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运营商Q1财报: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标签:文化技术模式热点

访客:31433  发表于:2014-04-30 07:26:42

【导读】一直竭力去管道化的运营商,在管道越来越宽的今天,正在向管道化的未来疾速行驶,就像在高速上奔跑的汽车,转弯的风险越拉越大,难以转弯,只能向前。

三运营商Q1财报: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近几日,除了阿里为IPO在继续收购整个互联网外(又入股了优酷土豆,后者股价随即下跌),似乎没有什么十分重大的事情发生了。阿里下的这盘大棋,频繁不断出大招,业界的关注也有些“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意思,早没有3月份那般波澜起伏了。

而这几日发生的另一件事情,业界好像也没有了早年热追与分析探讨的热情,报道聊聊无几。

前日,中国电信发布了一季度财报,至此三大运营商Q1财报全部发布。

作为“原油型”公司,三运营商财报对整个经济社会,对互联网经济一直都能折射出某些意义,而三家如三国般犬牙交错的竞争态势,也向来是一个可书的故事,但到如今却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Q1,中国电信经营收入831.84亿元,同比增长6.9%;净利润55.47亿元,同比增长17.9%;移动用户总数累计为1.83亿户,净减少238万户;固网本地电话用户数降至1.528亿,减少297万户,固网宽带用户数达到1.02 亿户,净增223万户。公告说,ARPU与去年全年相比稳中略有上升。

中国移动运营收入为1548亿元,同比增长7.8%;移动净利润252亿元,同比下滑9.4%;无线上网业务流量环比下降14.2%, WLAN流量环比下降24.5%,短信使用总量下降至1530亿条,同比下降超过20%。一季度ARPU值为62元,环比下降8.82%。

中国联通营业收入764.7亿元,同比增长11.8%;净利润33.0亿元,同比增长73.9%;移动用户累计净增871.0万户,超过2.89亿户,移动业务ARPU为70.3元,去年,联通3G用户ARPU为78.2元。

收入方面,回顾2013年全年,中联通营收为2950亿元,中电信营收为3215.8亿元,二者相加不及中移动营运收入的6302亿元。

再看一季度,中电信营收831.84亿元,中联通营收为764.7亿元,中移动营收为1548亿元,联通、电信营收相加已经略微超过中移动。

三大运营商之间的差距进一步缩小,市场格局正在缓慢改写。

利润方面,继2013年首次中移动净利润1217亿元,同比下降了5.9%,这是1999年以来,中移动净利润首次下降。

而2014年第一季度中移动利润继续下跌,同比下滑9.4%,下降至252亿元。

中电信、中联通利润均出现大幅增长,中电信增长17.9%至55.47亿元,中国联通增长73.9%至33亿元。

尽管中移动净利润下滑,但必须看到的是,其净利润仍旧是是其他两家净利润总和的3倍左右。

对于去年中移动利润的下滑,中移动官方的解释是,OTT类服务对中国移动话音、短彩信等传统业务收入的替代影响十分明显。移动通信普及率已非常高,新的用户增长空间已经很小,同时行业价格竞争造成收入增长放缓,以及各种成本增长相对比较快。例如,公司适当加大了基础资源投入力度,特别是4G网络建设与营销成本巨大。但在更早的时候,中移动签约苹果,就高额补贴,业界就有广泛唱衰中移动利润的声音。2013年中移动手机补贴263亿元,较2012年增长了11%。终端补贴当然也是其利润下滑的另一个原因。

而据媒体分析,实际上,中移动自前年开始就显现出利润下滑迹象,只不过那年由于投资的浦发银行带来丰厚利润回报,中移动在当年利润才没有下滑,全年纯利仍勉强增长2.7%。

对于一季度利润下滑,中移动的解释是,受低使用量用户增加、“一人多卡”现象普及以及资费稳步调整等因素影响。

不管如何解释,利润下滑已经是大势所趋。其实早在去年财报发布时,业绩就有预测。例如,招商证券研报认为,对于中国移动来说最坏的时候还没到来,2014年-2015年将是移动在财务上最为困难的两年。

