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投资人吴世春:圈子的力量

标签:热点天使投资人吴世春

访客:19489  发表于:2014-05-04 12:06:16

【导读】天使投资人与PE不同,股份到最后会被稀释,天使投资人最终都会变成小股东。所以,天使投资人应该是从创业者角度去思考问题,甚至在很多时候把我们的投票权都直接交给创业者,尽可能地把这两者高度统一。——吴世春

天使投资人吴世春:圈子的力量

2013年10月,手机游戏《大掌门》的开发商玩蟹科技被掌趣科技以17.39亿元的高价收购,吴世春很快就在微信朋友圈里公布了这个消息。这是他在2013年退出的一个投资项目,除股票外,现金套现就达7000多万元人民币。

从2009年开始,吴世春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领域一共投了20多个项目。如果把这些项目都列出来看看,会发现,几乎无细分领域规律可循。比如:基调网络,第三方网络访问性能测试机构;唱吧,社交手机K歌应用;水滴宝宝,家人亲子相册;海玩网,海外目的地活动和线路预订平台。仅2013年一年,吴世春就一口气投出了10多个项目。他投得杂且快。

吴世春属于创业经历很多的那一类投资人,算起来,他已经5次创业。

1977年出生的吴世春,在开始做天使投资人的时候32岁。那时他刚刚离开酷讯网。这是让他难忘的一段创业经历,给吴世春后来的创业投资留下了很深的烙印。后来从酷讯走出来了很多创业者,被称为“酷讯派”,这几乎成为吴世春做天使投资之初主要的投资来源和渠道。以此为起点,他的投资半径逐渐延展开来。

吴世春和他的朋友们

吴世春最开始做天使投资时,手里有两大资源,一是资金,二是创业者朋友。

卖掉自己第一个创业项目之后,吴世春加入了百度。那是2003年前后,百度成立才两三年的时间,吴世春任百度企业软件事业部门高级工程师,拥有百度的股票。加上后来离开酷讯时获得的资金,吴世春实现了一定的财务自由。2009年,他用这笔资金开始了天使投资,最开始的投资额度在50万~100万元人民币。

一两年之内,他投了四五个项目。“那段时间很有意思。”吴世春说。

离开酷讯后很长一段时间,他没有做事,跟美丽说的创始人徐易容呆在一起,他们几个人在五道口华清嘉园的一个小房间里,以上班的姿态聊天,讨论未来的各种方向,琢磨着干点什么。业余时间,还一起去滑雪、旅游。

那时的华清嘉园还是一派创业者聚居的繁荣景象,虽然只是一个位于五道口地铁旁的普通居民区,但曾经是互联网创业者的天堂所在。吴世春就是在这里,和陈华一起创办了酷讯网。在华清嘉园,还走出了校内网、暴风影音、饭否、美团、抓虾、美丽说等后来都极具代表性的互联网创新企业。吴世春在这个圈子里,与许多中国互联网圈一线的创业者都很熟悉,这个“创业帮”后来几乎成了吴世春做天使投资的“参谋团”。

吴世春目前投资的20多个项目中,通过A轮或者B轮融资半退出的项目有四五个。其中,因为看好长期发展,基调网络再次融资时,吴世春跟投增持;而唱吧在后期越来越贵,吴世春就没有继续跟投,而是一直持有;玩蟹科技是他唯一的一个全部退出的项目。他所投项目中80%都涨势良好。

吴世春的投资决策速度快。由于最初都是投的熟人,甚至几分钟之内就可以决定投或者不投。不熟悉的项目,两三天也可以做出决定。

因为有做酷讯的经历,吴世春对垂直领域更熟悉一些,因而他最早的投资项目大多与旅游相关,或者是工具型的产品。他的第一个投资项目就是一个与旅游相关的项目,那时他还投了一个邮箱类的产品。垂直行业的投资差不多占到吴世春投资项目的1/4左右。

只是,与酷讯不同的是,2009年前后的吴世春已经非常看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前景,所以不像酷讯是用互联网解决行业的问题,吴世春在投资时已经更倾向于移动互联网的垂直行业产品,像美容美发、影楼等。这些项目的一大特点就是用移动互联网的方式来改造传统领域的效率和交易结构。

吴世春的投资领域几乎不设限。对于自己不熟悉的项目,他自己主要看人和团队,对具体产品项目的把握,则会找到相应的创业者朋友一起看。这样做的好处是,保证成功率。因为这些一线创业者比分析师可能更了解这些创业者和新的行业趋势,判断会更准确。

