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传统媒体的敌人?

标签:新媒体传统媒体

访客:18091  发表于:2014-05-31 07:44:04

水皮 华夏时报社总编辑

我们对现在行业的发展有这么几个基本判断。现在我们面临的是整个移动互联时代的冲击,不是针对一个行业而是整个社会,包括我们上下游都面临了巨大的冲击。这是第一个判断。

第二个针对我们做内容的传统媒体。现在从供求角度来看,应该讲是供过于求,所以有一个并购重组的过程,这一点不奇怪。

第三个我们认为会持续两到三年。经过调整以后,依然桥归桥,路归路,我们做内容的依然有它自身的社会使命和社会地位,这一点毫无疑问,虽然这个过程可能会相互兼容。新媒体谈不上是传统媒体的敌人,如果一定要找一个敌人,传统媒体的敌人恰恰是我们自己。套用互联网基本元素,我们做内容的并没有做到极致,所以市场空间一方面很大,另一方面可能有一部分媒体不适应传播需求,可能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当然谁也不愿意成为淘汰的对象。我们《华夏时报》也不愿意成为牺牲者,最近几年我们的实践无非就是在做大我们的平台基础,帮助编辑部也好、帮助报纸也好,能够在这一轮的冲击之下生存下来,这是第一要务,然后我们再在内容上持续提供有影响的产品。这是我们的目标,当然我们做的方法就是围绕我们的客户不断地放大,我们在他们那里的投放价值、广告价值。从报纸、到电影、到空间,到未来我们正在开发的WIFI广告,包括我们在考虑怎么和电商的广告做结合的产品。这个都是我们一以贯之的原则,就是尽可能适应我们客户新的传播需求,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提升我们自身的价值。当然我们的探索可以归结为多元化经营的一种,我相信有很多其他的兄弟媒体也有各种各样的探索,关键是整合好我们手头现有的资源。

移动互联对文化产业的影响

陈少峰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

最近移动互联网比较热,但是在我看来大概70%还是以传统互联网为主,移动互联网的商业模式目前只占到30%左右。我把智能手机看成是娱乐终端和消费终端,不要看成通讯的智能手机,因为在我们的环境下,三大运营商都变成媒体公司,所以在我们的环境下媒体其实已经很少做新闻了,新闻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占的比重极小,所以我们从这个角度来看它既是一个媒体又不做新闻,干别的事情。

我们现在看到移动互联网跟互联网的一体化。我们现在移动终端又变成了入口,互联网的门户和平台是竞合关系,平台实际上又变成了既是门户网也是社交网,它是以平台为主的媒介。

我们现在有很多互联网上的商业模式了。包括平台各种模式,现在最好的是平台+内容。或者先做一部分的格局,广告模式、游戏内容的植入,手机小说,后来把它做成产业链,还有会员服务的模式,有电子版和手机版,有流量分成模式和内容定制。

现在在移动互联网上我们可以把它总结为三大类的商业模式。第一个是在复制与延续方面体现规模化、专业化。平台为王,也就是说这个规模化你不仅提供很多内容,而且要掌握平台,如果不掌握平台即便掌握很多内容收入也是很低的,所以这是为什么音乐公司在这种平台下收入很少的原因。在互联网上它不是新闻的平台化,它是娱乐的平台化,这个跟我们原来是有很大区别的,所以现在比较火的游戏、视频都是在这个平台上最主要的内容,所以我们内容为王一定还有内容的变迁,新闻和一般的信息现在变成品牌化的内容,这个中间是有很大的变化的,这个变化我们要去了解。第二类是内容提供的细分。这个在移动互联网方面有很多表现,像APP软件,还有一种是合作的拓展。

传统媒体的敌人是技术

唐绪军 社科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所长

到底谁是传统媒体的敌人,这个敌人可能是技术,你能把传播技术为我所用可能是化敌为友,如果不能这么做,技术就可能打败你。

新闻业始于报业。1605年出了第一份报纸,2004年有一个大学教师叫菲利普·迈耶,他出了一本书《正在消失的报纸,如何拯救信息时代报业》,前后恰巧400年,这400年我们可以分成两半,前200多年基本上是不赚钱的,它是作为宣传品。1833年纽约《太阳报》诞生以后,探索一个新的模式使报业成为一个产业。纽约《太阳报》在发展史上贡献最大的是发现了广告作为盈利的支柱,因而形成了两个市场的关系,也就是报纸通过报道自己的信息,提供给读者,然后把读者的注意力、关注度售卖给广告主,从广告获得它的再生产的资金,因此我们传统的说法,报业面对两个市场是通过二次售卖的,关键点就在广告上。

新媒体的特性是去中心、开放性、交互性、多元化、分众化。在移动互联时代我们要用互联网的思维思考媒体未来的时候,我们必须从这些特征来考虑我们媒体未来的发展。与大众传播模式相对的是通信传播范式,这里面要注重发信人、收信人、信道。

