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嫖娼改变的微博产业链

标签:微博营销热点网络大V

访客:48059  发表于:2013-09-30 14:56:01

大数据时代玩得就是相关关系。这些貌似相关的事件加速了微博生态链的瓦解,那些曾经操纵微博舆论的家伙,现在正在被更大的利益集团操纵着。

一次嫖娼改变的微博产业链

文一:华艺传媒败走营销路

近日,有“微博营销之父”之称的杜子建宣布,他一手创立的微博营销公司——华艺传媒,已经转型为培训为主的公司。按照营销界人士的说法,华艺这次是从“我帮你做”的角色转换为了“我教你做”,而这看似简单的转变中,则暗含了这个随微博诞生而出现的微营销公司现阶段的失意和惶惑。

微营销不火

时至今日,杜子建的微博营销执行的实践几乎落败。

9月23日,杜子建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布声明,“经认真思考,华艺传媒做出重要战略调整,即日起关闭‘营销执行部’,把整个公司的经营重点放在‘营销培训’和‘营销咨询’上。也就是华艺传媒从‘营销公司’直接转型为‘培训公司’和‘咨询公司’。”

“培训和执行在营销界是两个不同的流派。‘培训流’依赖讲师,‘执行流’依赖团队和系统。”做了十多年营销的蓝蛙传媒CEO彭瀚表示。

事实上,华艺传媒今天的转型,也正是基于其营销团队实力减弱。从2010年至2012年,杜子建一直在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融资、招兵买马,搭建自己的“微博执行”团队。

然而,在实践了多个营销项目之后,华艺传媒的短板却逐渐凸显,虽然团队很完整、实力也很强,但是“他们的微博营销做得一点也不火,几乎拿不出一个可以说得上来的案例”。

这个问题因为杜子建的个人魅力,一度令外界难以察觉。但是财务状况是其运营好坏的最好注解。据了解,2012年,华艺传媒高层曾出现了一次调整,虽然多位高管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升职。但是不久之后,华艺传媒还是出现了高层出走的现象。

“就是因为营销执行做得不够好,导致融资没有成功。”其中一位高管说,而高管的离职直接导致华艺传媒微博营销执行实力大减。

在这前后,华艺传媒还曾得到国内最大的公关公司蓝色光标的青睐。这对华艺来说本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位行业人士告诉新金融记者,蓝色光标的手上,都是类似于可口可乐、中粮之类的大项目,“他要是想分你一杯羹,你只要能做好他交给你的项目,一年能赚上亿元,最不济也赚三五千万。”

然而,据华艺传媒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华艺传媒曾经接到过中粮的项目,但是负责这个项目文案的却是一个没有任何营销实战经验的年轻人。对于这个年轻人来说,能写出这个营销的文案就是一个宝贵的经验,但是,对于华艺来说,推广出去后没有任何效果,显得十分尴尬。

对于华艺传媒是否有过著名的营销实战案例,其一位离职高管表示,他能想到的,也不过是几年前的那个快克感冒药的案例,但是那个案例并不是以微博为主战场。

“不仅是华艺,现在的‘营销执行’界都面临一样的难题。”彭瀚说。因为微博营销相对于传统营销,收入要少得多,而且人才稀缺,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微博再也不像刚刚诞生的时候,有点意思就有人转发,现在的用户转发率要低很多。

培训难做大

除了提到转型,杜子建在他声明的最后还提到,这次转型的目的之一,也是想专心做培训,“不再为‘水军’背黑锅。”而他所提到的“水军黑锅”,正是基于前段时间打击网络水军所引发的猜疑。

杜子建创立的华艺传媒跟他自身的经历一样,都有一段“坎坷”,而这段经历成就了现在的华艺,却也让其付出了一定的代价。据了解,2010年底,薛蛮子联合另外一家公司对华艺投资500万。

有资料显示,杜子健在公司第一笔融资时只掌握不到5个草根大号,但是就这几家草根大号在2010年半年时间收入接近70万。之后的半年杜子建投入接近200万用于购买有一定知名度的草根大号。到2011年,华艺传媒盈利接近800万,其中大号转发业务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不幸的是,2013年8月,薛蛮子因嫖娼被抓,曾经在华艺工作过的秦火火因炒作和造谣被捕,前后的经历让华艺传媒被迫卷入了网络水军公司之争。

