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顶上的新自然主义

标签:绿化绿地贴

访客:14821  发表于:2014-07-08 06:52:26

用绿地的“创可贴”愈合城市里裸露的屋顶所形成的伤。

屋顶上的新自然主义

屋顶就像一个城市的背面,城市的街面有多么灯红酒绿,城市的屋顶就有多么荒凉沉闷。一个城市在不断地往上长,然而,人类与自然却在同时离弃这些屋顶上的空中荒漠。

屋顶可以再回到自然吗?

绿化并不那么美

在东京的一处豪华写字楼里,如果凑巧的话,走进它的大厅,你也许能够正好撞见有些农夫模样打扮的人,脚上穿着水鞋,身着围裙,脖子上围一条毛巾,在大厅中央的一块水田里收割水稻。再往办公室里走,你还可以看到更奇妙的场景,身穿职业装的人们正坐在黄瓜架下或者是西红柿、青椒架前,忙碌地工作。

今年不到30岁的Annie Novak从芝加哥来到了繁华的纽约,她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成了都市屋顶上的一名农妇。在纽约东河附近的一处高楼上,Annie开垦出了一块空中农场。她在这里种上了各种蔬菜瓜果,此外又养了一些鸡和蜜蜂。平常收获的果蔬,鸡蛋和蜂蜜什么的,供应附近的居民。而她的农场也已经成为了一个居民的社交活动中心。

现代社会里,人们在钢筋水泥的围困下,越来越与大自然疏离。近些年来,人们开始尝试用各种方式重建自身与周围环境的关系,缓解社会带来的焦虑,同时也倡导一种回归自然、绿色环保的生活方式。

然而,黄爱平的绿色理念又大有不同。这一切要源于他一次细微的发现。2008年,已经做了6年顶楼装饰工程的黄爱平一直被各种问题困扰。在这6年里,他接过各种单子,有的只要求在顶楼铺一层隔热砖,有的则需要种上绿色植被,但不管哪种方式都会面临一系列的后续问题。

如果是铺隔热砖的话,每种隔热砖都有一定的使用年限,时间一久,就会风化脱落。不仅会带来清理上的困难,更为严重的是,所有的隔热砖超过年限都会造成二次污染,而沦为新的屋顶垃圾。

而如果是做绿化或者是搞屋顶农场的话,其实现实情况并没有那么美。所谓屋顶绿化,现在通行的做法是,把地面的植被直接移植到屋顶上,黄爱平说,这种做法跟地面绿化搞些奇花异草没什么本质区别,既野蛮又浪费。地面植物根系发达,移植到屋顶的话,土壤层要求有一定的厚度,否则无法存活。首先,国家要求屋顶承重不能超过每平米100公斤,这样就会有承重问题。另外,人工干预不可避免,这意味着需要有人去洒水,除虫,甚至洒药,不仅维护成本高,而且在屋顶洒药会对空气造成污染。还有,土壤里残存的氮元素比例高,雨水得不到净化,反而会把氮通过排水口带到地下水中,再次造成水污染。

如何在绿化效益和真正的保护生态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是黄爱平一直苦思冥想的问题。有一天,他在某个屋顶工作间隙,一眼扫到在某个角落里,竟然也有一些绿油油的的植被,显然是没有人打理的。经过一打听,原来这种植物叫做铺地锦竹草,在南方的屋顶上已经有100多年的生长历史了,是一种真正原生态的屋顶野生植物。

这一发现让黄爱平一下子兴奋起来。从2008年到2011年,他花了整整三年时间在广东、福建、江西等地去收集屋顶野生植被,收集回来再拿去跟广州科学发展研究院,华南农业大学,江西农业大学等机构合作研究。

按照黄爱平的构想,如果能用屋顶野生植被代替地面植被,来做屋顶绿化,应该更符合生态理念。这些野生植被是经过自然优胜劣汰法则生存下来的,适应能力和稳定性更强,不需要人为管理,而且对土壤层要求非常低,一系列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所谓“道法自然”大抵应该就是如此。

尊重本地生态

黄爱平的新自然主义其实并不新,按他的话说,只不过遵循了古法。2011年,经过三年的收集研发,一种“绿地贴”的绿化产品终于面世,黄爱平管它叫做“自然馈赠的礼物”。

在研发过程中,黄爱平经常想城市的屋顶被裸露在天空下,就像一处处伤疤,有没有可能找到一种类似创可贴一样的方式,既方便又可快速地让城市的“伤口”愈合,重新生长出一层新的“绿色”皮肤。

