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无处不在之下的骤变

标签:技术

访客:29369  发表于:2013-11-07 11:19:01

当计算无处不在之后,我们的信息技术会发生怎样的变革?

计算无处不在之下的骤变

计算将无处不在。中国已有3亿多部智能手机,1亿多部平板电脑。咨询公司Moor Insights&Strategy分析师Patrick Moorehead说,未来几年,计算设备将继续向外扩展,它将戴到你的手腕上,进入你的汽车,挂在你的墙上,有的时候,还会进入你的身体。

现在,这一切正在实实在在地发生着。

源头之变

在交通部信息中心的一块大屏幕上,此时正显示着全国229万辆营运车辆的实时营运状况。2011年,在交通部颁布了车载终端的四个行业标准之后,规范的计算设备悄然进入千千万万辆的各类车辆中。它们记录着跨域客车在国道和省道上的行驶轨迹甚至全程的视频动态;它们还能实时感知危险品车辆、大货车的货物和车辆状况;它们还能第一时间获悉哪些车辆发生碰撞和侧翻……

“这两年,车联网的相关商业模式、技术和规范已经进入成熟期,几年前的那些概念现在已经可以落地了,企业也到了介入期,它们有机会获得相应的回报。”交通部信息中心冯泉教授说。

这些进入车内的计算设备首先给交通行业的监管带来了变革。现在,在交通部“全国营运车辆监管监控平台”上,营运客车的实时位置、哪些车辆超速了、哪些司机在疲劳驾驶、哪些车上出现了形迹可疑的人、哪些车辆遭遇突发事故......一切信息都被掌控,这使得相应的管理更加规范、高效。

不仅仅是客车,按照规定,新出厂的货车也要开始安装这些计算设备。这样,从新货车上路的第一天起,它的信息就接入到交通部“全国货运车辆公共监管与服务平台”上。这个公共平台有对外开放的接口,企业可以基于平台上的数据开发个性化的应用。例如,车辆生产企业可以借此制定更精准的维修网点计划。以往车厂可能只知道它的车卖到哪里最多,却不知道这些车主要在哪些线路上跑,现在这个平台可能会告诉你,虽然你卖到江苏的车最多,但你要在山东建最多的服务网点。物流配送企业也可以实现更合理的配载配货,并通过车载终端与司机实时对接,因为这个平台知道所有货车的实时位置和它们空载、满载还是半载的状态。

其他的应用还很多,我们需要充分发挥想象力。牛津大学教授、《大数据时代》作者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对《IT经理世界》记者讲述了这样一个案例,在美国西雅图有家名为Inrix的数据服务公司,它做道路导航,因而每个使用Inrix应用的汽车用户都成为它的一个传感器,Inrix每天可以搜集到40亿条数据。现在Inrix不仅提供导航服务,它还可以预测经济的健康度。2009年,Inrix就比政客们更早地察觉到经济衰退的事实,因为它发现整个交通流量在急剧下降。很多对冲基金也使用Inrix的数据来买卖股票,因为它们发现那些购物中心周末的交通量和卖场的销售额有很大的相关性。

冯泉教授发觉,中国很多企业最迫切需要降低在车辆油耗方面的营运成本。现在,通过车上的小盒子,这已经可以实现。美国物流公司UPS在全球有6万辆货运卡车,所有货车上都有一个“黑盒子”,收集车辆营运信息,并实时发回UPS总部。UPS通过分析数据发现,车辆右转要比左转快,因为右转不用等灯。通过设计新导航系统,UPS让更多车辆右转,即便转弯也是通过几个右转来实现,仅此一项改革,在2011年UPS就减少了1000万吨汽油的消耗。通过这些数据,UPS还对车辆进行了预防性维护,就是提前预见哪些部件会出故障,从而提前维护。这种状况在未来几年也会在中国企业身上发生。    

