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峰对话:重构保险电子商务—当创新者遇到挑战者

标签:互联网金融保险电子商务高峰对话

访客:33448  发表于:2014-05-16 17:39:01

主持人:张杰 新金融世界首席记者

嘉宾:朱宏玲 中国人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副总裁,毕闯 天安人寿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马景堂 国华人寿股份有限公司信息技术部总经理,程明 珠江人寿集团CIO/战略总监,刘霖 Websense中国区的经理


    主持人:因为我们今天的大会,我们的住是叫重构保险电子商务,之前也准备了几个保险电子商务的问题,我们还是简单做一个开场白,然后咱们在座的嘉宾看看哪位嘉宾,也可以简单给大家先分享一下开场白,然后咱们就进入互动的环节。保险电子商务也不是一个名词,重构也不是一个新的名词,但是我们把这两个词祖组在一起,可能有很多值得考虑的问话题。我想每位嘉宾简单的来谈一下,你对这个重构保险电子商务,这个词组的理解,比如对保险企业到底意味着什么?
    朱宏玲:无论对我们的流程,甚至对我们的组织结构是要进行很多重构的,否则的话,你是不适应互联网时代的,这个我想包括后来刚才很多专家,今天一天讲下来,无论我们产品还是原来的服务方式,还是我们内部的流程,包括我刚才提到的组织结构,这都应该是去重构,或者是说我们也有专家提到,是要按互联网的思维,按客户对我们的要求去进行重构,恩恩重构保险互联网,电子商务,我还没想清楚,我不知道你们本意是什么,其实我谈谈我对这个重构这个词来说,在我们互联网时代,在我们要进入互联网时代以后,我们还要继续做保险人,我们还要继续做金融服务者,我们还要继续做围绕着我们的客户,做更多的增值服务的一个决策的话,我们的确有很多需要重构的东西。谢谢。
    毕闯:我想重构就是因为我曾经讲到保险公司做电子商务,也很古老。不比护林王公司年轻,到今天可能我们要做一个更适合于互联网金融的保险这个专业的一个电子商务的模式,比如说我们在做子电子商务网站,我们不再考虑像B2C的方式,我们会做C2B的方式,要忍受很多,客户看不懂,都是图片好玩的东西,比如我们做的保险网站是上面没有产品,客户吃喝玩乐在里面玩,那可能我们更多的是吸引客户,要更耐心,把客户黏住,然后不断的通过细节去给这些保险产品,而可能要改变以往我们觉得以产品为主导的,不断的介绍产品的方式。
    我想重构电子商务,可能重构这两个事,更多的不是电子的概念,更多的是可能要重构我们保险企业的商务问题,我们以前跟客户的商务是那样一个庄河,到了互联网,可能要改变这个另外的市场状态。比如说C2B的方式,比如我曾经讲到,你的能力不在是一个格式化的产品和服务,可能要去等待客户对你的要求。我想这种重构就是刚才朱总说,可能带来金融时间比较长,组织、流程乃至反应,乃至我们内部的管理角色和带来一系列的速度和冲突,重新的冲突以后的再构建的问题。
    马景堂:我个人认为,重构这个词有点重,因为我个人认为,如果说重构的话,基本上对这个来说,是推翻了以前的一个包。现在的电商基本是在老的几家里面,某某的路上看到的这些东西。但是我认为可能应该是叫它完善我觉得更好一点。但是怎么去完善它,我技术上怎么去实现,都应该去创新,我觉得落点。但是我觉得大家忽略一个问题,可能公司的决策还有对电商的一个认识,这个才是做好电商的一个基础。我为什么这样说呢,我和一些保险公司也交流过,发现一些问题,特别是中资和外资结合的公司,他基本合规在外资,如果公司的决策不能形成统一的,你要做电商,基本就是一个应和里,最后达到没这个力。那最终都是转这个力。如果说统一不了你的侧,然后就会遇到,最后只有电商部门,我提出说我要做这个产合,但是最后遇到的合规,说这个不行,那种最后就是说,电商出了问题你自己担,本来电子商务和产品的保险它不慎就有点不一样。
