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医疗先行者的试错之路

标签:技术移动医疗模式热点

访客:22952  发表于:2014-05-15 09:12:04

移动医疗目前在各大医院中已经不是一个特别新鲜的事物了,但是对于先行者而言,确实走过了很多弯路。解放军第309医院是业内较早推进移动医疗的医院,也是行业的典型案例,其尝试和探索很有意义。

移动医疗先行者的试错之路

解放军第309医院信息中心主任杨宏桥和他的团队在2009年开始基于智能终端实践移动医疗的时候,移动医疗在业内还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对于移动医疗的好处,杨宏桥可以滔滔不绝的说上几个小时,但是要真正实现它,真正推动医生和护士全面使用移动工具工作,杨宏桥一直在等技术条件的成熟。

杨宏桥曾走了一些技术弯路,现在总结起来平淡无奇,不过是网络、终端、软件三大制约因素。

按照他的描述,网络并不是技术难题,而是经验教训。“如果无线网络带宽不够、覆盖不广,在实际工作中,移动医疗就是空中楼阁。”他说,在解决无线覆盖和带宽问题的同时,他的团队对无线网络的安全也进行了专门研究。

无线网络的使用需要满足几个基本条件:无线网络必须对人体、对其他医疗设备都是安全的,而无线数据的传递也必须做到安全可靠。

相比解放军第309医院的自建无线网络,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采用了另一种可控模式,通过与电信运营商合作,其无线网络是在电信运营商覆盖全院的3G网络中开辟的专用无线通道。

在无线网络达到使用要求之外,杨宏桥花了很多年的时间,等待合适的移动终端的出现。他说,之所以让医生使用iPAD,并不是为了赶时髦,而是因为iPAD在美国通过了FDA认证,属于医疗器械。“iPAD作为一个大小、重量合适,又有着很多成熟应用的智能终端,正好填补了医生的需求。”

而护士使用的智能终端的出现则没有如此幸运。对于医院而言,每一个医疗环节都有着大量的信息,普通的条码已无法胜任信息的承载工作。因此,解放军第309医院在此选用了二维码。目前,移动互联网的很多应用,对二维码的识别工具基本上都依靠终端上的摄像头,这也是解放军第309医院最初的做法,但结果非常不理想,移动医疗的推进面临巨大阻力。

护士们的日常工作量很大,高强度的工作需要终端具有快速的识别能力,摄像头在实际使用中并不是一个好的识别工具。数年前,一些厂商的终端虽然具有了超越摄像头的快速识别能力,但是这些终端的问题又在于操作系统不够智能,无法承载强大的软件。医生站和护士站的工作十分复杂,强大的软件能力是必须的要求。为此,花了三年时间,杨宏桥才在国内找到了两款合适的产品:既能快速识别二维码,又能运行智能操作系统。

对于杨宏桥而言,软件的挑战主要来自于系统集成和影像处理两方面。前者要求将病人所有的医疗信息都在移动终端上集成处理。“听起来并不难,但医疗是一个很专业的领域,实现起来较为复杂。”杨宏桥说。

而后者需要新的图像算法来支撑,一般而言病人的影像资料数据量都很大。以核磁CT为例,一张CT相片的大小可能是800兆,目前的技术条件,再好的无线网络,也无法将相片从后台向iPAD快速传递,这就要求开发轻便的图像算法,在将相片压缩的同时又不影响医生观看影像。

在解决了这三个问题之后,基于智能终端的移动医疗服务才真正在解放军第309医院推行开来。

在杨宏桥看来,移动医疗的推行,并不是为了追逐技术热潮,而是有着其必须实施的内在逻辑。

杨宏桥认为医院信息化的根本目的是提高医疗质量,在医疗错误中,有近八成的原因来自于医护人员在医疗各环节中的失误。移动医疗将实现医院信息化的闭环管理,将打通从医生站、护士站到病床这几十米之间的信息通道,这也就实现了对病人就诊全流程的监控和管理,将大幅度降低医疗过程可能出现的差错。

而从国家政策和医院本身的发展角度来看,无论是国家对电子病历分级管理的评定要求,还是国际上医院评级的标准,抑或是国内对三甲医院的考核,移动医疗都是重要的内容和前提条件。

解放军第309医院的移动医疗平台是一个开放平台,杨宏桥正计划不断的将各种新的应用添加到这个平台上,并将移动医疗推行到医院之外,让医疗机构、社区、家庭和个人形成一个移动医疗的闭环。