不仅仅是交通,健康和养老服务也在发生缓慢但深刻的改变。在广东中山的300万人口中,现在已有40万居民的健康档案接入到一个“健康365平台”上,这是中山市卫生局推动的一个社区医疗服务平台,从两年前开始开发,如今正在落地。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子女现在甚至可以通过这个平台为不住在一起的老人订购服务——请就近的社区医生上门为老人做检查,并把老人的健康信息发送给自己。这个平台的开发企业,中山市锐旗软件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李志华曾到瑞典等地考察养老服务,瑞典的社区老年服务给了他启发。他认为未来在这个开放的平台之上,各类企业可以开发应用,实现丰富的服务。例如,安排护士一天3次上门给老人吃药,服务人员定期为老人洗澡,家政人员每天上门打扫,机构配餐送餐,甚至法律机构来帮助老人立遗嘱。

更为重要的是,这个平台还可能推动社会组织架构的变化。平台上汇聚的数据可以告诉政府,居民真正的需求是什么,政府该做什么事——政府主管部门将以居民需求为导向来制定政策。“这是终极目标。”李志华博士说。

当计算无处不在之后,信息技术也会随之发生改变,以支撑那些美好愿景的实现。可以看到,现在计算正朝着以下方向发展:

计算规模、数据规模呈指数级增长;

企业进入以“人”为中心的时代,要提供高效、灵活的个性化服务;

企业更关注和提升IT投资在每美元、每瓦之下产生的利润。

这些特点正影响着信息技术。2009年之后,给前端计算提供支撑的数据中心信息技术演进得非常剧烈,“去IOE”运动就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发生的。

去IOE运动

2010年,阿里巴巴开始了“去IOE”运动。耗时3年,经过1.7万名内部技术人员的努力,今年阿里巴巴高调宣布“去IOE”成功。

“IOE”中的“I”是IBM的缩写,“O”是Oracle的缩写,“E”是EMC的缩写,这是三家经常出现在美国高端商业杂志的著名IT企业。而“去IOE”并不是去除IBM、Oracle和EMC这3家公司,而是特指去除IBM小型机、Oracle数据库和EMC存储设备构建的传统IT架构。

“去IOE是互联网公司不得不做的一件事。” 搜狐研发中心高级主管彭毅说。“IOE”这三大巨头在相应的领域都非常权威,在过去几十年中,传统商业企业的关键应用都采用了它们设计的可靠、高端的架构,现在为什么又要去掉呢?  

这还要从源头说起。据说到2016年,全球大概将有160亿的智能设备。英特尔投资部副总裁Lisa Lambert女士说,令她兴奋的是,经过过去两年的预热,物联网项目最近已经开始落地,标准组织也制定了各种标准规范。在计算和互联无处不在之后,“数字第六感”应运而生——它把人们所处的物理环境和移动数字世界融合在一起。例如,计算设备可以知道你在哪里,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情境中,然后通过数据分析和甄别后,给你提供帮助。高通实验室就推出了一个叫Gimbal的产品。现在在高通位于美国圣地亚哥的办公楼内已经开始使用这个技术:它具备“地理围栏”功能,当你跨入一层咖啡厅那片“围栏区域”,咖啡厅就知道你要来了,收银台上会立刻出现你的照片,它知道你一般会点什么,还有你的信用卡信息。当你走进咖啡厅后,就可以拿着刚做好的咖啡离开。整个过程无需拿出手机、钱包或者现金。

这样时时发生的大规模交互,是IOE传统架构支撑不了的,最明显的例子是采用传统架构的火车票订票系统在春运高峰期间接二连三地瘫痪,或者淘宝“双十一”期间,与淘宝相关的一些传统银行网关结算系统出现拥塞。

于是,IT系统需要做出颠覆性创新。“实际上,去IOE不是简单地用PC服务器取代昂贵的设备,开源软件取代商用软件,而是采用可扩展、有弹性的互联网架构取代传统IT架构。”盛大网络游戏数据中心运营经理季青做了精辟的分析。

