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社会#圆桌论坛:源头之变带来的新核心、新势力

标签:大数据技术商业数据社会

访客:29893  发表于:2013-11-08 11:04:59

主持人:接下来进入非常吸引人和非常精彩的圆桌讨论的环节。这个环节我们邀请了5位专家,就源头之变的话题展开讨论。我主持的接力棒会交给我们的甘卫宁先生作为我们圆桌讨论的主持人。

   圆桌论坛:源头之变带来的新核心、新势力

   甘卫宁:大家早上好,很荣幸帮助组织活动的组织者主持圆桌会议。


   王蔚东:大家好,我是Marvell研发的王蔚东。

   傅亮:我是蓝汛副总裁傅亮。


   甘卫宁:互联网进入物联网数据会更大,对云计算要求会更高。围绕这个主题,我想开始简单的提问。在互联网阶段,从facebook,谷歌开始,他们的数据中心,几乎是没有品牌设备的,包括运营平台,都是自己做的。在这种去品牌或者去IOE的阶段,就会有新的产业链的产生。我请问几位嘉宾,这些变化当中,谁受的冲击比较大,会有什么新的参与者,他们的挑战是什么?或者什么企业在这个变化中没有受到影响?在新的互联网时代,以美国facebook建立了4个数据中心,这4个数据中心,没有品牌机器,也没有公用的商业软件,都是自己开发的,这样的话产业链有新的变化,尤其做云计算和数据中心里面,这种新的产业链变化,对于传统的企业有什么样的挑战?这个新的变化和我们的参与者,他们的挑战是什么?或者有谁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受到影响?

   黄莹:所有的传统设备厂商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像刚才说的,数据中心本来有哪些品牌的服务器,或者有软件的设备,都是有历史的。但是在新的时代,因为很多的变化,导致了一些开发需求发生了很专业化的变化,所以就导致了没品牌的硬件和软件出现,自己做开发。

   我觉得作为一个厂商讲,你只能适应这样的变化,而不是对抗它。这个事情不是最近发生的。早年谷歌做数据中心的时候,它自己知道,我的硬件长成什么样,我怎么样把这个硬件整合在一起,对我的云计算也好,对社区的算法也好,能做到最好。在这个时代,作为联想,我们跟国内的腾讯,还有腾讯,百度等等,我们都有专门的团队,跟他们一起工作。因为作为品牌厂商的话,有很强的设计能力,所以他们知道定制的设备怎么做。我们做了一些工作,为了在新的时代,能够适应这样的状态,你只能利用你自己的优势,做更好的定制化的服务。而不是说因为没有品牌,就把它淘汰出去。

   唐洪:其实我觉得您的问题应该分两方面,一方面是从云计算角度来说,可能对所有对IT设备的都有冲击,他们需要面临的抉择,到底是自己买服务器维护服务器,还是用云服务。我在演讲里面提到了很多案例,很多个人或者很少人的创业团队,他们不希望做这样的选择,他们希望像使用电一样,我不需要考虑这样的事。

   另外一个我可能回答一下我们阿里巴巴内部的相关的东西,我们现在还没有到自己做白盒(音译)的服务器,谷歌也没有自己去攥,只是自己设计了OEM让别人造。你可以认为今天的PC制造已经成为了很传统的制造业,肯定还存在,不会被消亡的,云时代云服务器中心还是造的,无非就是质量好坏的事,然后把成本降下来。 我们阿里巴巴里面,有牌子和没牌子都有,完全看成本和驱动力。

   傅亮:蓝汛作为最大的CDN服务商的话,跟阿里巴巴或者跟传统的腾讯淘宝,还有百度这样的大企业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跟阿里云,飞天数据中心是5K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无论是在facebook的挪威瑞典或者芬兰这样的地方,他们采用新的架构,使用新的服务器,你有足够的成本投入硬件的设计架构当中,包括我听飞天的情况,更多的是在软件层面相关的开发和深入的耕耘。我相信在很快的将来,像刚刚我们谈到的,类似淘宝这样的公司,会介入到时间和挑战当中去。我很肯定的,就如刚才淘宝和联想谈到的一样,品牌机的时代并不会很快的消亡。

