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C:开放之路

标签:EMCVMware软件定义

访客:17234  发表于:2014-06-19 11:32:04

【导读】在新旧更替的变革中,因为包袱太重,传统企业,特别是那些在旧浪潮中非常成功的企业要过渡到新潮流中,实属不易。这也是EMC面临的困境。为此,EMC正尝试通过独特的架构重组——成立EMC联邦(EMC Federation),来更好地应对变化。

EMC的开放之路 

去年,GE提出了工业互联网战略。利用物联网和云计算技术,GE将其生产的工业机器在运营中所产生的海量数据转化为实时信息,进行管理和分析,从而实现快速的业务改进。这样,GE的运营模式将从“传统工业方式”转向“预测式运营”。这也将惠及制造、航空、医疗、能源及交通运输等全球主要行业。成立仅一年的科技创新公司Pivotal与 GE联合开发并部署了GE的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Pivotal是EMC联邦旗下的一家企业。

“云、移动和大数据和社交网络正在颠覆我们的生活和工作方式,也正在重新定义我们使用的应用和技术。这就是市场调研公司IDC所说的第三平台。” 已在IT行业从业40多年的EMC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Joe Tucci说,“这个第三平台正在多个行业,包括科技产业中引发颠覆性变化,企业也面临新一轮更替。”

在Joe Tucci看来,现在企业和消费者使用应用的方式已经非常不同,他们在移动互联终端上使用应用。同时,这些应用自身会生成海量数据,通过这些数据反馈,应用可以进行快速迭代更新;而且,通过定期对所收集的海量数据进行分析,能帮助企业重新定义发展战略。

为此,本届EMC World的会议主题是“重新定义(Redefine)”。EMC的演讲者们向参会者讲述了一系列故事——特斯拉汽车、NEST、UBER和GE——这几家企业正在重新定义汽车、家庭自动化、出租车和设备业,而他们都在变革中使用了移动、云、大数据和社交技术。

Redefine      

如果回顾计算行业的演进历程,很多业内人士认为,我们正处于第三波计算浪潮中。上世纪50年代第一波计算浪潮是由IBM、DEC(已经消失)引领的,那是大型机的时代;而上世界80年代兴起的第二波计算浪潮,由英特尔、微软和SUN等主导,那是客户端/服务器和web时代。

EMC恰好在这波浪潮中崛起,并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它先是一家存储公司,2003年因收购了虚拟化企业VMware,逐渐成为云计算基础架构公司。而现在的第三波浪潮由亚马逊AWS、谷歌和Facebook等新锐主导,它们代表着云、大数据、移动和社交时代。

“在第一个平台时代,我们只有数千个应用,用户有几百万;到第二阶段,应用增加到数万个,用户增加到数千万;而第三平台来临后,应用将达到数百万个,用户多达数十亿,使用的终端也有数十亿个。”Joe Tucci说。应用的变化推动着IT行业被重新定义:现在只有“IT即服务”才能适应这个时代的潮流。“IT即服务”的含义是,IT要作为一种业务服务来经营,要定义服务水平规范,并通过云被各个行业的开发者采购。而过去那种以项目为主、为每个特定项目提供专有基础设施的日子已经结束。

在这样的潮流下,过去为企业提供专用IT设施的EMC,也开始摸索提供越来越开放的IT服务。例如,EMC联邦旗下的EMCII提供软件定义存储,打造存储即服务;EMCII和VMWare正合作从原来擅长的私有云服务扩展到到包含了私有云和公有云在内的混合云服务。

EMC联邦旗下成立一年的新锐公司Pivotal更扮演了开放服务的角色。聆听Pivotal首席执行官Paul Maritz的演讲,你仿佛置身于互联网公司的技术峰会上。“我们正在终结过去三四十年的IT时代。” Maritz说,“Pivotal聚焦在开放标准上,创建基于云的软件平台和新生态系统。通过这个平台,企业的应用可以运行在任何主流云平台上,不论是亚马逊AWS,还是VMWare或Openstack云上。我们的目标是做云时代的Linux。”

Martiz甚至用开放的深度挑战亚马逊AWS。“亚马逊AWS为应用开发者提供了一些专有工具,这意味着开发者开发的应用只能在亚马逊云上跑。现在, Pivotal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通过开源技术CloudFoundry提供服务,人们写的应用与云无关。”    

EMC联邦

在新旧更替的变革中,因为包袱太重,传统企业,特别是那些在旧浪潮中非常成功的企业要过渡到新潮流中,实属不易。这也是EMC面临的困境。为此,EMC正尝试通过独特的架构重组——成立EMC联邦(EMC Federation),来更好地应对变化。

EMC联邦包含一组相对独立的公司:原来EMC核心存储业务命名为“EMC II (EMC信息基础设施)”,而EMC品牌则延展涵盖了EMC II 、VMware 、RSA和Pivotal这四家企业组成的联邦。这四家企业各司其职:EMC II是EMC联邦所有硬件的归属企业,现在的发展重点是软件定义存储;VMware在联邦中引领软件定义数据中心;Pivotal是由EMC II、VMware和GE投资创建仅一年的新企业,没有任何包袱,核心是发展未来架构和未来技术,焦点在软件定义企业,而RSA提供贯穿整个软件定义架构的安全保障。

“这几家公司相对独立。EMCII存储设施可以支持联邦内VMWare的平台,也可以支持与VMWare有竞争关系的OpenStack平台;VMWare可以支持EMCII的存储设备,也可以支持EMCII竞争对手的产品。”EMC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Joe Tucci说。