未来媒体运营模式我想必须有两个基本前提,第一它必须是赚钱的,因为只有赚了钱了,才能获得经济上的自主。第二不能是独立的,如果为了追求利润,那么它有可能放弃它的社会职责为股东盈利的希望而奔波。

新环境下的媒体转型与升级

喻国明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

讲到传统媒体的转型和升级,其实是一个挺不合时宜的话题。因为今天很大程度上人们对这个话题充满了悲观情绪,我们现在来探讨是一种很大的纠结和压力。

互联网逻辑讲了很多,我认为关键词就是两个,一个就是连接。互联网在今天给这个世界带来的所有变化、价值、可能性,当然也包括所有的危险,其实就在于过去它是碎片化存在于社会的各种各样的要素资源,实现了互联互通这样一个新的格局,而这种新的格局是巨大市场、可能性、现实。

对于传统媒介而言,它最重要的一个东西就是第二个关键词开放。在这样的互联网铺就的新的领域里面,谁开放谁就可以获得这样一种价值,这样一种可能性,谁给这个社会的可能性越多他获得的机会就越多,谁把自己封闭起来,机会垄断起来,谁就会成为价值孤岛,谁就会被逐渐边缘化、逐出市场。这就是互联网告诉我们的东西。要开放什么?开放我们的信息。互联网给大家带来的互联互通的好处、可能性,一定要把信息的开放跟大家分享的时候,你才能享有。我们要开放自己的资源,把它变成自己的自留地,应该更大程度上跟社会分享,你给别人机会就能分享更多的机会,你给别人的机会越多你自己的机会就越多。

再一个就是分享相应的权利。过去我们所有选择权、表达权都是在自己手里的,在互联网形势之下,要用某种制度化的方式分享我们的权利,如果我们不能够有效分享这种权利,我们用这种借助互联网的关系通路实现相关的资源整合和传播沟通。内容本身是传媒产业最重要的一个资源,但仅仅是一个资源,当你的相关的传播要素只有跟互联网连通关联的时候,这个内容才有实现的价值,不然就没有价值,它就是不能实现的潜在的资源。

我们做传统媒介的人过去都熟悉一种经济形态就是规模经济,我们过去强调影响力、价值的时候都是跟规模经济关联在一起,它就是点状的经济,降低各种成本获得的,而在互联网逻辑下,我们需要有更多的新兴模式探讨。

第三就是集成经济。在一个更大范围之内,寻找合适的资源、要素来形成对于相关的社会需要的精巧的有效解决方案。这样的一些东西都是符合互联网互联互通的规则的,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开放自己,开放自己的资源、权利,这是在这样一个环境当中形成范围经济、集成经济、分享经济,产销合一的必要之举。

IT改变媒体也改变一切

高群耀 新闻集团总裁

从微软到新闻集团这个过程中,我觉得这个行当里面每个人都在忙碌、茫然、盲目地活着,消费者都兴奋不已,而传媒人诚惶诚恐,所以一直在纠结我们生在什么时代。我原来做IT,我觉得IT几乎改变了我们。最开始一个电脑像楼一样大,然后像冰箱一样,然后便携机,然后手机、芯片,已经被吸收到人身体里来了,大环境的变化改变了我们的一切,也改变了传媒。

博客的出现人人都变成了媒体,2011年微博、2012年微信,本来中国鸡打鸣又下蛋的模式带来的革命,现在变成多对多的商业模式改变了我们,所以我觉得做传媒的同事相对悲观,IT来了以后把信息变成海量,把报纸变成了很多很多的部分,我们的注意力一下子碎片化了,华尔街日报是B2C的模式,可是今天IT人强行把我们的生意逼成B2B、B2C,而广告永远是离C最近的转移。所以大家悲观。  

我们做IT的人想法是倒过来的,IT改变是经历了整个环境的改变,对内容的需求远远大于环境。从IT角度来看,对传媒人来说,今天是用武之时刚刚到,我们的机会来了,可关键在我们自己。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一直在想我们走进了新时代,这首歌一直在我耳边回想。我们边走边看的时候,我们一直跟这个时代相关。人们做了一个简单的调研,今天相当一部分年轻人每天会花4到6个小时把脑子埋在手机里,他们用手指的语言既不是咱们的口语、LOS、顶等等,当然也谈不到隐私,完全把自己透明化。

总而言之我们进入了新时代,历史出现了变化,而今天国际互联网或者说今天的IT这个产业所在的变化更加巨大,社会在不断地发生改变,而且科技带来的东西是无限的,我们只看到冰山一角,互联网是我们自己把它创造出来的,还不知道它走向哪里,总而言之我们进入一个后工业时代,我认为是新时代,传统的经济学在崩塌着,余额宝的金融、微信一体化等等层出不穷,我们也没那么悲观,它在影响着所有的行当。当今的世界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让我们一起走进时代。

(本文转自华夏时报)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