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烹油的腾讯手游,潜在的微妙步步惊心

标签:管理热点腾讯手游

访客:19933  发表于:2014-05-26 09:22:46

【导读】大公司的制度弊端、内部利益斗争、回报不及预期……对腾讯根基是种侵蚀。

请输入标题

腾讯IEG(互动娱乐事业群)运营部的经理C君,最近有些烦恼。

一方面,那款代表腾讯平台与360展开荣誉之战的3D ARPG大作,在腾讯渠道的日流水,早已跌回六位数人民币。

另一方面,手底下又一位得力干将、负责某款独代游戏的组长,发来了辞职信。他风投、团队均已到位,去意已决。

更加引起团队不安的,是应用宝部门在招聘游戏运营人员。

而腾讯另一部门的总监E君,刚刚做了一个不算太艰难的决定:辞职。他的团队,最近几个月累计离职比例达到30%。可以想象,如果不离去,将来在考核会上迎接他的只会是狂风暴雨。

在他们这些烦恼的背后,是手游产业持续火爆的大背景。

葡萄君这几日在深圳走访了多位腾讯出身的创业者,根据他们的叙述,隐约可以看到腾讯帝国在面临着一种危机,至少是人才的危机。

大公司的制度弊端、内部利益斗争、回报不及预期、以及外界资本的热捧,这四大因素,正在侵蚀腾讯帝国的根基。而《啪啪三国》王伟峰与《刀塔传奇》王信文的造富神话,无疑加剧了这一过程。

制度弊端

G君在加入腾讯的时候,已经服务过两家公司,工作七八年。

与他一同入职的,是很多校招生,激情满满涉世未深。这些年轻人的干劲以及热情,让他甚至感到有些惭愧,认为自己是否是工作不够积极。

在HR组织的回访中,校招的同事大多是正能量的一面——他们能发现腾讯的美。他们都很感激那段成长岁月,腾讯的福利待遇,公司的氛围,同事间的融洽度,职业发展体系等等等等,都在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中名列前茅。就像上大学,校园生涯不如意,也不会骂母校。

但与那些热衷于搜罗Q币与QQ公仔的职场新人不同,G君入职伊始就有不一样的想法,他待过不同的城市,见识过不同的公司,一眼就看出腾讯的制度里有哪些不够合理,哪些又不够有效率。他试图通过HR向上反映,因为他的级别太低不能直接找到高层。遭HR婉拒。

G君一个朋友的故事,则让他多了种感慨,在腾讯一定要跟对项目。那位朋友,在《QQ飞车》与某款不见经传五字名字游戏之间,选了后者,然后就没有了然后。

老人占坑多、晋升空间小;资源难协调,创新不容易……这些大公司的通病,腾讯也有。不过相比于葡萄君在其他大公司的朋友反馈的情况,腾讯的制度已是较为完善。

内部斗争

每个大公司都会有内部争斗,在利益最集中的地方,争斗最激烈。腾讯亦如此。

在腾讯,项目组之间的竞争以外,一直存在着平台产品部门与游戏部门之间的利益冲突。

K君对葡萄君说,当年Martin(刘炽平)改组公司结构,将游戏运营开发全部划入互娱,确实解决了一些执行力与专业度上的问题。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争斗在一团和气的表面下潜行。

拿应用宝来说,这款产品,目前是腾讯移动游戏对外的统一品牌。这种“统一”,于腾讯内部诸多部门来说,多少有些强制意味。腾讯经常采用的做法,是高层用强大意志聚集多个部门推进一件事、摸着石头过河,那些隐形问题,留到以后慢慢处理。

应用宝的产品研发在MIG(移动互联网事业群),包括手机管家、手机浏览器等移动产品,均属于MIG。产品平台往往会认为,用户是通过他们导入,那么游戏的收入该如何分配?如果长期为人作嫁,产品的价值体现在哪里?

但应用宝的开放平台,包括商务合作,又归于SNG(社交网络事业群)。手Q等社交产品,也是这个事业群。SNG在做社交游戏开放平台的时候,已经形成了良好的生态链、厂商关系与盈利方式,按照正常的逻辑,可以从页游复制到移动端。

与此同时,手游的资源协调和运营,却在IEG的运营部。

此外还有个希望拿回微信游戏接入与运营掌控权的广研。

根据K君透露的情况,腾讯内部洗牌已经好几轮。本文开头提到的让C君烦恼的游戏,以及某款代理的微信游戏收入极不理想,都是洗牌导火索。

微信游戏推出的节奏,也比运营部的计划慢了许多——太多僵持太多人情。

在引进日韩大作上,异议不多。日韩榜单上第一或长期前十,老板拍板、底下人执行,自研的游戏反而纠葛甚多。即便“正规军”天美艺游,也有《天天逆战》这样的产品,2013年就与《天天飞车》一同放出消息,但一直没能登录微信平台。其他的工作室更不要说,比如魔方的《全民水浒》《全民农场》,都只上了应用宝。比如从无线部门划归IEG的“外来人口”五彩石工作室,有的游戏会干脆交给外部发行商去推。