不过,杜子建对此极力辩解,坚决不承认。“四年来,老杜(华艺)从没有水军,从没有大号。”但是即便他极力想澄清,华艺传媒的名誉已经受损。

在这之后,杜子建多次推荐自己的培训课程,转发培训班学员的微博,在招聘节目上,他也更青睐想做培训类的应聘者。

“我改成咨询公司了。”“给钱,我给你做方案。”如今,他再也不向前来讨教的粉丝随意“赠送”想法。

“其实在这之前甚至更早,华艺传媒已经转做培训了。”今年6月从华艺离职的一位员工介绍,杜子建对微博营销的认知很深,很多人找他解答疑惑,他只需要点一下,对方就像如获至宝,这也是他的培训课程越做越火的重要原因。

华艺传媒负责培训课招生的康蕾表示,杜子建的培训课程,现在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包就业”,对于那些刚毕业的大学生,或者没有营销经验的年轻人,只要报名参加他们的培训课,就业肯定没问题。

“因为经常有企业来我们这里要人。”她说。不仅如此,杜子建也经常在自己的微博上“叫卖”自己培养出来的“微博营销人才”。

对于华艺高调转型培训公司,彭瀚认为,华艺传媒现在也适合做培训,“培训依赖讲师,而杜子建已经是不错的讲师”。

“不过华艺的培训很难做大。”他表示。华艺传媒虽然现在人气很高,但是他们的讲师结构太单一。虽然有杜子建作为明星讲师,但是真正做大的培训机构都有一个明星讲师团队。不仅如此,整个培训公司不能单靠自己的讲师,还要形成一个可以复制的培养自己讲师的模式。

“华艺显然还远远没有达到。”他说。

文二:“中国净水界乔布斯”因微博恐惧营销入狱

“自来水里有避孕药”“南京猪肉铅超标”“舟山人头发里汞超标”一条条耸人听闻的微博的炮制者,竟是一名打着“环保人士”“专利持有人”旗号的商人董良杰,而他的最终目的是销售自己生产的净水器。而为董推波助澜的,竟是薛蛮子。薛指导董发骇人微博并转发,在董人气暴涨后,薛再投资董的净水器公司。北京警方披露,董良杰因涉嫌寻衅滋事被拘留。

出头之路:欲做“净水大王”融资屡碰壁

47岁的董良杰,在新浪微博的认证身份是“微鼻砷和重金属过滤技术、生物陶技术发明人,微陶环保联合创始人”,粉丝超过30万。公开资料显示,董良杰毕业于山东农业大学,后进入中国人民大学就读新闻专业双学士。1999年,董良杰以陪读的身份在夏威夷大学攻读硕士学位,主修环境专业。2008年12月,董良杰回国。

据媒体报道,董良杰回国后创办了北京微陶环保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致力于微鼻重金属水处理专利技术的推广和相关环境污染的工程治理”。警方证实,董良杰在北京、苏州各有一家公司,在河南还有一家工厂。

董良杰还在淘宝上开网店销售净水产品,月销售额5至8万元。但在他看来,这还远远不够。董良杰说,他是有野心的,希望做“中国净水器行业的乔布斯”。

为了得到关注,董良杰频频参加各种研讨会,四处推荐自己的专利,但始终无人关注,也没有人愿意投资。

勾上大V:借雾霾搭上薛蛮子增影响力

2011年初,董良杰发现,微博是一条能够快速积累人气、扩大影响力的捷径,是一个不用花钱的宣传平台。时值日本发生核污染事故,公众开始关注环境污染,董良杰以所谓环保专家、海归学者的身份注册了微博账号“环保董良杰”,发表关于环境污染方面的微博,渐渐积累了一些人气,粉丝迅速蹿升到3万,到当年11月份,达到了8万。但是,这仍无法满足董良杰的野心,他将目光瞄准大V们,希望得到他们的支持,快速提升影响力。

机会很快就来了。2011年11月份,薛蛮子在微博上晒了一张自家阳台大雾的照片。董良杰抓住机会,评论称:“这是雾霾,含有大量有毒的PM2.5,对人体健康不利,特别不宜于室外活动”。这条评论果然引起了薛蛮子的关注,并将该评论转发,引发更多人关注。

董良杰事后给薛发私信,称自己是夏威夷大学的老师,研究空气、水和重金属等方面的污染,有些数据可以提供给他。通过微博私信,两人建立了初步联系。

2012年初,董薛在北京会面。董称自己在美国研究重金属污染,目前在河南有工厂。初次见面,董良杰就向薛提出投资请求。董良杰承认,他有私心,想借助薛的影响力,转微博。“给我增加点影响力”。但薛蛮子最初认为董良杰的工厂规模太小,还达不到能让他投资的标准。但薛蛮子还是留了后手,表示愿意和董做朋友,帮其转发微博。

