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众筹:虚火与转型

标签:转型众筹

访客:18727  发表于:2014-07-14 13:37:30

【导读】国内眼下已经出现了数十家众筹网站,从最初的实物众筹演化为股权众筹、债务众筹等多种形式。小项目、小资金、高风险、高回报是它的主要特点。但另一厢,股权和债务众筹尚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此外,不断降低的融资门槛、项目实施的风险与众筹模式本身的不完善,一一考验着这个稚嫩的行业。

中国式众筹:虚火与转型

最近,张毅的不少IT界朋友都想创业做众筹网站,但他往往是给对方浇上一盆冷水:“如果你此前没有相关的资源或圈子,最好别碰这个行业。”
  张毅是广东一家众筹网站“VCHello”的投资人。在他眼里,众筹是一个“混圈子”的行业,哪个平台能吸引到优质项目与富有经验的投资人,哪个平台就能够脱颖而出。而这一切,与创始人长期的线下积累分不开。换言之,如果没有足够资源而贸然进入这个行业,很可能铩羽而归。
  张毅的担心不无道理。眼下,这个起源于美国的模式在进入中国三年后,正潜藏着巨大的市场风险。
  据了解,国内眼下已经出现了数十家众筹网站,从最初的实物众筹演化为股权众筹、债务众筹等多种形式。小项目、小资金、高风险、高回报是它的主要特点。但另一厢,股权和债务众筹尚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此外,不断降低的融资门槛、项目实施的风险与众筹模式本身的不完善,一一考验着这个稚嫩的行业。
  在喧嚣的行业表象下,众筹模式如何才能更加规范和井然有序,是当下所有参与者心中的疑问。
  如火如荼
  最近,李群林忙着为股权众筹网站“大家投”上线2.0版本的页面。这家2012年底才成立的初创公司,一两周后会推出更加完整的“投后管理”模块。
  眼下,在“大家投”上完成融资目标的创业团队,会与项目投资人建立一个微信群,随时沟通项目进展。新版上线后,“大家投”打算推出更加规范的跟踪机制,包括季报、年报的披露,财务状况的审计,以及网络会议的沟通等。“假使项目发起人在创业过程中遇到困难,我们将来也会派专人进行对接协调,帮助其克服困难。”李群林称。
  据悉,大家投的业务模式,是初创企业将需要融资项目发布在网站上,若能吸引一定数量的投资人并募得所需资金,投资人就按照各自出资比例成立有限合伙公司(领投人任普通合伙人,跟投人任有限合伙人),再以该有限合伙公司法人身份入股项目发起公司,持有该公司出让的股份。
  “由于我们网站上的都是早期项目,平均单笔投资额大约在5万。”李群林透露。网站上线以来,有20%的项目融资成功。在成功募得资金的项目中,“大家投”可抽取项目融资额的5%作为佣金。
  李群林还在“大家投”平台上为“大家投”本身进行众筹。到目前为止,他已成功筹得两笔天使投资,分别为100万和200万元人民币。深圳创新谷是第一个投资者,也是唯一一个机构投资人。之后,“大家投”又成功吸引了11个跟投人。据了解,加上创新谷,12位投资人分别来自全国八个城市,其中有4个人甚至在完全没有接触项目的情况下,决定投资。
  "大家投’平台上的投资人大多还是以小老板和职业经理人居多。”李群林告诉记者,由于项目大多在种子期,目前还没有成功退出的案例。“这原本就是个高风险、高回报的行业,大家还在慢慢摸索。”
  李群林只是国内众筹创业大潮中的一员。在他之前,国内第一家众筹网站“点名时间”于2011年5月上线。紧接着,包括“大家投”在内,众筹网、天使汇、追梦网、淘梦网等一批众筹网站崛起。
  进入2014年后,这个炙手可热的模式开始进入大型互联网公司的视野。今年7月1日,京东金融众筹业务“凑份子”上线,宣称用户可以参与众筹项目的生产和定价环节。在京东首批上线的12个项目中,有7个智能硬件项目,5个流行文化项目,这些项目瞄准的是热衷于3C与IT产业的消费者。
