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界最牛暴发户互掐,国外打车行业也很乱!

标签:打车UberLyft暴发户

访客:38615  发表于:2014-08-18 15:59:18

【导读】跟Uber和Lyft的互掐相比,科技界曾经Apple和Google的争吵已经不算个事儿了。Uber和Lyft这两大暴发户互掐得厉害,仿佛在策划着要让出租车行业大乱,并且要互相灭了对方。

科技界最牛暴发户互掐,国外打车行业也很乱!

跟Uber和Lyft的互掐相比,科技界曾经Apple和Google的争吵已经不算个事儿了。Uber和Lyft这两大暴发户互掐得厉害,仿佛在策划着要让出租车行业大乱,并且要互相灭了对方。

Uber和Lyft日前在旧金山市互相设障。其实他们之间的硝烟已经弥漫到数十个城市,在那里,他们都想为用户提供所谓的“让人们在几分钟内打到出租车”的服务。

这两大冤家正在不断削弱对方的价格,拉拢司机,但与此同时他们也在互相借鉴,以至于两家的服务已经变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界限非常不清晰。

但实际上,这一切看起来就像两大科技行业的兄弟大打出手,要一决雌雄。这是一场未来城市交通领导者的争夺赛。很多顾客现在对Uber和Lyft产生了依赖,用途已经不仅仅限于打出租车,坐公交或火车,甚至在有些情况下,在开私家车的时候都会使用。

对于此类交通出行共享类应用的最大反对声音源自于监管者,出租车司机以及当地出租车佣金组织,他们曾想方设法禁止这些公司的运营,指控这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交通行业已经进入了一个快速转变期。

与此同时,这些公司的潜在市场已经不仅仅停留在出行游玩上。6月,有投资者为Uber开出了高达182亿美元的估值,认为它可以发展成为类似FedEx的城市间物流网络的中流砥柱。

到现在为止,这场竞争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在一个伶牙俐齿的技术员Travis Kalanick的带领下,Uber的市场份额是Lyft的几乎三倍。Lyft的创始人Logan Green和John Zimmer给他们的车子精心制作了一个很友好的“粉红色的胡子”,鼓励客人们问候的时候互相击拳,借此来拉拢人心。 同时,Uber的员工人数也是Lyft的四倍,获得的投资额是Lyft的五倍。

但是在市场份额上领先并不意味着绝对的成功。Lyft和其它一些新兴的外出交通应用致力于找寻将乘客从A点转移到B点的新颖方法,这便掀起了新的层面上的竞争。

这场竞争还涉及到新司机的招募。新司机的招募关系到打车服务的迅速和准确度,从而直接影响是否能建立最大最快的客户服务网。以为Lyft的发言人上周表示,Uber的员工在过去几个月里经常滥用Lyft的服务,经常要求打车服务,但是实际打车距离却非常短,只走几个路口。甚至在一天内会下几十个这样的单子,严重影响了使用Lyft的司机的效率。

这些下单人员很多时候都是Uber的司机,他们冲着介绍一位新司机就有奖金的规则,使用这样的方法来鼓励使用Lyft的司机换成Uber。《华尔街日报》曾报道过Uber在五月给员工发的邮件,Uber为新司机的介绍提供250美金的奖励,如果那位司机原来是Lyft的使用者,则奖金加到500美金,若你能成功“策反”一个能培训新司机的Lyft资深司机,则奖金加到1000美金。

Uber的发言人则否定了Uber是故意下单陷害Lyft的这一说法,但是对公司的确提供介绍司机的奖励表示了肯定。她说:“公司最近施行了一项政策,鼓励大家从各个平台介绍司机使用Uber,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赢得几百美元的奖金。”

另一场“神同步”也在上周发生。这两家公司几乎同时(前后相差几个小时)发布了相似的“拼车”服务。Lyft Line和Uber Pool这两种服务都让顾客能够跟陌生人拼车,从而减少车费开支。

让顾客们拼车意味着车跑的趟数变少,那么自然收入也就变少。对此,Lyft的总裁Zimmer先生如是说:但是,随着时间会检验一切, 车费变便宜了,更多的顾客才能被吸引来注册并使用这款应用,从而也促进了老用户的继续使用。

