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如何巧妙生存于各种打压之下?

标签:Uber

访客:30378  发表于:2014-07-09 09:04:27

Uber 如何分配其数十亿美金投资去向呢?这个问题,着实是个谜。当投资去向越多,这个问题越发神秘。

在初步尝到甜头以后,这家旧金山公司愈发精明,想要壮大自己的力量。Uber 想尽快发展起来,因而此刻他靠着打价格战来接近自己的目标——即便在这个进程中亏本运作。

Uber如何巧妙生存于各种打压之下?

在科技创业公司中,这一招屡见不鲜,因为眼前利润并不如客户数目珍贵。但对 Uber 来说,玩转在所谓共享经济的新境界,需要很高的赌注。这是因为,许多根深蒂固的利益正在尝试着对抗这样的计划。

这条路上,不成功便成仁,有更多的原因迫使 Uber 不得不尽快发展壮大。若有哪位官员想要遏制住 Uber,那么将会付出很大的政治代价。

昨天,Uber 宣布,将要在纽约市降低 20% 的 UberX 车费,并声称这样一来,UberX 将比普通的黄色出租车要便宜更多,成为最实惠的服务。这是继上周旧金山湾区降低 25% 车费,以及更早些时候洛杉矶 UberX 同样降价后的又一大动作。公司称,加州 UberX 驾驶员仍然会得到其应有的 80% 酬劳(尽管纽约看起来不会这样),和 UberX 折扣以前一样的待遇。

福布斯 Ellen Huet 指出,旧金山的乘客所付车费从 15 美金降低到 11.25 美金,但驾驶员仍然收入 12 美金。

Uber says its new, lower UberX fares are cheaper than New York yellow cabs. Image:Uber
Uber 说,新政实施以后,UberX 车费将比纽约市的黄色出租车还便宜。

在这个场景当中,Uber 两度倒贴钱。第一,它已倒贴 75 美分,保证驾驶员收入无差别;第二,它完全做到了 0 佣金。事实上,这等于公司为乘客付钱乘车。(显然,纽约市的驾驶员就没同等甜头了,Uber 说他们要载客更多次,以保证收入无差别。)

丧失领导权并没什么新意,但在你主打产品上亏钱,就很是新奇。为保公平,Uber 也会对原有的黑车业务(野鸡车,也就是目前这种采用 UberX 的出租车)做适当的补偿。但公司似乎根本不担心上面两点中任意一点。Uber 的战略为,让传统出租车减少,取而代之的是更多地效仿典型互联网企业:先让用户基数尽快提升,迟些再去考虑赚钱的事。

像亚马逊一样战斗

考虑到 Uber 与 Amazon 的亲缘关系,我们对两家公司进行对比。

第一眼感觉它们并不类似,Uber 并不销售商品,而是销售服务。但,他们的故事很相似:

都由盛气凌人、魅力四射的 CEO 发掘到了那些吱吱嘎嘎的老行业未预料到的商机;都成长迅速;都经历了用户数量大爆发;都提供了具有突破意义的服务;都令自家品牌知名度变高。

Amazon 已成长,且仍在成长,因为它无惧亏钱。低定价且免费提供递送业务,虽削减了利润,但也留住了回头客。Uber CEO Travis Kalanick 曾表达对 Amazon 创始人 Jeff Bezos 的敬佩之情。而 Jeff Bezos 本身也是运输公司的投资人。如今看来,Kalanick 想要从 Amazon 的成功上获得秘籍。

Amazon 已创立 20 年,这种战略是否可持续?这是一个令股东们争论不休的问题。但就目前的发展态势来说,这一方法在 Uber 身上成效虽微,却仍有正面作用。

Uber 快速扩张,同时完成本地化和全球化。在一座城市,降价促销的出租车可吸引更多乘客搭乘使用 UberX 的汽车,为黄色出租车送上狠狠一击。UberX 在这座城市火起来后,另一座城市贪婪的人们也会加入 UberX。需求面扩展开来,Uber 接踵而至。(如今,Uber 已在世界上约 40 个国家的 140 座城市展开业务。)

若想保持快速蔓延态势,Uber 需要更激进地招聘新驾驶员,但这也带来了难题:价格削减,意味着驾驶员的酬劳也会削减。无足轻重的价格将会导致驾驶员骚动,公司曾许诺的甜头(一名驾驶员在纽约市一年可收入 9 万美金)也不再令驾驶员信服。

Kalanick 在 Twitter 上坚称,更低的价格能保证驾驶员赚得更多:由于需求上涨,驾驶员一小时能接更多单生意。如果 Uber 真的做到了贴钱补偿驾驶员的损失,这样的设想确实很容易实现。

不要带走我的 Uber!

如何保证驾驶员一直驾驶?这一问题已被 Uber 娴熟地解决。就 Uber 的前景而言,更大的威胁来自监管部门和立法机构。它们可以勒令 Uber 停业,或至少高度限制其运作。

2010 年,在在其首个开展运作的城市——旧金山, Uber 已收到(并忽略)来自运输监管部门的停止违法行为令。每当面临关停警告,Uber 已有一套固定的脚本:继续保持车辆上路。这一招在旧金山已经奏效了如此之久。

尽管各种国家级别的力量尝试遏制住 Uber,它仍然保持运作。仍有许多力量想限制 Uber 的服务,但 Uber 也从中生还。

Uber 这许多次胜利,并没有耗费过多的时间和努力,但还时常能做到自我提升。各种不确定因素想要置 Uber 于死地,但都不受投资者买账,至今被阻止的投资总量还不到 12 亿美金。

这些钱中,一部分被用来雇佣重量级说客,以游说其投诚。但更具力量的政治压力是,从普及方面入手。

「他们越是想办法普及自己,他们的论战力量就会越强大。」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 Arun Sundararajan 教授在受 Businessesweek 采访时,陈述了自己反对镇压的观点。然而,这一力量虽不足以改变论战的力量,却改变了支持者的数量。Uber 越是吸引乘客使用自家服务,就越容易有更多人为自己按下投票器的按钮,同时政客就更没有激情周旋于 Uber 的案件。

Uber 戏剧化地降价,也在扩大客户基数以外获得了更大的筹码:它在培养选民——一旦有某个力量想要带走他们的 Uber,选民就会跳出来抱怨。一旦 Uber 做到了这一点,任何政治战争都击败不了它,就会有许许多多别具价值的全球化巨头企业前来投资,届时,目前亏欠的十余亿美金都值得了。

(本文转自Wired,由雷锋网谭樊马克编译)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