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与管理

标签:管理

访客:24333  发表于:2013-09-26 13:45:29

管理是科学,也是艺术,这是大家都常说的一句话。艺术的范畴很大,音乐、美术、电影、戏剧、雕塑等等,都是艺术,管理是什么艺术呢?我的思考是,管理与文学的相关性最大。文学是人学,管理的艺术性体现在管理者对人性的观察、理解、把握和掌控的能力。所以,下次说管理是科学与艺术的结晶,不如更确切地说管理是科学与文学的结晶了。

文学与管理

关于管理的文学性,德鲁克可能是说得最清楚的。在《管理的实践》中,他研究了上世纪50年代大学中所开设的各种课程,发现对于培养管理者最有帮助的是两门文学方面的课程:小说写作与诗歌赏析。小说写作培养管理者对于人性的观察和体会的能力(也就是同情能力),诗歌赏析培养管理者用感性和富有想象力的方式去影响他人(也就是感染能力)。晚年的德鲁克更是以90多岁的高龄重读莎士比亚,永不止歇地从“永恒的莎士比亚”中吸取关于人性幽微处的各种观察和洞见。

其实德鲁克本人职业生涯也是关于管理的文学性的一个写照。他关于管理的一系列作品是管理的文学性的一个最好体现。作为一个受到一些规范训练的管理学者,阅读德鲁克的作品的第一个感受是,他是一个管理作家,这是一个与我们所处的管理学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个行业。举德鲁克1985年发表在《哈佛商业评论》的名文《如何做人员决策》的第一个自然段为例:

“总的来说,高层管理者们所做的提拔和雇佣决策是很差的。众所周知,他们的击中率不会比0.333更好:顶多有三分之一这样的决策是对的,另外三分之一是最低程度地勉强管用,最后三分之一是彻底失败。”

真要碰到书生气比较浓的学者,这一段话就已经足够让他抓狂:什么叫“勉强管用”?什么叫“彻底失败”?你这个三分之一是从哪里来的?是问卷,是访谈,还是档案数据?还居然精确到小数点后三位呢!但作为写给普通人看的非专业性文章,这种表达方式应该来说,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三个三分之一,也不妨认为是一种“文学意义上”的实证数据。所以,虽然管理学者们有很多不同意见,却并不妨碍德鲁克成为大众最欢迎的管理作家,因为管理很大程度上是文学,需要德鲁克这样的作家来通过直觉和文字来描述和反思、回顾和展望这个职业。

有意思的是,中国第一代管理者,如果受过一些高等教育,大多是理工科的背景,如柳传志、任正非、王石等。第二代的管理者,却开始涌现了一批文学、文科背景的佼佼者,如马云、江南春、郭广昌等,这些人一般拥有非常强的沟通能力和鼓动能力,他们出众的口才在企业发展过程中,在为企业争取各方面的资源和支持等方面,立下了汗马功劳。当然,柳传志、任正非的表达能力也是一流的,文科背景的企业家逐渐增加估计与改革开放后文科教育的发展有关。

例如,江南春,这个昔日的华东师范大学校园诗社社长,乍看完全是一副“文青”的做派,其口才之好,在业界几乎成为传奇,天生的王牌销售员,难打的单子,都是自己亲自出马,轻易不会有失手的时候。“做诗人和做商人有共同点,都需要激情和想象力”,“写PPT与写诗一样,都需要简洁”,江南春关于诗歌与商业的关系的总结,很恰当地说明了管理与文学的关系。

如果说理工科背景的人做企业,是从管理的科学性入手;人文科背景的人做企业,是从管理的文学性入手,没有高等教育背景的人做企业,应该可以说是从管理的实践性入手了。后者的例子包括鲁冠球、张瑞敏、牛根生这一批从一线做起来的企业家。中国人讲究学历,很多人有了名气之后,孜孜于取得一个正式的文凭。但其实,能从一个最低的起点把一个企业做起来,是一个比文凭要大得多的光荣。

三种类型加起来,正好符合明茨伯格的管理三元论:管理是科学、艺术(文学)和手艺(实践)的结晶。一个优秀的管理者,三个方面的修养缺一不可。光有科学,是算计的;光有艺术,是自恋的;光有手艺,是繁琐的。有科学与艺术,没有手艺,是不切实际的;有科学与手艺,没有艺术,是不激动人心的;有艺术和手艺,没有科学,是无组织的。

三个维度,中国企业家平均而言,哪个方面弱一些?我的判断是,科学背后是逻辑,实践背后是勤奋,文学背后是大爱(或曰仁义,或曰慈悲,或曰博爱),那种超出小圈子的、普世的人文关怀。与逻辑和勤奋相比,我们中国人缺的一般都是这种超越性的大爱。中国人的生活,离真正的文学其实很远,四大名著中,《西游》是怪力乱神,《三国》专讲权谋,《水浒》专讲偷盗,唯独一部《红楼》,除去其白日梦的一面,算是与文学还有点渊源,但很多中国人,从小偏偏无法读下去的就是《红楼》。一个人逻辑不清,账算不清,自己知道,别人也容易发现,但人文修养不到位,却不是一件容易引起大家警觉的事情。从这个角度看,中国企业的未来,实在是不太值得乐观。

评论(4)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洋灰 在美国,人文科类专业属于贵族专业,学人文科那是需要雄厚家底的、家族式偏多。中国学文科是懦弱的表现、逃避的表现,谁都知道文科不好找工作、没有技术之长、不适合改革开放下的竞争和创造,所以注定在中国,人文科类的做管理,99%都是心理有缺陷的、思想控制欲极强。

      回复[0] 2013/09/27 18:22

    1. 洋灰 “人文科背景的人做企业,是从管理的文学性入手”这句话太不真实。往往学文科的人管理企业靠的是玩政治、玩关系、玩攻心、玩处世,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文科背景的中国人做管理时,没有做人的底线。这与中国传统文化有关、与我们的人文环境有关。

      回复[0] 2013/09/27 18:15

    1. 刘强威 要理解软性的管理,实际上需要从文学等软性人文科学入手,而不仅仅是依靠冷冰冰的大数据技术,公道自在人心

      回复[0] 2013/09/26 15:25

    1. 黄小东 德鲁克研究了上世纪50年代大学中所开设的各种课程,发现对于培养管理者最有帮助的是两门文学方面的课程:小说写作与诗歌赏析。实际上说明管理是一门软性的科学,与人本关系度极大

      回复[0] 2013/09/26 14:10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