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逗游戏上市三个故事,背后乐基金浮出水面

访客:14802  发表于:2014-08-09 20:04:34

乐逗游戏上市三个故事,背后乐基金浮出水面

美国时间7日上午九点,乐逗游戏母公司创梦天地(iDreamSky)正在美国纳斯达克敲钟。

创梦天地的股票交易代码为“DSKY”,IPO发行价为15美元,高出此前公布的12美元至14美元发行价区间。乐逗也是国内第一个赴美IPO的、主打手游概念的公司。

就在整个行业关注乐逗游戏赴美成功上市之时,有一个人应该发自内心地笑了。他,就是杨元庆。

2011年第一季度,联想决定投资乐逗时,乐逗只有五六个人。虽然乐逗成立之时就定好了方向:要做手游发行,但当时乐逗手里没有一款产品。说白了,那时的乐逗还是一张白纸,只画了几根线:手游、发行、移动互联。

彼时,2010年11月刚成立的联想乐基金也才只有半年的运作,乐逗游戏成了联想乐基金的第一个天使投资项目。尽管乐逗后来有了腾讯以及其它机构的注资,但联想这个天使的价值或许只有乐逗游戏CEO陈湘宇最能明白。

三年过后,乐逗开花结果,成功赴美上市。尽管近来手游概念极度火爆,但能以手游赴美上市的游戏公司并不多,曾经被看好的触控科技,也暂停了赴美IPO计划。

乐逗游戏的上市为何能让杨元庆开心一笑?因为前不久披露出来的杨元庆内部讲话中可以看到,杨元庆对于联想如何孵化新业务“忧心冲冲”。

杨元庆称,尽管联想整体业绩正处于最好水平,但做为其核心和中流砥柱的中国区却遭遇着危机,业务仅为持平发展,没有实际增长,长久以往势必会危机联想稳定,为此要重点孵化新业务,同时来优化现有业务体系。

如何孵化新业务?联想乐基金对于乐逗游戏的投资就是一个答案。

如何来看手游与乐逗、乐逗与联想、联想与新业务之间的层层逻辑关系?以联想为代表的科技企业如何向新业务转型?我们不妨来看看乐逗背后的三个故事以及这三个故事所传递出来的经验总结,这些干货经验,对整个行业也会有所启发。

一、“华为”陈湘宇的敏锐判断

陈湘宇身上的一个标签是“华为”,他在华为任职工程师多年,华为的训练,让他不仅看重企业文化和管理体制的模式,而且积累了不少行业的感觉——对移动互联、游戏产业的判断。

华为当时给台湾的中华电信做外包,陈湘宇负责其中一部分,但在整个过程中,他对游戏特别感兴趣,而且他是一个特别有心的人,通过外包这个通信行业最普通的业务,他认识了一个新加坡人和一个香港人,并通过对手游方向的认可,把这两个人凝聚到自己身边。

在创立乐逗游戏之时,陈湘宇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小团队。不可否认,以陈湘宇的自然条件,他能组建一个堪称国际化的团队,那这个人本身一定是非常有吸引力和魅力的。

联想游戏中心负责人陈学桂在回忆最初与陈湘宇接触的情景时说:“当时吸引我们的另一点就是他的那几个合伙人,Jeff当时负责海外,他有一个搭档是在香港,是非常资深的CPGAME的Reviewer,有一个是新加坡人,有美国迪士尼的资源。”

而且当时陈湘宇特别强调要去做海外的优质游戏,把国外的优势产品落地到中国本土市场。而这一理念与联想当时对于游戏产业判断不谋而合。2010年是中国移动互联网元年,虽然手游那时还没有那么火,但联想相信移动互联网的第一变现是手机游戏,所以那个时候就开始布局要投一些手游项目。

海外优质游戏产品的发行和代理,乐逗的这一思路与联想的判断仍然一致。所以,联想决定投乐逗的天使,这一决策只花了一个月时间,非常快。

这一故事的总结:陈湘宇基于华为的机缘,再加上他本来的游戏爱好,让他走上手游创业之路,陈的人格魅力让他有了国际化的团队和资源。联想乐基金正在寻找好项目,共同的理念之下,合作开始了。

二、背书:联想与乐逗的天然契合点

联想和乐逗达成天使投资之后,双方都看好手游发行,但代理哪个产品?突破点是什么?

