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安全评判:不以企业资本成分论英雄

标签:信息安全国家安全安全企业

访客:14800  发表于:2014-07-15 16:31:55

    由“斯诺登”事件所引发的网络与信息安全话题在持续发酵。
    今年2月,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宣告成立,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担任组长。习近平总书记在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就明确指出“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没有信息化就没有现代化”,这也标志着网络与信息安全保护已提升至国家战略高度。
    网络安全问题涉及到国家安全,这就势必要求在国家层面对敏感领域安全系统进行重新审视,对相关系统提供商的安全性、产品安全性和市场地位安全性等方面重新审核。的确,监管部门也正在酝酿推出网络安全审查制度,要对关系国家安全的信息系统中使用的产品与服务进行测试评估、检测分析和持续监督。
    但需要指出的是,借保护网络信息安全名义、炒作式的的“去IOE”、“去思科化”,并不能实现真正的国家网络与信息安全。面对庞杂的网络系统和爆炸性增长的数据,仅仅“根正苗红”是不够的。是否具备强大的健壮的产品与系统构架能力?研发、产品等核心能力能否实现本土化与国家可控?是否能够做到诚信坦荡、积极主动接受国家的安全审查呢?总结下来,在自主可控的大背景之下,系统厂商要想做出自己更大的贡献,就要看他们在从安全能力、安全可控、安全诚信这个“铁人三项赛”中,到底能够走多远。
    安全可靠:IT界第一原则
    IT技术的进步在改善产业环境的同时,也带来了些烦恼。以网络系统为例,其正在变得越来越庞杂,动辄千万行级的操作系统代码、厂商定义的数千项功能、超过6000多项的标准协议。
    要想实现网络安全,就必须能够琢磨透这些庞杂的环境,对于任何厂商而言,这都是个无法回避的巨大挑战。同样,所有国家和任何行业在关键IT系统的技术选择均把“安全可靠”作为第一原则。
    “安全可靠”作为一种能力,不等同于企业的资本属性,只有长期和广泛的实践才能检验。虽然,目前很多国内厂商在安全产品、技术以及服务能力不断发力,但是大部分依旧缺乏实力和积累,在关键技术领域,部分国产品依旧无法替代舶来品,哪怕技术实力相当,整体替换和搬迁也是个耗时耗资的巨大工程。
    因而,需要理性进行国产力量的扶持,在审查企业网络产品是否安全时,应重在实践中检验安全可靠。
    国家信息技术安全研究中心李京春就指出,对发现存在安全隐患的网络产品和服务,不论是外国企业还是中国境内企业,都需一视同仁,都要遵从适应新网络安全审查制度的实施,满足国家关键基础设施和重要信息系统的安全性能要求。
    中国工程院院士方滨兴也表示,网络安全审查过程除要求多个相关部门协助外,还将引入第三方专业的检测机构和专家组参与,保证过程的客观公正;对于进入政府机构、交通、电力、金融等重要领域的产品,需要建立“黑名单”制,不仅对技术也对企业背景进行审查,保障国家信息安全;而对于在市面流通的信息技术产品,需进行“白名单”强制认证,只有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才能入市。这种审查只是一种技术评估,普通用户的利益不会受到影响。
    安全可控:能力中心在中国
    除了安全能力之外,CEC中国信息安全研究院副院长左晓栋还表示,网络安全审查内容绝不单单是一个单纯的技术性的审查。而是将考量各种指标和因素。包括对企业声誉,背景审查、公司资质,“将从多角度衡量产品和提供商的可控性与安全性。” 
    中国信息安全测评中心总工王军也指出,在信息产品进入市场前,需对用户信息安全进行技术审查,同时对该产品是否对国家安全造成影响、是否会产生垄断等社会经济安全影响进行评估;已进入市场的信息产品也并非绝对安全,补丁和升级都可能带来新的安全隐患,因此同样需要监控。 
    由此可见,安全可控也是衡量企业网络产品是否安全的因素之一,而要做到安全可控,企业所需具备的是能力中心在中国,具体表现在企业核心人员在中国,研发、生产制造、服务等业务能力中心在中国等。与此同时,还要企业遵从所在国家的法律法规,做到国家可控,具体表现在核心技术和知识产权的转移及授权使用中国可控,企业的关键行为遵从中国可控,税收、就业核心贡献在中国。
    因而,我们也需要认识到,依据企业资本无法判定IT产品是否安全可控。安全可控性同样是要在保障中国国内重大事件中的实践中得到检验,需要得到国家多部门的验证和认可。
    安全诚信:从源代码到硬件平台
    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研究院副院长刘多指出,中国的网络安全审查制度将“无国别”实施,网络安全审查制度主要目的是为了维护安全,但网络安全审查制度不是行政许可,也不是对所有的设备和服务进行审查。
    据刘多介绍,开展网络安全审查,要依靠权威专业检测机构对信息技术产品和服务进行技术审查,要依托专家力量深入开展专家论证,以及对企业的诚信和安全背景等进行审查,从而综合评判和认定带有安全风险的信息技术产品和服务。
    在刘多的话语中,诚信是个关键点。的确,诚信也是整个商业社会和国家信息安全战略的关键点。
    这就是要企业做到诚信坦荡,积极主动接受国家的安全审查。主观上绝不做危害国家信息安全的事情,客观上积极主动接受国家主管部门的全方位审查,从源代码到硬件设计。企业、开发者需对所著代码安全性作出终身有效的承诺,愿意对审查开放并受中国法律约束和保护。
    需要指出的是,在全球化的背景下,资本是全球化流动的,企业的资本属性是变化的,包括阿里巴巴等国内知名IT企业都多有外资背景。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单纯的“出身论”并没有多大实际意义,只有推动更多的IT能力中心进入中国,保证安全与技术进步兼顾,才能实现信息化和现代化。而国际化身份有利于企业全球市场拓展、促进技术创新和进步,保持技术领先。 
    国家网络与信息安全的征途,就像一场没有终点的“铁人三项赛”,只有将安全能力、安全可控和安全诚信三者结合,才能更科学判定一个企业及其产品是否符合网络安全的需求,才能切实保障国家的网络安全。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