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的永生

标签:管理组织

访客:30017  发表于:2013-10-09 10:52:45

印刷术带来的工业化思维也必然会被网络信息时代的创造性思维取代。组织的任务就是要不断创造更加适合于作为节点的个体的创造环境。

组织的永生

齐格蒙特•鲍曼认为,现代性正在从“固体”阶段转向“流体”阶段。也就是说,被传统社会所固化下来的行为模式、个体选择等社会形态都不能再长久保持不变,因为一个形态腐朽的速度远快于人们对其重塑的速度。即使有某种形态被塑造出来,来不及等它固化,就会被新的形态取代。社会形态永远是在迅速流动中。

事实上,鲍曼代表的后现代理论学者一方面在努力打破现代社会的平衡价值观,另一方面也在无意间找到了“长生不老”的路径,——只要重构时空。当然,这一切还是要拜互联网所赐。

如果说大象在卧室里的现象,还是出现在网络文化兴起之时,那么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随时随地”成为了新的社会景观,你会发现每个人的裤兜里都有几头大象。在这个时候,我们基本上可以抹掉人与技术的边界,因为你根本说不清楚是大象跟着你在走,还是你在跟着大象走。

在信息世界里,没有人、机器、动物的区别,所有都可被代码化,可以在赛博空间与现实中自由穿行。直到此时,我们才和古希腊哲学产生了某种不期而遇的兴奋,因为“万物皆流”。

超文本前传

诞生于15世纪的古登堡印刷机对数百年后的人类社会产生了三个巨大的影响,甚至可以说如果互联网不出现的话,也许印刷术社会还会继续延续下去。

首先,印刷术为工业社会提供了生产原型。美国著名的趋势学家杰里米•里夫金认为,印刷术所提供的装配理念是工业社会生活方式的关键环节。印刷过程中,字母被均匀地铺在活版上,无限复制。只要调整字母顺序,就会批量出现新的印刷成品。而这些字母都是标准化,可替换和反复使用的,且要在活版上严格定位。

想一想,这和现代工业化生产有什么本质区别吗?规模化、可控性、定制化、流程标准化,这些关键要素直接构成了现代工业社会的生产规则。而从生活方式来说,现代消费社会的崛起标志着每个人,每件事情都可以成为消费环节,我们在这个链条上就像活版上的字母,随时因为消费导向而摆放着自己的位置,看似自由和狂欢的现象下面,是一副深不可测的印刷术似的工业图景。

其次,印刷术带来了新的知识体系。柏拉图也好,孔子也罢,释迦摩尼更甚,圣人们留给后世的不是文本,而是支离破碎的语言。当印刷品出来后,立刻颠覆了手抄本和散播所带来的主观性和随意性,知识以外化的方式出现,比如人们不用费心去脑子里搜索记忆了,因为印刷品里有现成、稳定的记忆,甚至脚注和目录索引都能帮你免去脑力之劳。

而这一时期,这是航海文明的发达时期,印刷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印刷术帮助人们更加清晰和精准的描绘着世界,进而带来了商业贸易的大繁荣。里夫金写到,“印刷使合同商业文化成为可能,为商人和资本家协调日趋复杂的市场活动提供了条件……印刷也使得统一的价格系统成为可能,没有这一点,当代的营销和消费观念是不可能出现的。”

最后,印刷术带来的最具革命性的变化是人们思维模式的改变。手抄本时代中,匿名把作者隐藏在文本后边,一个流传到你手里的文本可能是是之前无数作者相继加工的结果。印刷术则确立了作者的不可修改性和权威性。人们开始由崇拜文本转变成崇拜作者。同时,印刷是一个逻辑性很强的过程,它大大鼓励了线性和因果思维模式。

虽然,印刷本身并没有带来工业时代,但却为工业时代中的生产组织提供了协调和组织经验,也就是说印刷术是现代管理之祖。

管理的基因突变

如果说,印刷术通过将信息通过线性和因果关系的方式进行组合,形成了现代管理基因的话,计算机的出现无疑使得基因发生了突变。

计算机语言的并行处理模式以及在显示屏上呈现出来的可随时删减、前进和倒退的形式,完全颠覆了印刷术模式。尤其是互联网兴起后,超文本将并行的技能扩展到了编程人员之外,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文本作者,文本呈现出了凯文•凯利所说的“大千图书馆”的信息迷宫特征。“电子通信的结构性、规则性和分析性更弱,但是趣味无穷。”计算机语言带来的不是具有完全独创性,但是更加符合人类潜意识的真实思维特征。

究其原因,在于信息不再被线性方式组织,而是进入了控制论的方法论范畴。因果关系被一个连续整合活动为特征的新型关系所取代,也就是“反馈”的关系。控制论认为,事物维持自身活动的方法是信息在内外流动,进而实时进行局部间的反馈。后来,人们发现以“信息”和“反馈”为基础的控制论同样适用于生物以及整个人类社会。

