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广昌:最重要的投资是家庭、健康、教育和倾听II vs马云

标签:马云热点郭广昌

访客:28605  发表于:2014-04-28 12:06:03

第二个,看上去跟企业管理毫无关系的对我影响很大的一个争论,是跟马云,做的一个不务正业的事情,就是练太极拳。我的太极老师是马云介绍给我的,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他认为最差的老师介绍给我了,我很认真学了之后,然后他就到处说你太认真了,你那个老师不怎么样。但是我这个人比较专注,他说我的老师不怎么样,我学了之后,就看他学的,其实他说我不怎么样,我也说他不怎么样,就开始争论。其实两种练习方面客观地讲是各有其道理的,我练的叫易太极,就是讲究准确性,讲究每个动作要到位,就像写毛笔字一开始的时候,要一撇一捺地学,慢慢来,通过准确性,要打通经络,经络畅通之后才会气血畅通,能够把真气练出来,是一个过程。但是因为马云的师傅是非常正宗的门派传人,再加上马云天性聪明,所以他直接从高处落手,一开始要讲究神气相通,然后流畅等等。我攻击他说,他往往不是用身体练,是用思想在练。

  这样一个争论其实让我想了很多,让我想到了佛教界很有名的两个争论,一个是顿悟,一个叫渐悟,也许上辈子做了很多修行的人,哪怕很有悟性,哪怕没有读书,但是他很有慧根,他可以走顿悟的道路,他突然哪一天就明白了,就成佛了。另外一种天性比较愚钝,上辈子没有好好修行,像我这样的人,像我们的目标应该怎么设定呢?我每天静悟一点点,这辈子成不了佛,下辈子有希望。太极也是这样,不是说谁对谁错的问题,还是你自己的禀赋怎么样,你自己的天性怎么样。其实做企业也是这样,做企业有些人可以走顿悟的道路,比如说马云,比如说马化腾,找到一个商业模式,一下子就一千多美金的市值,但是大家想想是不是每个人都走得通这条路,是不是每个人都成得了乔布斯,是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比尔盖茨,我觉得不见得,像这些人,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学。

但是另外有个人大家都可以学,我,你们可以学,为什么?因为复星起步就是一个三无企业,没资金,没技术,也没人才,那时候也没有那么多MBA,像这样的人虽然成功的快速程度和巨大程度跟他们不能比,但是毕竟我可以一步步去做,同时我就注意到,作为一个投资企业来说,我注意到巴菲特,我觉得他是可以学习的,其实他说的那些话,他做的那些事,并没有那么深奥,关键是你能不能坚持去做,就像锻炼一样,其实大家都知道锻炼是好的,但是你能不能真的哪天花精力,花十分钟、二十分钟打一遍易太极,那是好的,但是不见得我们能坚持,但是可以学习。所以复星一直是一个渐悟者,是一个在碰到瓶颈的情况下,不断去突破的过程,一步步走过来,以前是这样,未来也是这样。

我们都知道作为一个投资集团,很重要的一块就在于你的资金来源,复星集团定位自己是一个投资集团之后,我们1998年第一个企业复星医药上市之后,我以为资金问题解决了,一边跟资本市场接轨,一边找到好的投资机会,这两轮驱动也很完美,但是看上去很完美,而且的确在2004年之前我们也做得很好,但是带来两个问题,第一,中国资本市场的建设是不完善的,融资一次和上市一次花的力气是差不多的。第二,中国对一个投资型企业的银行体系是不支持的,因为银行大多数都是短期投资,而且2004年以前或者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中国的银行业对并购投资几乎是没有的,是不支持的,所以复星一方面要立足于作为一个投资型企业,另一方面我们的金融系统也是不支持的,怎么办?尤其2004年之后,我们痛定思痛,一定要把我们的资金渠道打开,否则你是成不了一流的投资集团的。

那怎么办呢?我们用三年时间实现了在香港的上市,所以2007年复星国际在香港上市,这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呢?我们至少解决了几个问题,一个是我们具有一个全球化的融资平台,而且为后面复星的全球化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有个问题,就是我们想做的事情跟我们想拥有的资金资源之间还是有差距的,所以2007年复星上市之后,我们就思考一个问题,复星到底后面要走什么模式,我们要在哪些方面去突破,其实最重要的我们要在两个方面来做。第一个,在投资能力方面,我们已经有一个香港这个平台了,我们就一定要往全球化去走,我们面临的投资竞争,那时候复星面临的竞争已经不仅仅是来自中国的企业,我们很多项目已经跟黑石在竞争,他们具有全球整合资源的能力,而复星没有,这样的话在竞争当中你就处于劣势了,所以这是我们必须要把劣势变成优势。我们提出一个战略,叫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我们当时讲,我们要跟他们去竞争的话,我们的优势在哪里?我们懂得中国,我们能够为全球投资性企业,帮助它在中国的发展。我们的劣势在哪里?我们的劣势就是我们的全球能力、全球眼光、全球组织资源的能力很差,所以提出一个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就是用我们的优势去打击人家的劣势。