    所以我觉得大家忽略了这一点,如果说公司没有统一的形成一个结论性的,我为什么要做,我怎么做,因为你肯定是电商它有电商的规则,肯定要负监管的要求。但是监管的要求,你怎么去符合它,它是需要合规共同协作的东西。都要创新这个技术,但是真正的忽略了认识,对电商的一个认识。因为像我们就是很明确的,我要做电商,但是我们的,你合规,那你合规,一般的是如果是公司不支持的话,你合规这个问题要解决。我们公司就是说,你提出来问题了,怎么帮我解决这个问题,这就是有问题了。因为我们合规总监在审我们第一版淘宝的时候,他就是冲销的,那这就是涉及到,他要带着我们做这些问题,在我们的电商,一起解决掉。在合规的情况下,这个问题违规这是一个前提。如果没这个前提的话,就是你技术再强,你逻辑能够落地,最后你遇到的还是这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就是说,怎么去创新,因为你要考虑到目前电商的客户群,是什么,你面向对象是什么,我们统计过我们面向的对象,我们电商的客户基本是25岁到46、47岁之间,随着将来的发展,可能会23、24岁然后到60岁。但是这些人的特点是什么,就是我很简洁,我看一眼就过去,这是个很直接的。那针对这些客户,它这种特点,才能去创新。你要针对它,你肯定是要合规的前提下。你看过他这个声明吗,我个人认为一般的人不会去看。但是怎么简洁明了,在满足监管的条件下,把这些告诉我。我认为这不是创新,这只是说要以合规和各个部门能够去拿出这么一个方案,来满足这样的要求。
    第三个问题,那就是安全,我认为为什么呢,因为电商,因为你的钱是直接对客户,我们也经常为这个东西,我认为安全是保持你电商的最重要的。我们现在做的基本就是跑了两家,一家攻一家守,半年轮换,除了问题你下去,让他走。就是这样的。
    所以我觉得技术的创新,我认为最主要是思想观念的问题。
    主持人:程总,珠江人寿是非常小的一个保险公司,因为我之前跟他通电话,他就说未来他就是一个互联网的保险的企业,我也想请程总谈一下,互联网保险这几个概念延展、演变的一些理解。
    程明:因为上次整个我们公司,对电子商务珠江人寿大的操作,包括我们控股集团是一个中国最大的房地产技术的多元化的一个企业进行讨论。我们有几个观点,大家基本上现在是认识,一个是作为一个珠江人寿,是去年2月份开始开业的公司,而且只是广东省一个区内的保险公司。面临着整个寿险公司的行业,我们就在讨论,如何珠江人寿能够生存,如何五年能够变成一千亿的公司,而且是第二年能够盈利,在这当中,我们的一个优势就是说,我们没有传统的包袱。另外我们整个的团队算是平安过来的,很优秀的搞销售的团队。所以我们总裁就是胡国平,他也讲,他说电子商务因为是中国保险行业是老兵了,第三次革命。第一次92年引进的营销团队,第二个是2002年的银保,这一次的网销就是第三次革命。
    事实上作为一个重构的互联网金融公司,非常专注于产品创新,因为一个最优秀的公司,第一是互联网,第二是金融自由化,真正能够生存的是一个产品公司,所以在这当中,尼惠看到,无论是金融或者IT行业,以苹果,以谷歌这种为代表的,都是产品创新的公司。所以这就是证明。那么服务性行业怎么成为一个产品创新公司,应该说现在是最好的时机,过去没法产品创新是监管,所以保险行业已经给予了非常大的一个创新机会,我看到是三个条件:第一个利率自由化,这是非常重要的。第二,保监会对产品的监管是资本的监管而不是产品的监管。第三投资渠道打开,那么实际上珠江人寿,我们从整个产业链考虑,是一个以实体投资为最大的经验的保险公司,所以保险公司,就两个轮子,一个是投资,一个是IT,中国的寿险公司就是资产管理公司的营销公司。所以你看上市公司,一个寿险公司的盈利,就来自于两个,一个投资回报,一个增援,没有其他窍门的。
