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文本:组织的革命

标签:管理

访客:33049  发表于:2013-09-26 13:05:42

互联网时代里,企业呈现出了巴特式文本特质,去中心化、开放性、可写性,并映射出了纳尔逊的超文本思路。这种转变基于两点:价值的基础是消费者独特而个性化的体验;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可以满足某一具体消费者在某一具体时刻的体验。因此,企业一定要具备两种基本能力,与消费者共创价值的能力和全球获取资源而非拥有资源的能力。

超文本:组织的革命

罗兰•巴特的喻言

结构主义大师罗兰•巴特认为,如果说古典语言是线性不可逆的,现代语言则是一些独立、静止的语言片段的临时聚会,它们可能随时分化,即使前后相依,也可能貌合神离,充满矛盾和悖论。现代语言的无序和混乱不可能提供给一个完整、稳固的世界的感受。

传统写作中,作者作为现实的代言人在文本中体现出了不可撼动的权威性。罗兰•巴特将这样的文本称为“可读的”。读者仅仅是“消费者”,他们被动到无法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接收是唯一的宿命。

罗兰•巴特却宣称“作者已死”。他认为“作品”和“文本”的区别正是,前者是僵化、定型的,而后者具有开放性,其意义可以被读者无限衍生。在真正的文本里,作者不再是写作的主体和意义垄断的主体。文本永远处于未完成的开放状态,读者才是其意义的生产者。

此外,文本还具有去中心化的特征。因为文本要最终总还原成语言,像语言一样,它没有中心,没有终结,而具有无限开放性。语言是由字词构成的,而字词应该是活力四射的。

权威的终结

几乎与罗兰•巴特同一时代的另一位思想家把这个构想往现实面前推动了一步。泰德•纳尔逊,这个被称为IT梦想家的人,在第一次接触到计算机之后就梦想有这样一款软件,它可以模拟人类的思考模式,即并行而非线性,同时可以随意把各种不同版本的文档组合在一起。

1965年,纳尔逊将这样的文档模式命名为“超文本”。超文本是在文字、思想和资料来源之间实况链接的模糊网络,正文与脚注之间界限全无,你可以随意在期间穿越。

和罗兰•巴特的构思如此契合的是,用户甚至无法在超文本中找到唯一的作者。因为它的无边界性,你可以将其看作是由多位作者联合完成的“群集式文本”。在超文本中,读者摆脱了线性文本的控制,可以随意地在哪个地方停下来,进入另一个文本。读者成了真正的作者。

“超文本的读者在作者架构的网络上又做出了自己的创造,这种创造取决于读者是怎样看待并利用素材的。”在英文中,“权威”和“作者”具有相同词根(author)。当作者的唯一性被撼动后,凯文•凯利激动地将超文本称为“权威的终结”。

1990年,万维网之父伯纳斯•李编写出了世界第一版超文本连结的文档格式语言 HTML。罗兰•巴特的理想文本和纳尔逊的“超文本”梦想终于成为现实。

组织走向不确定性和多元化

在福特T型车称霸的时代,有一句名言“只要是黑色的,什么颜色都可以”。这是规模经济的经典论调,消费者是无差别的群体。

海尔的CEO张瑞敏曾经提出过完全相反的论调,“如果用户需要三角形的冰箱,我们会立即满足他”。这是互联网时代里的经典阐述,企业就是要满足消费者千差万别的需求。

在规模经济时代,消费者的需求是稳定的,与之相对应,就应该有一个稳定且能带来经济效益的组织形式。按照线性权力结构设置的金字塔体系无疑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在T型车时代,并不是用户只需要黑色的车身,而是因为他们的需求被企业所垄断。所以,当凯迪拉克出现的时候,T型车霸局被瞬间瓦解。

欧洲汽车厂商长期奉行的定制化服务,则体现了单个用户需求的多样化。比如可以允许用户选择内饰材质,发动机类型等。

事实上,在传统管理中,企业并非完全垄断用户需求,他们用对消费者分群的方法来细分市场,比如30岁和40岁的用户对手机的要求不同。在互联网时代里,用户的个性化需求被逐渐激发出来,个体用户就会被看作整个消费市场,从而根据其不同需求进行细分。比如用户在等待公交车和进入工作场合的时候,会对手机有什么需求。

已故管理学大师普拉哈拉德将这种基于单个客户需求的多样化称之为“N=1”,即消费者独特的个性化体验是价值的基础。同时,他提出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可以在规模和范围上满足任何一位消费者在一瞬间的体验,企业必须要在全球范围内获取资源,即R=G。获取资源不是拥有资源。

