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C手机支付,何时消灭公交卡?

标签:手机支付NFC公交卡

访客:18540  发表于:2014-06-26 10:18:09

【导读】目前国内的手机支付方式,除了各大第三方支付工具的移动版(支付宝钱包、微信支付等),还主要有二维码支付、近场支付(Near-Field Communication,NFC)两种。而在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厂商的推动下,二维码支付的规模曾在2014年年初超过NFC支付,一度将NFC支付边缘化。

NFC手机支付,何时消灭公交卡?

不过,3月14日的坏消息再次影响了格局——央行暂停了虚拟信用卡和二维码支付业务。此后,央行又下发了《中国人民银行关于手机支付业务发展的指导意见》。央行的一声令下,让二维码支付遭到了沉重打击,另一面,则为NFC支付留出了市场空间。第三方支付,如何在NFC机会的政策推动下,做大分享的蛋糕?

在二维码支付被央行暂停一个月后,阿里巴巴主席马云忍不住叫苦,“有时候,打败你的不是技术,可能只是一份文件”。不过抱怨归抱怨,马云显然深谙胳膊拗不过大腿的道理,既然央妈不让做二维码,那就转战NFC吧。

这个背景下,阿里巴巴在NFC支付方面一直在加紧跨界合作的进程。

6月18日,支付宝的团队亮相首届城市建设信息技术产品博览会,对外宣布了“未来公交”计划。而属于该计划的一款具体产品,就是联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IC卡应用服务中心发布的“城市一卡通”,此款一卡通的支付方式正是NFC支付。升级手机支付技术,能否最终消灭公交卡?

支付宝的野心

在城市中生活的人一定对公交一卡通不陌生,几乎人手一卡;那么,新版一卡通有什么不一样?这款新的一卡通产品,号称能让用户“把随身的手机变成一张通行全国35个城市的公交卡”——当然——前提是你的手机支持相关的NFC功能。

用户在使用时,使用支持近场支付功能的手机登陆支付宝钱包,进入应用中心的服务项“城市一卡通”,再申请一张虚拟卡、进行充值,即可使用手机“刷卡”乘坐公交。这意味着,在未来,实体公交卡可能越来越不再是用户出行时的随身必备品了。

不仅如此,借助NFC技术,支付宝还能为已发行的实体公交卡提供支持。用户可以在支付宝上查询实体公交卡的余额、消费记录以及为实体卡充值,而使用方法也很简单:拿公交卡刷一下手机,卡中信息就会被读取并显示在支付宝上,用户可进行查询和充值操作。也就是说,一部支持NFC功能的手机,就能通过支付宝为全家人的实体公交卡充值。这对于家中接受新技术速度较慢的中老年人来说也是一种便利,可以省去他们去窗口排队为公交卡充值之苦。

支付宝O2O事业部总经理王丽娟对钛媒体介绍说,未来,作为支持NFC支付的客户端,支付宝将会同国内部分知名景区开展合作,景区可以通过支付宝发售虚拟门票,既可省去游客们的排队购票之苦,又可实现纸质门票一般很难实现的一些功能(譬如,针对游乐园一类的大型的、需要多天完成游览的景区,发售一定时限内可多次使用的虚拟门票)。

支付宝对自己的设想是成为“未来社会新商业的基础设施”的一部分。而公交卡,作为日常使用率极高的工具之一,如果能够通过推广虚拟公交卡培养起用户使用NFC手机刷卡的习惯,对于巩固支付宝的地位是极为有利的,因为,一旦占据了移动交通的服务入口,就完全可以作为NFC中各虚拟卡的充值入口和信息呈现出口。马云并没有死守二维码支付,上述就是原因之一。对支付宝来说,支付方式只是手段,成为“基础设施”才是目的——也就是让自己变得不可或缺。

