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反盗版联盟的“折子戏”

标签:视频热点搜狐视频乐视腾讯视频反盗版优土

访客:25198  发表于:2013-11-14 18:21:01

“打土豪,分田地”的策略只适合雷厉风行的压制性作战,时间拖得越久,松散的联盟内部的不稳定性就越大,直至步入“囚徒困境”。

视频反盗版联盟的“折子戏”

当由独立视频网站组成的反盗版联盟召开大会围攻百度和快播之前,大概是保密工作做得太好,朋友圈里盛传腾讯继搜索业务之后又要将视频业务下嫁搜狐,后来消息明朗,原来是百度和快播被打了,由搜狐视频、腾讯视频、优酷土豆、乐视网等多家视频网站和影视公司组成的新一代反盗版联盟向百度和快播开战。随即亦有小道消息,说是反盗版联盟本来只想打快播,后来联盟中的部分成员找到了360,双方建立了合作关系(主要是搜索和流量层面),进而索性放手一搏,把百度快播搁一块儿收拾。

自从Hulu在Youtube之后堪称楷模一般的在前方指路,中国视频行业就脱离了技术竞争,烧不起钱的早早退场,剩下的战场被巨头瓜分,沦为达尔文主义的试验场。其中,以“版权”为名打响的战争,几乎每年都在上演:

——2009年,搜狐视频联合激动网、优朋普乐成立反盗版联盟——如今的联盟成员优酷在那时还是被打击的主要目标,反盗版联盟向优酷索赔1亿元,最终的结果是海淀法院知识产权庭判决优酷赔偿45万。

——2010年,优酷连续起起诉酷6,酷6起诉土豆,优朋普乐起诉迅雷,乐视起诉悠视,贡献了中国视频行业洗牌前夕最末的风起云涌,也正是在这一年开始,国内影视剧版权的销售价格开始不正常的膨胀。

——2011年,土豆以“史上最严重的侵权”为名状告优酷盗播土豆网独家引进的台湾综艺节目《康熙来了》,在提出1.5亿赔偿要求之外,还要求政府部门吊销优酷的视频网站资质,优酷随即反击,在京、沪两地对土豆提请诉讼,称土豆侵权播出优酷百余部热播影视剧及原创内容。几个月后,彼此交恶的两家公关突然成了一家人。

——2012年,搜狐视频、腾讯视频和爱奇艺达成协议,共同组建“视频内容合作组织”,三方携手对国内外优质视频版权内容进行采购,一方面是为了以集体出资的形式降低采购成本,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包围刚刚宣布企业合并的优酷和土豆。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2013年年底姗姗来迟的又一场大戏,让人感到恍若隔世。

“盗版”是一个伪命题

2013年,张朝阳在重新挑选队友之后,反盗版联盟的目标成了百度和快播,但是,如果盗版的定义仍指“对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出版物等进行复制、再分发的行为”,百度和快播作为主体被诟病之处其实并未构成“复制”和“再分发”,与其说是涉嫌“盗版”,不如说是私下“盗播”。

优酷土豆集团CTO姚键认为,“正规的搜索行为应该根据用户搜索给出链接,然后跳转到第三方网站,但百度视频是在自己的搜索页面中直接嵌套播放视频网站内容,严重侵犯了视频网站应有的权利。”

在描述现象上,这番话没有问题,比如我们在百度视频搜索“神盾局特工”,在点击乐视网提供内容的播放按钮后,跳转到的页面如下:

乐视网的播放页面被嵌套在一个百度页面(v.baidu.com)的框架内,虽然没有对原始页面进行改动,但是额外增加了一个靠左的侧边栏,放置了百度提供的换集功能以及百度影音播放器的下载链接。

可以看到,乐视网的广告并未受到任何遮挡或是拦截,直接的经济侵犯并不存在。而“正规的搜索行为应该根据用户搜索给出链接,然后跳转到第三方网站”,这个也只是一厢情愿的设想,比如我们通过Google图片搜索“RIO”,点击任一搜索结果后出现的效果如下:

Google也直接在自己的网页内嵌套了图片信息并给予完整呈现,并没有直接通过链接的形式跳转到第三方网站。实际上,即使经过嵌套,流量仍然进入了被嵌套网站站内,搜索引擎该不该在索引内容时减少用户跳转,是一个用户体验上的争议话题,并不应该出现在商业战场上。

