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公司】阅FM:请带上情感阅读

标签:锐公司数字阅读阅FM

访客:33199  发表于:2013-09-26 10:52:33

【锐公司】阅FM:请带上情感阅读

这是一个只有“几个人”的创业团队,团队成员主要在武汉,从2012年4月项目正式启动至今,陆续有9个人参与过“阅FM”产品的开发。有人走,有人留。彼此都是以志愿的方式在创业。

之所以做这款产品,源于陈泯锦的私心。“每天要坐两小时的公交车去上班,这两个小时怎么打发?看新闻只能看标题,因为数据量太大,没有足够耐心翻完那么多页,也受不了看一些‘没营养’的网络小说。做这个App,首先是服务我,然后是服务大家。”

陈泯锦的正式工作是中国联通武汉分公司的高级项目经理。目前,“阅FM”的主要成员状况都和陈泯锦差不多。

“阅FM”很难从功能角度去诠释,因为它的功能简单到只能解决一个问题,那就是阅读!这是豌豆荚联合创始人崔瑾用七天时间体验“阅FM”的最大感受。

崔瑾评价“阅FM”说,“是一个极好的应用,也是个极坏的应用”,好是因为在圈子内评价极高,坏是因为流传范围极小,可能只有极客达人们才知道它的价值。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正是“阅FM”最纠结的地方。

电子阅读=电子化阅读?

有人说,“阅FM”有些模仿豆瓣fm,但是陈泯锦说,他们更多是受美国流媒体音乐服务商Pandora(“潘多拉”)的启发。“把纸质的内容录入成电子的、数字化的文字,就是电子阅读/数字阅读吗?还是应该变成一种新的形式、新的模式?”

《时代》是最早一批将纸质的杂志内容投放到包括iPad在内的数字终端设备上的媒体。不过,在陈泯锦看来,《时代》的数字阅读只是将阅读体验做了一定的优化。2012年12月31日《新闻周刊》做了最后一期纸质发行版,现在已经转为全部的数字化发行。这条消息让陈泯锦坚信,他在做的事情是看得到未来的。

移动互联时代,碎片化的时代,什么样的内容会让你有阅读的欲望?这是陈泯锦的设问。如何来分析、辨别用户的口味?这是“阅FM”产品设计需要解决的难题。陈泯锦他们的办法,带着浓重的理想色彩:“我们对算法的考量不是逻辑性的,算法应该是有感情的。”在他们看来,为用户推荐文章的算法有三个“情感维度”,天、地、人,即“时间、环境、人的思考和喜好以及周遭对人的影响”。

陈泯锦认为,以往读者与作者之间是很难互动的,电子阅读/数字阅读的到来将读者与作者之间的距离拉近,可以有互动产生。“用户看一篇文章,之后是分享,分享会让更多的人看到,更多人产生兴趣和感想之后,会对文章形成再创作、成为作者,形成一个相互促进和循环推动的过程。”

这是“阅FM”期望的数字阅读未来的样子,换句话说,“阅读”成为社交的一种介质。

纠结

那场路演,多少让陈泯锦感觉有些憋屈。

2012年岁末,他和几位同伴从武汉赶来北京,参加一场创业项目的路演。在不到8分钟的自我介绍后,陈泯锦开始逐一回答台下四位嘉宾的提问,嘉宾或是资深产品经理,或是业界观察人士、资深用户,或是风投机构代表。

“阅FM”的产品功能能否继续简洁?问题背后的疑虑是,“阅FM”最大的产品特点“简洁”,会否成为扩大规模的障碍?“我们考虑的是做必要的功能。读,分享,最多加一个夜间模式,便于晚上睡觉时用。长期也会这样。”陈泯锦回答。

怎么赚钱?台下有投资人问。“暂时想做得纯粹一些,让更多的人加入这个想法,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推荐。”陈泯锦说,现在他唯一考虑过的商业模式是用户订阅,每个月只收用户2元。但目前还没实施,因为现在“阅FM”的作者资源、内容资源仍很匮乏。

