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俞永福、李彦宏玩斗地主,神马成炸弹?

访客:14540  发表于:2014-06-09 17:09:09

【导读】俞永福一直野心蕴积,为何仍然最终选择卖身?即使选择站队,从俞永福对UC的战略规划来看,选择百度似乎更顺理成章,缘何又在几次谈判后放弃了百度?选择附着在一个电商业务为主体的平台上,胜算有几何?

马云、俞永福、李彦宏玩斗地主,神马成炸弹?

俞永福一直野心蕴积,为何仍然最终选择卖身?即使选择站队,从俞永福对UC的战略规划来看,选择百度似乎更顺理成章,缘何又在几次谈判后放弃了百度?选择附着在一个电商业务为主体的平台上,胜算有几何?

 俞永福甩出一个“炸弹”。虽然没有以此定胜负,但显然有些人没有算好牌,没料到俞永福这个大招。

 4月UC在成立十周年之际召开发布会,推出移动搜索品牌神马。这是其在原有的手机浏览器、游戏分发等业务之外的新尝试。神马的推出基本勾勒了UC的整体框架。手机浏览器加上移动搜索将在战略层面形成合围,按照俞永福的构想,UC最终的目标将要成为信息服务平台。

 这惹恼了“地主”百度。在移动互联网处于后发劣势的百度,在移动端相当依赖UC浏览器提供可观的流量,但是神马搜索发布之后,UC浏览器的默认搜索换成了神马。在发布会两天之后,UC发布《关于UC浏览器和神马搜索可能被百度系“误操作”的声明》,指出:在神马搜索的结果里,百度应用会提示用户来自未识别搜索引擎,并建议用户改用“更安全的手机百度”。在百度手机助手等多个百度旗下应用发行渠道中,UC浏览器莫名消失。

 这场口水战人们更愿意理解成巨头之间的暗战。在这场斗地主的牌局中,UC是那个冲在前面“顶牌”的角色。特别是随着几天之后,阿里巴巴提交的招股说明书中,明确提到在UC所占股份达到66%,成为毋庸置疑的第一大股东。

 这一系列信息披露以及UC的行动,让这场牌局中UC的位置看上去有些微妙。俞永福一直野心蕴积,为何仍然最终选择卖身?即使选择站队,从俞永福对UC的战略规划来看,选择百度似乎更顺理成章,缘何又在几次谈判后放弃了百度?选择附着在一个电商业务为主体的平台上,胜算有几何?

 实际上,如果据此推断牌局,着实低估了俞永福的布局。虽然最终的牌局不会像他最初设想的UC与BAT并驾齐驱那样美好,但显然UC也不会仅仅是一个简单参与者。与大众点评、高德等一系列经历资本变动的中型公司不同,俞永福认为移动互联网未来的巨头格局是这样的:“将来的互联网不是一个平面环境,会变得越来越立体网状结构,这一层面我依托于你,下一层面可能就是你依托于我。”俞的意思是,随着超级互联网公司逐渐全业务化和全球化,UC一定能在其中某个环节成为别人的平台,而这是他成为明日巨头的底气。

 换句话说,他不能在没想明白之前就出大招,让自己在最后损失翻番。

 巨头的合纵

 最初,俞永福的确以为凭一己之力就能推动UC达到梦想的高度。

 渐渐,俞永福和他的团队发现事情正在起变化,以UC为代表的中型公司与互联网巨头之间的规模鸿沟不是在减小而是在拉大。“我们曾经以为一家互联网公司收入达到四五十亿人民币之后,增速应该会减缓下来,原来每年百分之百的增长,到这个阶段可能应该减缓到70%或者50%。但是现实是BAT那些大型互联网公司收入达到数百亿之后增速仍然很快,而且近一两年BAT还在做大量的资本运作。”UC联合创始人何小鹏说,“这种裂变过程给规模处在中型的公司很大压力,会主动开始考虑在主营业务中继续做些变革,这些变革就会导致各种资源的缺失。要补足它。”

 像任何一家炙手可热的公司一样,UC一直也是巨头觊觎的收购对象。从战略协同来讲,UC与百度几乎是天造地设的般配。很长时间里,UC为百度无线提供了三成以上的流量。2012年,移动互联网的局势已经趋于明朗,拿下UC,无论在资本市场,还是移动互联网的业务拓展,百度都会表现得游刃有余。

