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进步引发设计革命

标签:技术科技设计

访客:21285  发表于:2013-09-26 15:19:06

科技的进步对设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现有的设计理念已经远远满足不了需求,相信用不了几年,各种不可思议的新设计新发明将会问世,想象一下提供wi-fi服务的谷歌气球,一个手势就可以完成付款的支付系统……

科技进步引发设计革命

并不是莱特兄弟发明的动力人造飞行器。19世纪末,世界上就有一些不怕死的人把发动机安装在滑翔机上,驾驶着它们冲向云霄。从技术角度讲,这些设备可以飞,只不过最后都会坠毁。但是莱特兄弟制造了一架可以控制的飞机,由于安装了有效的转向系统,飞行员可以在空中操控机身并安全着陆。也许不是莱特兄弟发明的动力飞行器,但却让人类拥有了全新的体验,是他们设计了飞机。

问一千个专家关于设计的定义,你会得到一千种不同的答案,但实质上却是一个很简单的概念:设计就是做出一系列决定,从而让用户实现某种体验,不管是开飞机、读杂志还是上网。

红色还是蓝色?金属还是木材?皮草还是宝石?这些都是有关设计的问题,选择的结果决定了人们如何体验我们构造的东西。这不仅仅是美学问题,很多决定影响了产品运行的方式,设计不是让产品更漂亮,而是让他们正常运转。

这对设计者不是新闻。80年代初迪特-拉姆斯就给出了经典设计的十大准则。拉姆斯告诉我们最伟大的设计就是尽量少设计,它不会喧宾夺主,让使用者在最高效和愉悦的心情下完成任务。最好的状态是看不出设计的痕迹。

拉姆斯所说的设计是我们能看得到摸得着东西,但是现在人类已经进入了新时代,设计者创造的体验不再以实物为中心,而是要构建我们身边的数字信息,这是对设计的下一个挑战:整合信息和科技,让其和我们的日常生活实现无缝完美的对接。当社交网络自动检索我们的位置,收银员根据我们的购买记录推荐新产品,或者走进卧室,电视自动播放我们喜欢的节目时(所有这些有的已经实现,有的将要实现),这看上去就像魔法。但这些都是精心设计的体验,它们遵循了拉姆斯的格言——不留痕迹。

我们将告诉你一些有关前卫设计的故事,你将了解到令人兴奋且充满挑战的体验式设计,你会遇到一个谷歌的工程师团队,他们的任务是让世界拥有可靠的互联网接口,他们要制造可操纵并能提供Wi-Fi服务的气球,总之对设计者而言这是让人振奋的新时代,对我们所有人来说也一样。

2012年10月16日,Allen Epling的孙女发现天空中有一个亮点。Epling家住肯塔基州派克郡,他是一名业余天文爱好者。Epling抢过望远镜,他看到一个管状的物体发着微弱的光,像幽灵一样盘旋在天空中。他和妻子以及其他客人一起观察了两个多小时,后来他告诉当地记者:“我确认那什么也不是。”

很多人也看到了这个物体:肯塔基州警察局接到了多起报案。几天后当地报纸就此事发表了头条新闻,而CNN也报道了此时。UFO爱好者网站Ashtar Command Crew将此事作为存在外星人的证据。Epling并不认为这和外星生物有关,但是它到底是什么呢?

Rich DeVaul知道。在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的办公室里,他得意洋洋的看着YouTube关于此事的视频,这个神秘物体是他做的,或者说是他在谷歌的团队做的。派克郡的人看到的是Project Loon计划的实验,这个计划试图通过上万个悬浮在60000英尺的太阳能高压气球把互联网带给那些仍无法接触网络的人。

谷歌对解决全球宽带问题充满热情。如果把高速互联网比作21世纪的电力的话,这个世界的很多地方,包括美国在内还处于煤油灯时代,地球上只有27亿人使用了电灯。当然这么做也是出于战略利益考虑,如果上网的人多了,那么点击谷歌广告的人也必然增加。

Project Loon计划的气球将环形围绕地球,每一个气球可以为其下方圆25英里的区域提供无线网络服务,而利用谷歌发售的天线就可以获取这种服务。这是不是很棒,让无法上网的人获得廉价的网络,智能手机可以更快更便宜的上网了。

多年来,谷歌已经做了一系列测试。在美国的堪萨斯城、奥斯汀以及普罗沃等城市,谷歌已经建立了自有的高速网络,它甚至准备利用闲置的电视频段——空白频谱做为网络接口。但是这些方法的价格过于昂贵,让世界其他未通网络的地方望而却步。因此为了提供廉价的网络服务,谷歌把目光投向了天空。

经过两年的开发,6月15日,谷歌在新西兰的基督城召开了发布会。就在总理约翰-基发表致辞的时候,几个漂浮在空中并配备天线的气球为当地50个家庭提供了网络服务。

这个数字能变成5万、5千万、5亿或者更多么?这就是谷歌所希望的。Project Loon被谷歌视为高风险高回报的“登月计划”。在谷歌这样的登月计划还有很多,例如无人驾驶汽车。然而为了实现这个计划,谷歌必须成功控制气球——这一问世一个世纪,但至今仍未被彻底了解的飞行工具,谷歌必须能更准确更持久的控制气球。Project Loon计划让人联想起了凡尔纳描写的飞行探险家斐利亚-福克,他们正在把科幻小说变为现实。