“绿地贴”就是在这样一种思路下被研发出来的。它结构简单,由一层网状垫层,一块2~3厘米的土壤层以及一层植被组成,平均每平米保水的承重只有20~40公斤左右。由于它非常轻,施工和运输都非常方便,可一次安装长期使用,不需要专门维护管理。关键是屋顶的环境原本严苛,而绿地贴的土壤层够薄,因此无须洒药便可自然屏蔽一些老鼠,蜈蚣,蚊虫等有害生物,也不会带来二次污染。

除了铺地锦竹草外,黄爱平他们一共研发出了十几种适应于“绿地贴”模式的植物,它们全都是屋顶的野生植被,其中有南方的,也有北方的。这些植物都是经过几年的培植和筛选保留下来的,它们具有一些共同的特征:都有四季观赏的美观效果,而且繁殖速度不慢也不会太快。

以铺地锦竹草为例,这种草在屋顶严酷环境下适应能力非常强,自燃性稳定,而且不霸道,不会因为繁殖能力太强侵蚀墙体结构。它在地面根本生存不了,但是在屋顶上会根据环境变换,适应性地调整自身生长状况。水分多时,叶片变大,颜色为深绿;干旱时,叶片缩小,像仙人掌一样,叶片呈浅绿。它一年四季会呈现不同景观,秋天时开小白花,叶子金黄;冬天是上面一层是红色的,下面一层则是绿色的;春天时嫩黄;夏天时油绿。

目前,铺地锦竹草“绿地贴”的售价大约在每平米200元钱左右,也就是说,100平米的成本大约为20000元。不过,黄爱平算了一笔账,普通居户人家,100平米的楼顶房子,通常要装四台空调,如果在屋顶植入100平米的绿地贴,大约每年可以节省电费1500~2000元人民币左右。如果以城市为计算单位,一个城市所有的屋顶全部绿化,可以让该城市的温度平均降低12华氏度,另外,还可以减少地面20%的排水量。如果核算成成本的话,将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数字。

已经做了十几年屋顶绿化的黄爱平每年都会遇到新问题,每年也在不断地调整适应。他的经验是,城市绿化不是单纯地搞奇花异草,这不是一条可持续性发展的生态建设之路。绿化是要把管理的主权还给自然,让自然自己解决、自然消化各种问题,前提是尊重本地生态,不要强行把野生植被剔除,植入外来植物,这会对本地的植被、土壤养分、水资源结构都造成严重的破坏。“强行的人为干预是违背自然生长的”。

实际上,国际上的一些相关研究表明,绿色屋面对屋顶微气象会带来积极的影响。“绿色屋顶”早已在全球蔓延开来。澳大利亚、日本、墨西哥、荷兰、英国和瑞士等国都在积极开展绿色屋面。绿色屋面也在美国的一些城市中逐渐流行起来了,纽约、芝加哥、亚特兰大和波特兰等城市都走在“变绿”道路的前面。

在极具超前意识的德国,所有屋面中约占10%已经“变绿”起来。德国甚至已经出台相应的法规,要求新建的房屋必须要实现屋顶绿化。德国的“屋顶绿化”路线也带有明显的自然主义倾向,它们并不要求有多好看或者过度使用,而是将美观和自然生态兼顾,将绿化从工业时代的结构主义重新带回到自然审美的情趣中。

在北欧的斯堪的纳维亚屋顶绿化协会每年都会组织屋顶绿化的评审活动,近两年的获奖作品中,也越来越呈现自然主义风格。去年的作品中有一栋山脚下的房子,周围绿树环绕,屋顶上的绿色植物与周围浑然一体,使得整个房子如一位隐居世外的山人,谦逊,娴雅,散淡。

黄爱平的“绿色贴”在美观设计和植物多样性培植上还有待提升,但是,它不失为中国大都市屋顶绿化的一种简便高效的尝试。由于其独创性,由黄爱平所创建的黄谷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也开始被英国大使馆下设的社会企业创新平台所关注。从去年起,该创新平台指派了专门的咨询师免费为其提供专业的管理和营销咨询。

目前,黄谷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也在快速拓展中,已在全国13个城市发展了渠道商网络。适合于北方种植的屋顶“绿地贴”也在研发当中,同时,它们也在研发一些圆形或梯形的屋顶绿化设计方案。

(本文系IT经理世界/经理+原创 文/刘晓芳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评论(3)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王馨瑶 既能绿化美化环境还能调节室内温度节电,真是不错的点子

      回复[0] 2014/07/08 07:57

    1. 辣笔小鑫 城市的屋顶被裸露在天空下,就像一处处伤疤

      回复[0] 2014/07/08 07:51

    1. 简蓝 现代社会里,人们在钢筋水泥的围困下,越来越与大自然疏离。近些年来,人们开始尝试用各种方式重建自身与周围环境的关系,缓解社会带来的焦虑,同时也倡导一种回归自然、绿色环保的生活方式。

      回复[0] 2014/07/08 07:49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