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雅思:一个民办教育企业的上市到退市之路

标签:上市环球雅思退市

访客:28027  发表于:2013-10-11 16:41:00

环球雅思:一个民办教育企业的上市到退市之路

从卖手抄本起家,到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再到并入全球最大的教育机构培生教育旗下,短短十几年,环球雅思经历了民办教育所能承受的各种动荡,有冲动、煎熬、负面、争议,也有熬出头的愉悦,功成名就的淡然。在经历了中国教育行业纳斯达克的“资本市场遇冷、行业竞争加剧”的风波,行业巨头扩张放缓,教育培训业正在由之前的野蛮扩张阶段开始进入到精细管理阶段,积累了品牌优势、管理优势、规模优势的机构在行业整合中受益。此刻再看环球雅思一波三折的发展历程,体会中国民办教育尝试和资本融合产生的排异过程,感受中国民办教育在“赚点钱”到“做教育”之路上尝试的阵痛和幸福感,成败不言,功过自在人心。

环球雅思的那些事儿

1988年,学习计算机专业的张永琪毕业后分配到广东某劳动局,然而他并不满足方格子内的生活,1994年他毅然决然地扔掉铁饭碗选择下海,只身来到北京,做起了空调代理,生意做得也有些起色。

1998年,国内兴起了一股技术移民热潮,又激起了这位年轻人对外面世界的向往。然而,当他兴致勃勃地将个人资料递交给使馆工作人员时,工作人员却告知:“申请移民?先过了雅思再来!”对于雅思,张永琪感到束手无策,以前压根儿没有听说过这个考试,握在手里的仅有一份大使馆提供的考试提纲,这怎么参加考试?

接下来的时间里,张永琪跑遍了北京的书店,都没有找到任何关于雅思的辅导材料,到北大、清华等高校咨询,也没有类似培训,雅思到底是什么?怎样才能通过考试?这位怀揣出国梦的年轻人一头雾水。

焦急万分的时刻,一位叫做史美洲的老师从深圳寄来一份难得的材料:泛黄的油印纸上都是密密麻麻的英文,一些晦涩的题目与详细的讲解,张永琪仔细地翻看着每一页,细心地准备着每个题目。

等待签证的日子里,一些想要出国的朋友也遇到同样的问题,张永琪就把学习资料借给朋友,就在这个过程中,一个念头闪过:何不把这些资料装订起来,卖给需要的人?说干就干,1999年张永琪将复习资料装订成册子,名叫《如何通过雅思考试》,但怎么销售又成为难题,思前想后,决定在加拿大使馆附近销售,“现在回想起来,有点丢人,拿着这个资料,站在门口跟人家讲,哎,要不要这本书,我有这么一个册子,不太贵,就10块钱。”张永琪笑着说:“其实并不是说我没钱,沦落到那个地步,当时我做空调代理,一年还挣俩小钱。”

“一天早上,一个天津的技术工程师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我的册子给了他很大帮助,通过了雅思考试,他的话给了我很大信心。”张永琪说:“我当时心里想着一定要好好弄一个文化产业,扩大书的发行量。后来,我太太给了我一个建议,书卖给别人后,还要教别人,可以考虑办一个培训班。现在看来,太太的眼光还是很独到的。”说到这里,张永琪哈哈大笑。

2000年,张永琪开始紧旗密鼓地张罗开办培训班,中国第一个雅思培训班就这样诞生了。很快,全国各地的考生慕名而来。只是他没有想到,这条道路上还埋伏着好多必须要迈过的坎……

第一道坎:教室缺乏到处游击

创业之初,张永琪需要花大量时间到各大院校做宣传和推广,除了在学校里蹲点,每天至少还要花上半天时间和同事一起设计海报、宣传单页,“我们就是要把学生当做‘上帝’来服务。”