Google X也许是世界上唯一在气球互联网上投入数千万美元的机构。这个实验室于2010年初成立,致力于无人驾驶汽车和谷歌眼镜这样的大型项目的研发。DeVaul是毕业于MIT的工程师,他的博士论文是关于“记忆玻璃”方面的研究,在苹果工作一段时间后,2011年年中他来到了这个实验室。

DeVaul加入了X实验室的快速评估小组,这个小组的工作就是对各种创意进行甄别,把特别疯狂的想法和一般疯狂的想法区分出来。X实验室负责人阿斯特罗-特勒说:“这里的人都有特殊的能力,他们看到的世界与我们不同。”特勒提交了一些创意给DeVaul,让他进行筛选,其中之一就是通过气球在平流层提供无线网络服务。CEO拉里-佩奇对这个想法非常感兴趣,并拨出专款进行资助。

事实上包括DeVaul在内的技术专家一直都看好基于气球的通讯技术,但是这其中存在一个问题:气球容易受到风的影响。如果你想让气球固定在一个地方,就要不断的克服风的干扰,而最终结果总是让人失望。2011年,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曾希望通过加装太阳能设备取得成功,然而在实验过程中,气球模型没有到达预定高度,最终计划被迫取消,气球最终落到了宾夕法尼亚州的沙漠里,此后该公司再没有进行类似实验的计划。

在考虑项目可行性的过程中,DeVaul有了新的想法,与其制造一个消耗很多能源的庞然大物停在平流层和风搏斗,不如另避蹊径,使用更小、更廉价的气象气球,它们可以在空中停留40天或者更长,并且可以环绕地球一周,他说:“我想为什么不能释放很多气球,然后让信号覆盖全世界呢?这听起来是不是很疯狂?”

DeVaul的想法有明显的漏洞:在气球持续数周的环球旅行过程中,控制它们非常困难。但是气球能否利用气流调节飞行高度?这样就可以让气球上升或降落,并朝预定目标漂浮。问题的关键是要分析大量关于气流的数据,不管是过去的还是现在的,而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就储存了大量这样的数据。DeVaul的团队恰恰擅长处理数据, DeVaul认为,我们可以让气球环绕地球旅行,就像帆船利用风能就可以达到目的地一样,和帆船一样,气球不需要燃料也可以移动。

这个计划就像将一台庞大过时的大型计算机分拆成无数个小的处理器。特勒认为这个方法将具有跨时代的意义,他说:“一旦我们可以做的更好,提供的服务更安全、价格更低,那么事情就会有质的飞跃。所有我们现在认为已经处理很好的事情,有朝一日都会被认为过时和可笑。在我们有生之年,这种情况会不断重复。”

在DeVaul建造他的气球舰队之前,必须确保气球发送的Wi-Fi信号可以正常工作。2011年8月他进行了第一次测试,他使用了廉价的探测气球,这种气球不能抵抗高海拔的压力差。(随着气球上升,气球内外空气压力差将增加,除非表皮非常结实,否则气球会爆炸。最终谷歌会选择抗高压气球)。为了引起轰动效应,他在一批谷歌工程师面前放飞了一个带有安卓小绿人(安卓商标图案)的气球,他说:“如果安卓小绿人能够飞上天空,那么一台可以向地面发射Wi-Fi信号的电脑也可以。”

过去四年,迪士尼公司一直努力重新设计人们在游览迪士尼乐园时的感受。你可以在线订购门票,然后规划游览的全部细节,订票成功后将获得一个手链,而它将成为游览迪士尼乐园所有场馆的通行证。这个手链被称作MagicBand,它会不断同游乐园内的传感器联系,这一切都通过软件控制,而迪士尼乐园也变成了一个计算机接口。你可以在还剩30秒的情况下观看一场表演,而座位已为你预留好;你可以骑上预选的木马,而不用长时间排队;只要一个手势,你就可以买任何想要的东西;小人国的玩偶可以叫出你的名字并祝你生日快乐,米老鼠会在预定好的时间出来迎接你。这些为娱乐而设计的服务也让我们更好的了解未来:真实世界和数字技术相互作用完美融合,创造出一种综合的全方位的体验。

这代表了设计理念的最新趋势。过去30年,我们生活的很多方面都被转移到电脑屏幕上,从购物到上学,设计者们专注于完善用户界面:在合适的地方设置按钮然充当相机的快门,通过滑动屏幕和点击就可以完成支付手续。但是未来世界,传感器和微型移动电脑无处不在,我们的数字交互将不再简单的出现在电脑屏幕上。就像迪士尼给我们展示的那样,它们将无处不在。设计者们将不再只是设计产品或界面,而是设计各种体验。