“老百姓能在家里享受到医疗服务,这是做梦都想的事情,但是现在有各种障碍,没有真正实践过的话,很难知道有哪些问题需要解决,这就像移动医疗在医院推行的过程一样。”

目前深入应用移动医疗的医院越来越多,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是另一个典型案例: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已构建起了基于医疗物联网的数字化医院模型,建立了涵盖临床医疗、区域医疗、运营管理、信息交换、基础架构五大领域的31个核心系统以及204个子系统。移动医疗技术的应用场景包括垃圾追踪、床位核对、医护助理、设备防盗等,几乎覆盖了医院运行的所有环节。

2013年,美国医疗信息与管理系统协会对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信息化评级为6.056(该评级最高为七级)。

1、临床医疗的闭环实现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每一位住院患者手腕上都佩戴着印有条形码的腕带。

输液、分发药品时,护士用PDA扫描腕带以及药品上的电子条码,两者匹配,PDA就会弹出“执行成功”的字样,否则会给出“病人与医嘱不匹配”、“该医嘱不存在”、“该医嘱已结束”等相应提示。

2、依靠移动医疗,该医院实现了药品的全流程、无缝隙闭环管理。

在药品院内流通过程中,医生通过院内HIS系统下达医嘱,护士通过电脑确认医嘱信息,然后发送至住院药房。口服药采用全自动摆药机摆放,并在药品包装袋上附上二维码;注射药由药师手工摆药,同时打印拣药单、摆药单、注射卡、贴瓶条等。

住院药房药师会通过手持PDA对上述药品上的二维码进行扫描复核,在这一操作中,电脑不仅会记录下审核者的姓名、审核时间、药品要送往的病区,同时还记录审核者的工作量,以及药品的配送情况,例如药品什么时间送出或者尚未送出等。

专业配送人员在药房领取药品,在护士站与护士交接药品时,也要进行扫描确认。护士通过移动护理平台对药品和患者进行最后一轮确认,然后执行医嘱。

据统计,自2012年药品闭环管理系统上马至今,该院住院患者用药实现了零差错。

3、该院推出了移动收费设备。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每天门诊量过万,门诊要新辟缴费窗口,首先要保障现金交易场所的安全问题。

该院每天大约有25%的患者使用银行卡,于是通过与多家公司洽谈合作,该院配备了7台移动收费推车,可以完成自费患者以及医保患者的银行卡刷卡交易,有效减少了排队时间。

在儿科和骨肿瘤科住院病区试点,该院实施了移动推车结账,收费人员可以到床边为患者进行费用结算。

4、手术中的移动应用。

在现实医疗过程中,手术患者被送入手术室后,要经历摆体位、麻醉等一系列繁琐过程,而主刀医生往往工作繁忙,极有可能导致术前核查延迟。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推出了远程手术三方核查机制,即在手术室的麻醉移动工作站以及住院病房的医生工作站配置摄像头和语音传输系统,手术护士、麻醉医师以及主刀医师能够在手术前按照手术安全核查制度要求,共同对手术患者、手术部位等进行核对,既提高了工作效率,又保证了医疗安全性。

5、远程医疗应用。

为了解决骨科病床供不应求的问题,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与其辖区内的隆福医院建立了绿色转诊通道,关节置换术后的一般患者,在术后第3天就会被转到隆福医院进行康复治疗。两家医疗机构间搭建了移动查房平台,依靠双向音视频技术以及双向数据共享,患者每天都会在床边得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医生的远程查房诊疗。

6、移动医疗在仓储管理的应用。

2009年,该院开始对高值耗材实施“一物一码”全生命周期管理的模式:供货商送货到设备处,工作人员为设备粘贴条码,库管员使用PDA进行条码扫描、现场验货,杜绝账物不符现象。

对于低值耗材等,也采用信息化技术收货入库。在该院存放设备的每个房间门上,都粘贴了电子条码,库管员通过扫描条码,就能马上知道存放的设备名称和数量。

评论(2)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彭也 这些大医院做的移动医疗,个人感觉还挺高大上的,不接地气。

      回复[0] 2014/05/15 11:20

    1. 杰尼 主要是有利于缓解目前中国就医环境的技术都是值得尝试和推广的。

      回复[0] 2014/05/15 09:22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