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融网:Lending Club的中国学徒

标签:互联网金融P2P点融网郭宇航

访客:32162  发表于:2014-06-09 14:11:47

【导读】在P2P这个野蛮生长的行业,点融网试图打造一个“最符合监管层的监管规范”的平台。

点融网:Lending Club的中国学徒

在充满各路草莽枭雄的中国P2P网贷江湖里,有一家公司显得特立独行。它坚持纯正的P2P模式,投资人风险自担,在大多数平台都对投资人承诺保本保息的情况下,它“吝啬”得只承诺保本,还伴以相当“苛刻”的条件;它的发展速度远称不上神速,眼看着同期上线的平台都冲到五六亿元的规模,它才不紧不慢地做到一亿多。

这家公司叫点融网。它有着相当国际范儿的创始团队,一位是曾创办全球最大的P2P网贷平台Lending Club的苏海德(Soul Htite),另一位则是上海知名的白玉兰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郭宇航。在这个野蛮生长的行业,他们试图打造一个“最符合监管层的监管规范”的P2P网贷平台。

纯正P2P

苏海德不会说中文,但他对中国并不陌生。2009年,他就在中国创办了一家为Lending Club做技术外包的公司,并在此期间认识了郭宇航。当苏海德向郭宇航介绍起自己所在的P2P网贷平台时,后者的第一反应是“这个模式在中国很难推行”。原因很简单,在中国金融是一个高度管制的行业,郭宇航感觉“似乎看不到在中国合规地做这个商业的路径”。苏海德则说,“既然你也没来过Lending Club,要不过来看看吧。”

2010年年底,带着对P2P行业的好奇,郭宇航来到Lending Club位于美国硅谷的总部进行了两个星期的考察。在Lending Club他看到一个纯正的互联网基因的公司正不可思议地用技术手段高效地解决着借贷问题。而他在做律师期间接触过许多民间借贷纠纷的案件,深感“中国金融服务的结构非常不合理”。他预感,如果将基于数据在线上进行信用审核的模式用于小微企业和中小金额的贷款,在中国将有巨大的前景。

当然,摆在面前的问题他也很清楚。中国的数据质量和数据来源不可能跟美国同日而语——美国有征信局,Lending Club只需花两美元就能得到一个人所有的信用信息,5到10秒之后,就可以把借款人的信用分析结果提供给投资者;而在中国,这个过程需要两到三天,而且需要花费不菲的人力成本。

但郭宇航决定不能等。“不可能等到万事俱备、所有的基础设施像美国那样完备,再做这件事情,那就没有机会了。”他告诉记者。他相信,随着新的征信管理办法出台,未来中国的信用环境会达到美国那样的成熟状态。

郭宇航从事知识产权及风险投资法律服务10余年,曾为西门子、谷歌、微软等跨国公司代理国内知识产权事务多年,并为多家风险投资基金担任法律顾问,还作为天使投资人投资多个早期企业。因此无论是对中国本土环境的了解、商务的拓展还是产品的法律设计,对郭宇航来说都不是问题,他唯独缺少的就是技术能力。

于是,他试图说服苏海德与他一起创业。而苏海德正好也期待与一个可靠的伙伴一起开拓中国市场,双方一拍即合。“律师+工程师”的组合对苏海德来说不是第一次,2007年创立Lending Club时,他的搭档Renaud Laplanche便是Cleary Gottlieb Steen & Hamilton律所的一名律师。

苏海德离开Lending Club,只身来到中国,郭宇航也放下手中的投资基金和律师事务所等业务,两人全身心投入到新创立的公司。2013年3月,筹备了两年的点融网上线。

跟Lending Club的模式相仿,点融网是一个为借款人和投资人撮合交易的平台。用苏海德的话说,无论是Lending Club还是点融,都是让借钱这件事变得更加安全和高效。“因为基于数据在线上进行信审,我们吸收投资和放贷的速度都很快,使放贷时间表很灵活。”苏海德说。他为Lending Club开发的系统最短可以在30秒内完成对贷款人的信用审核,在中国由于信用数据获取上有些难度,但点融网的审批速度也达到了72小时,大大快于银行动辄十天半个月的批贷时间。“我们的审核非常严格,目前70%~80%的借款人是小微企业主,我很看好新三板企业,发展势头很好又在银行难以借到钱。”郭宇航说。

