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黄鸭的小儿科

标签:文化公共艺术新媒体艺术交互艺术

访客:25904  发表于:2013-10-16 22:31:46

在世界范围的公共艺术已经日新月异的时代,我们身边的公共艺术就不能多些新花样吗?

据说从园博会移师颐和园的“大黄鸭”又掀起了新一轮的观鸭热潮,不得不说这是一件“成功”的公共艺术作品,试想这些年国内又有哪件艺术作品能引起这样疯狂的围观和讨论呢?

讨喜的外形和勾起对美好童年的追忆留恋是“大黄鸭”带给大多数观众的美好感受,这也是一件优秀的公共艺术作品所能创造的“正能量”。不过也有许多人对这种狂热迷惑不解,实际上据说它的作者荷兰艺术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本人对于这件作品在中国引起的狂热也有点意外和困惑,以前在国外展出时从没有过这样万人空巷的效果;而据说在港期间共有800万人观赏。这一方面当然是因为咱们这里的人多,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因为国外观众早已见怪不怪了,毕竟在欧美许多城市的公共空间中像这种把日常品放大了的雕塑装置并不少见。

霍夫曼这种把日常生活中的现成品放大的创作手法在艺术史上绝对并不新鲜,著名的美国波普艺术家克拉斯·奥登伯格(Claes Oldenburg)和杰夫·昆斯都是使用这种方法进行创作的代表性人物,几十年前就精于此道。当生活中的普通物品被放大到超常巨大的尺寸,一种特别的美感便产生了,进而引发精神性的思考。虽说“大黄鸭”的“大”确实有超越前人的气概,因为它比以往那些放大了的艺术品尺度都还要大上好多倍;但是和那些正在公共艺术领域兴起的新媒体艺术相比,它的技术含量还是显得低了一些。

互动的乐趣

2009年10月,瑞典斯德哥尔摩的一个地铁站楼梯在一夜之间被改建成了一架巨大的钢琴,当清晨来临,来往的行人惊奇地发现楼梯变成了黑白二色的钢琴琴键,当他们踏上楼梯,“琴键”就会奏出类似于钢琴的音色,许多年轻人和孩子乐此不疲地蹦上蹦下,试图演奏出乐曲;本来习惯了搭乘旁边电动扶梯的人也禁不住好奇要选择走楼梯来亲身一试----而这正是这件作品的目的所在----鼓励公众去使用楼梯而不是电动扶梯。这件作品源自大众汽车公司和当地广告公司发起的一项“乐趣理论”活动,这个理论相信“乐趣可以改变行为”:既简单又有乐趣的事物是改变人们不良习惯的最简易方法,通过重新设计日常生活中的物品,可以鼓励人们改变他们的行为方式。而据统计,它吸引了比平常多66%的人选择楼梯。

这件《钢琴楼梯》的工作原理在于阶梯上安装的压力传感器与扬声器相连,当传感器感应到人们走上楼梯,扬声器就会播放出相应的音调,音色逼真。通过网络视频的传播这件作品迅速风靡全球,受此启发,仿效之作也在世界各地诞生。2011年,国内首部“钢琴阶梯”在南京地铁二号线亮相,只不过根据国情的不同,为避免精细的感应器因人流数量太大而被轻易损坏,所以改为使用红外线感应式装置,通过红外线的发射和反射来感应。虽然这种版本的“钢琴”在演奏上有延迟,音准也差一些,但丝毫不影响当地公众的兴致,而后昆明、杭州、重庆、长春等地都出现了这样的钢琴楼梯。杭州的钢琴楼梯在开通仅一个月内就达到了100万次的踩踏,大大超出了预期,令其不堪重负,最后不得不把黑色二色的“琴键”换成朴实的实木地板,建造者更是将其改为能发出钢琴、唢呐、小号、小提琴等120种乐器声的“音乐阶梯”。

大黄鸭的小儿科

和摆在美术馆圣殿中被标上“禁止触摸”字样的艺术品相比,互动式的公共艺术可以人们轻易地回到如孩童般的快乐时刻。新媒体艺术通过改造日常之物和创造互动式的体验来让人们重新看待和思考日常生活,决不只是放大日常之物那么简单。