慢慢地,从第一个班只招到十几个学员,到能够坐满三四十人,再到学校包网吧让几百名学员同时报名雅思考试,在北京雅思的前台,全国各地闻讯而来的学员络绎不绝。

“相比生源,更难的是教室。”办班初期,只能借用大学教室上课,由于不固定,上课时经常会被撵来撵去。因为管理不够规范,有时老师不去上课、或者上课时发现教室已经被人占领了的事情时有发生。

让张永琪终身难忘的是那个大雨滂沱的夜晚,正赶教室刚刷完油漆,管理员把学生们拦在了门外不让进,称怕弄脏地板,必须脱鞋才能进去上课。几番交涉,管理员才同意穿鞋套进去。可是外面雷雨交加,哪里去找鞋套?一边是终于退让一步的管理员,一边是不耐烦的学生与外教,见到这个场景,张永琪一头冲进雨中,将鞋套买回来。见他浑身湿透仍然面带诚恳的脸,学员与外教终于息事宁人,这堂课也上得异常成功。

第二道坎:遭遇老师集体辞职

每个企业都有核心团队,对于教育机构来讲,老师就是机构的命脉。但环球雅思就遇到过这样一个大坎儿:5位老师集体辞职。

老师教学时间长了之后,他们各自有各自的发展前途和瓶颈,“我当时的情况就是,一个小民办学校,没有办法持续发工资,也不能为老师评副教授、教授等职称,有些老师就想着要出去创业,我明白学校没办法给他更多东西,我当时的心态是接受,但遇到一次5个老师集体要求离开去创业,真的感到无能为力。”张永琪露出无奈,一方面要处理应急事件,对学生进行安抚,另一方面,要重新去寻求新老师。

“能请到一位好老师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有时候我可能得登门拜访多次,不断地说服,用我的真诚去打动他们,对于离开的老师,我也极力地劝他们能回来继续上课,最后,这五位老师中,有三位老师又重新回到了团队当中。”张永琪露出笑容。

第三道坎:非典中积蓄力量

2003年,张永琪的进攻型性格发挥了强大作用,那场可怕的“非典”将刚刚起步的环球雅思逼向绝境,然而,张永琪却打出了一个漂亮的绝地反击。

环球雅思所在地是北京白石桥方圆大厦,距离收治非典病人的人民医院近在咫尺。“当时的政策是,培训班可以暂先停课不退费,但还是有好多学生要求退费,我还是把家里本来就为数不多的积蓄全部拿出来抵账,那几天,我和一位老员工拖着两大皮箱的钱,每天坐在空荡荡的校舍里,戴着口罩将学费退还给赶来‘算账’的学员和家长。”张永琪表示,那时考虑的更多的是做教育必须要诚信,“迟早有一天还能站起来。”

实际上,当时正值暑假招生旺季,学员的需求很旺盛,只是迫于“非典”才没法正常上课,可是如何能越过“非典”这一个障碍呢?网络教育进入了张永琪的视野。“可以开辟网络课程培训,学员完全可以在家学习。”张永琪立即着手操办此事。一个月内,环球雅思网络课程正式上线。

经历了“非典”,很多培训机构因无力支撑倒闭,而环球雅思却挺过了来。也许是人们真正感受到“非典”已经离我们远去,也许是人们感觉到一个培训机构在“非典”中表现出来的真诚和顽强……总之,这一次之后,市场格局在“非典”之后被重新改写,环球雅思学校在北京乃至整个中国火了起来。

环雅上市:“农民”求出路 暴富后大肆扩张

随着环球雅思的逐渐壮大,为了在激烈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张永琪开始了他的拓展计划——融资。

环雅和资本结缘,还要追溯到2005年下半年。那时候,新东方准备上市的风声在坊间弥漫,开始不断有投资商主动找上门来,要给环雅投资。“本来不想接受,因为现金流挺好,并不缺钱。但很快就感到了局势紧迫。因为,那时候的环雅缺少现代化的制度,人才梯度也不齐整,‘隐忧’不少。客观地说,与领头羊新东方的距离越近,我们的担忧也越多!”王耀宁坦陈,环雅走出这一步,新东方上市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2006年7月6日,新东方在美国上市,第二天环雅就宣布了融资的消息。

