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送

访客:16249  发表于:2012-05-23 11:33:49

"

目送

放下<<目送>>,忍不住,上网搜有关龙应台的介绍。

介绍的内容很多,我独喜欢这一个:龙应台,1952年出生于台湾高雄,祖籍中国湖南衡山县,曾任教于纽约市立大学及梅西大学外文系、任台湾中央大学外文系副教授、台北市文化局长等。现任香港大学传媒及新闻研究中心客座教授、清华大学(台湾)徐贤修讲座教授。著有《野火集》等作品多种。在两岸三地文化圈中,龙应台是华文世界中一个罕见的异数。

用平白的方式去介绍龙应台,是一种明智的选择。倘若添加过多结论式的评价,非但概括不了这样的灵魂,多有狗尾续貂之嫌。

早就听说,很多人在书友会上,读到<<目送>>,泪会缓缓流下,当时还在想,一个没有故事情节的散文,何至于此。

我对散文向来不热爱,总觉得这种文体是一种自我表达,于景于情中叹喟个人情感,痕迹太重。

唯独这一次,欲罢不能。

用欲罢不能来形容我读这本散文集时候的样子,也太过肤浅。因为不看的时候,竟然有些想念。<<目送>>之于我,是一种陪伴,于灵魂深处。

看龙的照片,想像不了,这个面相生硬的女子,心灵会有如此的柔韧度。

龙应台的文字是一个奇迹,我从没想过会有人能够以那样表面平和的文字揭示关于生命、亲情、历史的本质。然后,轻拂你心,惊觉,但不心悸。

你仿佛看见,一个智慧的灵魂,自己飘动起来,去触摸人,触摸心,触摸人与人之间感应着的情感,并浅浅的笑,轻声的问,我在这里,你呢?

她的沉静与深遂,让我就连写一些关于龙应台的文字都不好意思太过张扬的表达,而且心虚。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寥寥几语,像电影一样将我们的亲情定格,留下悠长的心碎与难舍,手不可相牵。

对于在历史、文明的力量、正义这些传统意义看起来,不必思考就不容怀疑的事实面前,人家轻轻一句“相信与不相信之间,令人沉吟”,就将你逼到墙脚,看爱情应该相信的条件,看理想应该相信的条件,看爱国应该相信的条件……半天,你才能从墙角站起来,深呼吸,忍不住的说,二十岁前应该相信的,现在,也许,也,可以信…….底气全无。

龙从不过份的表现自己如何想,如何做,但一件件事物的结果却准确无误的表达了她想引导的方向。

龙从不煽情的告诉你,人间情感如何美好,我有多爱亲人。更多的时候,她用“亲人的背影会默默的告诉你:不必追”来温情并更理性的告诉你,聚与散,这是事实。

读完她的文字,你忍不住的会抚摸书的封面,好像这样会离这些文字近些。你从不觉得内心激荡,热血沸腾,你甚至有种淡淡的疲惫在胸中,因为世事被洞明得如此清晰,反衬了我们不敢接受的心理。

她的表达不给结论,却会得到你截铁般的回应。

龙的文字没有一句说教,像小溪流过你的心田,却分明能够感觉到那种隐隐撞击的力量,一下,一下,清晰,有力,无限的激发你不住的诘问自己,为什么?

我真是想去想像一下,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每每都不能继续下去,其中一个原因就如同用一个10的竹竿,去探一个1000的海底的结构与深度。

提到寂寞,她这样描述:有一种寂寞,身边添一个可谈的人,一条知心的狗,或许就可以消减。有一种寂寞,茫茫天地之间“余舟一芥”的无边无际无着落,人只能各自孤独面对,素颜修行。

这恰是我心中,寂寞真正的样子。这种契合,让我颔首对自己说,这就是!

她也写行将灭绝的物种,有一只被叫做“淇淇”的白鳍豚被人类爱之护之养之育之二十余载后,死去。她用“洪荒万年,独对穹苍灭绝,谓之大寂寞可也。”的笔触表达与自然界中生灵同栖地球的相互戚然。

这是<<目送>>中的龙应台。

读过<<孩子,你慢慢来>>后,我却分明看到了一个内心冲突的母亲。在以自己努力的姿态去拥抱亲情,或得或失。这一次,她是一个与天下其它母亲无二的女人了。

生于世间,种种角色,带来了牵扯不清的情感、认知,以及所有的衍生品。我求,我要,我痛,我弃。所有情感之间的脆弱链接、偶然与必然共同引导走向与结果。

不知道谁有这种的运气,能与这样的女子成友做伴,可以对酒当歌,抵足而眠。

掩卷,无眠。

山河依旧,岁月静好。
"

评论(1)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贺志刚 建议看看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更应该看看齐邦媛的《巨流河》

      回复[0] 2012/05/24 22:49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