很多新产品正悄悄进入我们的生活并且变得不可或缺,例如Jawbone公司的UP,借助语音和手势控制的Xbox One,以及各种超级智能的app,这其中包括Highlight,当附近有你的朋友时,它会自动提醒你,而Automatic可以在你驾驶出现危险前通过智能手机发出警告。然而这只是开始,今后五年你身边将出现各种嵌入式的设备和服务。就像屏幕的兴起要求设计者制作软件交互界面一样,无屏幕数字交互的出现也同样带来了新的挑战。

比尔-巴克斯顿就像电影《回到未来》里的布朗博士,1985年他创造了世界上第一个多触摸界面,在一篇文章中巴克斯顿对体验式设计进行了定义:不注重产品或设备本身,更关注它们对人类生活的影响。现在巴克斯顿为微软(32.51, 0.05, 0.15%)研究院工作,他说体验式设计的下一个挑战是让各种佩戴设备、平板电脑、手机以及其他智能设备配合工作,从而满足用户不断变化的需求。

所有设备都应该被通盘考虑,而不是像今天这样:新的设备和功能不断增加,但是却忽视了如何将它们整合在一起。(比如一个拥有笔记本电脑、iPad和iPhone的人,就同时有了三个照相机,三个邮件发送设备,三台媒体播放器,很可能还有三个相册)即便我们的设备使用起来更见简单,但是随着数量的增加仍然让生活变得更加复杂。巴克斯顿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就是停止孤立的看待问题,他提出的标准是:每一个设备要减少整个生态系统的复杂性,同时要增加系统的价值。

什么是增加系统的价值?巴克斯顿举了车载同步电话的例子。与手机连接以后,汽车将启动自己的声音识别技术,这样你就可以边开车边打电话,而下车后手机又被重新激活。汽车和手机的一部分功能重合了,而这一功能是你时刻都需要的。

如果所有的设备可以相互协作,那么世界将有新变化。Frog因80年代初设计了苹果的Apple IIc而出名,现在这家公司正在制造一种智能灯泡,它可以感知人们在家中的位置,然而在墙或者桌子上投射出可触摸荧屏。想象一下如果这个灯泡和你的移动设备连接,当它感应到你在厨房,而你的手机里有关于烹饪的app,那么这个app将在你做饭前投射到冰箱门上供你使用。

当然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设备就必须变得更加智能,我们的手机或者其他佩戴设备可以同周围的世界实现无声的沟通。如今苹果的新操作系统就有了这样的功能,他可以通过智能蓝牙与周围的设备分享数据。

这对设计者而言是巨大的挑战。今天的软件及APP设计师非常清楚如何满足用户的要求,他们准确的知道在哪里设置一个按钮,屏幕滚动的速度该多快,然而当离开屏幕进入一个更广阔的世界时,他们需要考虑人们日常活动的每一个细节,像小说家或电影制作人那样理解人类的行为。(否则很可能设计的产品出现类似谷歌眼镜那样的社会反弹,这款产品将引发大量的侵犯隐私问题)

为此科技设计师必须改变观察世界的方式。位于伦敦的设计公司Berg曾给BBC、谷歌以及诺基亚这样的客户设计过前瞻性的产品模型,CEO马特-韦布认为设计师必须突破今天一个人对着一台电脑工作的模式,他说:“我们的技术现在还无法应对多人共享,当你使用的时候,别人就无法使用。”

Berg正试图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准备开发一套新系统允许多个用户同时使用相互关联的智能设备,系统还可以根据每个人口味和偏好做出调整,Berg联合创始人杰克-舒尔茨说:“这才是我们真正生活的世界,但是对软件设计而言是个巨大的挑战。”  考虑下奈飞公司面临的挑战:如果你的配偶用你的账号看节目,那么这家公司超强功能的推荐引擎可能就毫无价值。奈飞公司正试图通过将多个用户的配置文件设在一个账号的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然而韦布说:“即便这样,也许方向也是错误的,因为观众的人数随时可能增加。”很容易想象未来版本的奈飞,比如通过Xbox Kinect摄像机确定谁在房间里,然后综合所有人的兴趣爱好选择节目。

当所有各种高科技都被应用到日常交流时,才会出现真正的交互式体验。媒体设计公司Local Projects的创始人杰克-巴顿说:“互联网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而现在正影响着实体空间。”比如在线眼镜零售商Warby Parker已经开设了实体店,想象一下如果商店自动获取你的在线信息,知道你最喜欢的款式,然后将只向你推荐你最中意的眼镜。再比如Nespresso,它的实体店给客户提供无线射频识别卡,客户可以自动付款并根据以往消费记录提供个性化服务。巴顿相信下一步将出现通用便携的电子识别技术为人们提供定制化的服务,现在支付公司Square就在做这样的事。

然而这一趋势也有负作用,技术可能侵入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如果设计不当,没有充分考虑新产品和服务如何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那么新技术可能是可怕的。这就是我们接下来面临的挑战,设计师必须充分了解人们的需求,更好的认清人类生活的规律。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