为了融资,张永琪曾经有连续70多个小时不眠不休。2006年9月,经过多次谈判协商,环球雅思获得了软银赛富2500万美元的投资,拿到融资的一个月之后,张永琪并购了一些优质培训机构和之前授权的多家特许经营学校,也正式踏上了成为环球天下教育科技发展集团的道路。环球雅思2006年接受投资后发生了很大变化,从民办培训学校,家庭式的管理走向了一个新阶段。融资之后,完成了软银提出的一年增长40%至50%的目标。从2007年到2012年环球雅思的收益从1亿涨到7个亿,6年长了6个亿。2010年10月,环球天下教育集团在美国纳斯达克股票交易市场成功上市,成为中国第五个在美国上市的教育机构。

说起当初为何做出如此选择,张永琪这么形容:“竞争使然,其实当初企业收益很好,但我的竞争对手都进城了,都已经整个现代化,我还在这儿当农民,我还继续种地,在这种情况下,当时没有想太多,只想着如果有可能的话,也把我的企业适当的给转化一下。”

环球雅思从创办之初走的就是直营+加盟的品牌连锁经营方式,号称中国最大的教育连锁机构,几百个教学中心覆盖了全国百余座城市。这种直营+加盟的经营模式,是创始人张永琪在2002年开创的一种模式,当时主要利用加盟的方式扩展二三线城市。特别是在引入风投后,环球雅思运用这种运营模式进行了比较快速的扩张。截至2006年8月31日,环球雅思还只有44家教学中心(7家直营37家加盟),而4年之后,他就有了292家教学中心(49家直营243家加盟)。在做强和做大之间,环球雅思选择了先做大。

做为亲历者,环球雅思校长王耀宁感觉 “那些年,环球雅思在全国各地遍地开花,尤其是在2006年左右,感觉一夜之间,中国大地上到处都是环球雅思。”环球雅思在2006年成功吸引到软银赛富的融资后,一直在进行企业内控机制调整,进行着从“办学校”逐渐向“办企业”进行角色转换。

退市:资本压力下的自我救赎

从融资到上市,环雅用了整整四年。就在上市仅一年多时,2011年11月,环球天下教育集团突然宣布,该公司已经与英国培生集团达成最终合并协议,成为培生的全资间接子公司,培生以总额约2.9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环球雅思的所有流通股。而从上市到退市,环雅只用了短短13个月,就借机实现了“曲线退市”。

对于这次战略调整,外界也是理性地称好,张永琪认为这次强强联合是件好事,加入培生,能利用其海外资源和更先进的教学技术更好地为学生服务,培生的全球平台将会帮助中国学生更加顺利通过国际评估考试,帮助他们实现梦想。而从更深层的内涵来看,环球雅思终于依托培生的收购摆脱了困扰自己一年之久的资本枷锁,重回做教育之路。

回顾环雅从筹备上市到退市的五年,是中国民办教育在疯狂资本海洋里挣扎求存的五年,是民办教育感受资本割肉之痛的五年,是民办教育机构从对资本追逐到自我救赎,回归教育本体的五年。

2006年的环雅为了扩张版图,开始尝试各种新的业务,小语种培训、托福、夏令营等项目已陆续开启,但是并没有形成规模,而2010年的上市却把这些业务推上了一个新的潮头,而环雅此时才发现并没有做好万全的上市准备,只是一味地跟随别人的步伐,公司管理体制、运作方式等各方面的不成熟开始体现,股票市场表现平平,融资后的压力、而对利润的疯狂追求却把一直稳中求发展的环球雅思逼上了砧板。

环球雅思校长王耀宁说,上市那一年多时间,自己被报表和业绩指标弄得不堪其累,几乎没有精力和时间去考虑真正教育范畴的东西,“在资本这个赛场上,我们始终是业余选手,与专业运动员角逐的感觉,与平时练习完全不同。这让我开始反思:教育行业是否真的适合到资本市场跑?环雅是否真的适合到资本市场跑?”

