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公司】二维码去工具化

标签:微信二维码翼码灵动快拍我查查

访客:21178  发表于:2013-10-15 11:53:12

“逆袭”已经不是新故事。

现在看来,二维码在中国的爆发式发展,是大势所趋:

玩家从早期的移动互联网创业者,拓展到互联网巨头,且纷纷有加码投入之势;二维码的扫码功能,几乎已成为大众型应用的标配。

这个诞生已经十九年的“古老”技术,借由移动互联网,正浴火重生。与此同时,两三年前一批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原生扫码应用,也正经历着行业的洗牌、商业模式的转型重塑。

如何摆脱二维码的工具属性?

以灵动快拍为例,今年已经全面启动了以二维码为介质的移动电商平台新业务,弱化原有的工具性能。同期在进行类似“去工具化”尝试的,还有“我查查”等原生扫码类移动互联网企业。

在灵动快拍创始人王鹏飞看来,现有的业务,为企业提供二维码营销方案、产品防伪溯源方案等,缺乏足够的资本想象空间,而电商模式显然离钱更近。

移动电商,果真就是二维码企业的美丽新世界吗?

今年8月,微信5.0上线,“扫一扫”功能加大权重,有分析认为,借助二维码为电商提供扫码加入会员、扫码支付等功能,微信的本地生活闭环正在形成。这对于灵动快拍等希望以二维码为介质做移动电商的创业公司来说,会否是重创的开始?

目前来看,面对蠢蠢欲动的巨头,灵动快拍选择了“求和”策略,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灵动快拍与腾讯方面正式合作,为SOSO搜搜提供条码数据库,微信用户扫条码所看到的商品信息内容,如果微信数据库里存在短板的空缺信息,则会借助SOSO平台通过灵动快拍的数据库来展现。

此外,二维码的主读市场与被读市场的界限正日益模糊,主读与被读二维码企业已相互渗透到对方的领地。

翼码被视为手机二维码被读业务模式的创造者。主读与被读的区域,以优惠券为例,快拍、微信的“扫一扫”等是让用户主动去拍二维码,而后靠软件的读码功能,生成文字版的优惠券,出示给商家,商家无需读码机来读取;翼码被读二维码业务模式是,用户被动接收到包含促销、优惠内容的二维码信息,商家用读码机读取,完成兑换。

翼码在二维码被读的电子凭证业务领域占据90%以上市场份额,现在也在开拓主读业务。而且在翼码联合创始人、副总裁赵江看来,是主读还是被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利用二维码如何做服务。

在翼码人看来,手机二维码既是O2O的入口,又是O2O的出口。也就是说,手机二维码主读应用(二维码电子标签)是现实世界去互联网世界的入口,而手机二维码被读应用(二维码电子凭证)是互联网世界回到现实世界的出口。

这期间,二维码行业,尤其是扫码应用行业,已经出现资源整合的趋势。

典型的例子是“蜂子二维码”。其所属的北京蜂侠飞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蜂侠飞”),成立于2011年9月,到2012年8月时“蜂子二维码”的下载用户已超过200万,还曾获得千万元级别的融资。目前有消息称,蜂侠飞已经被深圳二维码整合服务商华阳信通收购。

有资料显示,目前国内具有二维码相关功能的软件超过160种。用灵动快拍王鹏飞的话说,扫码行业正在迎来洗牌年。(完)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