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雷士:枭雄与资本的悬疑剧

标签:资本雷士照明

访客:18074  发表于:2014-08-13 15:15:58

【导读】尽管中国商业环境越来越正规,但投资人和创始人,特别是民营企业枭雄之间的斗争屡见不鲜,从贝恩和国美、鼎晖和俏江南再到阎焱、德豪对雷士,类似戏码一再上演。


谁的雷士:枭雄与资本的悬疑剧

尽管中国商业环境越来越正规,但投资人和创始人,特别是民营企业枭雄之间的斗争屡见不鲜,从贝恩和国美、鼎晖和俏江南再到阎焱、德豪对雷士,类似戏码一再上演。


  吴长江与控股股东德豪润达针对雷士照明的控制权争夺已进入到白热化阶段。昨日下午,吴长江与控股股东德豪润达分别在重庆和北京召开发布会,这对昔日的盟友在彼此声讨对方。


  德豪润达董事长王冬雷在发布会上指出,后悔当初对雷士事务关注太少,并列举吴长江私下进行公司品牌授权、涉嫌利益输送、侵占挪用、诈骗公司资金的诸多行为。


  “我当初太相信他。”王冬雷说,吴长江的离开有利于雷士的发展,他甚至还爆料说,吴长江欠了4个亿的赌债,每个月利息超过1000万,天天被追着跑。


  在重庆的吴长江也一肚子委屈,称王冬雷入主雷士前双方签署“君子协定”,但王冬雷却打破规则不断越权管理,引起管理层不满,说自己赌博也是王冬雷血口喷人。


  在吴长江看来,正是董事会不懂经营,枉加指责伤了管理者的心,再有不良行为导致管理层抵触,雷士才会走下坡路,自己也一直隐忍至今,多年宁愿做二股东,已是不断在后退。


  这是吴长江第三次与资方产生大的冲突,也是吴长江亲自引入德豪润达1年多来,爆发的最严重的一次冲突,两个曾经的亲密战友如今成仇敌,甚至挥拳相向。


  雷士风波背后,折射出中国民营企业家与投资方微妙关系,这背后奇怪的中国特色土壤下,创始人与投资人之间尴尬的角色定位。


  尽管中国商业环境越来越正规,但投资人和创始人,特别是民营企业枭雄之间的斗争屡见不鲜,从贝恩和国美、鼎晖和俏江南再到阎焱、德豪对雷士,类似戏码一再上演。


  一位投资人表示,中国民营企业学习了很多年西方公司治理结构,但市场经济才20到30年,很多民营企业只是模仿了形而没有模仿到内核,企业家内心从未接受这套规则,这为一系列纠纷埋下了隐患。


  吴长江再次出局或成定局
  雷士照明接二连三的风波甚至可以拍成一部电视剧。今年8月初,雷士照明董事会通过决议,罢免吴长江CEO及执行董事职务。雷士照明还罢免了副总裁吴长勇、穆宇及王明华。


  更戏剧性的是,一段似乎刻意流传在网络上的视频显示,德豪润达董事长王冬雷带领一群壮汉到访雷士照明办公室,到各个部门搜缴公章、拿走文件,雷士照明的两名员工竟遭到众人暴打,甚至女职工被吓得躲到厕所里。


  王冬雷昨日接受腾讯科技在内的媒体采访时也满腹委屈,称对在雷士董事会依法罢免总裁吴长江过程中遇到的种种问题表示遗憾和不解。


  王冬雷大声质问,为什么在法制的国家,一个简单的法律问题,却难以执行?为什么到目前仍然使雷士的万州工厂无法开工?为什么吴长江敢于不接受董事会的决议?并设一系列的障碍,以董事会决议无效的名义继续占据公司和进行人身伤害攻击,是谁给了他胆量?


  王冬雷认为,这场雷士照明的风波并非是董事会与吴长江的雷士控制权之争,也不是2012年阎吴之争翻版,而是吴因非正常关联交易,及利益输送被董事会依法罢免,却遭暴力阻挠。


  王冬雷一方指出,吴长江被罢免CEO等一系列事件的导火索是,吴长江在未告知董事会成员的情况下,将雷士照明品牌权利私自授予给了另外三家与吴长江有深度关联的企业。


  品牌权利无疑是雷士照明很重要的资产,这一系列商标安全隐患,如果处理不当,将成为上市公司发展道路上的“地雷”。如当初国美职业经理人陈晓引入贝恩资本对抗创始人黄光裕家族时,陈晓一方面临的尖锐问题是,国美注册商标被黄光裕控制,上市公司只取得商标使用权。


  王冬雷与吴长江只是商业伙伴,并未如黄光裕、张瑞敏样能牢固把控公司发展方向,一旦品牌权利私自授予问题解决不好,未来对雷士照明后患无穷,这也是王冬雷下重手的重要原因。


