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蛰伏后 迅雷拉上小米给纳斯达克讲新故事

标签:小米纳斯达克迅雷

访客:16353  发表于:2014-06-25 06:59:44

历经波折,迅雷于昨晚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有投行人士透露,迅雷获得了超过20倍的认购。

三年蛰伏后 迅雷拉上小米给纳斯达克讲新故事

终上市

迅雷高开于14.21美元,较发行价上涨18%,市值约为9.86亿美元。盘中一度冲高至15.55美元,最终以14.9美元收盘。按收盘价计算,迅雷市值达10.34亿美元。

迅雷此前于5月24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招股书,计划通筹集最多1亿美元资金。本次IPO将发售731.5万股ADS(美国存托股份),融资8778万美元。

摩根大通、花旗、投资公司Stifel Nicolaus和奥本海默担任迅雷IPO交易的承销商。本次IPO迅雷已授予承销商为期30天的额外配售选择权,允许后者以IPO定价减去承销折扣和佣金的价格额外购买109.725万股美国存托凭证。

与今天印有“云加速”、“小米平台”标签的迅雷相比,三年前那个打着“P2P”、“数字内容平台”的迅雷,更像是一个毛头小子。

2011年冲刺折戟

三年前,迅雷第一次向IPO发起了冲击。当时的迅雷还过着一头向用户提供免费的软件服务,另一头向上游的厂商收取产品广告费的日子。

根据2011年迅雷提交的招股书,迅雷2010年广告营收这一项收入为2497万美元,占总营收比重的58.4%。而迅雷用来吸引用户的免费业务,又是在美国资本市场饱受质疑的P2P下载。这种对于中国互联网来说最经典的“免费”商业模式并没有得到美国资本市场的高度认可。

与此同时,中概股正经历着资本市场的寒冬。在估值泡沫论、VIE信用危机、部分公司财务造假等因素的影响下,美国资本市场对中国互联网公司信心大打折扣,已赴美上市的企业股价相继大幅下跌。内忧外患下,迅雷取消了IPO。

回顾上一次冲击IPO的失败,迅雷CEO邹胜龙称,在过去三年里,迅雷的商业模式和产品进一步发展,给了更多跟投资人沟通的素材,经过这样非常详尽的沟通,市场也好,投资人也好,对迅雷的了解应该是更进一步,印象也更深。

根据迅雷今年提交的招股书,2013年,迅雷广告营收达4800万美元,在总营收中占比为26.7%,到了今年一季度,这一比例进一步下降到18.3%。如今在收入结构上占据主导地位的,恰恰是向用户收费的云点播服务,该服务在去年为迅雷贡献了8673万美元的营收,占比48.1%。在三年的时间里,迅雷凭借云服务,完成了向企业收费到向用户收费的转变。

2013年云的故事

邹胜龙认为,如今迅雷的价值在于,用户在获得大数据的时候能够提高成功率,能够提高用户获得数据体验的速度。

这一价值便是通过迅雷的云加速服务实现的。云加速是迅雷的一项增值服务,该服务通过迅雷旗下产品,向用户提供大容量数据加速传输到本地,提高用户的宽带利用率。迅雷云加速是利用迅雷资源网络分部在全国各地的服务器,通过Smart CDN的方式将热门资源的索引存放到距离用户最近的地方,从而达到全速传输的目的。

表面上看,迅雷云加速是一个主要针对用户需求的产品。但在互联网终端产品类型不断增多的时代,以及智能电视、互联网电视盒子的出现,用户对带宽的需求变得越来越大,这种需求的活跃时间也相对集中,使得服务器端的带宽压力成倍增长。

如果具化到网络视频行业,服务器端的带宽直接影响着用户体验。而在本身成本较高的网络视频行业中,在不影响用户体验的情况下降低服务器成本,迅雷云加速似乎是降低总成本的一个比较高效手段。

邹胜龙称,随着高清媒体,4K、2K高清视频逐渐的普及,对于用户端的内容传输,更高的体验要求也会增加,而迅雷是中国互联网目前最大的,也是唯一能够面向上百万的用户提供几乎接近免费的云加速和免费数据体验非常好的公司。