未来公交计划

这项涉及35个城市的“未来公交”计划背后,住房和城乡建设部IC卡应用服务中心起到了很大作用。其扮演的角色相当于金融业中的银联,他们首先要做的是说服各地的公交公司采用同一技术标准、开放数据端口。

就钛媒体了解,目前国内在地理位置上相邻的城市之间早已经启动了互联互通计划,例如北京和天津就可以共享城市交通卡。而终极目标“一个手机坐遍全国公交、地铁”目前依然在设想和实践的半路。据IC卡应用服务中心介绍,目前已加入互联互通计划的城市已达35个,包括上海、天津、沈阳、宁波、台州等地。预计到年底,加入互联互通的城市将达到60个,未来,市面上主流带NFC功能的手机多数都将接入。

据住建部知情人士透露,虽然此次加入互联互通的35个城市已经可以实现公交卡通用,但“本地卡”与“外地卡”在乘车资费上待遇还是有不同的。比如,用户所申请的宁波公交一卡通在上海使用时,所享受的车票折扣低于上海本地的城市公交一卡通。

推动技术升级并非易事。由于异地乘车资费方案的制定涉及到各地公交公司的利益,且各地政府对于城市公共交通的补贴方式上存在差异,一些城市对于加入互联互通仍有顾虑。这项推行工作将逐步由住建部IC卡应用服务中心完成。

普及NFC,优势何在?

平心而论,NFC支付从功能和安全性上来讲比之二维码支付有优势。首先,二维码支付需要网络的支持,而且用户扫码花费的时间、操作流程远多于NFC;其次,现有的二维码支付依然存在安全性问题,没有密码认证的二维码技术想要获得银行的支持是很难的。

而根据NFC的工作原理,其功能的实现并不需要网络的支持(这样你无需担心在地铁站因为手机信号不好而无法成功刷卡),甚至不需要手机中电池的支持(在刷卡的瞬间读卡器会产生一个特定的交变磁场,为NFC模块的芯片供电,和实体卡的原理一样),也就是说,即便用户的手机没电关机了,也不会影响刷卡使用。

据钛媒体了解,出于对用户接受程度和安全性方面的考虑,目前市面上你能买到的NFC手机,尚没有能实现“关机后刷卡”的。但相关专家对钛媒体表示,这一功能在技术上完全可行。在NFC市场推广的早期阶段,从手机厂商、技术支持方以及住建部等决策机构,自然首先是测试市场的接受程度,还有安全标准的完善;一旦用户接受程度足够高,实现“关机后刷卡”功能的手机并不是一件难事儿。

在行业内呼吁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公交卡技术升级,目前总算有了一定进展。对于类似IC卡应用服务中心这类官方机构,一项技术成熟度如何,自然是其推动技术升级的推动力。上海华虹公司就是众多安全芯片供应商中的一个,华虹公司的副总经理谢文录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

“NFC技术的优点很明显:首先是快捷、交易时间很短;第二,它很灵敏,放在读卡机上差不多放准就可以了;第三,安全性非常高;第四,这和普通智能卡技术完全是兼容的。这个技术大家都认为是移动支付最合适的方法,但是它的投资成本非常高。”

但NFC技术在此前为何推动力不足?高额的硬件推广成本是其中一个局限,在加上漫长产业链中各方的利益协调的困难,NFC此前在中国的发展之路并不顺利。但显然,从决策机构到第三方支付机构,都逐渐的看到了NFC支付的市场前景和价值。

银联难被绕过

未来公交计划很能吸引人的眼球,但是,指望靠财政补贴维持着的公共交通业为支付宝带来利润显然是不现实的。就像快的打车一样,支付宝的虚拟公交卡只是为培养用户的支付习惯,增加用户黏性。想获利则需要进入更有“钱景”的金融和商业零售领域,支付宝下一步的计划很可能是与商业银行合作发行虚拟银行卡、信用卡,而这是传统上中国银联的地盘。

