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被互联网“倒逼”的出版业

标签:互联网出版业倒逼

访客:14972  发表于:2014-08-16 15:47:31

这些年被互联网“倒逼”的出版业

京城的文化名人张立宪,圈内人称“老六”,八年前创办了《读库》杂志,拥有不少忠实粉丝。现在,《读库》杂志早已不像传统杂志那样,通过邮局订阅汇款,而是完全通过自己的网络渠道销售——包括《读库》官网和淘宝专卖店。
     张立宪说,“我本人对经营其实不怎么感兴趣,更愿意聊如何精选和编辑好的内容。所以对于互联网,我完全是被读者倒逼、推动去适应这个大潮流的。”

五年前,张立宪在读者的建议下开通了网银支付,后来,又在淘宝开了一家旗舰店。如今,“读库”已经更像一个文化品牌,不光有精选内容的杂志,还有精美的图书Notebook、宣纸老课本等等的文化礼品。

其实张立宪做的,从内容到印刷都与传统出版无异,甚至由于担心被盗版都没有做数字版读物,唯一只改变了销售渠道——不再是通过线下书店或者邮局销售,这也是出版行业被颠覆最直接的改变。

资深出版人张立宪的被互联网“倒逼”的现实,也恰恰是整个出版业的“被迫转型”的缩影。

内部力量:老牌出版社寻转型
     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近日发布的《2013—2014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2013年我国数字出版产业整体收入规模为2540.35亿元,同比增长31.25%。其中互联网期刊、电子图书、数字报纸的总收入为61.75亿元,在数字出版总收入中占比仅为2.43%。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党委书记魏玉山分析说,这说明传统出版单位数字化转型仍需继续深化。

提起传统的出版社,人们免不了有呆板,僵化的体制内印象。虽然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以下简称“外研社”)早在2000年初就开始了市场化运作,但多数出版社则是在2008年“事业单位转企业”的改革后才开始不得不进行市场化的探索。然而这时候,互联网在中国已经繁荣了近十年。

“外研社”这个名字许多人都比较陌生,但这家出版社的多个中小学英文教材、词典和教辅书籍《新概念英语》等等陪伴了众多小伙伴的成长。
由于专业外语出版的优势,外研社的主营业务是教育出版。不过,外研社早在十年前就提出了“一体两翼”,即“以出版为中心,以信息化和教育培训为两个业务”的发展理念,并开始了网站和内部信息化的数字化建设。

经过多年的发展,外研社旗下的10个分社都各自建立了旗下的网站、开发相应的App产品以及设立微信公众账号等,从产品和服务都在往数字化的方向转型。

外研社从2005年起就开始了数字业务的探索之路,为在数字出版业务上集中发力,外研社单独成立了子公司,于2012年上线了“爱洋葱”双语阅读平台,读者可以在PC端和移动终端多个平台之间的实现无缝阅读。爱洋葱除了提供常规的图书阅读外,还有碎片化的MOOK(杂志书),以及国外大学公开课视频与文稿阅读。

另外,外研社全资控股的这家软件技术企业“北外在线”,为教育行业提供技术研发、资源研发、教学内容支持和服务。比如,可以为大型出版社提供数字出版解决方案,为各类教育机构提供远程教学、教务、学习服务,还能为培训机构提供教学、教务管理、图书馆管理。

除了推出自有的数字化产品和服务之外,外研社还和多家互联网公司建立了深入的合作。比如,外研社与网易有道合作,把自己的内容优势和有道的海量用户结合——把爱洋葱内容放到有道词典的客户端中;另外,外研社还在淘宝同学上开设旗舰店,把外语教学视频放在上面获取一定点播收益。

外研社战略管理部副主任曲妍向网易科技介绍,外研社已经由传统的出版社转变为教育服务的提供者。“现在外研社在整体战略思路上已经比较清晰,不过其数字化产品还有待继续完善和磨合。”

外研社作为出版社中的改革先驱者,非教材类的收入也才只占到不到30%,这30%收入中,数字出版和服务的比重也并不多。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孙寿山指出,发达国家的大型出版集团,数字出版已经占其总收入的50%以上,而我国的传统出版单位目前做得最好的数字出版收入只占到总收入的15%左右,距离十二五规划提出的,到十二五期末我国数字出版总产出力争达到新闻出版产业总产出的25%这个总体目标,还存在相当的差距。

外部力量:互联网公司

除了内部的自我变革之外,许多出版社现在都与互联网公司有或多或少的战略合作。

早在十几年前,互联网出现的时候,盗版和网络文学相继出现,出版社们把互联网可以说视为“洪水猛兽”般的东西。因为网络盗版极大损害了出版社的利益,出版社对网络文学的内容质量也颇为看不上眼。

不过,随着互联网近几年逐渐结束了野蛮生长的阶段,百度、腾讯等国内的一批互联网公司对于内容版权开始了规范和管理。网络文学的庞大市场,也让出版社看到了市场价值,开始尝试出版和发行畅销的网络小说。

根据《2013—2014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手机出版和网络游戏在数字出版总收入中的占比分别是22.82%和28.28%,两者合计占据半壁江山,这说明手机出版和网络出版依然是拉动数字出版业务收入的主力军,也意味着娱乐化产品在数字出版产业中占据了相当比重。电子书尽管比重不大,但增速很快,2013年达22.58%。

出版社与互联网公司的合作中,目前仍以内容合作为主。阅读类App“掌阅”高级副总裁贾生亭对网易科技表示,掌阅目前所有电子图书都是付费阅读的正版书籍。内容来源主要以互联网文学网站和出版社提供的为主;出版社主要是分成、买断、保底等几种合作形式。

“出版社跟掌阅合作紧密,我们与中信出版社、磨铁图书、博集天卷等主流出版机构都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涵盖全品种图书的合作。”贾生亭称。

掌阅方面透露,目前合作渠道年总版权成本已经过亿。

而对于成立仅10个月的腾讯文学,与出版社的合作方式,大概分为三种,第一是作为内容方,把网络内容提供给出版社来出版;第二是作为合资公司的方式与出版社进行合作,但目前还尚在探讨阶段;第三是出版社把拥有的内容反向输出到网络上。另外,在众多游戏公司争抢的IP资源开发方面,腾讯互娱将从传统出版机构的IP资源中筛选出优质IP,并对优质IP进行游戏、动漫、影视等领域的开发合作。

腾讯文学副总裁罗立对网易科技表示,腾讯文学目前与国内主要的出版社都有合作,大概一共有两三百家。由于出版社涉猎的出版范围非常广,包括教辅、社科、文学等等,大部分的出版社与网络文学平台现在并没有互相完全依赖的关系。不过,像湖北少儿出版社在网络文学方面运作的比较好,与互联网公司的联系就更为紧密。
而站在传统出版社的角度来讲,外研社认为,如果网络版权能够规范化,盈利模式能够更清晰,外研社也非常愿意与互联网的大公司合作。因为在传统的出版领域,出版和发行要一家一家的跟书店和学校去谈,效率比较低。

孙寿山也在此前指出,我国数字出版发展迅猛,但依然存在若干问题亟待解决,如数字出版的盈利模式不清晰,有影响力的数字出版平台不多,数字出版优质内容不多等,使得数字出版产业呈现出低层次的繁荣。

看来,一个共荣的生态还待慢慢建设之中。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