当然,电信和联通也不必太兴奋,虽然电信利润同比增长17.9%,联通利润更是同比增长73.9%,但透过表象可以看到,现实远没有数据那么可喜。

2014年1月1日起,国家调整了移动网间互联结算标准,网间结算是一个一直能够影响或者说左右三大运营商竞争的隐因素,虽然很少被外界提及,但确实是一直看不见的手。一季度,受益于标准调整,中国电信节省了部分结算支出,其一季度其他经营费用比同比下降5.4%,这是其净利润上涨的一个重要原因。

高盛高华证券发布的报告,对联通高利润增长也有类似的解释:互联互通费用的降低。

此外,电信利润增长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虽然电信从联通手中收购CDMA网络已经过去5年,但这个2008年的行为到2013年才全部在财务上摊销完毕成本,因此电信一季度促折旧摊销费用同比下降了约10.17亿元。

对于联通利润的高增长分析,除了上述原因,业界还是给了很谨慎的评价:是对销售和营销成本的控制。

事实上,三大运营商一季度的ARPU值都在下行区间内。ARPU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通信术语,所谓ARPU即平均每个用户的贡献收入,ARPU能非常直观的反映运营商经营状况。

Q1,移动ARPU值为62元,环比下降8.82%;联通移动业务ARPU为70.3元,去年,其3G用户ARPU为78.2元;电信公告说,ARPU与去年全年相比稳中略有上升,估计是变化不大。

此次ARPU的下降是移动近年来最大一次跌幅,当然丢掉的钱似乎并没有到了传统竞争对手手里,微信等OTT业务对语音、短信的替代作用对三大运营商的发展起了直接的威胁作用,似乎已经无可置疑了。

有分析人士分析,整个通信行业下滑在所难免,市场日趋饱和,用户增长放缓,通信资费逐年降低,而来自互联网异业的竞争扑面而来,民资涌入又好像将成为新的鲶鱼——虚拟运营商看起来将催动新一轮通信价格下降。

当然,内部原因也一直被诟病,过去业内习惯于说是企业文化的原因,体质的原因等等,近来,批评声音更为直接,称之为“大企业病加剧,管理失控矛盾激化”等等。

运营商其实从未放弃向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转型,也从未放弃向综合信息服务商的转变,推出的产品数不数胜数,高层也每年会说类似的话,企业内也总有类似的声音不断说出来,但不能否认的是,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话语权已经被BAT牢牢控制,BAT圈地的动静之大,持续时间之长,几乎令人“麻木”。

有分析认为:“运营商现在才刚刚‘入冬’,未来的形势将更加艰巨,业绩的下滑将进一步加速,而且持续时间可能超出预期。”

去年12月发放了三张TD-LTE牌照后,电信和联通一直都在申请LTE FDD牌照,讽刺的是移动也不断表示,希望尽快获得LTE FDD牌照。

在TD-LTE牌照面前,相比联通可以升网到42Mbps,电信的劣势最为突出,目前全球还没有一家运营商成功实现CDMA与TD-LTE的无缝对接,这需要的不仅是大把的钱,还有大量的时间。

无论如何,3G刚热,4G已至。其实退一步看,互联网做云计算,希望能够成为水和电一样的存在,运营商已经是这样的存在,又何必自扰?

事实上是,一张漂亮的网络,并不意味着足够的回报,从整个行业的角度来看,4G绝不会是救星,反而会更加加速互联网和OTT业务的替代速度。辛苦了大早,赶了个晚集,为他人作嫁衣裳的担忧从数年前开始到现在从未停止。

一直竭力去管道化的运营商,在管道越来越宽的今天,正在向管道化的未来疾速行驶,就像在高速上奔跑的汽车,转弯的风险越来越大,难以打弯,只能向前。

本文系经理+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名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