事实上,这种架构的改变也是为了支持移动互联时代企业业务的特点——要随时做出更快的响应和变化。“比完美更重要的是完成(Done is better than perfect)”,这是Facebook的一个口号,它从某种程度上也告诉我们当代企业对速度的追求。“传统企业是流程化的运营模式,所有任务都是工单式的处理方式。现在,当所有资源都云化之后,对一切需求的响应都是非常快的,这是传统模式没有办法来比的,这对IT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彭毅说。彭毅现在越来越多地接到这样的服务需求,要求他们在十几分钟甚至几分钟内发放或者收回一个服务。这对他们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这一点英特尔(中国)有限公司服务器平台产品经理罗一峰也有同感。“原来设置一个数据中心服务,从提出概念到最后完成配置,需要90天时间。现在,最快的只要45分钟甚至几分钟。

在速度之外,在移动互联时代,一个业务一旦出现,之后很可能就是爆发式增长。“比如微博、微信,之前我们根本就想象不到还可以这么通信、这么交流,这个应用就这么‘突然’出现了,紧接着就是爆发式增长。这种状况是传统IT架构所不能支持的。”彭毅开玩笑说,原来你需要1台小型机,现在一下子要10台,小型机提供商恐怕一时都适应不了!

计算无处不在之下的骤变

为了得到高速和灵活性,互联网公司越来越多地拥抱开源技术。“开源系统最大的好处是,兴趣爱好者都能参与到代码贡献中来,因此,企业引入一个新技术会更快,这是一些商业系统不能实现的,因为它们需要制定相应的商业策略。”彭毅说,“而且,如果采用了开源软件,我有什么需求一定会有人来立刻响应我,我也可以自己做二次开发来设计定制化系统,这种深度的定制化是商业系统没法比的。” 当然,一旦一个开源系统暴露出某个问题,获得响应和解决的速度也会更快。现在,彭毅所在的搜狐研发部门也在做了一些开源软件,包括搜狐私有云管理平台、底层虚拟化管理和调度等。

“不要重复造轮子,采用开源软件不仅节省成本,也节省了时间。” 又拍云存储CEO刘平阳说。这位20出头就开始创业、已经在互联网行业浸润8年多的新锐在“去IOE”的立场上非常坚定。“如果一家互联网公司现在还在使用IOE设备和技术,我认为它就是家‘落后’的互联网公司,我相信很多人会同意我这个观点。”他说。

刘平阳坦言,去IOE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成本。“规模小的互联网公司用不到IOE,规模太大的互联网公司,IOE的成本又要压垮你”。爆发式增长让数据中心从原本几台服务器的小集群,瞬间变成几十台、几百台甚至成千上万台的大集群。如果采用传统架构,成本是企业不能想象和承受的。

现在,又拍从事云存储服务过程中,从云存储、云处理到云加速这几部分都使用了大量的开源软件。像它们的存储系统就是基于廉价设备、自己开发的分布式存储系统。

在刘平阳看来,开源世界有很多好的软件,性能也得到了充分的证明。“我们要拥抱开源软件,并在能力范围之内,对社区做贡献,参与到开源系统的快速迭代中去。”他说,“虽然现在我们的贡献还不多,但我们已经有计划在合适时间做贡献。”      

当然,互联网公司也不是都要完全去IOE,京东商城现在很多数据库仍然是Oracle的,因为大规模实时结算系统还暂时无法摆脱对这些高稳定性数据库的依赖。在大多数情况下,这是稳定性和可扩展性之间的较量和平衡。随着开放平台越来越稳定,去IOE将不止在互联网公司中流传,在传统公司也会发生。整个IT的潮流是往更廉价、更灵活、更具扩展性的方向上演进。  

新生和消失的公司

在这样的IT骤变之中,新的行业巨头和技术将崛起,也有一部分公司会因此退出历史的浪潮。

今天,当你走进Facebook、Google的数据中心时,你可能会看到几十个集装箱搭建起来的奇怪设施,每个集装箱中都放置了上千台服务器,那就是高密度的定制服务器。定制服务器可以提供高密度,降低能耗和成本,实现企业“每美元、每瓦”之下的利润提升。这里有个数据中心能耗的衡量指标叫“PUE”,例如一个PUE是2的数据中心,就代表着服务器每消耗1度电,整个数据中心要消耗两度电。在Facebook和Google,PUE正逼近1。现在,国内互联网企业也在朝这个方向迈进。“百度通过自行设计硬件、软件,设计制造模块等,数据中心的PUE已经达到1.36。”百度云计算首席架构师林仕鼎说。百度目前自行设计了交换机、服务器和固态硬盘。

