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当机器人从事所有工作时,人还能做什么?

访客:11731  发表于:2014-08-11 00:34:00

人类成为劳工的需求永远存在,机器人泛滥将挤压人类工作空间。


      在过去的数十年中,机器人已经出现在劳动力市场——至少从上世纪60年代初开始,机械臂就开始充当自动化工人,大量应用在工厂的生产线上。乐观的看法是,越来越多的机器人也会推动生产力提升以及经济增长,与此同时,悲观的看法则认为,大量的人工劳动力将因机器人的广泛使用而逐出市场。
       各派的观点不尽相同,但是,有一种趋势似乎不可避免。即使是这两种观点都正确,那又怎么样?随着机器人越来越多地从事人们过去通常做的大量工作,而且工作效率也大大超过人,那么,就业岗位对普通工人的需求消失之后,结果又会什么样呢?如果机器人的最终产量超出了所有人需求,那么又会产生什么后果呢?
       重新定义工作本身,也是近期皮尢(Pew Research)在机器人与职业的未来相关研究报告中所描述的最具趣味的可能结果。当然,想象未来的劳动力市场由机器人主导、而且还伴随着强制性的大众休闲局面,这一切看上去似乎仍是一个非常遥远的场景,如果那样的话,那又会怎么样呢?目前,对人而言,确保每个人拥有足够的工作似乎更难实现,这种难度要经生产足够的东西更难。但是,假如出现这样的未来——即未来看上去更像是《星际迷航(Star Trek)》中的场景,而不是《银翼杀手(Blade Runner)》那样,那么许多人可能会拥有大量的时间。一旦这样,机器人不仅在做人类的工作,而且他们还会迫使人类面临更加严重的生存困境:如果我们无需再工作,那么我们会做什么呢?
       回答这个问题将是人们在定义是什么东西让人的智力有别于人工智能这一过程中的一个定量和定性的行为,这种定义似乎会让人更加狭窄。最终,我们可能会发现,一个不需要人类工作的自动化的未来会比人们想像得还要可怕。

人即服务

一种非常盛行的回答似乎有点在回避这样的问题,不过,这种回答看上去似乎又是最为合理的结果之一。或许许多工作最初都无法实现自动化。皮尤调查的一些受访者认为,以人力劳工的需求将会永远存在,因为我们基本特性中的诸多因素都很难通过程序来完成。游戏设计师兼作家塞莉亚·帕尔瑟(Celia Pearce)向皮尤表示:“老实讲,计算机并不非常智能,它们只是巨型的计算器而已。他们需要按照逻辑才能工作,但是,逻辑最终还是属于人意识的一部分。”
       人仍将继续成为非常有用的工人,这种观点也非常盛行,因为像神态、创造力、判断力和批判性思维之类的事物还需要人成为主导。以电话客服代表的常见经历为例,这些代表的雇主总是强迫这些代表们遵守一种规定——人工自动化。当被迫遵循计算机工作的那种决策图表时,人的四大基本特质就会丧失了互动的生机与活力,也就没有机会去实践创造力、共鸣、判断力或批判性思维。
       据皮尤调查的一位受访者(也是一位大学教授兼研究人员)声称:“查明投诉也是一种人工智能问题。将这些控诉发送给正确的客服机构也是一个人工智能问题,不过,客服本身了是一个属于人的问题。”
       总而言之,受访者预测人们仍将需要做的这些工作仍与人们的互动有关。医疗机构、教育机构、以及老幼群体护理机构都可以被看作是仍需要人们密切关注的工作场所。据美国国家科学院计算机科学与电讯委员会的首席科学家赫伯·林(Herb Lin)声称:“在这些领域,人们的同情心非常重要,相比较那些同情心不太重要的领域而言,这些领域往往不太容易发生变化。”
       未来的工作选项或许会拓展到护理行业之外,甚至会拓展到包括体液整合和意识等仍能够让人最有效实施的工作方面。以当日送达这种“即刻满足”经济形式为例,旧金山UPS公司的司机拉法尔·蒙特罗萨(Rafael Monterrosa)对媒体表示,他从不担心无人驾驶汽车会抢了他的饭碗。他称:“就送货而言,仍需要一些把货币搬到送货梯上。”

人需工作

当然,随着从制造到交通到新闻等不同行业都被人工智能所主导,在与人的服务更相关的行业中空缺职位的绝对数量可能无法超越其它工作失去的岗位数量,这可能就会导致大量的人失业,不过,这也可能会以大量方式来改变我们的经济。
       从传统的角度来看,越来越增强的生产力与经济增长和就业增长形势密切相关,因为人力一直在推动着生产。然而,机器人劳动力能够按照它们自己的方式来推动生产率和增长,并取消一些过程所需的工作岗位。那也可能意味着,整个交换劳动报酬的体系也将开始瓦解。考瑞·多克托洛(Cory Doctorow)近期写道:“如果我们坚持认为,机器人不断增强的生产力所带来的红利将取决于机器人所有者,那么我们将肯定会迎来这样的未来局面,在这种未来局面下,没有足量的机器人所有者会购买由机器人制造的所有产品。”
       多克托洛认为,机器人可能带来的盈余,或许会破坏市场的需求。多克托洛称:“当缺乏足够的财产流转的时候,财产权或许就是一种分配资源的方式。但是,当自动化取代劳工,而且还有大量的产品时,那么我们还需要这种财产权吗?”假设后匮乏(post-scarcity)时代的发行系统能够发展成一种可以让人们和平公正地共享机器人推动的后匮乏时代的生产成果,那么我们所知道的工作不仅毫无必要,而且还可能会失去作用。
       那种认为机器人能够让就业本身更具选择性的观点听上去似乎有点不切实际。没有更多的工作!不过,最终的结果却可能是更多的焦虑,而不是让这种焦虑减少。我们仍需要在机器人当中找到机会和位置,除非此时我们已经不再将工作看作是规划生活目标的导向标。取消人们工作的需求,通过这种方式,机器人将能够留给我们更多的自由来重点关注那些真正让我们成为人的东西。所有的这一切可能产生的最可怕的结果就是,我们发现——真正让我们成为人的手段和东西——就是工作,而我们因为机器人的大量存在又无法找到工作。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