  海外玩家同样对中国的众筹市场虎视眈眈。如今,澳洲众筹网站Pozible已推出中文版,想在中国市场大展拳脚;众筹业明星 KickStarter也已成为不少中国创业团队的首选—不难理解,如果能在KickStarter上走红,创业者完全可以满足传播营销、获取忠实用户的需求,还能为将来开启海外市场做准备。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监测数据,2013年全球众筹融资平台达到889个,较2012年增长38.7%。预计到2025年,全球众筹规模将达到960亿美元;其中,中国众筹规模将达到460亿美元-500亿美元。
  创新与风险
  从表面上看,众筹模式的进入门槛极低,风险不大,充满了社会化创新的理想色彩。众筹网站似乎只是一个介于出资人和创业团队间的撮合者,但真实情况却并非如此。
  事实上,众筹模式进入中国后,面临着一系列“水土不服”的状况。首当其冲的便是创新力的不足。眼下,许多国内创业者做出的产品是模仿和追随国外的,其本身的思维灵活性和创造力还未被完全释放。而国外众筹项目的发起人往往有了完整的创新想法和执行方案,只是缺乏资金。如此一来,国内那些拷贝的产品自然难以获得足够支持。
  更为重要的是,在众筹领域,国内的相关法律法规还是一片空白。自诞生起,它便与非法集资纠缠不清,许多公众至今还没弄清楚,众筹与P2P的区别在哪里。
  “其实,相关的法律法规已经在酝酿中,只是目前还没有出台。”李群林表示,“管理部门原则上是鼓励和支持这种创新的。”
  除了交易的合法性外,投资者权益保护是左右众筹行业的另一个难题。眼下,国内的信用体系还未完全建立起来,陌生人之间的信任度较低,人们对众筹平台本身的信任度也不高。更多人依然愿意相信大企业和权威人士,不愿在早期项目上冒风险。
  “应该说,这一点与中外的收入水平差异不无关系。”众筹网市场部总监马伟强告诉记者,“一些发达地区的人们愿意支持一些公益类项目,或是具有创意的点子。但国内的大众仍然希望投出去的钱能够有所回报。”
  在他眼里,这种信任关系与商业模式还需要时间去培育,“现阶段的众筹有点像早期的阿里巴巴”。
  事实上,众筹项目的完成情况确实也不理想。即便在Kickstarter上,很多项目筹资成功后依然难以完成,相比之下,国内创业团队的经验积累就更少了。
  “有时候,项目发起人本身存在欺诈行为,将资金挪作他用。另一种情况是,创业团队的能力和资金实力不强,通过众筹网站募集到的款项也不多,使得产品最终没有做出来。”张毅指出。这些因素都会导致国内愿意支持众筹的用户较少,很多项目无法实现融资目标。
  从这个角度看,从普通用户那里筹集资金、集腋成裘只是众筹网站要做的第一步。如何筛选项目,并跟踪、监督、扶持项目的进展,是众筹平台接下来面临的重要挑战。
  就“大家投”而言,公司在融资项目上线前会综合考察项目的各个方面,包括团队简历、产品、财务状况、融资额等。据李群林称,审批通过上线的项目不超过创业者提交的项目的10%。
  而众筹网目前扮演的更多仍是“信息中介平台”的角色。假使项目发起人募集到资金后“跑路”,众筹网会协助投资人督促项目发起人,让其返回资金。但这种协助和督促究竟能起多大作用,众筹网本身也没有把握。因为就目前来看,平台上还没有出现过这种案例。
  在张毅看来,众筹说到底是一个拼资源的行业。以股权众筹为例,它的本质就是“合投”,这在VC领域并不新鲜。关键是,当网站上的各种项目令人眼花缭乱之时,由谁来把关、筛选和过滤项目?谁来后续跟进项目,给创业者提供支持,使项目保持一定的成长性?
  “这也是为什么有些股权众筹平台上将投资人分为领投和跟投者。”张毅称,“目前的融资项目非常多,但好项目非常非常少。如果拥有好的投资人和项目库,众筹网站就不愁没有生命力。”