在这种战略下,我们看一下今天的题目,我们开始以复星本身为核心,反向整合全球资源。首先我们更多要帮助投资者企业在中国增长,在座的各位对复星有一些了解,我就不一个个展开,比如说我们投资的FF,比如投资的地中海俱乐部,我们努力帮助他们在中国的增长,而这些增长真正实现的时候,他们就是我们最好的广告,他们就帮我们去推广。所以现在的确全球来找我们的,当他们觉得需要一个中国投资者的时候,来找我们的人就特别多,所以这样很多项目我们就可以优中选优。

  那为什么反向整合全球资源那么重要?从一个企业来说非常重要,其实对一个国家来说也非常重要,我们以前一直在说中国要用市场换技术,但是如果你没有掌控市场的主导权的话,技术也是换不来的,很多跨国企业在中国设厂之后,技术是不来的,最终还是要你的市场,不给你技术,这应该是一个中国企业的战略,也应该是中国国家的战略,我们需要更多的中国企业代表国家去整合全球资源,变成在全球有竞争力的企业,在这些资源里面,我们既可以是一个品牌的资源,也应该是一个技术的资源,也可以是一个网络的资源等等。所以2007年在香港上市,经过这么多年,我们首先就是要在打造以中国为基础的深耕中国基础上的全球化上的投资集团上,我们一步步在走。

  我们已经有一定知名度了,我们面临两种选择,一种选择就是用自有资金继续发展,不去管别人的事情,另外一种选择,自有资金不够,我们是不是要第三方管理,在这种讨论当中我们还是选择了,一方面我们用自有资金的投资,另一方面我们要管理第三方资产。

我们对接到全球化投资的时候,我们需要战略伙伴,我们需要更多的合作者跟我们在一起,所以复星这时候非常重要的一个合作伙伴就是美国保德信,很不容易,这是它单笔对外托管的最大的一笔,这对我们来说是负责重要的,所以我们开始管理第三方的资产。但是我觉得在所有的投资公司里面,资金来源上有各种模式,一种是完全自有,第二种是完全来自第三方的,或者加一部分自有的,在所有这些模式里,很重要的一个,我感觉基金的模式是跟复星的投资战略和投资风格是不匹配的,委托基金一般来说是5-7年,为什么我愿意要保德信的钱?因为它基本上可以匹配我的投资战略,它给我的时间是10+2,就是十年再加两年,够长,是这种匹配。但是后面我们如果要更大的发展第三方资产的话,显然这是不可延续的。第二个,当然也有点自私,我觉得管别人的钱有点悖论,第一,对我的性格来说,管别人的钱和管自己的钱我一定是一样看的,但是管别人的钱有一个非常奥恼的事情,你管好了基本上要分给人家,你管不好别人就不让你管,而且是在规定范围、规定时间做规定动作。所以我觉得最好的模式还是管自己的钱,管自己的钱又不够怎么办呢?

。大家去看所有的投资型公司里面,作为一个实体,它的财富积累的速度和额度或者规模,最快的一定是巴菲特模式,为什么?原因很简单,大家都是中欧的高材生,不用我阐述了,第一,他的资金成本是负利率的,第二他的投资是长期的,难得的是他个人又活得时间比较长,他从事投资的时间长,因为不管你IRR是多少,时间肯定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你十年的积累和二十年的积累和三十年的积累和四十年的积累肯定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觉得巴菲特如果活到一百岁那不得了。

  所以复星下定决心,2007年之后一定要打造我们自己的保险,所以我们在香港成立了保险公司,跟我们投资的永安财险,跟美国保德信成立了复星保德信寿险,更重要的是我们完成了对葡萄牙最大的保险公司的收购,这个收购意味着复星现在3千亿左右资产里面30-40%的资产来自于保险,我们为什么要收购葡萄牙这个企业呢?大致上一个结构,就是我们10亿欧元占它80%的股份,它的净资产大概是12.5亿欧元左右,回报率很正常,现在的利润是1.2亿欧元左右,但是它现在有130亿欧元资产,它的投资基本上都在现金和国债上,它在房地产,在股票投资和战略投资上比例非常低,这样的话如果我们能够,因为我占80%的保险公司的资产,如果我能够对它的资产进行一部分的提升的话,那我的回报率就很大了,这比我去用别人的钱,管理第三方资产,对复星肯定会利,当然对这个葡萄牙的保险公司来说也更有利,这就是一个有效资源的嫁接,是完全符合整个复星集团的发展战略。

  所以对于企业,说回来,不管是用顿悟的方式还是用渐悟的方式,不断去完善,不断去改进,这是非常重要的。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