Zimmer先生还说,Lyft开发拼车模式已经几年了,并在几个月之前成立了一个项目组将此想法付诸实施。他说有其它的公司看到他们在进行创新便进行模仿对他们来说是一件荣幸的事情。

然后一位Uber的发言人却说Uber为Uber Pool已经努力了好几个月,并于去年底就为拼车项目申请了专利。

关于这场竞争,Uber发言人犀利地回应:“Uber 可谓是这个市场的领导者,早在2010年,当所有人都不相信这类应用可以存在的时候,Uber就已经在做了。现在我们身边出现了非常具有竞争力的“克隆品”,我想这种竞争精神对于整个大市场和客户都是有一定好处的。”

一个新兴外出交通应用Sidecar的投资商Lisa Gansky发表了自己看法,她说也难怪Uber和Lyft掐的不可开交,因为现在一旦有个新的特性或功能出来,很快便会流行开来。上周,Sidecar也发表声明说他们也测试拼车功能好几个月了。

其实现在Uber挣的钱足够它直接买下Lyft,终结这场竞争。根据4月的一场评估,新兴的那些小应用价值大约7亿美金,而Uber获得的投资在6月高达12亿美元。然而Kalanick先生对于其它的新兴应用似乎不屑一顾,并不打算用买断的方式终结他们,反而是希望Uber能做出引领市场的特性和功能。

最成功的一款高仿应用莫过于UberX, 那是Uber2012年发起的将业余司机和乘客进行配对的应用。在那个时候,Uber只提供高端车辆的服务,比如Lincoln Town, 服务都是“高大上”的。但就在Lyft发行之后并推广出行共享的几个月内,Uber便开始做自己的服务,成为大多数顾客都愿意选择和使用的出行交通工具。

关于这一部分,Lyft的确借鉴Uber不少。Uber原创实时地图,能够让顾客看到附近的司机,Lyft的这个功能与Uber类似。此外,Lyft的“黄金时段”的价格其实也是模仿Uber的“高峰时段”报价功能。

新兴的应用也同样花了心思在价格上。两家公司都拼命降低价格,通过减少利润率的方法来吸引更多的顾客。Lyft在年初甚至放弃了20%的佣金。

上周,Lyft声明他们将重新开佣金,但是佣金多少取决于司机每周工作的小时数。一周工作50小时以上的司机不用和Lyft共同承担费用。但是反之,若一周的工作时间不足15小时,司机就要必须要独自出那20%。

公司还表明黄金时段报价的20%的佣金将由公司保管。这是一大政策的改变,因为过去都是由自己私自保管这笔费用。

Mohan Lama现在是Uber的司机,他曾经在旧金山开出租车。他认为Lyft开始收佣金之后,应该更多的司机都会选择Uber。他认为Lyft这样做是自取灭亡。

司机们的福利其实相当不错,从保险到新车资助等。在三月,Lyft和Uber在同一周分别出台了政策,为出租车没有顾客的时间段同样提供保险。这对监管者们来说无疑是一颗定心丸,因为这样他们就不用担心万一出了事故的责任问题。

不得不说,Uber和Lyft之间的竞争有时候惨烈的不堪忍睹。2013年3月,Kalanick和Zimmer两人甚至因为Lyft的保险政策在Twiiter上相互叫嚣。两人你来我往,最终以“Zimmer让Kalanick来他办公室”告终。Uber 的CEO推文如下反击:我想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模仿。

Gartner公司的分析员Thilo Koslowski分析说,其实从Uber和Lyft互相模仿就可以看出,其实出行的应用的门槛是很低的。其实Uber和Lyft是没有车的,也是没有雇佣专门的司机,他们实际上不过是为顾客和司机牵线搭桥而已。

不可否认的是,投资者们投了20亿美元在这两家公司,并且必然希望这两款应用能长期红下去。数以百万计的乘客们也逐渐习惯了在每日的出行中使用Uber,Uber也的确是Apple Store里面下载量最多的应用之一。

Benchmark的一位合作伙伴Bill Gurley说道:“激发需求是非常困难的,但同时也是非常有用的。能在人们iPhone的主页上出现说明人们已经离不开它了。”(via 猎云网)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