    那么珠江人寿就是说,最好的投资回报率拿出杀手锏产品,能够尖叫的产品。所以这是7.0就尖叫产品,如果我们搞成8.0有盈利的,那是不得了的。所以说,当然投资回报率并不是说绝对7.0和8.0,是产品组合
    所以说我们双十一是4.8的产品跟彩跳组合,这是一个特殊族群。如果我6.0和地产进行营销组合,那可能给特别收益带掉10%的盈利,另外我理财产品送保障产品,这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就是一个产品创新。我想这个是很重要。
    另外是互联网当中,很重要的就是说,是一个整个的渠道整合,所以珠江人寿它保险是一个它的整个的电商行业帝国的频道,所以我们的公司上面有住宅地产,就是将来的社区,我们有商业地产,我们有零售行业,我们有学校,我们有养老地产,那么还有我们有就说,整个的还有金融板块,包括支付,包括金融租赁公司,这个是整个的一个,我觉得是在这个金融自由化,然后又是整个中国的社会消费者,抱住整个互联网,所以我们是全面的销售它一个金融产品,包括非金融产合,我们提出是销售生活方式。金融是整个消费者方式的一部分,包括整个生活方式,包括我们的住宅,包括我们的教育,包括我们的养老,包括我们的健康,所以这是我觉得是我们一个多元化的民营企业把金融作为一个它的频道,进入整个中国的互联网经济。
    主持人:谢谢程总,Websense的专家在数据安全,各方面也是非常专业的,我不知道您对保险企业的互联网化这方面,有什么方面的可以跟大家分享的观点?
    刘霖:很惭愧,因为我看了一下,在座的诸位嘉宾,我是圈外人,但是我身边互联网的朋友太多了,我只能说站在一个用户体验的角度,跟大家报告一下我的一些粗浅想法。第一就是我们看到,保险它其实这个行业是一个很古老的行业,它超过七百年的历史了,在这七百年,其实人类社会的变化,产业的革新都是很多代的,但是这个行业本身的变化,我们是一直很有规律的。
    第二想给大家讲的就是说,这两天一直在看三马投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在我看来,这个失败成功一说,如果从它的角度,去做互联网,没有取舍的结果就是失败的。哪怕在这个之中的投入。
    另外可以跟大家分享的就是,我时常的朋友,他是红孩子的创始,他现在也是北京一个最大的电销公司的董事长,他前几天告诉我,他准备把股份转让出去,电销公司我知道大概有三千人,而且做了好几年,现在是盈利的。我问他为什么他跟我讨论了一个话题,你认为现在有多少年轻人会去接这种保险电话?另外一点就是说,如果从互联网的角度来讲,这个模式是不是应该被颠覆掉?如果要被颠覆掉的话,为什么我还要做这个重复的事情。
    其实这个话题也是我们看得到什么呢,因为我们看到直销公司,天狮,天狮是我的客户,包括安利也是全球的大客户。他们现在往互联网方向的转换是非常的决绝,但是它的逻辑是,要帮他降低成本。还有一点,更深层次的是觉得,什么样的群体能够支撑我未来十年甚至二十年的生意。如果我不转的话,我很有可能会被淘汰掉,这是我的看法。
    可能刚刚大家都一直在谈互联网,刚刚我听毕总也谈了一个话题,流量为王,他有流量了,就像现在看到电商都是在抱大腿,就能看到所有的电商都汇集到那几个大的平台上,这样流量大了以后,他自身发生的业务创新,会把原来的很多方式颠覆掉,可能有一句比较难听的话,在国美和苏宁出现之前,我们买家电都是去批发市场,去百货大楼,但是你回头看现在这些市场还有吗?都没有了,然后国美和京东呢?因为国美认为京东是他的竞争对手,苏宁也认为京东是他的竞争对手,他们根本不认为传统的这些家电卖场是他的对手,他认为他应该完全创造一个新的模式。这个是比较可怕的,是说互联网人的竞争太大,决定了它会做出很多颠覆性的动作和创造。这个对我们传统行业的冲击,最大的还是回到毕总说的,观念上是不是敢有和自己原来的业务模式决绝。你自己做这个动作,就是难听一点是要先成功必先自宫,刀把子在你的手里如果你今天不做这个动作,刀把子未来丢了,你再想捡回来就很难。