什么样的项目找什么样的创业者一起看,吴世春有一张清晰的对应表。电商类的产品会找徐易容,B2B类的项目会找基调网络的创始人陈麒麟,社交类的产品找陈华,等等。这些创业者看完项目还会被吴世春拉来担当项目顾问,有的还会跟投,大家一起投出100万~300万元人民币。

一起看项目的时候,也常常会出现大家觉得方向和产品不错,但吴世春不看好团队的情况。他的取舍原则是,即使项目再好,团队不行一定不投。而他所指的团队,关键考察的则是CEO,主要看这个人的商业能力、有没有足够的领导力能聚拢人以及气场、气度等。吴世春的经验是,“综合来看,好的和差的,区别是很大的”。

因为卡在团队这个因素上,在大热的互联网金融上吴世春已经毙掉好几个项目,导致他在这个领域至今迟迟没有出手。

但吴世春也有禁忌,有些所谓的热门领域,他坚决不碰。“像团购、打车以及纯粹的B2C,这里面的坑都很大,进去的话投的钱多,但最后的回报可能很少。”

好的投资人有高回报也有口碑

吴世春现在每投一个公司都会去讲一遍酷讯的经验教训。

2006年2月,酷讯上线之后,在没有任何推广的情况下,20天之内,流量蹿升到全球1000多位。一年之内两次融资,酷讯3小时搞定投资的故事一时传为美谈。当时的酷讯同时做了好几个产品,房产、旅游、招聘、租车、汽车,还有火车票。

吴世春后来总结,酷讯犯的错误,就是在用户量没有足够多的时候,团队膨胀得太厉害。尤其是在融资之后,犯了冒进的错误。经济危机一来,酷讯出现了经营危机并陷入了必须收缩战线的境地。“VC的胃口也膨胀得很厉害,原来期望酷讯成为挑战百度的公司,等经济危机来的时候,期望值和实际情况落差太大。”双方矛盾渐渐激化,又因为创始团队当时已经失去董事会的大多数席位,投资方掌握着决定权,最终吴世春和陈华都被迫离开了公司。

后来在与其他的创业者讲到这段经历的时候,吴世春都极力强调两点。

第一,要把精力更多地放在产品上,这才是核心竞争力所在。“做出让用户尖叫的产品才是王道”,这句话被吴世春奉为第一要旨。也是出于这个原则,吴世春所投的项目中没有纯营销类的公司,都是有自己核心产品的项目。而他自己至今感觉最能带来成就感的、他最喜欢的职业身份仍然是产品经理。

第二,要慎重对待资金和现金流,不要盲目扩大摊子和队伍。以前觉得团队规模大就是牛,现在尤其是在互联网行业,却不是这样,越是人少精干的团队越有价值。

而之所以在后来的投资中,吴世春把对创始人和团队的考量放在产品之上,坚持“人不行,坚决不投”,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来自酷讯的经历。“我一直认为创始人或者CEO是公司价值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体现。创始人对事业的信仰和坚持决定了公司的价值,越是早期越需要公司创始人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

反过来,对自己投资的项目,吴世春给自己作为投资人的角色做了一个定位——早期投资人应该是创业者的朋友,要扮演好三种角色:第一是创业者的肩膀,用来踩和靠;第二是眼睛,透过自己的经验或者圈子发现创业者可能还没发现的趋势和问题,然后分享给创业者;第三个是桥梁,促进创业者之间以及创业者与渠道等资源之间的合作交流。

作为对这三个角色的践行,当《大掌门》在开发过程中断粮了,吴世春就直接提供个人借款给他们发工资;在唱吧的早期,他每周都会和陈华一起吃饭,分享认识和判断;他还通过自己的人脉帮基调网络拓展客户;等等。

吴世春眼中理想的投资人,不仅能有好的回报,又能在分钱的时候与创业者成为朋友,让创业者能真心地感激对方帮助自己成全了梦想。“这个并不容易做到,有时甚至是对立的。”

他坦言,即使是他自己,一旦面临这种冲突,作为商人,很可能也会选择回报。而要避免这种选择可能对创业者造成的伤害,最妥当的办法,就是用制度来巩固人际关系,也就是在最初的投资协议里将创业者和投资人的权利明确下来,好的协议能让大家在公平的情况下做决定。“创业者签协议时尤其要注意不利条款,比如强制出售条款、董事会决议的方式,这些都是会有陷阱的地方。”吴世春强调。

“天使投资人与PE不同,股份到最后会被稀释,天使投资人最终都会变成小股东。所以,天使投资人应该是从创业者角度去思考问题,甚至在很多时候把我们的投票权都直接交给创业者,尽可能地把这两者高度统一。”