   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最近一段时间,因为我们跟运营商打交道非常多,像中国电器小苏轴(音译)能和百度签署长期战略协议,并且在内蒙古的地方形成机房,对外大规模的销售,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也在追随这样的步伐。传统的数据中心POE(音译)的能耗,要想在中国的大部分地方实现起来的话,降低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如何能够大规模的搬迁到北边,或者更很冷的地方,就像facebook的机房,包括设计新型的服务器的话,我相信在很快的将来,因为大家都怀疑中国的创造力和制造力,在很快的将来就会有体现。

   蓝汛这方面,像刚才飞天谈到的一样,还没有那么快的进入这个行业,或者设计相关的设计领域,因为我们自己控制的才2台服务器。实际上在服务器选型上和飞天系统有异曲同工之效,如果在不同的业务之间达到平衡。早上像唯品会达到高峰,中午又是小米的抢购,包括晚上服务器资源向娱乐,视频的方向走的话,我觉得像未来,像飞天承载各种各样的页面,非机构化的视频数据如何跟传统的数据结合起来,包括运算,包括分发,很快就可以进入这个领域了。可能在现阶段来讲,对传统的服务器厂商还不会构成太大的冲击,在国内是这样的。

   王蔚东:刚才您说的,我从去IOE说一下,因为我在这两家公司工作过,我觉得从趋势来说的话,可能新技术,新的消费模式,新的趋势会有一些变化,但是我觉得不变的是创造力。我们看到的,过去在硅谷,现在在中关村,看到很多人也在谈新技术,创业,包括我看的我们阿里云,包括我去谷歌看了。我理解我们追赶的速度,包括现在的规模和应用水平,还是蛮高的,我觉得这是一个。但是是不是真的能够达到时间的创造的氛围环境。包括蓝汛领导说的,规模比较小,但是从应用的角度,从管理的角度,可能也有自己的特点,有自己的特长,具备发展的优势。

   另外VMware从今年开始有一些策略,我们叫SDDC(音译)软件定义的数据中心。您刚才说我们的硬件厂商和品牌厂商会不会有变化或者消亡?从软件定义它,不管你是从哪家来的,是谁生产的,包括在什么时候。另外包括很大量的数据时代的存储,我们数据的存储,资源的使用或者占用,我们也可以通过软件大规模的,大量的改善存储使用利用的效率,包括成本维护。

   我们可能遇到网络的问题。比如说SQL比较昂贵。我们通过网络定义设备,从概率来讲,和做虚拟化的服务一样,对交换机设计的厂商,会带来很大的变化,这个跟服务器的革命是比较类似的。

   甘卫宁:围绕刚才的主题,如果这个产业链变化当中,传统的IT产业也跟着互联网公司一样变化,在这个过程当中,互联网公司认为是不是更公开的开放。对公开的架构,你们怎么定义开放性的机构,包括硬件,软件?开放的定义是什么?你到底怎么理解开放这个事?

   王蔚东:从厂家来说,我的理解可能比较有限。我想就是说,我们现在讲从数据库,从中间的平台,包括底层的原代码,包括API,都有开放的趋势,社区也非常的活跃。因为我跟一些客户有接触,从我们沟通的角度来说,希望看到开源非常的繁荣,但是我在出席一些会议,和行业的一些人交流的时候,也会发现,从软件本身,它的功能,性能特点来说,开放是可以的,但是它的可靠性,可维护性,还有从我们的开发到测试,一直到上线,包括像银行,电信维护的问题,其实开放的系统还是有很远的路要走的,这个是大家没有办法回避的。

   作为我们研发角度来说可以从很多开放社区得到很好的创意,对我们提供商业软件,更好的服务这个行业来说,有很大的贡献。我们的工程师有的时候下了班之后到社区以后,上班以后为公司做事情,实际上并不矛盾,我觉得是相得益彰的模式。

