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广昌:最重要的投资是家庭、健康、教育和倾听IV问答

标签:热点

访客:15872  发表于:2014-04-28 12:20:50

提问:郭总你好,我叫贾俊伟,来自上海同峰工程咨询有限公司,我研究复星很长时间了,我发现复星有了保险这个轮子以后,投资的是很杂的,旅游业,消费业,还有郭总说要兼并500家医院,一般的投资人很难像复星这样财大气粗,在接下来十年,郭总最看好的是哪个行业?


郭广昌:先回答你这个行业,最看好的就是健康行业,一个是投资别人的健康,另外是投资自己的健康,都很重要。回答你前面的问题,我觉得复星的投资看上去很乱,但是我自己感觉是形乱而神不乱,神还是在的,中学写作文就告诉我们这一点。应该说我们历史上投过重化工,我们所有的都回到两个主线,第一个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第二是在这不同的阶段里面,中国人需要生活方式提升所带来的提升,我们的神就这两个。所以重化工阶段,我们的投资是对的,那个时候投了钢铁,我们的回报已经蛮高了,就现在来说,我们的钢铁也有机会,但是不再是复星的主导投资方向而已,我觉得钢铁也没那么坏,包括巴菲特在钢铁的投资也是不错的。第二,从现在开始,复星核心的投资就是围绕一个,是中国中产阶层新的生活方式的一个提供者,我们投资地中海俱乐部,就是在座的各位带全家去旅游的地方,我们投资FF,就是比你们更年轻一点的小女孩,在来不及大牌的时候,是付得起的奢侈品。我们投资的医院,虽然贵一点,但是你就不用去托人看病了,不用排那么长的队了,别的地方辛苦赚钱,这点就给医生,生小孩也照顾得好。看上去那么多投资,其实我们就回到一点,中国消费升级,中国的中产阶层崛起之后,对新的一个升级的要求,我们投资了美国第一夫人的选择,在未来也会很好,同时为了打扮我自己,我们投资了意大利的卡罗索。所以形散而神不散,谢谢。


张维炯:接下来给116教室一个提问的机会。


郭广昌:郭总你好,我是MBA2004校友,我想请问一下您做投资方面有没有在中国的高科技行业有一些想法?您对这个行业怎么看?未来会怎么发展?中国什么时候能够赶上美国的发展速度?谢谢。


郭广昌:最后一个应该是总理回答,我可以回答前面几个,我觉得高科技行业,我们学习巴菲特,并不是什么都照搬,更重要是两个轮子驱动,学习他的价值投资,长期投资,很有耐心的投资,但是我觉得他不投资高科技是不对的,他错过了整个的高科技的投资浪潮,可能恰恰是他的伟大之处,但是像我这种修行不到位的地方,恰恰是我不懂之处,不懂就不要装懂,所以他不投我们是要投的,对于高科技,我非常的感兴趣,我很佩服李嘉诚先生,非常不容易,香港他走出来,从地产起步走出来,而且有几个投资在美国也做得很好,这里有巨大的空间。尤其在互联网时代,任何的传统行业都面临着颠覆性的时候,你如果不懂技术,不懂最新的技术方向的话,肯定是不行的,所以复星会非常关注高科技的投资,尤其我们是有行动的,去年引进了非常好的VC团队,我再硅谷我们设立了自己的VC投资团队,至少有一个什么好处,逼迫我去看很多东西,逼迫我去跟很多90后最年轻最新锐的匪夷所思的一些人去谈,这个对我个人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我说相当大的我会谈,但是你们提出来的任何项目,任何人,我都谈,我都看,不是为他们,是为我自己,我要学习,所以这方面我们会围绕互联网,围绕健康领域,我们都会做一些投资。尤其在医疗和医药这块,我们在硅谷设立了三个研究中心,同时又跟中国三个研究中心对接,这样我们既能接触到最前沿最一流的医药高端,同时又可以把中国的成本优势嫁接进去,我觉得我们的团队是非常优秀的。

另外你问到我们跟美国的差距,我现在的确很崇尚美国,我觉得很简单,美国会犯错,但是美国纠正错误的能力,创新的能力太强了,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不在于会不会犯错,要创新一定是会犯错的,你如果不能包容失败,怎么可能创新呢?但关键是它这种精神在于宽待失败者,尊重失败者,所以它有非常强的创新能力,它通过创新解决了能源问题,这是很了不起的。因为创新,未来因为机器人的出现,机器人的大量使用,中国的制造业压力很大,原来我们赖以生存的成本优势可能会受到极大的挑战,现在已经受到极大的挑战了,所以我觉得我们一定要进行制度创新,去推动中国高科技的发展,同时我们一定要用开放的心态去反向整合全球最好的资源,而不是一定要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做的,所以第一我对高科技很感兴趣,我们一定会投,第二我希望中国在这方面会越来越强,谢谢。