关键问题在于,在嵌套之后,百度拥有了对播放网页的管理权限,侧边栏只是一种应用形式,只是,谁也不希望体验这种被钳制的感觉。

“双十一”期间,阿里曾在许多并非“双十一”活动参与商家的店铺内插入了“双十一”主会场的提示链接,引起卖家的投诉,认为阿里的这种做法会导走自己通过直通车等渠道辛苦买来的流量,后来阿里也撤销了这一行为。百度在视频搜索上的做法,和阿里类似,但是视频内容的提供商却不似阿里卖家那样是在向百度购买流量,在缺少契约支持的情况下,百度对自己的流量做出一些处理和加工,算是巧取,未到豪夺。

不过,自从爱奇艺和PPS在合并之后体量壮大,百度“流量阀门”的地位愈加稳固,百度影音又可下沉到用户本地去处理文件,加上又集成了上传种子云端播放这种“看片神器”的功能,不仅是反盗版联盟里的成员,连迅雷和暴风影音如今都对百度敬畏三分,这也使“反盗版”让位于“争入口”,抱团也是希望提高在百度面前的议价权,要求后者给予更好的入口形式。

避风港原则并非空文

百度影音和快播的情况则属于另外一个范畴:这两款PC软件(尤其是后者)的价值通常在于站长而非用户,通过百度影音或是快播所提供的P2P点播技术支持,站长可以极大的节省自己的带宽资源,并建立起一套强大的内容库。

具体的操作方式是,站长在建站时就将百度影音或是快播作为视频文件的播放技术支持,用户在访问这些非正规网站观看视频内容时则会被告知需要下载百度影音或者快播等客户端软件,在本地安装并运行软件后,才可正常观看视频。这种做法可以将用户的电脑变成上传主机,从而节省网站运营方的信息传输负载,用户一边观看(下载)视频,一边又分享已经下载的内容(上传)惠及其他的用户。

众所周知,互联网使虚拟信息二次乃至多次生产的边际成本无限降低,人们在现实生活中通常并不具备“复制”这一功能,只能使用“剪切”——比如,我有一本书,你也想看,我将书借给你,我就没有了,这就是“剪切”,除非我用打印机复印一本出来,否则这本书无论传给多少人,同时拥有他的永远只有一个人。但是在互联网上,一份文件可以通过简单的Ctrl +C和Ctrl V进行“复制”,理论上讲,我如果在浏览上看完了某正版影视剧,那么我的硬盘里就一定缓存了这部影视剧的原始文件,即使加密也可在本地破解,找到之后,通过P2P分享,这部影视剧文件就可以被“复制”成千上万份,每一个拿到文件的用户,都可以通过百度影音或是快播,架设一个网站让更多的人在线观看这部影视剧。

这种行为当然是盗版,但是版权方的诉讼主体必须是版权内容的上传者,即那些通过百度影音和快播建站的站长,百度和快播却可置身事外——因为受到避风港原则的保护。避风港原则是指在发生著作权侵权案件时,如果侵权内容既不在网络服务提供商的服务器上存储,又没有被告知哪些内容应该删除,则其不承担侵权责任。百度和快播只是盗版网站的技术支持方,并不直接运作盗版影视内容,故而百度和快播只要尽到“通知+移除”——即接到投诉+停止支持,即可无忧。

避风港原则本是促进信息自由及共享的法律,但是由于商业竞争的缘故,近年以来,“避风港原则被滥用”的批评一直不绝于耳,大英图书馆可能并不介意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在网络上随处可以下载全文,但好莱坞和唱片公司们介意,所以全球最大的BT种子服务器海盗湾在全球被撵着查封,今年6月,海盗湾联合创始人GottfridSvartholmWarg因黑客行为被判两年徒刑。

所以我们再看看乐视网COO刘弘的话,“这些盗版网站利用青少年对盗版行为的无知让他们实施盗版链接上面最重要的一环,比如上传盗版种子进行一些其它的关键犯罪行为,最终获得利益的却是这些盗版网站”,但这又是一个古老的话题,杀人者,究竟是剑,还是人?