 坐到谈判桌上时,俞永福对于这场谈判就感到灰心。包括李彦宏在内的很多高管都参与了这场历时弥久的谈判,虽然由于俞永福的坚持,他们放弃了全资收购的决定,但他们最终希望的是UC能够帮助百度尽快完善移动互联网布局,“作为两个公司,从各自的业务去看其实事物的优先级是不同的。”一位接近交易的人士表示。

 但最根本的原因,似乎是在李彦宏身上。“三家互联网巨头之中,百度的管理方式是最原始的。虽然阿里和腾讯,最终的决策者也是马云和马化腾,但是两个人的决策并非不受团队其他人影响,他们的管理更接近团队管理,从两家公司做事风格的变化上就能感受到这一点。但是百度不同,百度只有李彦宏一个人能做决定,其他无论哪个人说白了都是执行层。”上述人士表示,“有一次聊天的时候,李彦宏谈到对于投资并购的态度,他说你看看Google和微软,他们基本上都是在收购公司,不占少数股权。这态度很明确,他以那样的公司为参照形成自己的观念。他对自己的判断非常自信,不受任何其他人影响,现在百度公司层面基本也没有人能够影响到李彦宏决策。”

 在该人士看来,“即使百度和UC的战略发展高度协同,俞永福和李彦宏也是汇报关系,而不是合伙人关系。”

 这不是俞永福想要的关系,他当年从联想投资离开的那一刻,就再没想过要做回个职业经理人。

 与百度谈判的那个时候,他也正认真考虑着移动浏览器之外延伸做搜索的事情。他需要人才。“我特别想整合阿里做一搜的团队,那个团队当年吸引了大批来自Google和百度的人才。但是我没法和阿里去谈,你要拿人家东西,你得有交换的基础啊。”俞永福说。

 当然这或许是俞永福不想先开口失去主动。自从阿里巴巴2009年战略投资UC之后,马云扩大持股比例的想法一直存在,尤其是淘宝与微信停止一切数据链接之后,流量入口的需求就更加迫切。

二者终于找到合适机会。

二者终于找到合适机会。2013年,包括晨兴创投在内的机构投资者因为投资期太长,需要退出。马云就干脆利落地将几家机构者的股份一举收入囊中,最终占股66%。

 从股份比例看,马云实际达到了李彦宏没有达到的目的。“马云是我生命里的贵人。”俞永福在发布会现场公开表示,“有两个人对我说,无论你做什么都支持。一个就是马云。马云不要控制权,他想的清楚,是你们干活,我开工钱。他基本上没有提过任何要求,反而说我们有什么资源能帮助到你。”在经历过股权重新分配之后,UC的董事会从七席变成五席,其中UC占有三席,马云一席。俞永福借此机会真正掌握了董事会的控制权。

 神马的未来

 UC并非没有基于浏览器做过尝试。浏览器不确定的未来所产生的危机,很长时间都是笼罩着UC的阴云。在一段时间里,UC曾经大量推出产品,希望能够从单一型产品变成多种产品的组合矩阵。但很多尝试最终都在内部做减法的时候被打入了冷宫。

 这一次,基于浏览器和搜索,合围成信息服务平台,如何实现难度巨大的跨越?外界的环境,面对的是已经在搜索领域积累多年的百度,要依靠微信打造社交搜索的搜狗,以及单点打击力巨强的360,凭什么中文移动搜索第一品牌就会花落UC?

 “移动互联网让很多过去的红利变成了包袱。诺基亚、英特尔这些地位牢不可破的公司都受到了新挑战。移动搜索不是PC搜索的无线化,百度的PC搜索模式肯定不能平移,应该从一个全新的视角去看移动搜索用户。这是我们的机会。”俞永福说。


从目前透露的信息,神马搜索将主要先就用户购物搜索、APP搜索和小说搜索作为突破的重点。基于和阿里的关系,购物搜索显然将成为神马搜索的重要突破口。

 “实际上,从前年开始我们就注意到用户移动电商消费行为的变化,一千个用户可转化现金收入在一年内翻了三倍以上,比我们预期的要快很多;同时,电商的月活跃度非常高,他可能不是每天都打开,但是每月使用的几率是很大的。这种情况,不仅是在中国,而且在其它的发展中国家也非常明显。所以我们在购物搜索方面肯定会非常用心。”UC另一位联合创始人梁捷表示。

