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文·凯利:技术改变了什么?

标签:

访客:30244  发表于:2014-07-08 14:52:44

6月15日下午,当硅谷预言家凯文·凯利(以下简称KK)和中国“黑客教父”万涛开始对话之前,他在演讲台上做了一个PPT的演讲,内容关于他的新书《新经济、新规则》,但是言谈并不止于斯,涉及到芯片、可穿戴设备和网络化。一些内容是KK在十余年前对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经济趋势预测,但是投映到今天仍颇具前瞻性,这正是吸引现场100多人的主要原因。    
     当前互联网思维已经开始进入传统行业,甚至颠覆了传统行业的现有工业经济规则和商业模式。这一切,在KK的《新经济、新规则》中早已经完整描写了出来,这12条互联网新规则包括集群、回报递增、普及、免费、位移、混沌、关系、机遇等。KK甚至预言,在传统领域如房地产、电子制造业都会受到这些规则的影响。
     KK在其职业生涯中出版过大量的书籍,包括《失控》、《科技想要什么》、《技术元素》等,对人工智能、技术奇点等前沿话题进行了自己的思考和探索,他也由此成为外界关注的硅谷预言家。1994年,他预言了Web2.0时代的到来。2012年,他继续预言:在“人机合一”的Web3.0时代,苹果和谷歌的霸主地位将动摇,而微软将是第一个消失的IT巨头。
  当前中国互联网经济发展印证了他的新经济12条规则,这是一种巧合还是必然趋势?今天还有哪些行业会受到这些规则的影响?生活在数字时代的人感受到哪些变化和便利?带着这些问题,记者对KK进行了一场深入的独家采访。通过这些对话,读者也许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iChina:每次您来中国都会带来一本新书,这次的新书是《新经济、新规则》,在书中你介绍了免费、蜂群、普及和信息流等12条新游戏规则,您怎么理解这些规则对互联网行业的影响?对互联网之外的行业会产生同样的影响吗?

   KK: 今天互联网发展越来越快速,各种行业发展也越来越变得社会化,社会上发生的很多事情,逐渐在互联网上都有所体现。我讲的12条互联网规则,更多地是讲信息流动产生的影响,这些规则对社会各方面都有影响,但不是社会所有的方面,而是对社会的某些方面会产生影响,比如地产和电子行业等。

  iChina 电子货币由于其虚拟化和去中心化的特质而备受推崇,在您的书籍中也对电子货币进行了专门讨论。比如电子货币会被某些高科技公司职员应用到黑市交易中,而且有关比特币等电子货币的讨论已经涉及到对无政府主义的担忧,在这样的背景下,您还认为电子货币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吗?

  KK: 我在《失控》一书中提到了电子货币,的确它具备某种颠覆世界的特质。包括比特币在内,现在市场中有了20多种电子货币。比特币具有某种匿名性,这种加密货币可以做很多非法的事情,但是同时它的某些功能也可以做很多其他有意义的事情。我相信,未来15年中国有可能在某些交易中使用这些功能,这样的电子货币可以进行反洗钱的行动,因为它有公众能够查得到的公共信息。电子货币的强大功能目前还没有被完全发掘出来,我们不能因为一些犯罪行为就否定它的整体属性。未来我们不是要消除电子货币,而是要更好的监督它,不能简单地宣布它是非法的。

  iChina:在您的书中提到,网络经济最不能容忍的是单一创新(Monovation),而网络经济垄断巨头带来的可能是赢家通吃(Winner-teke-all),你认为目前的Google、苹果、微软属于这样的单一创新者吗?未来理想的创新者会是哪些公司或组织?

  KK: 实际上这种相对垄断对消费者来说是好事,它能给他们带来更便宜或者免费的产品。然而垄断只是暂时的现象,会被新兴的行业推动并被打破,这种新兴行业一般是外部的力量。比如IBM 做计算机的时候,出现了微软,它的操作系统被安装在IBM的机器上,之后Google 的搜索引擎也是建立在微软的操作系统基础之上,信息科技正是在这样的快速迭代中不断升级。
      今天在中国涌现了百度这样的大公司,他们的垄断只能持续5年时间左右,5年时间之后会有外部的力量来改变这样的格局。外来者也许不是搜索公司,可能会来自互联网视频领域。同时百度这样的公司并不会消亡,互联网行业总会有一些更主流的力量出现。

   iChina:今天物联网、云计算、智能硬件等新技术已经进入传统行业,甚至我们的生活中也出现了谷歌眼镜、智能手表等高科技产品,您认为是技术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还是生活改变了技术?

   KK: 信息技术肯定会改变我们的生活,但是他改变的只是一部分。我们大部分生活不会被改变,比如我们现在还要住在房子里,我们生活所在的城市街道,这些和之前我们父辈的时候没有什么什么区别。变化只是一小部份,也许只有5%,但是这些改变的意义很重要的。

  iChina:能否举例介绍一下互联网技术及可穿戴设备对你个人生活的影响?

  KK:科技其实改变了我生活的很多方面,比如Google搜索功能就是这样的例子。我们生活中难免有很多问题是找不到答案的,即使图书馆有这些资料,但是你还是要到图书馆翻阅大量的书籍文献,甚至有些答案在图书馆中也是找不到的。现在我只要在网络上搜索就能找到答案,比如制作什么东西需要什么材料,通过网络搜索轻易就能找到答案。如果出差到在东京,通过搜索就可以轻易找到餐厅吃饭,而这些答案在以前是不可能被轻易找到的。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技术打开了我们生活的另外一扇门。

  iChina: 作为前任《连线》杂志主编,您怎么评价新媒体技术对传统媒体的影响?你认为自媒体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多大程度上影响信息的流动?

  KK:  新媒体的出现,主要是对传统媒体的业务模式产生影响。自媒体是一个趋势,信息流动对读者来说是一件好事,能让他们更容易找到好书和好文章,问题是对于出版商来说,未来的最好盈利模式是什么?如何利用自媒体去赚钱需要去进行探索。

   采访手记:

   正如主办方之一的电子工业出版社总编辑刘九如在致辞中所说的那样,在世界杯的喧嚣正在进行的时候,通过众筹的方式把KK邀请来中国交流本身就是一顿精神大餐。在这个追求效益最大化和物质享受的时代,精神上的收获经常被人们忽略,但是与KK的这场交流显然是不能被忽视的。
   尽管现场没有出现之前几次预言那样的激动时刻,但是KK仍然预言了一些事情。比如中国对电子货币的态度他认为在15年就会转变。对中国互联网的结构性改变,他也给出了BAT这些巨头在未来5年必然会受到挑战的论断,这些言论我们可以拭目以待,毕竟就在不远的将来。
   KK对黑客和网络安全的一些观点和态度在之前并不广为人知,主办方之所以让他和中国“黑客教父”万涛进行对话,我认为和他曾经举办过一届黑客大会有关系。他对网络匿名性平衡发展的态度很受笔者认可,对于电子货币的合法性认定,以及加强监管的态度也是从客观的角度出发,既很合理,也非常有发展眼光。
     实际上,我真正比较感兴趣的是KK的某些生活片段,例如他谈到Google搜索的某些体会。小小的遗憾是,没有达成和他合影的愿望,希望下次KK中国行能够达成。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