    毕闯:我谈一点我们做互联网时候的重构的经历。第一个重构,我觉得叫重构思维和概念,我们今天做的互联网,跟五年前、十年前的互联网都不一样。电子商务也是不一样的。刚才听到说,那个不能说失败的,是那个时候的概念和今天完全不同。甚至半年之前都不同,我们想第一个重构,我觉得概念扭过来,是要重构我们对互联网的认识。刚才说重当然说自宫是惨一点,但是的确没有A和B的可能。
    第二个我再做第一个网站的时候,我们花了很多钱,成立一个庞大的项目组,这些项目组都来自于原来的各个部门,包括风控、法务、流程专家,组成一个庞大的组,在第七个月的时候,我跟他们交流的时候,我发现根本没有进步,因为他们还是想用互联网的方式做回他们原来的,七个月没有任何观念转变。我当时就想到一件事,我是再花三个月来说服他们,还是做什么呢?我今天就想到重构的,突然提醒了我,我唯一做的就是把这个项目组解散了,我重组。我换了一个概念,因为他们始终理解不了什么叫C2B,一定会回到B2C。我最后的概念就是把他们全部解散。第二步是在他们后期讨论的问题,总是有这样的问题,也很有意思,我分享给大家,他们总是在做平台的业务来了以后,后台的流程由过去的哪个部门去管,我一直没有答案,我没有想到这个事情来了以后由你们谁去管,我说来了以后肯定不是由你们去管,这也能提示大家什么叫重构。这个重构不清楚之前,里可以至少不把它交出去。以你可以等待一个新的模型。
    第三个,在所有的交易发生了以后,你会发现,过去企业的流程都用不上,我讲一个例子,我们当时在跟支付宝合作子时候,一分钟进一个亿的保费,然后央视在阿里的楼下,保监会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传统是可以做任何决策的,但是我在这边勇往上指挥所有的部队的时候,他们说还能不能做,一天收几百亿,我说不要再收了,一份都不能收了,下一条信息在收,如果你的流程是这样,真是要有风控的时候,这个时间做就来不及,以它所做的决策,根本就不存在流程,是因为脑子里首先要决定的它不可能讨论,不可能有A点到B点到C点。我觉得其实互联网的电子商务的在这一点上,你要重构你这样的决策机制,你不可能有像传统那样决策,因为在你决策以后,你的风险被放大N倍了。
    最后一个就是原来的系统在支持这样一个商务平台的时候,基本要重构,我们还幻想着,凡是接口最后把那个拿去接到别的地方去,用不了。那种爆发式的交易,我们是天猫最大的店,我们一个小时可以做到上百亿的时候,大家很难想象那个数据量冲击,原来的东西根本就做不了。系统的结构平台,你都要重构。第二个我觉得,电子商务的组织,如果你不是一个独立的电子商务公司,再一个企业内部,这个组织必须重构,它不可能把它电子商务的哪个平台,有不同组织切割来管。你一定会失败,最好找一个独立的组织来管。否则它每天都在跟传统的人去,最后这个组织会有很大的问题。我干脆的经验告诉他,我的创业做电商部的时候,我有三个招人标准,第一个,干过保险的一个都不要,第二个懂流程的坚决不能来,第三个喜欢做在位置上看电脑的,立即给我开了他,我不下结论,也可能这个不对。
    第三个就是要重构它的流程,刚才我就讲到一点,第四个重构技术,第四个就是摇要求重新的为电子上午平台,中心做一个企业定位战略,它不是这个企业可多可少的一个收入、一个亮点,它是你企业战略未来的很重要的一个企业战略资源,你今天已经在跟它把这块资源作为放大,它很可能是你未来企业,唯一生存下去的支点,你要不这么看,那你做这个东西,确实挺累的,就不要拿这个事情了,这在以前是可以的,我们知道。最后一个,一句话就是电子商务绝对不是网站,更不是商城。它不是你保险公司传统条款的,要这么想你就白花钱了。
    主持人:毕总说得非常好。对传统的PPT有一个新的演绎和解读。
