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车软件面临猝死

8月12日,知情人士透露,北京市交通委员会运输管理局下发《关于严禁汽车租赁企业为非法营运提供便利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对于哪些车辆能够租赁,以及租赁与客运服务的区别等作出明确限定,矛头直指易到用车等租车软件。

《通知》首先界定了本次监管的对象:借助互联网和手机软件预约租车。这意味着,无论是已成气候的易到用车、Uber和AA租车等公司,还是密谋进军租车领域的快的打车、滴滴打车等打车软件,几乎被全部波及。

北京出台通知重拳监管
 据了解,这份文件除了依法注册、登记备案等常规要求外,影响最大的规定有两条:一是规定私家车不得从事汽车租赁经营,经营者必须自行配备车辆;二是汽车租赁服务不得配备司机,避免与客运经营混为一谈。

《通知》措辞严厉,直指部分互联网租车服务的经营者“目的不是依法从事汽车租赁经营,而是在没有取得合法营运资质情况下,以提供便利租车服务为名从事非法营运活动”。

这在租车行业的监管历史上尚属首次。此前,多家互联网企业涉足租车市场,虽然在资质上遭遇不少争议,甚至招来许多投诉,但监管机构往往选择缄默,态度十分暧昧。

以北京为例,易到用车等公司发展迅猛,再加上线上线下渠道的宣传,让规模并不大的互联网租车行业显得声势惊人。有从业人员向新浪科技透露,北京的几家大型出租车公司已经联合“告了好几次状”,指责租车软件抢了出租车的饭碗,但最终不了了之。

截至目前,国内互联网租车领域的最大玩家是易到用车。本月初,该公司宣称已占据90%的商务租车市场份额。Uber、AA租车等规模较小的公司瓜分了其余的市场份额。

“BAT”三巨头也对这块快速增长的市场兴趣浓厚。百度8月8日联手易到用车,推出“百度专车”;更早时候,阿里巴巴旗下的快的打车将去年底收购的“大黄蜂”重新包装,推出“一号专车”;另有传闻称,腾讯旗下的滴滴打车将推出“U优打车”,预计8月底上线。

《通知》的骤然出台,让互联网租车看似一片光明的前景阴霾密布。面对监管重拳,结束不惜代价的野蛮扩张、自我诊断是否“合规”,成为租车软件们的当务之急。
私家车被禁

与针对出租车的打车软件不同,用户使用租车软件叫到的车,理论上全都来自专业的汽车租赁公司,车型更加丰富和高端,有时还会配备司机,服务品质更好,价格也比出租车更高。

然而,许多租车软件为了尽快扩充车队规模,抢占市场份额,常常不按套路出牌,在与正规汽车租赁公司合作的同时,也在通过各种渠道招募私家车加入,并试图以“挂靠”的方式洗白身份。这成为外界抨击的“槽点”,也是本次监管的打击对象。
在今年5月底的一次采访中,易到用车方面透露,该平台上的司机已达53000多人,仅在北京即已超过万人,且仍在快速增长中。相关人员坚称,这些司机都来自正规的汽车租赁公司,是随着公司一起加盟易到的。

但新浪科技实地调查十余位司机后发现,确有一部分司机符合上述说辞,但仅占约十分之一;大多数人都是直接找易到用车,然后由后者安排“挂靠”在某一家汽车租赁公司,就开始上路运营了。许多司机甚至连自己挂靠的公司名字都弄不清楚。

司机马青(化名)今年5月初经过朋友介绍加入易到用车。他白天照常打理自己的小生意,晚上和休息日把车开出来拉活儿,赚一点儿零花钱。据他透露,自己只和易到用车指定的劳务派遣公司签了一纸合同,与易到用车只是填了一份表格,而这两份文件均已被收走,他没能保留任何凭证。

这些文件规定,司机如果出现违章,或是发生交通事故等,易到用车不负任何责任。而如果交管部门以“非法运营”为由扣车,易到用车也不可能出面解围,只是在培训时要求司机们把车开到停车场,以减少被查的风险。

他们甚至为之专门教给司机一套话术作为应对。马青说:“易到用车和我们说,如果车被扣了,就和交警解释,车是租赁公司的,人是第三方劳务派遣公司的,并非私家车出来拉活儿。”

但这种解释存在硬伤:司机的行驶本上写的是个人的名字,而非租赁公司。马青也承认,这套说辞很难有说服力;交管部门目前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想查,一查一个准。

根据刚刚公布的《通知》,租赁经营车辆的车主应当是“持证的汽车租赁经营者”,将私家车辆用于汽车租赁经营的,属于违规行为。这进一步明确了“挂靠”不会改变“黑车”的本质。
禁止配备司机
更大的难题是,《通知》强调了“租赁经营”和“客运经营”不能混为一谈,而目前所有的租车软件都会配备司机,本质上是在提供与出租车类似的客运服务,显然与规则不符。

《通知》称:“汽车租赁是指经营者在约定时间内将汽车交付承租人使用,收取租赁费用,不配备驾驶人员的经营活动……在没有取得合法客运经营资质情况下假借汽车租赁名义从事营运活动的,属于违法违规行为。“

目前,易到用车、AA租车等公司的司机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私家车主,自带车辆加入租车平台,收入来自车费分成,完全自负盈亏;另一类是专职司机,与第三方劳务派遣公司签订劳动合同,除了与平台分享车费收入外,还能按月获得少量固定工资,并享受福利保险。

如果《通知》最终落地,那么这些司机能否保住饭碗,要看所属平台是否具备客运经营资质。截至目前,主要租车软件中,只有规模较小的PP租车明确表示具备这一资质,较大的易到用车、AA租车等尚未回应。

耐人寻味的是,早在监管规则出台前,易到用车反复强调自己只是一个平台,并艰涩地解释其业务模式:消费者在平台上下单,易到用车会联系租赁公司派出车辆,并联系劳务派遣公司派出司机,而司机“恰好”借到了相对应的车,然后开着车去接客人。消费者最后与易到用车结算车费,并由后者与各方分成。

按照易到用车的逻辑,由于司机只是临时“借车”拉活儿,全程没有现金交易,也就不存在非法载客的问题。它似乎希望通过这个复杂而狡猾的架构,绕开所有的政策壁垒,洗脱“最大黑车公司”的恶名。

在接受新浪科技电话采访时,易到用车公关总监胡绪雷表示“尚未接到官方通知,等有了消息再说”。而据知情人士透露,北京市交通委的这份文件目前已被下发至部分汽车租赁公司,何时通知租车平台尚不得而知。

AA租车的情况与易到用车略有不同。作为先锋金融集团的下属企业,它的车辆来自一家专门做汽车租赁的兄弟公司,司机则来自集团下属的另一家劳务派遣公司,不存在私家车加盟的问题。但对于是否拥有客运资质,新浪科技尚未能够联系到相关人士进行回应。

其余租车软件中,Uber相关人士拒绝就《通知》置评,计划进军租车市场的快的打车、滴滴打车等公司同样不发表评论。

田宇(化名)曾是易到用车的一名司机,今年5月转战至腾讯秘密筹备的U优打车。如果不能解决资质问题,他将面临下岗。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他说:“大家都在讨论这个事情,看看下一步会如何变化。”

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认为,本次监管目标明确,直指“不按规定备案、将各类私家车聚于名下”的“黑车洗白”行为,行业龙头易到用车将首当其冲。但事实上,如果不配备司机的规定被严格执行,那么不仅是易到用车,整个租车行业将面临全面洗牌,覆巢之下无完卵。

(来源:新浪科技)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