但对于怎样把自己的技术开源出去,做到既不影响自身竞争力,又能建立影响力,并利用开源社区的力量推动自身发展,基本上没有什么概念和经验。
    福昕这次是中国企业的一次大胆尝试。谷歌的认同让福昕在技术领域树立起品牌。同时,福昕也获得了有史以来最大一笔资金。利用这些资源,熊雨前更有底气去展开他的转型计划——做自主品牌产品和云服务。这是熊雨前一直以来的梦想。
    “在企业云俱乐部中,用户量超过100 万的云应用商市值几乎都在10 亿美元以上。”福昕云战略合作伙伴SumiluxCEO Steven Li 很有底气地说。原因很简单,今天的云服务就像100 年前的电供给一样,有着巨大的潜力。在该市场,除了CRM 云服务企业SalesFoce 外,同时面向消费和企业级市场的云服务商,如Box/DropBox、DocuSign/Adobe-EchoSign 也获得了成功。
    “我相信福昕在不久的未来也将成为这个俱乐部的一员。”Steven Li 说。但他也坦承,传统软件企业进行云化转型并不容易。首先,云服务商在产品规划与实施、市场细分与定位、销售策略与补偿,售后客户维护和持续销售等方面,需要一套与传统企业完全不同的战略。两者需要完全不同的DNA。其次,云服务的销售分散在多年获得,这不像传统软件企业,能在一开始就获得大笔收入。传统软件企业向云服务转型,一开始销售额通常会明显下降,对于上市公司来说,这无法向股东交代。
    看到这样的转型障碍,福昕建立了新的企业组织架构,云的运营既与主营业务保持充分独立,又能利用主营业务的资源。同时,福昕已在文档市场积累了一批客户——福昕PDF产品安装量已近2亿,今年福昕与全球主流PC企业达成预装协议,预计由此每年将新增1亿用户。这些用户将成为福昕云服务的对象。
    去年底,福昕云上线,先在澳大利亚、新西兰、泰国等5 个国家小规模试点,提供阅读和分享服务。“我们正在自己革自己的命。从商业模式来说,未来,我们将把产品授权转变成服务授权。把客户端和云服务结合起来。”熊雨前说。
    除了阅读和共享外,PDF最大的价值是交换服务。福昕正在以此为基础开发增值云服务。福昕与台湾捷而思成立合资公司,先在海峡两岸提供数字证书方式的PDF文件签署云服务,这具有法律效力,可以在电商合同、报价等商务文本签署中使用。这样,海峡两岸原来需要3 个星期的纸质文件签署,现在变成实时。“在美国财富500强公司中,90%的企业已通过数字签名方式开展合同、订单的签署。中国未来3年也会发生同样的状况。”捷而思董事长JamesWu 说。
    福昕也开放了开发接口,第三方开发者可以开发各种应用。“在商业领域,文档应用真是太多了。微软Office 办公软件一年的销售就100 多亿美元,文档加密和管理的SharePoint 一年也有100 多亿美元的营收。”熊雨前说,“我们可做的事情很多。”
大平台与微应用的创新
    普元软件与阿里云最终达成了合作。已经搭建起基础设施服务的阿里云,正在说服应用软件企业到阿里云上来,构建SaaS 服务生态圈;普元软件是一家基础软件供应商,结合过去几年的摸索,它为阿里云SaaS 服务提供了新应用的规范、开发模式以及管理平台。
    这是什么样的新应用呢?
    过去3 年,普元软件和上海移动一直在干一件事——把原有上海移动Boss(业务运营支撑系统)等核心系统,拆成2000 多个小微服务。过去,这些系统是由上百号人开发N 年才建起来的庞大系统。但如今,中国移动已将“营业厅”搬到掌上,电信运营商发现,自己内部原有的资源与现有客户需求之间存在巨大差距。企业想要快速提供灵活服务,或是与第三方更快地接入合作,就必须把原有的庞大系统碎片化。
    “现在的趋势是,业务系统要像乐高玩具一样,每一个小碎片都很简单易用,能够灵活应对变化。”普元软件董事长刘亚东说。
    不仅仅电信运营商,银行业也出现了类似趋势。现在,工商银行的“移动银行”用户已突破1 亿。工商银行构造了“新一代基础平台”,让数千多名开发者使用,面向全业务领域,支撑数千个微应用。刘亚东观察到,在移动互联时代,过去HR、财务、OA 等大软件,往往模块众多,功能复杂。而移动化要求以往在PC 和服务器上运行的“大应用”,要前所未有地碎片化,让人们的工作体验从长流程变成短流程,线性协作变成了点状聚合,大软件系统要成为小软件服务。同时,企业应用架构也发生变化。
    虽然企业应用平台化早就发生,但在云、移动互联的推动下,这个平台将变得更大。在这个更大的平台上,能支撑更多微应用。这类似苹果App Store 的模式,苹果大平台上现在有70 多万个微应用。刘亚东说,企业级应用也将像苹果应用那样发生变革——基于开放平台的微应用创新。在这个创新潮流中,大平台将复杂技术封包,对外暴露简单的技术标准与接口,从而催生出无穷的微应用创新——它们基于服务形态,连接于流程,包含有数据。大平台与微应用将让企业应用架构焕发新生。
    “事实上,这种模式已经出现,像IBM Cloud Marketplace。”刘亚东说, “而需要定制才能满足需求的大企业, IT 部门可聚焦在‘大平台’建设上,外包应用开发,持续创新来满足业务部门需求。”刘亚东很欣赏Netscape 创始人、硅谷著名投资人Marc Andreessen 的一句话——“当今的软件应用无所不在,并且正在吞噬整个世界”,他希望普元融入到软件应用浪潮中。

(本文系IT经理世界/经理+原创,作者赵艳秋,拒绝转载)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