巨额利益的存在使得中国银联很难像住建部IC卡应用服务中心那样容易的与支付宝达成合作,银联希望自己在近场支付上居于主导地位,而且绝不会允许任何第三方支付机构绕开自己单干。

事实上,银联这几年一直也没闲着。它先是与中国移动打了一场移动支付近场支付标准之争,获胜后银联在近场支付方面相对运营商和第三方支付机构取得了“地利”。同时力推自家的近场支付产品“闪付”,不过,相比于此次支付宝联手住建部推出城市一卡通的轰轰烈烈,银联在推动自家产品落地方面动作还是太慢。

据银联移动支付部副总经理蒋海俭的说法,截至2014年一季度末,全国支持“闪付”的POS机终端已经有近300万台,占五分之一的市场份额,可支持金融IC卡和NFC手机支付受理。数量确实十分可观,但实际生活中,“闪付”在消费者中的普及还差的很远(“闪付”POS机相比于使用传统POS机的特点是刷卡不用输密码不用签字)。更何况使用“闪付”还需要进行繁琐“圈存”、“圈提”操作,很难称得上是好的用户体验。

这样的产品,其推广速度和服务水平显然离人们的预期相去甚远。

手机厂商将是底层设施

说到底,支付产品如何更易用,更能满足需求,依然要和智能手机的技术解决方案深深捆绑。

NFC功能的实现,是由模拟前端(NFC Controller与天线)和安全单元SE(Secure Element,安全芯片)两部分组成的,前者负责支付技术实现,后者负责安全。SE芯片,既可以固化在NFC芯片中,也可以存在于SIM卡或SD卡这样的可拆卸集成芯片中。

由于智能手机芯片加载SE的三种不同方式,带来了诸多争端。在具体的业务模式以及利益分配层面上,谁都想对SE进行控制;而谁对它进行了控制,谁就主导了NFC手机市场。因此,市面上产生了三种主要的NFC解决方案,对手机制造商来说,就意味着起码有三种可能的硬件配置方案:

银联和商业银行希望把SE放在SD卡上,由自己发放SD卡,即所谓的NFC-SD;

运营商所青睐的,则是以SIM卡为中心的解决方案,即把SE集成SIM卡上,由自己来发放SIM卡,也就是NFC-SIM卡;

手机制造商们,则希望把NFC芯片和SE芯片共同集成到手机上,即全终端解决方案。对于同一块大家都想吃下的蛋糕,这一方案能够避免SE方案被运营商和银行两大集团主导,从而得到更多参与方的信任和支持(如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机构)。

抛开参与各方的主观意愿不谈,三种方案在功能上各有优劣。前两种方案共同的问题是,功能上兼容性较差,但用户可能无需更换手机,给消费者提供了相对较低的成本使用近场支付的机会。

而全终端方案最大的问题在于,目前市场上还少有手机厂商采用这种方案,这显然不利于NFC模式的推广;虽然可以预见的是,未来采用全终端方案的手机会越来越多乃至成为标配,但这也意味着我们又要换手机了;但此种方案下,手机NFC功能的兼容性和扩展性将优于前二者。以公交卡为例,用户手机中原本只有一张宁波的城市公交一卡通,当使用这张卡在上海乘坐公交时,可能只享受异地卡的票价优惠;如果此时用户下载一张上海的公交卡,并通过支付宝等方式向其充值,就可以通过此卡以上海本地卡的资费标准乘车。

显而易见,支付宝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会更加倾向于第三种方案。不过,未来哪种方案能成为主流,还有待于新一轮博弈;手机制造商的选择将极大影响到NFC的发展趋势。

一句实话,技术从来都不是制约NFC支付发展的主要因素,产业链中的各方怎么实现有效的合作和利益分配,才真正决定着这个行业的未来。

(来源:钛媒体)

评论(1)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王馨瑶 高额的硬件推广成本是其中一个局限,在加上漫长产业链中各方的利益协调的困难阻碍了NFC的发展

      回复[0] 2014/06/26 15:00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