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克欲离场:虚火的智能硬件怎么活?

标签:耐克热点智能硬件土曼

访客:17856  发表于:2014-04-21 08:31:52

【导读】无论如何,可穿戴设备以及智能硬件的大潮已经不可阻挡,但趋势之下各种风险和挑战,需要创业者格外留心。

耐克欲离场:虚火的智能硬件怎么活?

耐克对待旗下可穿戴设备FuelBand部门欲弃还留的暧昧,似乎给当下智能硬件热潮迎头泼了一盆冷水。

来自耐克内部的消息称,考虑放弃FuelBand硬件业务的主要原因是开支高昂和生产方面的挑战,同时产品缺乏足够利润。让耐克纠结的另一层面原因是数据分析——耐克数据掌握了大量的数据,却不知道如何生成新的价值。

“硬件不是耐克的必需品,鉴于耐克和苹果之间的关系,耐克完全可以做更擅长的软件,把硬件交给苹果iWatch”。戈壁资本投资总监杨世毅如此解析。

在他看来,耐克更擅长做体育用品,FuelBand硬件业务是耐克在硬件的业务上的一个尝试。在通用硬件领域,耐克不可能比苹果做的更好。在这次尝试后,耐克可能会注意到更核心是软件和算法,以帮助用户更好提高竞技水平。但是未来耐克还有可能在更专业和细分市场,比如高尔夫、足球等再做硬件尝试。

尽管耐克的官方声明还存在保留硬件的可能性,但对可穿戴设备的创业者而言,耐克面临的两个问题,在硬件创业者身上更为明显。

生产方面,这些创业者多数还停留在兜售概念的阶段,即使已经有样品成型,但工程化方面,难以量产。数据方面,已经拥有一定用户的可穿戴设备,一方面用户数据可能不能像传统设备那样可靠,此外在数据的使用分析上,很多扔停留在单纯的数据收集上,但还无法真正做到分析使用,谈应用大数据更是遥远。

有方向有概念,但无法量产

在上周的硬蛋大赛上,有15个项目入围最后的决赛。比如可供残疾人眼控仪、用于检测心率和呼吸的非接触式跟踪床垫、人体工学电脑座椅、以及帮助糖尿病病人的糖护士、类似茶几的超大触摸屏X-BOARD以及帮助司机安全驾驶的车载应用等。

能入围决赛的项目,都可称得上是智能硬件创业领域的佼佼者。但即便如此,这些项目的实用化依然存在疑问。

“国内做硬件的公司,不靠谱的居多。我今天看了这些项目,但还没有看好的。”搜狗CEO王小川直言不讳地说。另一位投资人谈到这些项目时表示,“有几个方向还可以,但工程化做的不好,没法量产。”

工程化难和量产难不仅是这些项目的问题,几乎是所有硬件创业公司遭遇的通病。

今年初,遭遇众多买家吐槽的土曼手表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作为智能手表中的一匹黑马,原定于2013年12月底可以交付给用户,但此后却屡屡跳票。

“土曼其实已经很快了,问题在于土曼预售的时候只有一张设计概念图,在这张概念图之后,后面还要设计3D图、手板等结构部分,还要考虑技术的实现问题。从概念图到最后出成品,至少要四五个月甚至半年的时间。“创客空间创始人王盛林如此评价。

土曼创始人汪伟也反思。在只有设计图,尚未明确产品的工艺可行性与成本控制的情况下,土曼就开始预售并提前数月预收货款,导致后续的设计、生产全部陷入赶工状态。

可穿戴设备半年的量产周期甚至比手机的生产周期还要长,一个原因在于,整个产业链还不够成熟。

发展初期,可穿戴设备在软件上没有类似智能手机的成熟系统,Androidwear系统是否能一统江湖尚不确定;硬件方面,无法奢望有类似手机一体化的解决方案,即使想仿制和抄袭其他以成型产品,受零部件保护政策的影响,“山寨”一款产品的成本,很可能比原产品还高。

在过去的几个月,一家想山寨Misfitshine这款可穿戴设备的公司已经尝到了艰难:国内的方案厂商的打孔技术不过关,很难做出shine气孔镂空的效果。零部件采购成本可能是shine的10倍之多——即便如此,零部件厂商还需要两个月之后才能交货。

深圳云集了大量的硬件方案提供商和代工厂商,这可能成为智能硬件生产的一大优势,但创业者要找多家厂商洽谈来敲定最佳方案,在这个过程中还有方案泄露的风险。即使可以实现量产,设备的良品率也是一个大问题。一个可参考的数据是,Jawbone的良品率只有5成。