移动互联网的鞭子

今年夏天,在采访金山网络CTO徐鸣时,提及“手机版的猎豹浏览器为何要主推视频播放功能”,徐鸣的回答是:移动互联网不仅催生了时间上的碎片性,也切割了品牌应用,尤其是在视频内容供应领域,由于版权采购过于分散,用户可能要在优酷的App上观看甲剧,在爱奇艺的App上观看乙剧,在搜狐视频的App上观看丙剧,而这正是猎豹浏览器手机版的切入机会,它内置了影视聚合系统,直接以Web播放器的形式抓取并嵌套版权影视内容,向用户提供一站式的引导服务。

这同样也是百度影音等聚合形式视频App的工作,移动终端屏幕尺寸有限,尤其是视频这种经常被用户选择全屏观看的内容,其信息来源、品牌认知甚至广告系统都不如PC终端那么“显眼”,一旦用户形成聚合观看的习惯,版权方极易陷于“空有流量,而无用户”的危机里,其独立视频App被聚合视频App取代的可能性也大大增高。长此以往,握有流量命脉的聚合视频App反过来可以得到很高的议价权,甚至可以去向独立视频App索要广告分成,这是不堪设想的未来。

当PPTV终告归于苏宁麾下,在线视频行业的玩家数量已经临近谷底,拼爹派(爱奇艺、PPS、PPTV)、巨头派(搜狐视频、腾讯视频、酷6)、开挂派(乐视网)已经进入零和游戏的内场,今年百度大笔收购的动作屡见不鲜,这也是致人警惕的因素。既有搜索平台,又兼具内容吞吐能力,若是天平继续倾斜,大家就都成为给百度打工的了。

目前,百度影音、360影视大全、迅雷云播以及暴风影音等移动App,都无一例外的整合了搜片以及看片的功能,优酷、风行、爱奇艺、搜狐视频等主流视频网站的版权内容皆为聚合资源,当移动互联网的App战争进入白热化,要把触手上黏着的流量和用户往回收,成为了花钱买版权一方的共识。

值得注意的是,反盗版联盟特意将百度影棒也纳入了抨击范围,这是一个通过Airplay开放协议将移动终端上的内容同步显示到电视等屏幕上的硬件终端,“除百度视频App外,还可以支持爱奇艺、PPS、PPTV、腾讯视频、搜狐视频等其他视频App”,换而言之,百度连硬件入口都想要占领,这让反盗版联盟里的内容供应商鞭长莫及。

百度和快播会怎么做

快播暂时还没动静,百度倒是出了一个堪比三中全会公报的回应,称自己一直致力于打击盗版,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且“为全视频行业贡献75%的搜索流量,每日为视频网站的正版内容带来1亿次以上的用户访问……们也希望和行业伙伴共同携手,通过技术创新和紧密合作,共同推动视频行业正版化的发展”,这就是在反制了。

不要忘了,六国谋秦,败于连横和离间。

反盗版联盟是一个因利益而凑在一起的非正式组织,优酷可以从敌对阵营跳到己方阵营,百度未尝做不到。百度在声明里没有明确讲出的潜台词,我可以替它说了:我这儿流量很多,太多了,简直让我发愁,你们大可选择走漫长诉讼的程序,也可以选择独占我的流量,他们不要的流量,全都给你,来呗?

“打土豪,分田地”的策略只适合雷厉风行的压制性作战,时间拖得越久,松散的联盟内部的不稳定性就越大,直至步入“囚徒困境”。诸位可能不记得了,2012年,如今反盗版联盟中的一员乐视网因优酷土豆合并而产生股价下跌,当时就投奔过一段时间的百度阵营,不仅开通了以baidu.letv.com为域名的百度影音专区,还帮助百度推广过百度影音播放器。

一个更值参照意义的案例是百度文库当年的“侵权案”,由贝志成、韩寒、慕容雪村等50多位作家组成的作家维权联盟,对百度文库发起诉讼,要求百度关闭文库产品。诉讼途中,韩寒突然发声,表示自己“并不赞同维权联盟律师所提出的关闭百度文库的诉求,反而希望百度文库更加壮大,并创造出合理的互利模式,造福到更多作家和使用者”,不久,韩寒主编的《一个,很高兴见到你》在百度文库独家首发,百度还专门为“一个”关键词制作了动态的搜索结果呈现。

当然,百度也可能小改,但不会大变,毕竟搜索引擎的边界只是人为定义,只要百度的搜索份额保持稳健,它就有足够的弹性来承担和消化这些外力。但是反盗版联盟的持续性,就很难说了,殉道的姿态固然壮美,但要小心,祭坛随时都有可能空无一物。

黄阅在《折子戏》里唱道:“折子戏不过是全剧的几分之一,通常不会上演开始和结局,正是多了一种残缺不全的魅力,才没有那么多含恨不如意”,倒是应时应景。(作者阑夕,via.虎嗅网)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