在工业时代,整体被简单地认为是部分之和。但是,控制论认为整体是一个整合的结果。信息在部分之间,在整体和外部之间不断循环/反馈,进而形成一个具有自我调节功能的整体。当因果关系不再泾渭分明,事件无法彼此孤立的时候,线性组织的模式就显得苍白无力。

企业信息管理系统最初是帮助企业进行规模化生产,本是管理的辅助工具,如今正在成为企业本身的定义。里夫金提出,“企业本来就是嵌入在关系网中的信息系统”。

新的信息组织形式对企业而言,带来了两大革命性突破:组织永生成为可能;企业会转瞬即逝。

笔者在这里将“组织”定义成集成信息平台,“企业”是这个平台之上的节点。就像主体与客体的关系,在千百年来的哲学语境中,始终是一个分离的关系。组织与组织外是一个完全隔离的主/客体视角,组织与组织成员也是如此。而在互联网语境中,主体与客体的关系被节点和网络的关系所取代,结构与功能因为信息的穿梭和反馈变得界限全无。过程取代了固化的结构。所谓的“大组织,小企业”正是基于这个原理。

麻省理工大学的萨斯曼教授曾经这样表达过他对于信息社会的憧憬,“我们可能是最后一代面临死亡的人了”。因为,信息可以无视时间的存在。香港歌手黄耀明那句著名的“笑一笑已苍老”更像是世纪挽歌,尤其是当云计算到来之后,信息早已有能力越过千年之外。

如果组织作为一个网络的话,信息就是这个网络存活的精气,只要信息不死,组织自然不会死去。企业作为组织中的节点,当被还原成信息的时候,就失去了边界与固有的形态。信息在进行交流和反馈的时候,不可避免地会产生新的形态,蔓生出新的节点。用生命科学上的话来说就是,信息的流动会催生出新的生命体。具有节点意义的生命在这里又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它失去了神圣的光环,瞬间变得脆弱不堪。

基因术士

当把整体与局部,永恒与死亡的边界消解掉之后,组织的管理者要做的就是从烟火时代里的“炼金术士”转变成信息时代里的“基因术士”。

炼金术起源于公元前4世纪的古埃及。那时,人们相信在火的帮助下,可以把多种金属融合成形成黄金。这被认为是一个完美的隐喻,世界的圆满在于融合。而“圆满”一词正是源于阿拉伯语,在古代一直被指代为“炼金术”。炼金术士的任务就是严格按照摸索出来的程序,加速实现黄金的出现,其工作实质就是通过把作为部分的各个金属,在高温的帮助下完全融化,进而形成一个结结实实的大金块。

基因术士却认为,任何物质和生命形态都可以被还原成信息或者载有信息的DNA。生命的形态是流动的,它现在这一刻的状态不代表未来的形态。生命体之间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区别,生命体都具备趋向新形态的能力。基因术士不再在“部分与整体”、“圆满”的思维下工作,他们要做到就是通过解码、编码重构一个新型的生命体。在烟火哲学里,这种行为被认为是超越自然的。

从自然的角度来讲,很难说基因术会面临怎样的自然伦理的拷问,单从组织这种生命形态来说,基因术更像是未来管理者的必备能力之一。“领导力”这个词也许将不会再适用于组织管理中,因为在网状化的平台上面,管理者没有一个清晰可见的位置可以高高在上,也就是说,管理者的传统职能即将面临合法性的问题。他们更像是基因术士一样,用信息流的眼光打量整张网络,不断把信息组织形式进行高效变革,在表面上呈现出来的就是组织的变革。而变革的目的,就是要不断打造出一个可以在当下看做“完美”的新组织形态。

    ***     ***     ***     ***     ***     ***     ***     ***     ***     ***     ***    

相对于现代性,后现代主义通过对严肃的消解、对游戏的迷恋来摆脱目标对生命体验的束缚。后现代主义更加追求个体生命体验的关怀,就像里夫金说的,这是一种心灵框架。在这个框架里,每个人都可以在时间允许下充分体验生命的多样性。因此,印刷术带来的工业化思维也必然会被网络信息时代的创造性思维取代。组织的任务就是要不断创造更加适合于作为节点的个体的创造环境。对于组织管理者而言,与其说印证了基因术士的隐喻,不如说他们更像是创造新作品的艺术家。 (胡泳 郝亚洲/文)

评论(2)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叶正准 作者的视角极宽呀

      回复[0] 2013/10/09 11:25

    1. 张庆卓 在信息世界里,没有人、机器、动物的区别,所有都可被代码化,可以在赛博空间与现实中自由穿行。这可以说是现实世界与信息世界最大的不同之处

      回复[0] 2013/10/09 11:16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