光速工作室的《全民小镇》是例外,但也有掌故:当年光速的一只团队,花了大半年做了款类似CityVille的社交游戏产品,数据相当不错。后来腾讯要与Zynga合作引进正版CityVille,大领导下令强行压下那款产品,腾讯旗下所有平台都不给量,几乎要下架。现在的《全民小镇》能上微信,有人分析是种补偿。

回报落差

对于其他游戏公司的员工,腾讯的待遇是他们向往已久的目标,或者说行业标杆。

但是在腾讯内部,是另一种观点。产品部门认为收入是自己的功劳,平台要多分几杯羹;游戏部门就有意见了,同样的平台,不同品质的产品、不同团队的运营,收入天差地别。

S君就有些不平。他说,一样是在微信平台,某棋牌日收入是百万级,某新推出的格斗游戏就能到2500万,平台是一方面,游戏的品质是一方面,两者要共同发力。但目前游戏研发与运营部门的奖金,显然无法与之匹配。直接的工资收入方面,腾讯给的又不一定会比百度、阿里甚至创业公司多。这种利益分配方式,不能激励人才。“现在这个样子,人才的方向受到限制,这批人就是会走的”。

S君说到很多优秀的策划同事离开腾讯,还有些担忧。他认为腾讯已经意识到了问题存在,也有可采用的解决方法,比如腾讯内部就有运维的结算体系,给不直接产生利润的部门,为他们创造的价值也做一个定价,项目组接受了他们多少服务要相应付出多少。但问题在于老板要怎么解决,在更为复杂的利益分配上怎么落地。

T君是另一种说法,他以前待的岗位,很多公司内部与外部人员都在觊觎,他却毅然选择离开、创业。他觉得他现在的状态非常好,根据马斯洛的需求理论,他是在追求个人价值的实现,“在一个地方待久了,领导换了好几拨,该做的事情都做了,该启程做点别的了”。

资本热捧

葡萄君与腾讯手游创业者聊天时,另一个常常被谈及的名字是王信文,一位非常传奇的85后。

王伟峰,2006年至2008年在腾讯深圳《QQ飞车》项目组,后来创业做了火溶信息开发出《啪啪三国》,再后来,前几天这家公司以8亿元价格向拓维卖掉了90%股份。

王信文,2009年南京大学毕业之后在腾讯北极光工作室做游戏策划,目前是《刀塔传奇》研发商莉莉丝的CEO。这款产品在全行业都备受关注,葡萄君也多次报道过,这里不再赘述。有人对比火溶进行估算,莉莉丝若要出售,价格或许在人民币50亿元以上。

资本市场对强力创业团队的追捧,无疑拉高了腾讯人的预期。王信文做得“我”做不得?何况“我”还在腾讯在游戏行业待了更多年资源经验更深厚。

从VC到二级市场,都给了腾讯出身创业者更多的目光。

比如CA创投深圳总经理杨溢就认为,腾讯的产品注重细节,腾讯人的整体素质较高,内部获取的信息也比较多,对产品把握和判断会比较准确。

但投资的时候关键还是面谈时看人对市场和产品的把握是是否到位。

经纬创投投资经理庄明浩也认为,要依项目的方向而定,不绝对。

而王信文在还没有做出产品的时候,就拿到数百万投资,尽管北极光工作室做了古龙武侠RPG《天涯明月刀》与类骑砍游戏《刀锋铁骑》但尚未有大获成功的作品问世。在商业上,王信文此前并未有过直接证明,依然被IDG这样的知名VC青睐。

葡萄君在与这些腾讯出身的创业者交流时,还常听到这么一句话,“天时地利人和”。他们会羡慕王信文,但更多还是做好自己擅长的事情。

他们离开腾讯以后的故事,敬请期待葡萄君“来自腾讯的创业者”系列后续报道。

最后,以S君的一个设想作结:也许,到了未来,腾讯就会沿着现在的趋势更进一步,变成一个纯粹的控股公司,核心是社交的资产,外部,是那些它投资的创业团队。

(来源:虎嗅,作者:游戏葡萄)

评论(3)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顾琳琳 祸起萧墙。内斗是毒药。

      回复[0] 2014/05/26 14:03

    1. 林静 制度弊端、内部利益斗争、回报不及预期。这三点都是我极其讨厌的组织病。但大公司却每每就患。有大仙跳出来,指条明路吗?

      回复[0] 2014/05/26 11:12

    1. 彭也 老人占坑多、晋升空间小;资源难协调,创新不容易……这些大公司的通病,腾讯也有,大家都有这此病。

      回复[0] 2014/05/26 09:53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