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信会议精彩回顾】农业现代化的金融支持

访客:18758  发表于:2014-04-23 16:21:27


第十届中国农村金融机构信息化发展战略高峰年会的主题是农村金融和农村金融机构的信息化,这两个方面都和国家的农村金融市场和农业发展密切相关。于润提到他现在正在做一个国家社科基金的项目研究,这个项目总体名称是推进国家农业现代化的金融支持模式创新的研究,其作为一个大学老师,既不是做技术的,又不是做实际的银行业务的,能谈到的与主题确实密切相关的,就是农业现代化的金融支持。

另一方面于润想通过他的一些分析和观点,探讨目前的发展阶段和农村金融市场的一些实际情况。

    经济发展的目的是为了使生活更富足,更幸福,更快乐。对于农村的问题,首先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就是农民的消费水平的现状,这是我们需要高度重视的。可以看到随着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城乡的居民消费水平的差距实际上是在逐年的扩大。针对我们江苏的农村实际情况,影响农村居民消费水平的,比如说是GDP(农业的GDP),农民的收入水平,比如说是涉农的财政支出、教育和卫生等等这些因素。这样一种纳入了多元回归分析以后,发现影响消费水平最主要的因素是收入水平,但是影响的不算大。也就是说当收入水平每增加一个百分点,它的消费水平就可以增加1.14个百分点。

    但是从农民的收入比较,或者从收入水平这个指标比较,城乡差距也在逐步的扩大。可以看到江苏城镇居民收入与江苏农民收入的差距显然也是在迅速的扩大。到2012年城乡居民的收入差距已经扩大到2.43倍。从1978年开始,这个差距是非常小的,但是到了2012年已经扩大到了2.43倍。同时江苏省农民城乡居民的可支配收入的比较,它有四类:工资类收入、经营性收入、财产性收入、转移性收入。对于农村的居民,工资性的收入大于经营性收入和财产性收入以及转移性收入。这说明真正能够取得较高收入的工作不是土地和种植业、养殖业,而是外出打工,或者是在他家周边的工厂打工,或者说是做一些生意。真正土地经营性的收入占比只有工资收入占比的50%,这是农村居民收入结构呈现这样一个特征,也就是说大部分收入来源并不是土地所拨付的,而是其他收入来获取的。

    现在出现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多年来中央政府的每一份1号文件都是三农问题,而且是陆续出台了诸多制度与政策的改革措施,把农业视为重中之重的要务,可是为什么三农问题越发严峻,城乡差距越来越大?农业问题是一个世界性难题,中国的农业问题更是难上加难,难道就没有破解之道了吗?于润认为要使中国农民富裕有一个逻辑之道,即需要解决什么根本问题。这个逻辑之道有一个相关性,即若要提高国家农民的消费水平,就要提高我国农民收入水平。农民收入水平提高,现在看来必须是城镇化加上农业现代化。国家的农民人均的可耕种的土地极少,不能和美国比,也不能和欧洲比。但实际上在江苏很多农户人均的耕地可能不足一亩地,而这一亩地能够有多大的净收入呢?于润从一个侧面的数据介绍到,在江苏苏南的地区如果你把土地租赁给其他企业家来种,或者是租赁给政府,一般来说每亩地1100块钱到1400块钱,在安徽鲁河农民把地租给政府的话一般是一亩地是600块钱。如果说在这样的情况下农民的经营性的收入,在这样一个生产力水平,在传统农业的态势下,不可能收入增加,也不可能致富,更不可能提高消费水平;这样就必须要城镇化,要使相当一部分农民离开土地到城市,然后使中国的农业人均可耕地占比能够提高,使农业的生产能够具备规模经营的条件。所以说城镇化是必须的一个方向,否则土地的劳动力太密集。

    第二个方面是要农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的目的是提高土地的附加值和提高农业的产值。现代农业现代化代表性的一些特征是绿色农业、高效农业、观光农业、生态农业等,这些都需要资金和技术。资金和技术中间资金是最根本的,因为有了资金就可能有了技术。所以金融支持加上科技的投入才能够解决农业现代化的问题,这样才能解决农民的收入问题,农民收入提高了才能提高农民的消费水平,这是一个逻辑之道。也就是说现在根本要解决中国农民发展问题,就是要解决金融支持这个最核心的问题。