“客观地说,业绩增长乏力有着多方面的因素。首先,环雅做了10年的雅思培训,业务比较单一。但2010年前后,留学热从英澳迅速转向美国,针对英联邦国家的雅思培训增长速度明显放缓;其次,教育行业一直靠‘跑马圈地’实现增长。但现实情况是,一线城市里,环雅已经把能布点的都占满了,而二线城市的消费能力又明显不足,扩张这条路走到了尽头。再有,就是向精细管理要成长,但这是慢活儿,资本市场等不起。”

上市对于环雅的发展起到过不可磨灭的作用,包括整个财税体系的规范、人才培训体系的健全等,更重要的作用在于,“上市”让环雅看到了奋斗的目标,焕发出强大的凝聚力和战斗力,从而在上市前的两三年里,推动经营业绩实现了飞速增长。但对于环雅来讲,上市的成本明显大过了收益,“成就感”还没散尽,巨大的业绩压力很快就让环雅失去了做事的从容,感觉无形中有人用鞭子在赶着你前进,上市一年也是让环雅倍感煎熬的一年。

采访中,王耀宁特别喜欢用“枷锁”二字来形容那一年多时间。“极大地考验着公司对运作的控制管理能力就以员工为例,他们手中都持有公司的股份,为了给他们足够的信心,我们必须想尽办法期望股值呈一个上涨的趋势,在那一年中,整个团队很累,很压抑。”

对于退市,张永琪做了一个自我总结,上市可能对于很多人来讲都是感觉挺骄傲的,其实对于他来讲这一年多并不容易。上市对于办教育的人来讲可以吸引更多的资金,但对于他们来讲更主要的还是为教育服务。“当然,对于环雅整个集团来讲,其实没有多大变化。反而是可以轻装上阵,跑得更快。”

培生并购 走上良性发展的国际化之路

从最初单纯的雅思培训逐渐走向今天的多元化发展,培训、图书、国际游学、留学等多点开花,从上市、退市,到加入培生大家庭,环雅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单纯依靠培训赚钱的环雅,而正在一步步融入国际大环境。

从业务角度来看,以前环雅的重点一直是培训业务,而留学只是针对雅思学员提供的一种服务,并没有作为一块产品单独去特意拓展。而现在依托培生的资源和国际平台,通过市场的拓展,延伸托福和雅思的学员,促使留学业务量逐年上涨,一年之内增长50%。

而从管理的角度来看,全球化百年企业所带来的国际化的经营理念、管理策略、企业战略对于中国土生土长的民办教育机构整体水平的提升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而平台的拓展,真正让民办教育机构站在了世界的舞台上看教育。

“现在我才真正知道什么叫教育事业。”去年底,培生集团在新加坡召开亚太区域会议,校长王耀宁和几个高管去参加,也正是这次会议,让他非常受触动。“以前在国内,我会阶段性地收到来自全国的雅思培训报表,而这次我是去向总公司汇报,培生收到的是来自全世界的教育信息。原来,只有在更大的舞台,感觉自己从事的才是一份事业,胸怀大,做事情才能更从容。”

从上市到退市,环球雅思给中国民办教育行业带来了一场地震,也带来了很多中国民办教育人对资本渗透的反思。环雅的这场几乎沉溺的放手一搏,前无古人,未来也终将难以复制。教育和资本相互背离的属性让更多的中国民企持观望态度。我们能够看到的是,依然在海里搏击的新东方,已经上岸的环球雅思,这些中国民办教育企业都曾经为自我发展做出过勇敢的尝试和不懈的努力。

是非成败,只有时间有权做最后的评论。(via 晨报 作者:岳亦雷 杨奕)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