    程明:我想跟天安在214成功,背后是有必然性的,我们两家公司刚刚重构的话,我这次做是用华尔街的对冲系统做的,无论当时苗虫,我们2分钟3.8亿出去。这个是跟原来传统做保险是无法比的,所以刚刚讲,他们当时问我说,并不是从原来泰保这个出发,完全是华尔街搞对冲系统。第二个就是说,这次我说了更绝对一点,很多包括我们公司有些人,还没有认可,实际我们互联网公司金融做对重,如果我们在支付宝,我们当天两百万的客户,你人一半,一天是两百亿,如果在中央电视台播出以后,如果我当时有本事弄出7.51产品,可能一万一天就出来了,保险公司金融的创新是一种研究和对冲策略,跟索罗斯玩英镑跟对冲英国那个央行是一模一样的。这当中是有些保险公司,医疗公司都一样,有些业务流程全部外包了。而真正决策的一些,大概是有二十个人的对冲基金。整个的话就是说它考虑后面的投资产品和策略,以及资本金,以及对这市场当中,当时拥有多少客户上来。这是一个非常绝对的创新的一个互联网保险。所以刚刚我想就是说,你说要重构的话,就是这么做。大家就问,你说我传统的承保,传统后面的客户服务,全部外包,承保我们可以在债保公司来做,像我们广东这样创新的公司提出来,就是经营资产公司,这是一个真正的,另外一个互联网的金融公司的一个商业模式,就补充这一点,对重构的补充。
    主持人:好的,就是给Websense专门留一个问题,因为他讲到,咱们现在其实为什么我们当初设计这个主题是重构保险电子商务,也是从最早传统保险公司的信息化、互联网化,包括毕总说的最早大时候做一个网站,最后我们逐渐逐渐开始做商城或者开始卖保险,到现在诸注入新的含义做保险。现在业面临着很多的挑战,我是想请Websense的公司的专家也简单说一下,我们在现在这种移动化,互联网发展这种情况下,我们保险公司在IT防范方面,应该怎么去应对可能存在的一些风险?
    刘霖:也是分享,我跟互联网人在一起聊天,他们说话都是非常的刻薄,就叫一针见血。因为对他来讲,叫一上一下可能就得好几百万,你跟我谈这个。就像我跟360的很多人谈话,很大的事通两个电话就完了。我给大家报告,我自己是认为,如果我们的业务发生变化,那地的IT结构会变化,你支撑IT结构的技术会变化。能看到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你的数据量越来越大,而且你的数据流通的时效性要越来越强,第一步可能再像原来一样所谓的内外网,长时间来看肯定不可能有的,第二你所有的社别,移动化率会越来越高,不管是你的员工还是你的客户。第三个话题就变得说,就像我们今天在讲,内容本身是要命的,因为你大量的资产,是数据化的资产,这个资产如果交互对了没有问题,交互错了是要命的。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看到像互联网公司的话题,不管是像新浪、百度、易贝还是我们看到的像360这样的公司,它企业的核心是数字化,要把核心的保持住。或者在这些东西出去,而实际在这个话题上,从我们来感觉,基本上国内的很多安全理念差一代,我们能看到国外基本上来讲,它都是从资产的管理的角度去看它的IT体系和IT安全体系严格的讲还是传统的方法,这样的结果特别是对保险,因为我们有大量的数据,实际上是在使用过程当中,在这个角度上来看,可能我说的会更决绝一点,如果你不去注意这个问题,不出事是偶然的,出事是必然的。
    主持人:谢谢,咱们时间关系,我们哪位现场的嘉宾有问题,可以提问一下。
