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为什么应该收购Dropbox

标签:存储Google

访客:22756  发表于:2014-04-29 09:34:30

【新闻】北京时间2014年4月29日,美国电子杂志Slate刊登题为《谷歌为什么应该收购Dropbox》(Why Google Should Buy Dropbox)的评论文章称,由于美国云存储服务提供商Dropbox已经透露出发展广告业务的意愿,而且正在构建庞大的用户数据,有可能对谷歌构成威胁,因此谷歌应当提前下手,主动将其收购。这不仅有助于降低风险,还能获取更加丰富的用户数据,充实自家的广告业务。

谷歌为什么应该收购Dropbox

【详细内容】

我最近不怎么跟Siri说话。这有点奇怪,毕竟,她可能比任何人都更了解我。她知道我去过哪里,知道我在哪里,甚至知道我要去哪里。她知道我有多少本书,也知道我看过几本。她甚至知道我每天都跟谁说过话,说了什么。

从很多方面来看,我都已经将多数的日常生活琐事交给Siri打理。苹果早已预见到这一趋势,他们曾经说过:“Siri很易用、很好用,你可以不断发现它的各种用途。”

请注意,苹果用的是“它”,不是“她”。或许,苹果已经发现电影《她》中那套比人类更人类的操作系统会引发用户的不安。但没有必要担心,我肯定不会跟自己的数字助理坠入爱河: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根本不喜欢她。当我出门在外时,她的确可以帮我发送短信和邮件,她的语音识别功能也的确很强大。即便如此,她其实也没有那么聪明——虽然我为她提供了各种资源和数据,但她也不是万能的,很多我不会做的事情,她也不会。

如果说有人原意寻找越来越多的方式来使用Siri,我肯定是其中之一。我是铁杆果粉,我对拟人化的操作系统丝毫不感觉奇怪。当所有人都对物联网感到振奋时,“我联网”(Internet of Me)反而更能激起我的兴趣:它可以帮助我优化和组织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不希望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或广告主搜查我的数据,但我很愿意为“某个人”赋予这样的权限,前提是要为我提供有益的帮助。

当我向云端上传越来越多的文档、邮件和照片后,Siri应该找到越来越多的方式来了解我——至少它所代表的系统应该做到这一点。Siri应当帮助我规划会议,帮孩子们做作业,帮我校对文章,帮我选择最好的生日礼物,甚至更新与工作有关的各种任务和对话。如果Siri真能这么聪明,我很愿意交点钱,只要不超过每月100美元,应该都没有问题。

但前提是,她得知道从哪里入手。碰巧,我也是Dropbox的2亿用户之一。我的工作文件大都存储在Dropbox上:演讲稿、电子表格、文章草稿,等等等等。逐渐地,我又开始把生活中的数据也存储在Dropbox上:照片、家庭录像、备份文件、电子书,不一而足。

乍一看,我的做法似乎有违常理:为什么要把那么多东西存储在一款与自己的移动设备没有关系的服务中呢?但这恰恰是Dropbox的秘密武器:它不依附于任何平台。尽管iOS和Android都有很多优点:漂亮、简洁、优雅,但这些操作系统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都像是黑盒子一样。

除了通过自带的应用商店安装应用和卸载应用外,多数用户都不会把任何文件存储到平板电脑或智能手机上,也很少将上面的文件下载下来。这无形中限制了这些的内容和功能。随着Dropbox获取的文件越来越多,它的潜力也越来越大。巧合的是,另外一个有趣的现象也逐渐形成:没有存储在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文件恰恰是最重要的文件——对有些人来说,这正是他们依然保留笔记本电脑的唯一理由。

目前为止,苹果的iCloud云存储服务对我们生活的渗透犹如蜻蜓点水般肤浅,而Dropbox却早已全面发力。这对iCloud显然不利。Dropbox已经推出了外表华丽的Carousel照片管理应用,借此进军了苹果的地盘,今后还有可能具备更多功能。就在几天前,该公司宣布收购专注于苹果平台的照片和视频存储服务Loom,以及协作文档创业公司Hackpad。这家企业正在凭借敏捷的动作和迅速的反应,通过迂回战术绕开苹果和谷歌的移动云存储服务。

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早就意识到Dropbox有朝一日可能会在云端对他的产品构成威胁。据悉,他曾在2009年对刚刚成立2年的Dropbox发出过收购要约。但Dropbox CEO德鲁·休斯顿(Drew Houston)拒绝了。如今,休斯顿的公司估值已经超过100亿美元。苹果仍然买得起Dropbox,而且的确值得一试。

但我更看好谷歌。与苹果不同,谷歌几乎可以在一夜之间将Dropbox整合到自家平台上,并通过与Dropbox相关的服务创收数十亿美元。与苹果不同,谷歌几乎在各个方面都面临Dropbox的威胁。

而Dropbox也的确开始挺进谷歌的领域。今年2月,休斯顿从谷歌挖来了摩托罗拉移动前CEO丹尼斯·伍德赛德(Dennis Woodside),引发了硅谷的广泛猜测。在谷歌短暂任职期间,伍德赛德负责过美洲的广告销售业务,如此重要的业务可不是泛泛之辈可以掌控的。招募伍德赛德并非Dropbox有意进军移动广告领域的唯一迹象。大约一年前,Dropbox收购了移动优惠券创业公司Endorse。他们还在2012年收购了针对平板电脑优化的广告服务TapEngage。当年的野心几乎没有引发人们的关注,但事后看来,一切似乎早有预谋。

2亿人存储在云端的文件为Dropbox提供了海量信息,但从某种意义上讲,它对谷歌的用途似乎更大。网络搜索在今后几年仍将是一项很有价值的业务,但针对用户个人网络内存储的文件提供的搜索服务,可能更有价值。

尽管拥有巨大潜力,但Dropbox并不是一家搜索公司。虽然它拥有很多世界上最有用的信息,但却无法像谷歌那样充分地组织这些信息。它的收购历史昭示了它的野心,但它毕竟才刚刚开始涉足广告领域。而谷歌在数字广告行业拥有丰富的经验,它的人才、设施、技术、资源足以帮助它以Dropbox为基础构建一个庞大的广告平台。一旦将Dropbox收入囊中,谷歌便可更好地发布预测性的广告,还可以很好地抵御Facebook的竞争。

如果独立发展,Dropbox或许还要花费数年才能具备谷歌那样的技术实力,但它正在积累各种必备的数据。等到时机成熟时,Dropbox可能会打造一个属于它自己的“谷歌”——一个为你提供所有必备服务的“你联网”(Internet of You)——而我们基于云端构建起来的移动生活则会逐渐以它为中心。要达成这一目标并不容易,过程中难免经历坎坷与荆棘,但须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