 “搜索本身是用户提出需求,满足其需求的过程。这个过程中有没有更完善的数据资源是非常关键的一点,我们要从数据资源出发,把丰富的内容资源进行更有效的整合。这不是搜索原有的框架能满足的,必须要建立更细致化的制度。阿里在商品体系中做了很多尝试,把信息变成机构化的体系,在这个体系下去理解用户,满足用户,可以说这是一种新的结构,这会给神马搜索很大帮助。”

 5月份,俞永福公开宣布,神马搜索已经占据了20%以上的市场份额。这应该是基本来自于UC手机浏览器的导流,所以这个数字并不具有太多意义。

 真正的竞争刚刚开始,百度等其它对手手里都握有不同的底牌,移动搜索的战争刚刚开打,并且对于所有的参与者而言,这都是一场只能赢不能输的战争。

 舵手俞永福

 还没有任何一家中型公司,在巨头的左冲右突中,在夹缝中为自己谋得了这样一片光明局面——至少目前看来如此。

 俞永福是投资出身,他曾经说VC的经历能够让他有“跳出画面看画”的眼界,能够更好地评估行业和竞争对手。他看问题的深度和方式远超过他的年龄,他曾形容自己少年老成:我不到三十岁的时候,就天天和一群四五十岁的老男人在一起讨论企业、行业这种话题。迅速被催熟了。

 UC是当年俞永福在联想投资时看的项目,因为联想投资在决议时放弃了这个项目,俞永福才出走从一名投资人变身创业者。

 联想投资(现更名君联资本)总裁朱立南后来谈起UC这个项目时曾表示:并不后悔错过这个项目。“如果不是俞永福加盟以及后来吸引雷军的资本进入,很难说这家公司的发展会是什么样。”

 俞永福善于总结。近几年与巨头的谈判和合作,总体方针被他总结为八字诀“以我为主,为我所用”。

 作为看过很多企业成功和失败的投资人,他清楚一家公司被管理层主导的重要性。为此,看上去不表喜怒的他曾经立场坚决地和董事会起过一场冲突,而且还是在刚刚加入UC不久:

 当时俞永福要收购武汉的一家游戏公司,并邀请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朱顺炎加入管理团队,且以创始合伙人身份进入董事会。这是俞永福在投资时期认识的人才,他认为朱顺炎的运营能力将给公司的发展带来巨大帮助。

 董事会否决了这个提议,俞永福终于按捺不住动了火:拿出自己持有的一部分股权,想以此对赌朱顺炎的加入。看到他真心白银表决心,董事会接受了他这种“对赌”意味的要求。公司的发展证明了俞永福的判断。


“从那以后,UC董事会基本上非常和谐。除非你证明我错了,我也接受你的说法,这事儿就过了。否则有分歧的话一定是先听我的,跟我干,再听你的,历史不是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吗?”

 所以这几年里,俞永福顶着压力力主UC暂缓上市做了很多布局。到今天看,正是过去这些布局才使得原来走的摇摇晃晃的UC基石变得更坚固。UC过去几年通过收购整合了很多业务,俞永福会用牌,不到关键时不声张,神马搜索就是UC内部孵化了已经近四年的业务。“我们过去从2009年开始做了很多布局,比如九游、比如国际化,到今天都已经能看到结果了。我们从2012年到2014年还做了很多投资布局,这些决策可以留着后面检验。”

 这是俞永福的后手。

 有了这些显现的和未现的牌在手里,让俞永福觉得从容。提起和巨头之间的两次口水战。其中之一是2011年,UC与腾讯之间因为手机浏览器业务而起的口水战。

 “那时候我特别紧张,出席新闻发布会时特意拿出结婚时候的西服。”俞永福说,而这一次和百度的口水战,他上台的时候穿的是那件带有新公司神兽LOGO的T恤。

 因为这只神兽在中国网络世界的寓意,这个场面多少看上去有些讥诮的意味。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