    提问:前面毕总讲了一个PPT里面有一句话,信息不对称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我做一个推理,就是有一句话叫一切的交易都是源于信息的不对称,就是生产者和消费者他们之间的信息不对称的,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一个渠道的事物的存在,我们知道现在保险公司的互联网战略,很多保险公司不是把互联网当作保险的一个新渠道,基于这样的战略,我推理可能会有一个我们的目标,或者是考核的指标必然是看互联网这样的一个渠道,能够带来多少业务量,基于这样的目标,我们的做法,必然是用尽一切的手段,去从互联网攫取更多的客户,我说的是一切的手段。这样的话源于互联网上信息肯定是负面的信息传播的速度是远远大于正面的信息,这样的话,会不会带来口碑、形象的受损,甚至是行业形象更加的受到损害。最终的后果,会不会说是我们做的越快及死的越快,这个是渠道的结局,我不知道我们领导互联网是一个新渠道吗?还是我们保险的电子商务怎么去看,怎么去考核?谢谢。
    毕闯:刚才我讲到了,一定不能把互联网看做一个渠道,这是第一句话,所谓信息对冲这个事是相对的,传统业务在很长时间都是不透明的,你看到这么多年产品一直在透明化,否则怎么会万能选的,现在保险公司最困难的是什么?一透明它就困难了。咱们互联网有这样的能力的,因为它谁愿拿出产品一比就知道贵和便宜啊。互联网是靠脚投票的,我们在家门口烦它,第二件事情,是如果你一开始就把互联网的电子商务建设的环境搞乱了,你就是为了拿保费,那你付出很大代价你会比传统做的很快。但是如果你还是传统思维做,不能说互联网这个渠道,我还是认为这个渠道,互联网这个渠道,更有口碑还是传统渠道更有口碑,两个都没有口碑。你不是换一个形式你这么干,你就能赢得口碑的,这个口碑跟换什么形式没有关系,是你打算要不要口碑。你这个企业本来就没打算这个事情,平什么人家老百姓,网民、客户要给这个呢,这跟互联网没有关系。你本来就不打算要。
    第三个,互联网与传统渠道没有办法相比,它的产品,它的获取性,它的成本,都要重新核算的,这两个不能去比。今天我们在一开始就讲到,我们拿互联网的做法和传统渠道去比,终究把谁比死,实际上我不能说这个话,我要绝对点的说,比都不用比,你已经死了,传统渠道现在活得了吗?如果传统渠道活的最好的公司,一定不会考虑互联网的。大部分现在被逼的考虑互联网,我不认为你是主动的,但是被逼你的也要考虑,不是你传统渠道活的蒸蒸日上,佣金高,这个时候你突然要做电子商务了,我不行,是因为你碰到了在原来情况下更没有办法长期解决的困难。所以我重复上次论坛讲的话,可能对保险业来说,互联网这件事情,大数据和云计算,可能是唯一的一次机会了。如果你再不抓住,我今天早晨讲,我连这个都不认为是想象力,但是连这个都没有,我不知道你要到哪里去啊。我就这么说,说的简洁一点。
    马景堂:刚才提那个问题,我个人觉得,因为这个是对这个渠道定位的问题,刚才毕总也说了,基本上是不成功的,是因为好的渠道的不会考虑做互联网,但是可能我个人认为,不是这样的。因为首先我认为你是公司对这个渠道的定位,是要它做什么,像我们公司基本上,我们公司也不会疯狂的施加保费,是作为一个渠道,我平时不做,我公司可能股东、资金流缺失了,我需要去做,所以说我觉得这个问题,而且你做的活动,做电商不一定说马上就死,也不是说一定能活,这样看你怎么样的做法。因为有的公司,可以我拿七,我找到好的投资方向,我就七的利率,我可以活的很好。就拿余额宝来说,它可以赚到几百万的佣金,也可以拿到几十万个名单。这个就是一个说,这个业务里面的创新能力和各个公司的发展的方向问题。
    主持人:因为时间关系,咱们六点半还有颁奖仪式和欢迎晚宴,所以咱们的对话还是没有办法深入的展开,但是没有关系,因为咱们这个会议今年是第十一届,以后每年还会深入的开展下去,不管是线上的,线上我们也有了,其实我们媒体也在互联网化,我们除了新金融世界杂志以外,我们还有一个网站,就是CIO.COM.CN,我们有两个圈子,一个是金融创新圈,就是跟我们新金融相关的问题,还有一个圈子是金融云平台方辉,我们也可以进线深入的讨论,没有办法给大家再提问交流的机会。会后可以再继续交流,非常感谢各位领导、各位嘉宾。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