造谣传播:造骇人微博薛蛮子出任导师

据警方统计,董薛二人合作后,董良杰至少制造了12起“骇人听闻”的虚假微博。这其中就包括广受关注的“自来水里有避孕药”“南京猪肉铅超标”“舟山人头发汞超标”等。这些微博再经薛蛮子转发推广,迅速扩散发酵,对环境污染疑虑、恐慌的情绪在网民中蔓延。

用薛蛮子的话说,虽然生意没有做成,但两人就此成为了朋友。董良杰称,每当有比较重要的文章,都会让薛蛮子帮忙转发,薛也基本都是不加核实就直接转发。而对于如何发微博,董良杰也得到了薛蛮子的大力“指导”。董良杰说,薛蛮子告诉他,枯燥的微博没人看,“不能太专业,要通俗化,现在网上流行标题党,容易吸引眼球,又容易得到关注”。

董良杰说,虽然微博标题由他来起,但基本上也采纳薛的建议,“比如说涉及到不孕不育,就说环保不抓断子绝孙,直截了当。比如说畸形儿高发,老百姓听不懂,就说生个小孩没屁眼,这样的话比较容易传播”。

在“自来水里含避孕药”的微博里,为了引起公众的关注,董良杰除了听薛蛮子的建议,起了一个骇人的标题,内容中还加入了“后果难料”等词句。“这更容易引发联想,造成大家心里都没底。”董良杰说。

恐慌营销:网扒论文断章取义搞恐慌营销卖产品

据北京警方披露,董良杰发布的所谓“科普”微博,都将网上一些仅是学术探讨性质的论文中未定论观点,“嫁接”编造发布在微博上。

其中,“自来水里有避孕药”事件,就是来自一篇他人的论文。原论文作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论文只提到水源中检出这类物质,并不等于“避孕药环境污染可导致野生动物不育或降低再生能力”,也未提及是自来水,董的微博是误导。

在炮制“舟山人头发里汞超标”的微博时,两条微博薛蛮子都进行了转发,但薛蛮子承认,事后他还曾带着粉丝一块儿去舟山吃了鱼。有网友指出,这个董发布的数据来自网站一篇文章,文章中提到,日本人和中国台湾人的头发中含汞量都比舟山高,但董只截取了一部分。

在炮制“南京农大动物学院研究员随机检测南京市场上猪肉,发现南京猪肉铅超标率达38%”的微博中,董良杰这组数据也被查出来自在校研究生发表在2011年7月25日的论文《南京和潍坊猪肉中重金属及部分微量元素含量调查》,但论文引用的是“高品质绿色”标准,并不是“常规无公害”标准,前者是更高标准,后者是通行标准。

董良杰说,他积累人气,就是为了节省大批的广告费和代言费,因为微博上基本上不花钱。有网友就指出,作为卖净水设备的公司,“传谣背后潜伏的是巨大的商业利益”,并指董的这种策略实际上是一种“恐慌营销”。

身陷囹圄:眼看董良杰成气候薛蛮子投资200万

眼看董良杰在网上逐渐成了气候,又考虑到其专业背景,薛蛮子觉得,董的净水器开发后有市场潜力。今年1月,薛蛮子终于出手了,他给董投资200万元,其中100万是自己投资,另外100万出自其与他人合作的公司。薛摇身一变成为董良杰公司的股东。在获得薛的投资后,董良杰的专利产品也开始正式投入量产。

但董良杰的发财梦没能做太久,9月11日,董良杰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中国净水界的乔布斯”梦断高墙。

记者了解到,进入看守所后的董良杰情绪低落。董良杰说,问题微博给当地产业和人们的生活造成了影响,“补上迟来的道歉”。董良杰说,在微博上做科普也好,传播其他信息也好,希望以他为戒,“严格遵守科普的职业道德,提供真实、全面、客观的信息给公众”,他进来后才发现,“自由和尊严比名声和财富更重要”。

薛蛮子也表示,作为一名影响力比董良杰大得多的网络大V,盲目地转发微博,“影响到了当地渔民的经济收入”,不经核实就转发是不负责任的,忽视了作为大V应有的社会责任感。(via.麦格时光)

评论(1)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段一轩 进来后才发现,“自由和尊严比名声和财富更重要”。好象全是在里边的人,才说这话的。放出来后还这么说吗?哈哈

      回复[1] 2013/10/08 14:35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