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圣战”何时休

标签:智能手机苹果专利三星

访客:19814  发表于:2014-06-26 16:13:40

如今,智能手机市场的竞争极度激烈,简直如中世纪的宗教战争。不过,这可不是在悠闲夏日上演历史剧,而是真刀真枪的拼杀。恶意开发的专利产品是各大公司手中的武器,交战规则便是美国联邦法院复杂难解的法律程序。手机市场正在经历一场浩劫——价格飙升、设备被禁、创新受限,行业一片荒芜。

专利“圣战”何时休

苹果公司和谷歌的开源操作系统安卓之间的大战是整场战役的核心,苹果公司要发动一场圣战,与安卓阵营斗争到底。

在苹果创始人兼CEO史蒂夫·乔布斯眼中,iOS才是正统,安卓系统是彻头彻尾的异教徒。“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会告到底。” 乔布斯被一连串专利诉讼激怒后说,“如果有必要,我会把苹果在银行里的400亿美元全部花光,来纠正这个恶行。我要摧毁安卓。因为它是个窃贼,为此我不惜发起热核战争。”

苹果也的确这么做了。2006年至2012年间,公司时为原告时为被告,在世界各地打了将近150场关于iPhone手机的专利诉讼,内容涉及手机的硬件、软件和整体设计。

跟中世纪的宗教战争一样,复杂的盟友关系、补充协议和共同防御协定让整个手机产业陷入混战。索尼状告LG,诺基亚状告HTC,摩托罗拉(2011年后归谷歌所有)状告所有人,同时也成为众矢之的。

虽然很多案子以达成协议或详细的交互授权协约收场,但仍有许多案子会被判处高达数十亿美元的损害赔偿,或禁止出售一些设备。只要是花在诉讼上的经费,不论多少,最终都得由消费者买单。

专利诉讼的范围极广,从最基本的设计元素(圆角矩形)到智能手机界面的标准特征(滑动解锁)都有所涉及。在苹果和三星公司(安卓阵营的主要力量之一)的诉讼持久战中,苹果坚称包括自动语音纠错在内的专利技术和“快速链接”功能(即用户通过点击号码就可以自动拨号)都是在抄袭iPhone。

在最近的诉讼中,苹果不仅指控三星在Galaxy和其他系列产品中盗用这些技术,还出人意料地称这些功能占每部手机价值的30至40美元。因此,它要求三星赔偿自己20亿美元的损失(上个月陪审团判处三星赔偿苹果100多万美元;双方都提出上诉)。

归根结底,这些案子和其他悬而未决的诉讼体现了手机产业快速发展的一个基本问题:专利法案能够对企业进行授权,允许它们垄断创新长达20年之久。新产品是否应该获得强大的法律保护效益,抵消发明者背负的成本和风险?或者它们应该靠自身实力迎战模仿者的挑战,让市场和消费者决定一切?换句话说,什么类型的创新可以获得专利法案的保护?

在美国,人们可以从专利法中寻求答案,但专利法对创新的保护是有条件的,它只给“新颖有用”(New and Useful)且从未面世的专利提供法律保护。这个条件对现有的发明来说并不“明确”。

专利法听上去很简单。但法案中的每一个字都有赖于美国专利与商标局(PTO)的解读,如果是专利诉讼的话,还要参考法庭做出解释。

这就是为什么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等信息技术发明上,问题变得尤为尖锐。因为对电脑、软件和营销相关的知识知之甚少,专利审查员在处理大量积压的专利申请时压力倍增。因此他们发明了一种失败的“外包手段”,使得几乎所有的申请都能通过。这样他们就把问题全部扔给了法院,让法庭去决定哪一种发明符合专利法的要求。

这种方法减轻了PTO的负担,却把烫手的山芋抛给了法院。跟有效的外包形式不同,PTO把工作转给其他机构,但这些机构并不具备接手的能力。总的来说,事情不是成本转移那么简单,在这个过程中,成本在不断叠加。一些学者的研究指出,现在专利体系的成本超出了收益,过去25年来这一差距已累积达到数万亿美元,而且还在不断增多。

更糟糕的是现有体系这种荒诞且低效的运行方式助长了专利滥用和恶性竞争,最终引发了两种系统间的专利圣战。如果人们能在专利检验的第一个环节严格把关,很多现在充满争议的专利根本就不会通过。而且,原告和被告的每一封诉求信、法庭案卷、上诉事实摘要都言辞夸张虚伪,内容大同小异,如果专利审核人员当时能对专利进行仔细检验,我们现在也能免受这些资料的荼毒。

最近,休战的一丝希望之火也被华盛顿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掐灭了,该法院专门受理专利诉讼案件。上个月,法庭撤消了联邦上诉法院理查德·波斯纳法官在2012年做出的一份相当敏感的裁定书。当时理查德作为主审法官负责审理苹果跟摩托罗拉的案子,结果两家公司都被判败诉。(独家披露:20年前,我曾是波斯纳法官的助理。我真希望自己现在还在做这份工作。)

回顾了这两家科技巨头索赔和反索赔的斗争后,波斯纳像所罗门王那样做出了判决——双方都没能讨到好处。他对两家公司“愚蠢”和“荒谬”的要求不予理睬,并且在案件结束后很快发博客称美国专利制度“功能性失调”。

然而几周前,联邦巡回法庭撤销了波斯纳的判决。称他对法律和专利申请书(很多其实还没经过检验)的常识性解读没有遵循上级法院令人费解的判例。因此,原被告双方不得不再度开战,继续投入数百万美元打官司。

手机市场是现代史上发展最快、最具创新精神的市场之一。在它被商业大战毁灭之前,如果不借充满智慧的法官之手,人们还能去哪儿解决专利纠纷呢?

不过,我们还能寄希望于美国国会或最高法院,它们或许还可以帮上一些忙。今年,一项恰到好处的专利改革提案似乎在国会取得了一定进展。该提案旨在限制“专利流氓”(那些事实上并没有发明出什么专利持有者)提出诉讼。这个提案或许能破例同时获得驴象两党的支持。

美国最高法院还采取了一些措施,限制联邦巡回法庭用宽泛的眼光看待专利性。巡回法庭很少给出更贴近法律和常识的专利解读指导,但却反复更改法院的判决。这次,最高法院将破纪录地审理六个专利案,防止最新推出的软件专利权被滥用。而软件专利权可是当今专利大战中企业最喜欢用的武器。

我们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中世纪的宗教战争持续百年,让整个欧洲陷入黑暗时代。在技术快速创新的背景下,智能手机的专利大战只需10年就足以造成毁灭性的后果。要想彻底结束这场“血腥”大战,我们或许只能期盼上帝的调停了(据5月19日《华尔街日报》报道,苹果与谷歌达成和解,两家公司同意撤回针对对方的所有诉讼。然而苹果发言人也表示,上述协议不会影响针对三星公司的专利诉讼。)

(本文转自哈佛商业评论 拉里·唐斯/文 柴茁/译 安健/编校)

评论(1)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王馨瑶 在苹果创始人兼CEO史蒂夫·乔布斯眼中,iOS才是正统,安卓系统是彻头彻尾的异教徒。

      回复[0] 2014/06/26 16:41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