“‘阅FM’产品给人极大的不确定性。你能很直接地告诉我,你的卖点是什么吗?”有嘉宾相当直接地问陈泯锦。

“诚实地讲,我们也不知道自己的卖点在哪里。”陈泯锦答得有些尴尬,但他很想辩解:新闻、报刊杂志、小说等是市面上很多阅读应用的内容标签,“美文”应该也能成为一种标签;“阅FM”不能满足这样的用户需求——他们希望在有限的时间里有目的性地阅读某类内容,但能满足这样的需求——等人的5~10分钟,随性地看,打发时间。按照陈泯锦的说法,用户想起“阅FM”不是always,而是sometimes。

显然这是一个不太能让嘉宾满意的回答。坐在台下的互联网资深观察人士洪波说了一段话,与其说是向陈泯锦提问,不如说是给“阅FM”做了一个“诊断”:

“一个产品的优雅,不是为了优雅而优雅。产品一定是为了满足用户的某种需要。用户数总是不够多,总让人担心有一天会突然死掉。无论是你说的读与写之间的循环转换,还是你推荐的精准度,都依赖于你的用户基数。如果你没有足够数量的用户在使用,经常性使用,那么你所构想的数字阅读的模式都是难以实现的。”

陈泯锦觉得,问题的症结就是现在“阅FM”里面的文章类型偏重于“糖水文”,并非他们期望的“美文”:早期的用户主要来自豆瓣这一类的社区,他们把糖水文推荐进来,然后有用户来看,看完走了,又新来一批,看完又走了……如此循环,使得“阅FM”的用户数是“恒定的”,没办法扩张。

这是“阅FM”现在的窘境。目前“阅FM”的文章总量是1200多篇,都来自网络,40%左右是用户推荐的,余下就是团队成员推荐的。“我们要尊重内容的版权,不能去人家网站上直接抓取。当然希望和大的内容商合作,我们只需要给内容添加情感标签就可以了。”

和陈泯锦的这段谈话,是在那场路演结束之后,在北京北四环边上的一个会展场所的室外,寒冷中的挫败感一下子就把他团团包围。

理想与现实

“阅FM”团队受困于理想与现实之间,就像从那场路演的场内走到场外。

“阅FM”现在还是一种很作坊式的产品开发方式:比如文章推荐,采用的是一种比较“弱智”的模式,不是直接找到你“喜欢的”,而是在你“不喜欢”的反方向寻找。“你pass了这篇文章,我们知道你不喜欢这个,那我们在反方向上再给你推荐”。

陈泯锦他们也和很多投资人接触过,不过现实的投资人很难跟“阅FM”的理想捆绑在一起:产品不够成熟,用户数太小,未来的增长性看不到。“他们说‘我无法想象你的未来,想不到’。”陈泯锦转述了一位投资人的直白评价。做数字阅读产品烧钱的程度远远超出了陈泯锦他们的想象。现实让他更强烈地意识到,在这个领域内的创业,钱绝对是硬道理。

“如果我没有办法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我可以用经济效益吸引到‘志同道合’的朋友,虽然这个‘志同道合’要打引号,如果没有钱,那我们只能靠理想绑架。”陈泯锦说。

至于“阅FM”能走到哪一步,陈泯锦自己也不知道。

“阅FM”的用户数从2万到2000万的路还有多远?从一款简洁的阅读应用,到有特点的社区,进而到平台,这是陈泯锦他们的梦想;不要迷失,因为在路上有很多诱人的风景,也可能是诱人的陷阱;要坚持,豆瓣有长大的一天,Facebook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是现在的Facebook。

“阅FM”的文章库里有一篇创业教父级人物Paul Graham的《如何才能去做喜欢的事情》,这是陈泯锦他们自己推荐的。他对其中的一句话印象深刻:你要先做你不喜欢的事情,你才能继续做你喜欢做的事情。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