普拉哈拉德认为,在互联网和全球化的时代里,大变革不可避免,但是企业一定要知道变革的两大支柱就是:N=1和R=G。把两者融合起来看,就是如何运用广泛的资源满足个体消费者的价值主张,而这个满足过程是企业和用户一同来完成的。

“如果价值的轨迹是从产品和服务向体验转移的话,那么可以肯定,价值创造必须以个体消费者为重点。”普拉哈拉德写到。在这个变革中,用户体验是价值输送的终点。

就像张瑞敏在阐述网状化战略时说的,千人千面的市场决定了海尔必须网络化。这是对线性组织最大的颠覆。当用户需求瞬息万变的时候,只有距离最近的且富有活力的节点才可以最快感知且利用四通八达的触角,从全球各个角落获取满足用户细微需求的资源。

在网状组织中,没有所谓唯一的大脑,更没有一个可以提前规划的网络走势图。用户的需求在哪里,网络就应该抵达哪里。组织正如罗兰•巴特对文本的期待那样,不再是一层面纱,而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不再走向“确定性结构”和“规则”,而是不确定的和多元化的。

组织的零度

网状组织有多大完全取决于节点的能力,用解构主义学者德里达的话来说,就是“延异”能力。组织更像一个广义的文本,应该保持罗兰•巴特般的零度热情。作者(领导者)要让自己完全消失,从而赋予字词独立的品质,也就是让每一个节点充分活跃起来。

保持零度并非要组织冷冰冰的,而是要把整体功能让位于节点功能。在传统管理中,组织总是要突破产权的阻力,掌控绝大多数生产资源。如今,“掌控”换成了“获取”或者“整合”。

比如,海尔的自主经营体就是行使小微公司的职能,而不仅仅是把自己当作公司机器上的一个螺丝钉,自始至终都在等待一个自上至下的行动指令。

节点因为活跃而衍生出来的新网络,则可以看作是网状组织的“脚注”,整个网状组织就是一个超文本,其完成要依赖于“读者”,即用户和供应商等外部资源的生产。

海尔作为超文本,在“脚注”不断生成的过程中,节点的分布是非平衡的,也就是说内外部资源分布不均。网络让企业内部协同和外部协同的成本都有所下降,但外部协同成本的下降速度更快。  

在海尔会经常听到自主经营体需要的外部资源并非直接获取,而是由其对接的外部资源介绍而来,最后通过契约的方式把各个节点连接在一起,形成利益共同体。

以人为索引

1955年,一位美国图书管理员研发出了一个可以根据论文引文进行索引的信息系统。引文索引不但可以跟踪都有谁引用了自己的文章,还可以通过引用频率知道该文章的热度如何。

数字思想家凯文•凯利认为可以将引文索引看作一种脚注系统。“如果你把每页参考目录看作正文的脚注,那么一份引文索引就把你引向脚注,然后允许你找出脚注的脚注。”这就是前文所说的“超文本”。

在网状组织中,激活个人的最直接方法就是将其作为索引。

普拉哈拉德认为“N=1,R=G”的变革法则要求企业不但重新梳理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还必须将每位员工作为独立的个体来对待,并根据个人的能力特点在全球性团队中流动。

作为节点的最小单位,只有个体活跃起来,内接高单,外找高人,网状组织才能真正具有超文本特性。在海尔的变革中,“以人为索引”被作为自主经营体的核算体系,并进一步实践针对每个人的按单预酬,按照每个人的“单”的价值事先锁定薪酬。

为了获取高单高酬,个体就必须用CEO的标准要求自己,了解用户,了解资源在哪里,了解如何实现资源与用户的对接。

*** *** *** *** *** *** ***

互联网时代里,企业呈现出了巴特式文本特质,去中心化、开放性、可写性,并映射出了纳尔逊的超文本思路。这种转变基于两点:价值的基础是消费者独特而个性化的体验;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可以满足某一具体消费者在某一具体时刻的体验。因此,企业一定要具备两种基本能力,与消费者共创价值的能力和全球获取资源而非拥有资源的能力。

其实,超文本特性并非网状组织独有。日本管理学者野中郁次郎将金字塔组织和任务团队的互补结构也称为超文本。事实上,这只能是半个超文本,因为其文本是半开放性的,且金字塔主体难以撼动。 (胡泳 郝亚洲/文)

评论(2)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黄小东 超文本有时还是很僵化的,如果用它来设计一个组织,人情味就没了。现在的组织太强调狼性了,但从长期来看,太多狼性实际上管不好组织的

      回复[0] 2013/09/26 13:43

    1. 童其中 网状的超文本,实际上和人大脑的记忆排放顺序有相似之处,所以网上的内容可能更利于人们的记忆

      回复[0] 2013/09/26 13:34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