与此同时,联邦内的企业也有联络彼此的纽带——共同开发“EVP解决方案”。“EVP”取自EMCII、VMWare和Pivotal的首字母。EVP方案包括软件定义数据中心、数据湖(Data Lake)、平台即服务、安全分析和虚拟工作空间。“我们有联合实验室,实验室的人来自‘EVP’,它们开展下一代设计。只有这样做,当客户选择下一代解决方案时,我们可以提供得更多。”EMCII首席执行官David Goulden对《IT经理世界》/经理+说。

在EMC联邦中,目前营收占比最大的是EMCII,占总营收的70%,它也拥有最多的资源,例如在联邦63000名雇员中,47000名隶属于EMCII;在很多销售项目中,EMCII目前仍作为领头企业。不过,VMWare和Pivotal的规模和影响力正越来越大。有趣的是,现在还处于投资期的Pivotal,其担纲人Paul Maritz,此前曾担任EMC公司首席策略官和VMware公司首席执行官,这在一定程度上确保了EMC联邦在未来发展道路上的平滑过渡。从目前状况看,这种应对变化的架构重组尝试,未来有可能成为快速更迭的IT行业中其他企业的转型案例。  

软件定义

虽然对硬件的依赖很深,但EMC高层认为自己是一家软件技术公司,有能力在软件定义方面做到引领。“你认为今天的苹果是硬件公司还是软件企业?”EMC亚太及日本地区总裁David Webster反问《IT经理世界》/经理+记者,“虽然提供硬件设备,但苹果的操作系统、iTunes软件和App Store已经无处不在,这些富有黏性的软件服务使用户不断购买苹果产品。类似的,今天,绝大多数存储系统的价值由软件产生。”

“新一波浪潮的赢家是那些把自己重新定义为软件定义的企业。”EMC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Joe Tucci说。软件定义也是EMC联邦目前的核心。    

在软件定义上,EMC联邦企业,特别对硬件销售依赖很大的EMCII正处于尝试阶段。“传统的企业应用程序需要极高的性能和可用性,这要求存储系统是软硬件打包的专有系统。”EMCII首席执行官David Goulden说,“现在,新一代应用从简单数据服务到高级数据服务,对负载有不同层次的需求,客户也关注成本优化,为此,存储架构要更为灵活,为不同负载提供相应的功能。”

“我们现在有3种商业模式。”David Goulden对《IT经理世界》说。一种商业模式是软硬件不会分开。“展望未来,仍然有一部分客户需要最高级别的性能和服务,我们不希望他们分别购买软硬件,因为从服务的角度,高性能需要软硬件的高度配合。例如,EMC的VMAX和XtremIO系列,软件需要跑在特定硬件上”。一种新的商业模式是软硬件可以分开的,软件可以运行在云上或者客户想要的硬件上,像VNX 和Isilon系列。还有一类新的商业模式,产品首先就不依赖硬件,像VIPR 2.0和Atmos,能够在任何通用硬件或者白盒子上运行,满足客户越来越多的软件功能需求。

“关于后两种新商业模式会发生什么,我现在还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 David Goulden说。他同时透露,当EMC第一次推出支持通用硬件的软件产品Atmost时,令他吃惊的是,在接近80%的购买中,客户购买了EMC包括软硬件和服务在内的整体方案。    

像其他大企业一样,EMC也通过收购来拓展软件定义的产品。目前,EMC12%的营收用于研发,10%的营收用于收购。今年主题峰会上,EMC宣布收购一家名为DSSD的创业公司。DSSD是一个全明星团队,创始人Andy Bechtolheim是Sun公司的创始人,总裁及CEO Bill Moore是Sun首席存储架构师。“我们的创新来自软件定义,我们会提供软件和系统级的解决方案。”Bill Moore对《IT经理世界》说。DSSD的工作主要集中在如何规模化闪存系统、降低延迟、提高带宽、降低成本等方面。

与此同时,EMC联邦也在小心地尝试和观察开源技术。一些人认为,在未来若干年之后,EMC联邦肯定要直面强大的开源软件的挑战。“开源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开源的接口,另一种是开源软件。”David Goulden说,“我们在一些产品中已经使用了开源接口,这让其他人更容易与我们的体系对话。但对于开源软件,我们在研究我们应该采用什么模式去参与,如何贡献我们的产品部分会更有意义。这还是一个过程。”

今年5月的EMC World大会以讲述F1赛车故事的视频拉开记者和分析师会议序幕,这也许要给大家传递一个信息——这家企业将要“竞速未来”。F1赛事可以说是高科技、团队精神、车手智慧与勇气的集合体,而这些恰好是这家正处于转型期的IT巨头所需的一切。

(本文系经理+原创,作者:赵艳秋,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名)


评论(3)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林静 巨头转型,各显其招。

      回复[0] 2014/06/19 15:56

    1. 薄家明 好文

      回复[0] 2014/06/19 15:44

    1. 段一轩 上世纪50年代第一波计算浪潮是由IBM、DEC(已经消失)引领的,那是大型机的时代; 而上世界80年代兴起的第二波计算浪潮,由英特尔、微软和SUN等主导,那是客户端/服务器和web时代。 EMC恰好在这波浪潮中崛起,并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它先是一家存储公司,2003年因收购了虚拟化企业VMware,逐渐成为云计算基础架构公司。而现在的第三波浪潮由亚马逊AWS、谷歌和Facebook等新锐主导,它们代表着云、大数据、移动和社交时代。学习了

      回复[0] 2014/06/19 15:26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