  这一点在两个月前上线的股权众筹网站“天使客”上得到了充分体现。目前,天使客上一共有5个项目,4个已经募集成功,还有一个尚在募资过程中。
  “现在网站上的5个项目,全都是我自己找来的。”天使客创始人石俊表示,“其他主动在网站上提交的项目,我们一个都没有通过。”她直言,眼下的好项目实在太少了,天使客倾向于接纳那些大公司高管的创业项目。
  在已经成功融到资的四个项目中,每个项目都有领投人和跟投人。据悉,天使客要求领投人的出资额必须占到项目融资额的20%以上,并且能够为项目提供相应资源。举例来说,项目前期的沟通、路演,以及后期的信息披露,都需要领投人去跟进和对接,并且发布在网站上。以天使客上的“百味联盟”项目来说,其领投人就是北京的一位营养学博士。
  去众筹化
  和其他新生事物一样,众筹模式在风行了一段时间后,给人们带来的新鲜感和吸引力也逐渐减退。尽管一些网站曾经为某个项目融到很高的金额,但这种亮眼的成绩实际难以为继。
  另一方面,由于众筹项目获得的资金有限,众筹网站从筹资额里获得的分成也很有限。这种情况下,项目发起者不愿意再给平台分成,不少众筹平台难以获得可观收入。无奈,早期的众筹网站开始纷纷转型。
  今年以来,“点名时间”正在慢慢淡化众筹的概念,将自己定义为“智能硬件首发平台”。在该公司CEO张佑看来,相比众筹,首发平台更“接地气”。
  具体说来,创业团队在点名时间官网上提交项目内容,经后者审核通过后,项目将在点名时间上首发亮相。产品上线后,点名时间将协助硬件团队对接渠道、媒体、投资人及供应链等多方资源。在项目首发前,点名时间严禁创业者向其他媒体曝光,以确保平台的效果。
  “点名时间”表示,公司并不会把众筹的模式剔除掉,但它现在只是公司众多链条上的一个环节。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细节是,点名时间的盈利模式也随之改变。此前,如果有项目在点名时间上发布成功,点名时间会抽取10%左右的服务费用。但从去年8月起,这笔费用不再收取。对此,点名时间创始人张佑对媒体称,“盈利模式不是公司目前关注的重点,不论是哪种互联网公司,在形成规模之前都不能谈盈利模式。”
  在张毅看来,那些实物类众筹网站之所以转型,是因为其资源、能力和服务对象间“并不是很吻合”。过去的一种常见情形是,创业团队几乎在每个众筹网站上都发布了简历及项目介绍,因为单个平台对他们来说,并不具备足够吸引力。创业者将资源分散后,每个平台的优势相应减弱,加上好项目的稀缺,网站的融资能力普遍不高。换言之,“众筹网站转型的根本原因是项目源不够好。”
  对于免费模式,张毅也不敢苟同。经常和投资人聊天的他发现,投资人注资这类网站,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在这个平台上获取更多的优质项目,对于众筹网站本身,他们并不会进行大规模的烧钱。“因此,如何把服务做精,尽快形成盈利模式很重要。”
  在另一些业内人士看来,众筹网站的转型,和当下智能硬件的创业环境息息相关。通常,众筹解决的是闲置资金与紧急需求间的匹配问题,但如今,国内外的资本大量涌入智能硬件领域,好项目倒十分稀缺。这种情况下,一旦创业团队有好的产品、技术和人才,要想获取投资并不难,众筹的意义也就没那么大了。因此,众筹网站的功能会更多地集中于品牌传播、团购预售等。
  不难发现,一些先知先觉的众筹网站已开始转换角色,走向泛众筹、涉服务的道路。它们正试图成为用户、创业者、渠道、投资者、互联网公司之间的纽带。这种转型能否成功,目前还不得而知。但需要指出的是,国内的大部分实物众筹网站都将重心放在智能硬件领域。这意味着,假使智能硬件的创业热潮退去,众筹网站也很有可能面临发展的瓶颈。(via 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黄锴)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