  从手段和法理上王冬雷均比吴长江更具有优势。汉理资本董事长钱学锋对腾讯科技表示,吴长江在雷士公司中只是个小股东,无论其担任董事长还是CEO,都属于弱势。


  钱学锋认为,在公司董事会已下发决议的情况下,吴长江再反对也会被强行通过,若吴长江不交出公章和权利,遭到法院起诉,败诉几率很大。


  投资人竟也成弱势群体
  王冬雷在与媒体交流中多次用了“后悔”、“太相信”等词语。接受腾讯科技等媒体采访时,王冬雷说,当时合作时只是考虑两家公司在商业上的极强的互补性,及在LED变革领域强强联合使两家上市公司都做大做强,在商业模型设计上王和吴长江进行高度利益捆绑。


  “在正常商业逻辑下我认为是不会出问题的,也就是说吴长江是个即将破产的人,我救了你,用我投票权送你上董事会、CEO的位置,你应该很好工作,且答应了再不做关联交易。”


  王冬雷说,想不到吴长江没有或者从来不想按上市公司规则出牌,不断的扩大关联交易,一次又一次冲撞上市公司底线,使董事会忍无可忍,解雇吴是不得以而做出的决定。


  提起如今德豪润达与吴长江的关系,也不得不提及2012年吴长江与阎焱的恩怨情仇,争斗最激烈期间,一度出现员工停工、供应商停供、经销商停止下单的激烈行动。


  当年阎焱作为投资方的代表,走上前台与吴长江对垒,也受到不少冤枉。那时舆论一边倒的站在吴长江一边,指责阎焱唯利是图,刘强东(微博)更炮轰阎焱公开撒谎,雷士照明将被阎焱整垮。


  多年以后,在这场雷士照明风波中,阎焱不吭声,其已离开雷士照明董事会,也不再想和雷士照明风波搅合在一起,吴长江的一系列表现也让外界看到阎焱遭遇了很多“不明之冤”。


  中国民营企业治理:只学到西方外形
  无论是2012年的吴长江与阎焱的“雷士风波”还是如今的雷士照明与德豪润达冲突,其折射出的是,雷士照明虽已是上市公司,但迄今为止,骨子里依然是民营企业家自己的王国。


  在中国民营企业中,类似“雷士风波”这样的例子并非是孤立的案件,当年俏江南与鼎晖创投曾被认为是天作之合,不过,后来却被俏江南创始人张兰视为是俏江南最大的失误。


  鼎晖和张兰间存在“根深蒂固冲突”,张兰是做实业出身,恨不得一分钱掰做两分钱用,而鼎晖是在投资,要求成倍的回报,彼此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决定,只能双方互相迁就。


  另一个典型案例是,曾经的国美“内贼”、董事局主席陈晓引入贝恩资本并联手贝恩资本向黄光裕家族夺权,最终陈晓出局,贝恩资本被挤出国美但获得高额回报,国美则损失惨重。


  如今雷士照明在不到一年时间又发生创始人与资本方的矛盾,可以被看着是一个经典的案例,反映出的是中国民营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在公司治理中的挑战。


  有分析人士指出,如何才能摆脱这种企业权力非正常化争夺,让投资人进入一家企业时如何理清公司治理架构,明确谁是主人。类似雷士照明这样的故事又是如何产生?像京东这样刘强东有绝对掌控力的公司,投资者们又是怎么约束他,这都是中国民营企业发展的难题。


  一位投资人对腾讯科技表示,在中国一类是财务投资者,一类是产业资本。财务投资者比较弱势,给钱后基本是创始人控制企业,拥有绝对话语权;产业投资对所投企业相对拥有较大的比例,所投企业受产业资本控制,产业资本还能向所投企业派驻高管甚至是CEO。


  上述人士指出,很多时候创业者和投资方之间是委托的关系,投资方委托CEO管理公司,多数时候股份和话语权有直接关系。这套西方规则运营几百年,行之有效,但中国的民营企业在引入过程中往往是模仿了外形没有模仿到内核,企业家打内心就从来没有接受。


  这带来的后果是,中国的民营企业很多时候更讲究江湖文化,靠拉帮结派,当投资方面临雷士照明这种问题时就变得棘手,撤换CEO并将公司彻底洗牌,公司会元气大伤,维持现状则是纵容违规甚至违法行为。相对来说,西方治理规在人情方面淡薄,生硬,但更有效果。


  “中国一些民营企业主要依靠自己传统的经验去管理。”这名投资人说,要解决这个问题,需有更多接受更良好教育,有更高文化的企业家传承,某种程度上,互联网企业家更国际化。


  钱学锋则指出,中国的企业还是太过于强调是谁的公司,很多方面规则不严,如创维创始人黄宏生作为香港上市公司的负责人,又是大股东,违反相关法律被查出来在香港坐牢,类似吴长江这种民营企业,只是作为小股东,可能更会涉及香港和大陆法律的问题。(via 腾讯网)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