现实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呢?于润用数据说话,2012年全国财政性的农业投入总量才突破1万亿,2013年可能1万1千亿。2012年国家的信贷市场,商业银行信贷贷款的规模是63万亿左右,但是流向土地,也就是养殖业、种植业的贷款估计不足几千亿。即使是相对发达的江苏省也是少之又少。

于润通过调研得到了一些结论。例如于润亲身到了通州、常州、南通等地农村,不管是苏南还是苏北,在江苏的发达地区或者是欠发达的农业地区,现在农户的信贷需求主要是结婚、盖房、购置运输工具、做小生意为主。江苏做了一个很重要的农村金融制度改革,就是阳光信贷。也就是说农业商业银行是主体,根据农户家庭的财产做信用的评估,然后形成一个信用额度。一般来说平均一户家庭的阳光信贷信用额度大部分是在5万元左右,评了信用额度后就不需要其他烦琐的手续,直接到农商银行就可以获得贷款。实际上走访了这些农商行之后问这些贷款农民主要是用来干什么,答案也就是结婚、盖房、买农用汽车、或者是做小生意。这些资金的流向,对互联网金融来说确实是一个市场,小贷、微贷通过互联网金融的方式更加方便农民对金融的需求。但是这个市场现在是极为有限的。规模小,且增速非常缓慢。从江苏1997年—2012年居民城乡储蓄的差额,可以看到农村储蓄增加的情况非常缓慢。到了2008、2009一直到了2012年有个缓慢的增加,于润认为可能是和2006年取消了农业税有关系。

   农民实际上对金融的信贷需求热情并不是很高的原因有三,第一是受制于农业人力资源结构。在江苏的农村大部分地区留守在家里面务农的人口结构成为3.8、6.1、60,即妇女、儿童、老人。也就是说现在在江苏农村农业生产的主力军实际上是老幼病残,他们依然留守在土地上,他们只能是传统农业,传统农业的附加值、产值那么低,他怎么可能向银行接待来从事土地上的投入呢?

    第二个是维系传统农业生产方式,低产出低附加农业投入需求小,他们几乎是没有说需要贷款来从事种植业、养殖业的。5万块钱、10万块钱,根本就不可能使其从事现代农业项目的投资,如果说数额大了,授信就受限了,同时他有没有实际的能力来偿还。农民没有足够的资源能够在银行进行抵押贷款,因此小额贷款不能够解决农业生产方式转换,大的贷款,商业银行也不愿意,因为没有抵押物,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农业的高风险。现在不管是天灾、疫情等方面的问题,一些现代农业的种植形式都是什么呢?过去他是企业家,是从事汽车零部件制造的,从事房地产的,等赚了钱以后回家乡投资农村,他并不是指望农业能够赚钱,而是他有土地的情结,希望自己的家乡能够富裕起来。第三是农业项目可能会蒙受巨灾的损失,使商业金融望而却步。

    试问发展村镇银行等新型的金融组织能否解决我国的农业问题?于润认为这些新型的组织发展是非常必要的,但是它并不能够解决国家现代农业化的问题,并不能使传统农业的生产方式发生改变。只有把城市规模巨大的商业性金融资源尽可能多的导入农业生产领域,才是解决我国农业问题、实现农业现代化的唯一出路。

    这样一些必备的条件都能够逐步的夯实完善农业现代化的条件,金融的资源就能够到农村的土地上,这些条件就是:创建农业风险基金,应对农业巨灾风险。创建农业(种植业和养殖业)防灾防疫体系应对农业巨灾风险。创建新型农业生产组织模式、现代农业项目、科技+市场+规模经营+差异化经营。 创新农业土地资源交易制度打破组织商业性金融资源流入和资源配置的屏障。

    当具备以上这些制度话,也就可以在风险可控的基础上,通过深化制度改革,以现代农业项目引导金融资源,实现农业生产方式的转变和农业现代化,最终实现农民致富。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