   傅亮:早些年的话,我们参加大会的时候,大家分享自己公司的架构。最近几年的情况,除了讲机构,更多的像这样的IT公司厚积薄发,在讲架构的时候,把架构看成服务。之前大家都想试用一下,或者开发一下。今天开放有一些转变,实际上是告诉你,你来做这个事,投入的成本可能是时间,金钱极大的浪费,你转位使用我开放的平台。这样的意义在于,技术开放本身的意义,实际上是迁移,像淘宝这样的公司,早些年公开淘宝的价格,到今天推出淘宝云平台是得益于早期的积累。今年的创业企业如果说学习淘宝的架构,学习他们的技术,复制他们的模式,成立自己的独有平台的话,意义已经不大了。

   唐洪:之前我在雅虎Hadoop平台里面工作过,我刚才讲的飞天也是开放。开放无非就是分享,一种分享是互惠互利,最基本的是知识的分享,开源都是知识层面的分享。还有一种分享是实实在在的,借力打力。Appstore就是开放的平台,在这个层面上,我理解的开放是有层次的。有一点是不开放的,既然你挣钱不会把你最核心的东西开放出去的。

   甘卫宁:最后一个提问。刚才大家讲了很多数据的私有,中国企业比较关心自己的东西放在云里面是不是安全的?刚刚联想和阿里讲了几个案例,你们建立了云,有多少公司在上面应用。在中国的环境下,亚马逊把这个模式打开,你们怎么认为有更多的企业会把自己的IT系统放在这上面,或者从私有云搬到公有云上,挑战在哪里?或者你们怎么看?

   唐洪:我讲了云计算三个本质的话题,我自己来说,我觉得云计算不是私有云的概念,私有云可能是后台跟云计算架构有点类似,但是复制它是很难的。其实某种意义上,把自己传统的架构去销售,给现有的企业,他说我的架构是云计算,但是缺乏的很大的本质是公共服务的情况。另外一个是安全的情况,可能有一些公司认为安全是靠网络决定的,但是我觉得未必是这样的。在阿里我们也有这样的讨论,我们认为云计算也是一个信用生意。打个比方就是银行,可能银行刚起来放在银行不安全,放在床底下鞋里是最安全的,但是现在大家都把钱放在银行上了。但是现在大家都已经相信淘宝了。我们在互联网公布云计算可以做到逐步好的信用上的安全,可以让大家把数据放心的放在那上面。

   黄莹:关于私有云和公有云是这样的。刚才我已经说了,有一些应用要看应用的类别。比如说有一些应用,你觉得从成本的角度,或者从应用的性质角度,如果你觉得是适合放在外面的就放在外面,要不然就放在里面。因为我不是跟哪家厂商绑定在一起的。但是如果你到国外开这种比较大型的云计算大会的话,大部分美国的大企业对私有云的构建,还是有足够的重视度的。因为他们完全理解,哪些信息可以放到公有云,哪些可以放在私有云里面。在目前的阶段,如果让他完全把企业内部的ERP,或者CRM这种东西放在公有云上的话,他觉得是不放心的。现在目前在国内还没有区分那么严格,但是在国外已经有严格的区分了。

   傅亮:2000年的时候,我刚加入蓝汛的时候,跟客户推销我们CDN服务的时候,他们说我的内容放到你的平台上,访问我的内容跳出网易和淘宝的内容怎么办?他们会有这种想法。随着更多的行业将他们的应用或者他的数据中心迁移到云上面的话,我觉得基本上没有任何问题的。而且开玩笑的讲,无论迁不迁移,你的数据还是一样在的,所以我觉得没有问题。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关于数据管理。现在数据这么多,包括数据的采集,存储分析利用,这上面有没有新的想法和见解?

   王蔚东:作为我们来说,软件数据中心是IDS的概念,底层的数据存储会有混合云的概念,也会提供相应的服务,这是未来要做的。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我做了很多年的前端的BI,我觉得在未来大数据的时代,因为过去我们更多的关注是结构化的数据,其实更多的信息,包括我们个人,发现更有价值的信息,包括帮我们决策执行的信息是非机构化的,我们在单位,机关,领导的决议想法,包括我们想买什么电视,这些都是非机构化的。其实我们想在未来的话,提供更多的数据采集,更多的数据资本。帮助这个企业,还有我们,包括我们个人,更好的利用大数据,改善我们的工作和生活。

   甘卫宁:时间有限,非常感谢各位嘉宾上台给我们做进一步的解释,进一步的探讨,谢谢。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