拿不到核心产品、突破不了关键点,未来仍然看不到。据联想乐基金董事总经理宋春雨称,就在联想刚答应了乐逗的投资而钱还没有打过去之时,好像顺理成章一般,机会来了。

“那天我特别记得,陈湘宇我们打电话,他说正要来北京,我说你来干吗?他说我来是要拿《愤怒小鸟》的发行代理权。”

宋春雨听到这里都有点愣了,他说:“我上午正好见了一个愤怒小鸟最大的股东尼古拉斯,尼古拉斯说他在中国想找一个代理发行,想让联想帮他推荐呢。”

后面的事情不用多说了,联想既然看好乐逗,已经投资了,当然要替乐逗背书。于是宋春雨当天再约尼古拉斯,当天下午陪陈湘宇见了一面。结果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乐逗拿下了《愤怒小鸟》的代理权,由乐逗来做发行。

这是乐逗拿下的第一个大的海外优质游戏代理权,此后再拿下《水果忍者》和《神庙逃亡》也就不足为奇了。

当时以乐逗还不到十个人的团队,如何拿下知名手游的发行权,如何把正循环做起来,这是一个关键,而联想的背书在这其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这个故事的总结:为何尼古拉斯能在那天上午先找到联想,让联想帮忙推荐代理商?因为联想的国际化品牌、联想在手机产品这一领域的发力。当一家海外游戏公司来中国发展时,他们一是先想到国际知名大公司,二是这家公司也得和手机、手游有关系吧?

所以,尼古拉斯找到联想,让联想帮忙。而联想恰好投资了乐逗,整个合作一拍即合。

也许有人认为这是偶然的故事,但我一直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偶然,所有的偶然都戴了面具的必然。机缘巧合的背后,其实是多年的积累以一种当事人都感觉吃惊的方式呼啸而来,席卷一切。

当下,科技行业在技术的推动下,变化万千,新机会不断,但谁能把握到这个机会?积累、进取、判断、敢于去想、去做,才是根本,而你做到了这些,其余的好像就开始顺理成章了。

三、科技力的背后

资本历来角逐新兴市场,投资、然后获取自己的利益。但从上面两个故事中,大家其实已经感觉到,科技行业的技术变化之下,资本的玩法已经变了。想投科技行业,你会不会投啊?有没有科技产业判断力?

我认为,“科技力”才是未来资本市场的一大指标。科技造富的故事太多,乐逗也算其一。但谁才能有这样的、对科技产业发展趋势的判断?

事实上,今天的资本行业对于科技产业的投资,已经非常注重“科技力”了,很多投行请来了科技专业人士,听取他们的判断。但仅有这些还不够。

所谓“科技力”的投资,不仅是钱,还有产业链的整合。以联想为例,联想在国际品牌之下、手机领域的突破之下,在产业中有了以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再加以基金的投资方式,向产业下游拓展,这其中就是资本产业链的科技产业投资新玩法。

事实上,投资乐逗之后,对于联想手机业务的补充也显而易见。当下,联想正在进行互联网转型,从战略层面上看有三步:第一步是中国区建立DigitalMarketing团队,向互联网发力;第二步是建立一个互联网的开放平台,让更多的互联网企业能够加入到联想的联盟中,大家一起共赢;第三步是基于乐基金,提前布局互联网的下一个路口,以前瞻的眼光、专注去投资有前景的互联网企业,从而一起构建科技生态圈。

这个故事的总结:不少科技大企业都已经开始投资新兴公司,构建产业生态,如英特尔、高通、诺基亚等,这些科技大公司走上投资之路其实比联想更早,英特尔和高通从芯片角度推动行业发展,诺基亚投资过UC优视,在生态、产业链上也做了很多。

乐基金的投资,让联想走上英特尔、高通等国际科技企业的共同之路,但由于有联想手机这一硬件载体以及联想的游戏中心、乐商店等应用分发基地,这就导致联想在产业层面,与所投资的企业(如乐逗游戏)有了更为紧密的结合。

基于联想手机的市场份额,联想的“巨会玩”游戏中心已经成为目前中国最大的分渠道之一,这必然对乐逗游戏有诸多帮助,手游等新产业的拓展,对联想的新业务孵化、新业务探索的价值也不言而喻。

最后,回归乐逗游戏上市一事,为何这么多主打手游概念的中国游戏企业不能上市,而乐逗可以?基于他对乐逗合作中的了解,陈学桂认为,乐逗实际上在中国做了一套独特的发行模式,其一,乐逗所有发行的游戏必须要求源代码,比如说水果忍者和神庙逃亡是完全有源代码的。其二,乐逗本土化工作非常到位。乐逗会重新二次开发所代理的游戏,结合对中国玩家的深刻理解来去定制化这款游戏。比如说乐逗在水果忍者里面就做了龙刀,这个就是特别针对中国用户的口味。还有很多中国客户愿意付费的模式,在《神庙逃亡》中乐逗做了大量新的道具,实现了中国玩家一向喜欢的后向付费。

海外的畅销游戏,再加上本土化特色,乐逗的上市并不奇怪,而联想也在投资过程中,找到了自己的孵化新产业的思路。

乐基金的投资也需要回报,如宋春雨所言,基于联想的“科技力”投资,目前乐基金的账面回报率每年都能达到100%的增长。

但事实上,联想不缺钱,联想要找到未来新产业方向,投资乐逗让联想有了一个投资新业务的经典案例,这才是联想最大的收获。

(来源:新浪微博)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