”创业团队是搞不定工程化和量产的,创客做起来很痛苦。“上述投资人说。

伪用户需求和伪算法泛滥

一个普遍的看法是,运动和健康追踪将会成为可穿戴设备的主要市场,并由此延展出很多智能硬件,如体重计、血压计、座椅等,都会成为智能硬件领域创业的项目。此类产品的方向,主要集中在创造用户新的需求和解决用户当下的需求痛点。

但在产品层面,却明显存在伪用户需求、数据不可靠等问题,伪算法和数据分析在创业项目中泛滥成灾。

Jawbone、FuelBand等为代表的智能手环可以归为创造用户新的需求。从去年到今年,多家公司都扎堆于此,智能手环成为可穿戴设备的最佳代言。但该种基于数据监测的需求有多大,目前并没有一个显著的用户群体变成刚需。一个现实的情况是,在已经成为手环小白鼠的使用者中,能从购买后坚持一直佩戴的比例很低。智能手环并无有行之有效的督促佩戴机制,也缺乏基于数据分析的针对性建议。

血压计和血糖测量仪是另一个典型的例子。对于有着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等慢性病的人群来说,此种便携仪器可能成为刚需——但前提是测量数据同传统仪器一样是可靠的。

一位已经试用过糖护士的糖尿病患者在最近一个月的测量中发现,相比较不便携带的传统血糖测量仪,糖护士这款硬件解决了便携性的问题。但在数据测量上,糖护士的测量结果总比普通的血糖测量仪少一个单位,比如空腹情况下,正常的血糖测量值为3.5,但糖护士显示是2.5,他的正常值在3.5-5.6之间,这意味着告诉患者已经低血糖了。但如果患者依据此测量结果补充糖分,又是对身体有危害的。

“测量要走的足够的深,后来要做大规模数据处理,通过一系列精度构建模型,有硬的部分有软的部分。”王小川说,他建议创业者,在做数据分析时,在测量之后做算法,然后做数据分析,软硬的厚度结合好,才是成功。

虚火尚在 难抵新进入者

无论智能硬件创业有多少虚火,依然有多个创业公司涉足智能硬件产业。值得注意的是,一部分创业者来自于曾经和现在的移动互联网创业领域。

在硬蛋大赛上,王小川提及的一个在算法上尚算可靠的创业者是大姨吗创始人柴可。在大姨吗App中,用户可以利用APP记录经期的开始和结束时间,以及每个周期产生的不同症状,大姨吗会对上述进行动态算法、静态算法两种复合式计算,从而提高经期推算的准确率。

“数据分析是需要引入科学家类型的人才,光靠程序员无法搞定。”杨世毅说。

在硬件方面,大姨吗已经和智能健康体重仪Latin合作,并和睿仁医疗发布首款智能穿戴产品Raiing智能女性基础体温贴,开始涉足硬件领域。

“App本身太薄了。”谈到涉足智能硬件领域,柴可说,“硬件可以是App的一个好的承载。”

或许基于同样的原因,墨迹天气等大App应用也将于下月发布智能硬件产品空气质量监测仪,据创始人金犁透露,该硬件产品可以监测PM2.5、二氧化碳和温湿度等。

在监测PM2.5方面,此前已有汉王发布一款名为“蓝天霾表”的产品,可监测空气质量,售价为1199元。以常识来看,该种监测设备被手机App可替代性高,如果以如此高的售价售卖,市场前景不容乐观。不过汉王官方表示只是小范围试水,尚无大规模推广计划。

无论如何,可穿戴设备以及智能硬件的大潮已经不可阻挡,但趋势之下各种风险和挑战,需要创业者格外留心。“既要有主动感,又要自己静下来考虑包括定位、优势,是否适合做,有机会把它给做成等。外面的诱惑很多,不能带着信息满天跑,今天做这个明天做那个,至少是沉下来。”王小川这样建议创业者。

(来源:腾讯科技)

评论(3)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赵英 耐克这款看上去很普通,相对于其他品牌,完全是婴儿玩具,谈不上智能设备吧。

      回复[0] 2014/04/21 16:04

    1. 贺龙华 不太实用,装装样子又不高大上。这么鸡肋的装备,没有大众市场,小众看不上,只有死。

      回复[0] 2014/04/21 15:31

    1. 赵龙云 如果卖到2500以上 肯定玩完,谁会话那么多买一个手表?

      回复[0] 2014/04/21 15:24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