创造沉思冥想的时刻

全球顶尖的多媒体设计公司ART+COM获得2009年红点设计传播类至尊大奖(Grand Prix)的项目是为日本市中心一个城市综合体所做的公共艺术作品《二元性》。这件作品位于一个人行通道和它相邻的人工池塘之间,在一个4x4米的白色单色LED平面上覆盖着乳白色的磨砂玻璃,它的外侧边缘延伸至旁边的水池之上。和《钢琴楼梯》类似,这种玻璃砖下也配有重量传感器,用以测量每个步伐的精确位置和力量,继而在LED平面上产生相应的虚拟灯光波浪;当这些虚拟波浪到达池塘的边缘时又会触动精确控制的致动装置,在水中产生真实的波浪,把来自二次元世界的虚拟波纹瞬间转化和延续为真实世界中的涟漪,一层层蔓延开去。作品名称“二元性”强调了液体(水)和固体(土地)、真实(水的涟漪)和虚拟(人造灯光波浪)的关系。

大黄鸭的小儿科

采用新媒体和技术的装置作品使得设计师能创造出一种公共艺术品和建筑之间全新的关系。由于建造在一个地铁站的附近,这里路过的多是每天上下班的人们,这件作品意在创造一种对于这个公共空间的认同感。在一个快速移动的世界,静默伫立的传统公共雕塑已经很难引起每天匆匆忙忙的通勤者的关注,而这件作品则创造了一种别样的与周遭环境相联系的感知方式,让路过的人开始意识到这个特别的空间以及人和环境的关系,当人影响了环境,环境也以一种物理性地方式进行回应。新媒体艺术作品的介入迅速地打断了过客们日常生活的逻辑之链,进而为他们提供了一个纯精神性的沉思时刻。

大黄鸭的小儿科

公共艺术的一个重要功能是为人们创造一个沉思冥想的契机,只是当这个世界运行得越来越快,看惯了五光十色的人们也许已经很难关注到传统形式的公共艺术品如雕塑等所蕴含的精神气质,更新更炫的新媒体艺术才是更适应现代人根器的公共艺术形式。新加坡樟宜机场委托ART+COM设计的公共艺术作品《动态雨》是1216个金色雨滴组成的雨之舞蹈,这些雨滴是铜包裹着轻质铝制成,由钢丝连接,它们被组装在机场一号航站楼中央自动扶梯的上方,由电脑控制马达精确地掌握其起伏,和ART+COM之前为BMW博物馆所设计的经典之作《运动雕塑》类似。在音乐声中,悬浮的雨滴如魔法驱使般畅快地舞蹈、律动,为繁忙嘈杂的机场大厅营造出一丝远离尘嚣的超凡气质。

Ÿ唤起对现实问题的关注

获得2008年奥地利电子艺术节跨界类艺术金奖的作品《绿云》(Nuage Vert)是一件大型的公共生态艺术作品,实施地点是在芬兰赫尔辛基,由法国艺术家组合HeHe (Helen Evans and Heiki Hansen)和从激光技术、计算机、电子工程、能源生产、空气质量监测的专家们合作完成。作品把一束高能量的绿色激光投射到热电厂烟囱产生的云朵之上,给不断移动的云打上轮廓,涂成绿色,使之成为整个城市都能看到的霓虹标记,当居民们控制消耗更少的电量,绿云的轮廓会变得更大。

大黄鸭的小儿科

这件作品意在唤起公众对于生态问题的觉醒。热电厂的烟囱是碳排放的标志,《绿云》无意对公众进行道德说教,而只是呈现给当地居民一种视觉奇观,把抽象无形但却与个体有关的气候变化和碳排放讨论转化为城市生活中一种有形的存在,以此来挑战人们的日常认知并唤醒他们对生态问题的关注,产生讨论,进而说服人们改变其消费模式。

“绿云”的生成需要当地民众的参与,因此它不仅仅是一件装置作品,也是一场深入发动群众的公共传播事件:通过与设计公司、文化管理专业学生、当地环保组织合作,项目的宣传全面覆盖到当地的媒体网络和社区活动中。

大黄鸭的小儿科

无论是所使用的材料、项目的集体性和美学方面的独特性都让这件作品在公共艺术领域中独树一帜。奥地利电子艺术节评委评价它“将难以捉摸的、不停无序变换的水蒸气转变为承载着政治理念和信息的媒介”,“展示了艺术如何包容整个城市(它的公众领域、工业和居民)的能力,同时揭示了社会政治的相关性。”

在世界范围的公共艺术已经日新月异的时代,我们的城市空间却仍只有数量有限的城市雕塑可供观看,且不说其中还有多少是粗制滥造与花费巨大,这也就不难理解“大黄鸭”为何如此火爆了——我们身边的公共艺术就不能多些新花样吗?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