提问:郭总你好,我是美国汤姆逊路透公司做知识产权管理的,我想跟您讲一下我们的一些想法,我们看到中国很多老板都是资本运作这种形式的,我们看到中国很多企业就是密集型,像很多大的公司,苹果公司生产手机获利是45-55%,而我们同样生产苹果手机的厂家才有1.5%的获利.我想在这里呼吁一下,郭老板是否能考虑一下给中国企业自主创新上面给我们多做出一点让中国人自豪的事情,谢谢。

郭广昌:我回应一下,第一个,别人赚多少钱,你赚多少,这就是丛林法则,这就是市场经济,所以我们不用抱怨。第二个,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我们要加强对创新的投入,让然我们自己在丛林法则里面更有一个位置。



提问:郭总你好,我是中信泰富的,您掌管了一个全球化的投资集团,会不会觉得时间不够用,您的24小时大概是怎么分配的?谢谢。

郭广昌:怎么样来分配时间是非常重要的,我今年年初,我跟我的办公室说的话,如何有效管理复星董事会核心成员的时间,是我们办公室里面很重要的课题。怎么样管理时间,大家看上去做这个投资,做那个投资,大家别忘了,最重要的时间是你的时间投资,如果真的这个人重要,但是没花时间跟这个人交流,那么这个人并不真的重要。如果觉得这个项目重要,除了花钱以外,还要花时间。以前还是有点口是心非的,我一年里面到底花多少时间在招新人上,花在跟老员工沟通上,是不够的,现在必须拿出这样的时间,所以我觉得时间管理是非常重要的。人不管你处在哪个层面,哪怕你管一个小小的餐厅,时间也是不够的,我觉得我很感动的一个投资项目叫(新宝),现在做得非常好,参观者很多,其中一个最重要的,能做好的一个原因,除了我们跟美国合资,有成熟的模式之外,有一个女孩子是从美国回来,上海女孩到美国去留学回来,而且在美国做得很高端,回来之后她在筹备做(新宝),她跟我讲为什么做得这么好,她作为这么高层的管理者,老人来了端屎端尿任何的服务,她自己做给护理员看,她的时间肯定是不够的,但是她觉得这种事是重要的,她就去做。并不是哪一个大就重要,而且你真的用心去体会,什么事情必须去做,这个也很难,我也在修行,我也在一步步体会,到底哪些事情必须去做,所以我不能明确给你一个答案,但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提问:郭总你好,我是中科农业投资有限公司的刘小新,我们是非洲市场做农业投资的,我想问一个问题,在中国走出去的战略过程中,除了欧美市场以外,亚非拉市场是一个很重要的市场,我本人在坦桑工作,在我在坦桑工作期间,发现我们在非洲的投资收获还是比较低的,原因包括文化冲突的问题,都是比较大的,所以影响了我们的收益,或者管理的问题比较大,所以想问一下郭总,在这个过程中有什么样的建议?

郭广昌:非洲现在复星业务相关的有两块,一块是我们有一个产品是治疟疾的,每年非洲有大量人士患疟疾,我们这个药便宜,很多是慈善基金,包括中国政府一亿人民币基金买了这个药送给非洲的各个医院,这块我们也在想,要不要再深入一点,到非洲去做一些事。第二个我们跟非洲相关的,我们葡萄牙的保险公司,本身安哥拉也有保险,所以本来就想加大发展。我们的矿业部门也在非洲开一些项目,对非洲也是重视的,希望能带来一些机会,加大一些合作。我们主要的投资在欧美,感觉法律更完善,非洲尤其要我们花精力去做的话,别的投入不大,时间投入太大,有这样一个投资组合的不合算在里面,我们也在看,关键是要好的团队,谢谢。


提问:郭董事长你好,我是南阳商业银行的,我刚刚回国,刚刚回到上海,中国的商业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以后也有很多问题,可能面临一些拐点,特别有很多IT男也想做金融,一方面大环境可能有点恶化,另一方面竞争也非常激烈,同时复星集团也在投金融方面,想请问一下您对金融未来的看法。