“定制化服务器盛行之后,国内服务器厂商的机会将会更大,因为包括华为、浪潮在内的国内企业,定制能力都比较强,产品成本也更为低廉。”盛大网络季青说。在市场调研公司IDC的一张中国服务器市场分析图上,去年国际企业和国内企业两大阵营之间的区隔还是非常清晰的,第一大阵营是IBM、惠普和戴尔,如果最近再去看这类分析图你就会发现,第一阵营和第二阵营的区分消失了,国际国内企业几乎全都交叉在一起。所以,IBM才要把它的X86服务器出售,它知道自己在这方面的竞争优势已不在。同样,国产厂商在存储、开源云平台上的进展速度也很明显。华为有几千位开发工程师在做开源虚拟化平台,并推出集成了计算、网络、存储、虚拟化解决方案的一体机。他认为国内企业后发优势明显。

更值得关注的是,将有新的产业链环节诞生。在去IOE的过程中,一些传统企业和中小型互联网企业遇到了技术、人员等条件限制。“他们要压很多人,而且需要很长的开发周期,投入产出比可能并不高。”季青说,“我觉得,他们比较简单高效的方法是与一些云计算提供商去合作。” 季青看到,现在一些云计算提供商发展很快,他们能力比较强,提供的服务很专业,不止提供虚拟机租赁这样的服务,还可以采用开源技术做更深层次的定制化服务。“原来盛大在线的CTO就去做这样的服务了。”季青说,“这块刚刚开始。”

还有一些离岸数据中心正在崛起。在游戏圈,盛大、完美、腾讯这些企业的海外扩张步伐都很快。这些企业首先要在海外租赁数据中心,招聘运维人员。现在,一些互联网企业已经在构想,在像上海自由贸易港这些地方建设离岸数据中心。所谓离岸数据中心,就是它接入一些海外线路,像东南亚、韩国、日本的线路,这样的话,向海外扩张的企业就不用再跑到国外去找数据中心了,运维、采购都更高效、便宜。这对企业的海外扩张影响会非常大。  

一些新技术也在挑战传统技术。今年初ARM存储服务器亮相百度南京数据中心。“根本动力来自新业务的推动。”ARM服务器与企业应用市场部经理邵巍说。她以“冷存储”为例,新兴互联网应用如社交网站,正遇到一个棘手问题——Facebook 用户每天要上传3 亿多张图片,但最多几周,人们就不会再去查看它们了。可根据用户协议,Facebook也不能把它们删除。于是,它们每年要耗费大量金钱存储管理这些照片。像腾讯,一年在这种服务器上的花费就在上亿元。由此,互联网巨头们有了创意,对这些照片进行“冷存储”,就是构建一种新方案,能够在低能耗、低成本条件下,保证海量数据的存储和一定的访问速度。于是,功耗、成本较低,运算性能适中的ARM介入了这个市场。未来几年,这块的商战将会打响,并愈演愈烈。      

也有一些企业不得不转型。像那些传统的单线运营商的机房,它们不得不像市场上新崛起的蓝汛、互联通等公司那样,提供更多的网络接入,因为移动互联网要求网络覆盖面更广。同时,另外一波企业也正在遭遇厄运。在国外,采用高压直流模块化设计的新型数据中心将不再依赖传统的UPS(不间断电源)供电方案了,这对昔日风光的UPS厂商来说是一个噩耗。

现在,移动互联、大数据和云三位一体之后,整个信息技术行业正经历一场暴风骤雨式的变革,也许在未来几年,这个骤变将创造新的巨头并催生新的行业。(赵艳秋/文)

关于“数据社会”更多精彩内容,详见:中国技术商业论坛及领袖峰会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