他尽力保持这种平衡,带来的好处就是创业者朋友圈就此扩大。一些创业者不仅和他一起看项目,有的还为他引荐。比如,吴世春投资的很多游戏项目,就来自于玩蟹科技的推荐。玩蟹科技的创始人叶凯是吴世春非常看好的一个“80后”创业者,他的身边有不少做手游的创业者,也会有一些手游创业者找到他想寻求投资。但玩蟹科技本身并不做投资业务,所以,叶凯会把自己认为不错的手游创业者推荐给吴世春。吴世春再看看创始人和团队,选择是否投资。

寻找适合天使投资人的项目

吴世春投资的项目中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自己先前的工作伙伴,也就是百度派和酷讯派创业者。

酷讯在动荡时期,有一批产品和技术精英选择离开,之后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移动互联网领域进行创业。仅2008~2009年,先后出走的前酷讯员工就创办了十几家公司。

吴世春投资领域不设限,但有一条原则,就是尽量不和大的投资机构抢项目,而是找到适合天使投资人投资的项目。在他看来,手游算是其中一类。

2012年之前,手游领域的机构投资者还非常少。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手机游戏虽然产出快,但风险性也大。而机构投资者主要考量项目的长期价值,甚至是有无海外上市的可能性,毕竟现在的机构投资者还是以美元机构为主。所以,尽管机构投资者也在逐渐向早期项目延伸,但对游戏仍然忌惮较大,因而出手就会慢一些。而对于发展节奏快的手游来说,这样的投资速度,其实是个致命的劣势——钱不能早点到位,就很难及时抓到手游公司发展的时间点。

相比较而言,天使投资人的反应速度就非常快。吴世春一般与一个团队聊完创业经历,再做下背景调查,几乎就可以决定投资与否了。只要创业者对手游市场的判断、未来趋势的理解大致没什么问题,双方就可以签订协议,很快就会把钱打到创业者公司的账户上。

2013年,虽然机构投资者开始大量涌入手游领域,但那时手游市场的开发者也多了,整个市场还处于快速发展时期,抢项目的情况很少。吴世春认为,手游市场还会以100%的速度增长两三年,高速增长的时间还有5年时间。所以,手游目前是他投资的重要领域,几乎占到其所投项目的1/4。

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吴世春极力发掘能满足刚需的创业项目,由于近水楼台,他发现的时候,这些项目大多还处于萌芽阶段。他判断是否刚需的方法很朴实,就是看自己的需要,以此来推断项目是否能在一个用户基数庞大的市场里。唱吧和水滴宝宝都是如此。

吴世春大概在2009年的时候就极力看好移动互联网领域,那时他和徐易容讨论最多的也是移动互联网的创业机会。所以,在他给早期所投项目的建议中,提的最多的一条就是,向移动互联网转型。

玩蟹科技刚创立的时候,正是农场游戏最火的时候。所以,玩蟹科技在社交游戏领域摸索了好长一阵子不得突破。吴世春后来建议他们,向移动游戏转型。2012年,玩蟹科技推出移动网游的标杆性作品《大掌门》,自此进入了发展快车道。

唱吧团队也经历了这样一个转折点。最初他们做的只是一个web端的搜索产品,几次转型之后,吴世春在董事会上提议,用户流量都在往移动端转移了,产品务必要向移动互联网方向转型。董事会形成决议,最终将开发重点放到移动端。这才有了后来的唱吧。

而除了在岸边推动创业者往移动互联网靠拢,吴世春自己也迫不及待地想跳进去游一游。

当时,他已经说服基调网络的联合创始人陈超仁,两人打算一起重新创业,聚焦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寻找创业方向。

2011年,眼看着唱吧拿到融资,吴世春坐不住了。“他一拿到融资我就受刺激了,我当时就说,再不出来做就来不及了。”吴世春和陈超仁用了3天的时间,赶紧做出了产品DEMO。几天之后,他约了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周逵,谈了大概两个小时,周逵决定投资。一个月的时间,团队搭建完毕。最后,他们拿到投资的时间仅仅比陈华晚一个月。半年多之后,“食神摇摇”上线。尔后的半年时间之内,用户使用就超过1亿次。

“我现在主要的精力放在投资上,看各种有趣的项目。另一部分精力在食神摇摇上,但起的是顾问辅导作用。”吴世春说。

(来源:快鲤鱼,作者:Joy)

评论(3)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张庆卓 写得很实在呀

      回复[0] 2014/05/04 16:34

    1. 王志鹏 人进了什么样的圈子,就拥有什么样的力量

      回复[0] 2014/05/04 16:28

    1. 王海京 要做事,一是有钱,二是有关系,而这些全与圈子息息相关的

      回复[0] 2014/05/04 15:56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