郭广昌:非常同意你的看法,整个金融业可以说面临一个大的转折点,其实这次余额宝和四大银行之争,大家都让了一步,这是好的,大家理性地来处理这些问题,但是这些竞争和这样一种转变一定是刚刚开始,远远还没有结束,所以这里面有大量的机会,复星也是非常关注这些机会的,但是在面临整个金融业竞争的时候,如果我们也只是参照这里按照这个方向去走,肯定不是复星的强项,复星的强项是什么呢?整个金融业无非大家看重两个方面,一个就是负债端,你用什么样的成本拿到,因为金融是用别人的钱,别人的钱用什么样的成本拿到。

另外一端,你把别人的钱拿到手的时候,做资产管理的时候,投到哪里去,回报率是多少。如果这两者之间没有差额,肯定是亏损,这样的金融是持续不下去的。以前的话,包括IT男对金融的改造,基本上都是在前端这一块,为什么余额宝这么可怕呢?因为它会极大的提高几大银行的资金成本,本来这些人给他的成本都是很低的,结果他们组合在就要高了5、6、7,现在到5左右了,现在成本就一下子上去了。存在很大利差的情况下,这样模式可能会极大的提高存款者的收入,但是对银行会有极大的压力。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在负债端,余额宝没有做投资端,它没什么在投资端带来很多的创造和收益。复星要做什么?我们是要在投资端做文章,如果投资端做得好了,你再来配备负债端,这是我们要做的事,所以复星就立足打造一个能够在全球整合资源的,又具有很深厚的产业基础的投资集团,其标志就是说我这个管理资产的投资能力很强,投资能力很强之后,我就敢去扩大负债,保险某种程度来说也是一种负债,两者是匹配的,无非是用哪个轮子驱动而已,复星要做的话,无论办银行也好,办保险也好,综合金融这块,我肯定是跟我们投资集团这块相匹配的一个负债,是这个方式出现的,不会跟别的金融组织一样,是以这个为拉动,谢谢。


提问:你好,我来自中欧,您刚刚一直讲到复星有两个轮子在走,一个是投资,一个是金融,我想问一下媒体板块在您整个投资组合当中的位置是怎样的?而且福布斯美国那边因为纸媒的问题被出售,您如何看待这方面未来的发展?谢谢。

郭广昌:对媒体业,复星还是蛮关注的,也有一些经验,中文版的福布斯,我们是有一些合作的,具体的项目,因为我们关注的很多,所以个别项目我这里就没办法做评论了。你另外讲的一点也是很对的,现在传统媒体业如果不改造,不跟互联网相结合的话,基本上很难活,未来除了传播渠道,除了互联网之外,内容也很重要,谁能够制造出有价值的内容,未来也是内容为王,这也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复星在这一块还是很关注的。谢谢。


提问:我也是你的学弟,我是复旦MBA的一年级,想问您一个问题,您说了今天是来找人的,我想问MBA毕业的如果去复星的话到底干什么?

郭广昌:其实是不是MBA毕业这个真的不是特别重要,就像是不是读哲学也不是特别重要,关键还是你本身的履历和本身给人的感觉,我觉得我们比较喜欢用一批人,30岁到35岁,在座的大部分是这个,45岁以上基本上显老,如果人生履历到45岁还在找工作,或者还不是非常成功的话,基本上戏也不大了,大概率,年纪大了之后有很多,现在的行业需要你有企业家精神,我最看重一个人,首先是他的悟性,是学习力,并不是一定是什么学历,或者我拿到一个问题知道怎么去学习,怎么去总结,去听别人。第二,最重要的是一种企业家精神,复星倡导的是什么,不是给你一块你独立去做你是企业家,我们希望每一个员工都有企业家精神,所谓企业家精神最根本的就是对结果负责,不要老是找这个理由那个理由,也不是说我们按照流程做了,做错了也没关系,我们有几种结果,你照着流程做,做成了OK,不照着流程做,也可以做成,也是可以的,也可能更好了,但是要告诉我理由,不照着流程做,做不好,那就更不行了。在外资企业里找那种叛逆的人,在民营企业里面找那种循规蹈矩来中欧学习过的人,这两种人都比较宝贵,但是最怕的是在外资里面已经把他打造成形了,希望把我们复星改造成另一个GE,也很怕在民营企业里是脱缰野马,内心深处必须有企业家精神,对结果负责。没有这种精神是做不好的。


张维炯:谢谢郭总。非常感谢郭广昌董事长给我们做的非常好的演讲。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