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学的意识形态

标签:管理

访客:29294  发表于:2013-10-09 14:09:29

随着经济发展的盛衰起伏,管理学界理性主义与人文主义的主流意识形态在轮流坐庄。——管理学中,强调人的经济性的思路和强调人的社会性的思路,长期各执一端,论战不休。

前者的大本营是经济学,持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经济人”假设,是经济学理性主义在管理领域的疆界,意气风发;后者则强调人重感情,好面子,有自己的道德准则,使用的概念、思考的范围皆囿于大众设定的、制度化的现实世界,并不真正那么“理性”,其大本营则包括社会学、心理学、政治学、社会人类学,也人多势众。

管理学大师明茨伯格有一次发牢骚:“我们不把政府交给政治学家去运作,不把社会交给社会学家去运作,为什么把经济交给经济学家去运作呢?”这可算作后一派的代表性发言。

管理学者斯蒂文·巴利与罗伯特·孔达1992年发现,一个多世纪以来,理性主义与非理性主义(或者人文主义)的管理思潮交替成为管理学界的主流意识形态,每二三十年轮流坐一次庄(见表1)。

19世纪末的工业优化思潮,是为了提高当时工人的生产和生活条件(类似现在我国南方的打工仔、打工妹的状况)。紧接着的科学管理运动、人际关系学派大家一般都很熟悉。二战后理性主义思潮的最好写照,可能是前些年国内流行的《蓝血十杰》一书中麦克纳马拉和他的同事们二战退役后在福特公司的经历。统计挂帅,一切以数字为标准。如今为中国老板们所垂涎的CEO之名,其实也来自美国军队。上世纪末美国的企业文化思潮,在中国有更深的影响。领军人物汤姆·彼得斯的很多著作都有中文译本。

更有意思的是,巴利和孔达发现,思潮的交替与宏观经济状况息息相关。当经济一路凯歌往上走时,理性主义占上风。当经济萎靡不振时,则人文主义占上风。如1929年的大萧条成全了人际关系学派,战后的狂飙突进则让理性管理风光一时。上个世纪80年代日本的崛起,又掀起了一场企业文化运动。巴利和孔达提出了一个解释,当公司的绩效看起来与资本的有效管理联系更为紧密时,理性主义胜出;而当公司的绩效看起来与劳动的有效管理联系更为紧密时,人文主义胜出。

我感觉他们并未说中要害。我的理解是企业界缺什么,理论界与舆论界就会喊什么。宏观经济好,大家日子都好过时,容易铺张浪费,所以要强调理性控制,节流增效;当经济收缩时,大家都精打细算过日子,所以要强调信任,放手让员工去创新,开源增效。

1994~2000年是美国有史以来经济状况最好的时期之一,高增长,高就业,低通胀。按照以上规律,理性主义应大行其道。果然,管理学界最流行的是基于资源或基于知识的公司理论,实务界最流行的则是彼得·圣吉的学习型组织和第五项修炼。咨询界最流行的呢?则是各种信息管理系统, 如企业资源计划(ERP)系统,其目的在于用最新的信息技术优化业务流程,最大程度地达到理性控制的目的。

“9.11”恐怖事件之后,美国经济直转而下,全球经济也受到牵连。风向又在变吗?2001年10月30日,全世界的重要财经报纸头条几乎都同时报道:福特汽车公司的CEO杰克·纳赛尔出局。这个个头不高的黎巴嫩人后裔于1969年在澳洲加入福特,花了33年时间从最基层走到这家世界第二大汽车公司CEO的位置上。他以毫不留情的成本控制手段闻名,外号“刀子杰克”,没想到最后自己被人家一刀裁掉,正当壮年,才53岁。他的继任者威廉·克雷·福特,老福特的曾孙,接受华尔街日报的采访时,大谈重建福特与员工、经销商和供应商之间的信任关系。显然,经济不景气,强调控制的理性主义被强调信任的人文主义替代,杰克的刀子该回鞘了。

呜呼,时势造英雄,时势也败英雄,岂有憾乎!岂无憾乎!

主流意识形态    兴盛时期              主要内容

工业优化         1870~1900年      提高员工福利

科学管理         1900~1923年      泰勒制,理性控制

人际关系         1923~1955年      员工是人,也需要关怀

理性系统         1955~1980年      数字,数字,数字

企业文化         1980年以后        企业文化决定企业绩效

注:黄色代表非理性主义,蓝色代表理性主义。资料来源:斯蒂文·巴利与罗伯特·孔达,1992年。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