在这种环境下,硬件厂商将为迅雷的云加速服务提供入口,帮助迅雷完成云加速技术从幕后到台前的转换,同时也能刺激迅雷付费用户比例的上升。

在这一过程中,迅雷并没有把自己的云技术作为硬件公司的技术外包,而是用云技术将自己最核心的东西更直观的展现给消费者。迅雷与小米在资本层面的合作也保证了双方能在服务水平上保持同一个水准。

而事实证明,迅雷这种用硬件平台直接面向消费者收费或者与硬件公司做分成的商业模式,比当初的“免费”模式更容易被海外资本市场所接受。

小米的角色

6月19日迅雷更新招股书称,小米将在迅雷IPO时,从迅雷优先股股东JoinwayInvestmentsLimited、CeyuanVenturesI,L.P。和CeyuanVenturesAdvisorsFund手中认购707万股B类优先股和324万股A类优先股转化而成的普通股股票,共1032万股普通股。在迅雷IPO后,小米持有的迅雷股份将从原来的28.8%增加至31.8%。

目前,小米对迅雷持股已经超过了邹胜龙本人,成为第一大股东。从这一角度来看,作为创始人的邹胜龙失去了对迅雷的绝对控制权。

对此,邹胜龙表示,一位创始人对于一个公司的影响力和控制权,并不需要股权来强化这一概念,“很多互联网优秀的公司,包括深圳最有名的一家互联网公司,也包括我们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他们的创始人在公司所占的股权并不是有绝对的数量,但是他们对公司的影响力是非常清晰的。”

邹胜龙称,作为一个公司的创始人,公司最大的利益是整个公司能够获得快速成长的机会。对于小米的角色,他描述为“迅雷在过去几年里碰到的最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

虽然雷军一直宣称小米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但不可否定的是,小米成名于它的硬件产品。由于小米本身不具备自给自足的硬件生产能力,所以即便在需求量很大的情况下,小米在纯靠拼量的硬件市场,并没有在利润方面有实实在在的优势。

加上市场上,无论是互联网电视还是电视盒子,甚至到赖以成名的“高配低价”手机,都有传统厂商在源源不断的推出竞品来蚕食小米的份额,这让小米在硬件市场上的优势不断被缩小。这种状况下的小米也只有从互联网增值服务的角度入手寻求突破。

而迅雷需要小米的用户入口及平台,小米也需要迅雷的云加速技术为用户提供一个更完善的网络体验。邹胜龙表示,随着高清媒体,4K、2K高清视频逐渐的普及,对于用户端的内容传输,高品质的体验要求也会增加,迅雷是中国互联网目前最大的,也是唯一能够面向成千上百万的用户提供几乎接近免费的云加速和数据免费体验的公司。

邹胜龙指出,迅雷和小米的两个合作点,一个在于MIUI操作系统,另一个在于以互联网电视和互联网机顶盒为主的小米家庭硬件,这两个方向可以帮助迅雷在用户接触点上进一步加快在移动互联网和家庭互联网的布局。

邹胜龙在内部邮件中称,小米的投资以及与小米的“联姻”只是打开了一扇窗。他表示,迅雷和小米的合作并非独家,迅雷也愿意通过和小米的合作案例,把迅雷的服务提供给所有互联网手机用户,互联网家庭用户。

(本文转自新浪科技)

评论(3)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凌菱 如今迅雷的价值在于,用户在获得大数据的时候能够提高成功率,能够提高用户获得数据体验的速度。

      回复[0] 2014/06/25 07:47

    1. 阡陌 在过去三年里,迅雷的商业模式和产品进一步发展,给了更多跟投资人沟通的素材,经过这样非常详尽的沟通,市场也好,投资人也好,对迅雷的了解应该是更进一步,印象也更深。

      回复[0] 2014/06/25 07:43

    1. 简蓝 迅雷和小米的两个合作点,一个在于MIUI操作系统,另一个在于以互联网电视和互联网机顶盒为主的小米家庭硬件,这两个方向可以帮助迅雷在用户接触点上进一步加快在移动互联网和家庭互联网的布局。

      回复[0] 2014/06/25 07:40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