点融网做的是资金的直接匹配,因此其收入来自佣金——向小微企业贷款收取2%~3.5%的审批费,外加每个月0.2%~0.3%作为账户管理费,对个人借款用户则收取2%起的审批费,月管理费0.2%起,出资人则需缴纳每月利息收益的10%作为账户管理费。反观中国的其他P2P平台,除了拍拍贷等少数几家,90%以上的平台都以资金池模式赚取利息差,表面上叫P2P,实则是影子银行。因为承诺保本保息,这些平台在短期内得以迅速扩张,跟点融网同期上线的很多P2P公司都冲到五六亿元的规模,而点融网迄今的交易规模只有1亿多元,其对纯正P2P模式的坚持反被一些业内人士评论为“不接地气”。公司的销售也不停地跟郭宇航抱怨,“资金池模式好做,卖理财产品好卖,保证收益的,老百姓听得懂,我们的模式教育成本太高。”

“教育成本再高,我也会这么做。”郭宇航斩钉截铁地对记者说,常年的律师工作让他对合规性有种天然的谨慎,中国的监管层虽未对互联网金融有明确的监管,但在多个场合已经做出了“不能做资金池、不能做自融自保、不能做保本保息”的禁令,而那些所谓“接地气”的同行们则或多或少踩了这些红线。在郭宇航看来,很多互联网金融公司还是抱着以前做互联网的想法,跑马圈地,做大规模,而忽略了互联网金融的金融属性。“你要比谁活得长,而不是比谁跑得快。跑得越快、规模越大、但风控和合规性做得不好的,将来死得也越快。”他说。

中国学徒

点融网是Lending Club一名勤勉的中国学徒。虽然不再担任Lending Club的管理层,但苏海德依然是其股东和技术顾问。因为这层关系,点融网与Lending Club保持了密切联系,“Lending Club的风控部门主要都是华人,跟我们私交都很好。”郭宇航说。他和苏海德每年都会去Lending Club总部待一个礼拜,把大数据最新的技术和一些适合中国的做法学习过来。

然而,面对中国的特殊国情,点融网也不得不做出小小的妥协。在Lending Club,整个借贷过程中,信用资料的提交、资金的转账和合同的签订等全部通过网络实现。但在中国,由于没有完善和开放的征信体系,点融网不得不借助线下的团队,对借款人的实际居住地、经营地进行现场访问,以此获得一手资料加入风险评价体系。另外,在目前国内客户的认知状况下,线下渠道也成为拓展融资客户最为有效的方式。但郭宇航和苏海德相信,倚重线下只是过渡之举,P2P平台未来的核心竞争力还是在线上。为此,苏海德花了两年多的时间给中国市场量身定制了一套全新的信审系统,以尽可能高效和低成本地找到合格借款人。

点融网所做的第二个妥协就是,做出了“本金保障”的承诺。在美国,Lending Club这样的P2P公司从来不承诺担保,因为投资人非常理解分散投资降低风险的理念;而中国的投资者除了股票之外,在其他金融产品上已经习惯了保本,没有任何风险自担的意识。因此,中国的P2P公司无一不是承诺保本保息。在此情形之下,点融网也从2013年开始推行“本金保障”计划。

但跟其他平台每一笔投资都保本保息不同的是,点融要求投资者在3个月内分散投资30个以上不同的贷款项目,同时单笔投资不能超过总投资金额的5%。郭宇航举例说,“比如你有一万元,投在100个借款人那里,每个人投资100元,也许有三个人没有还钱,你损失300元,但你的平均收益率可以到16%,扣掉3%的坏账率,你还有13%的正向回报。”点融网试图用看起来麻烦的本金保障教育投资者分散投资,不要单纯追求高收益率。郭宇航希望本金保障只是暂时之举,P2P公司未来会回到风险自担的理念上来。作为一个P2P公司的掌门人,郭宇航强调P2P是高风险的,他建议投资人应该用总资产的10%来投P2P,最多不要超过20%。

2013年11月,点融网获得了北极光创投1200万美元的投资。点融网的母版Lending Club则在今年4月刚刚完成1.15亿美元的最新一轮融资,并正在进行IPO准备,一旦上市,将会成为一家市值50亿美元的公司。今天的Lending Club会是点融网的明天吗?

(本文系经理+独家原创,樊兰/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名)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